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12节 救你麻
    众人哄哄,曹宁儿感觉有用的恐怕只有一个单飞,见曹馥这般模样,虽然解气,但这毕竟是他大哥,要死也死远点,死在曹府门前,父亲问起来也不好交代。
  
      单飞本觉得这个曹大公子骨骼清奇,看起来拯救世界都不成问题,按照科学理论,被二百只虎头蜂蜇了肯定会有性命危险,这个曹大公子只是被一只虎头蜂蜇了一下,概率学来讲,死的机会并不算大。
  
      不过见了曹馥、麻强这种模样,单飞突然心中一凛,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这两家伙喝了花酒!
  
      尚不知道虎头蜂是不是和这两位八字不合,但酒是活血之物,肯定会加速毒液的传播了,单飞想到这里,微感问题严重,立即道:“董管家。”
  
      “单飞,怎么?”董管家也慌了神,暗想大小姐才被蜇,好在没什么大碍,大公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个管家直接跳河算了。
  
      “麻烦管家赶快取酒、绣花针过来,再拿个酒碗来。”单飞早忘了自己家奴的身份。
  
      董管家倒还记得这事儿,只是慌乱当前,偏偏就眼前这小子有股镇定劲,落水的人抓稻草,急病的人乱求医,董管家见身边几个下人还在愣着,大声吼道:“还不快去按照单飞的吩咐去找!”
  
      绣花针、酒水很快就到,单飞二话不说,先满了一碗酒,曹馥见单飞端着酒碗过来,迷迷糊糊道:“不喝了,不喝了,赶快救命吧。”
  
      你脑袋里装的都是水吧?
  
      这时候还想着喝呢?
  
      单飞哭笑不得,放下酒碗,将手上的绣花针在酒里过了几下,算是简单消毒。
  
      消毒的知识他当然明白,可这时候条件简陋,也只能将就了。
  
      将大公子的脖子对向夕阳,单飞眯着眼睛望去,终于找到了虎头蜂蜇伤的地方。
  
      方才曹宁儿不是过是横扫一下,误中虎头蜂,只是被蜂刺蜇中,这小子方才一巴掌拍死了虎头蜂,把蜂刺整个都拍到脖子里去了!
  
      单飞暗自皱眉,还是用针挑开蜂刺的一点伤口,将碎裂的蜂刺尽数取出。
  
      众人屏气凝神,就算麻强都忍着不叫。
  
      夕阳斜照,落在单飞的眉头、眼角,满是专注之意。
  
      曹宁儿只怕曹馥暴毙当场,担忧的站在那里,可见到单飞有条不紊的动作,没来由的多了分信心,少了点担忧,借夕阳光线观察着单飞的一张脸,突然发现这小子专注起来,一张脸还是有模有样。
  
      脸上又是一红,曹宁儿只怕别人发现,慌忙又移开了目光,只见众人都在看着单飞,悄然的舒了一口气。
  
      单飞将蜂刺取出后,倒了点酒在曹馥的脖子上,对董管家道:“管家,找个人帮他吸伤口的毒,能吸多少算多少。”
  
      董管家二话不说,一口就咬在了曹馥的脖子上。
  
      曹洪虽看这个大少爷不上眼,让曹宁儿接手家族的事情,可董管家明白,女儿还是要嫁出去的,以后这曹家还是曹大公子的。
  
      众人不明白关键,却是大为感动,暗想董管家毕竟忠心耿耿,为了曹家简直是生命不息、吸血不止。
  
      单飞对麻强又是如法炮制,可见到他腊肠般的嘴唇又是有点为难,麻强神智还算清醒,含糊道:“单……单……呦西……呦西……”
  
      呦西呦西?
  
      单飞以为这位有点岛国那面的血脉,夸奖他治疗技术比东方,听了半天才明白麻强显然也怕死,呦西应该是“要吸”的意思。麻强是请他帮忙吸吸毒素,单飞一皱眉,叹口气低声道:“这个,二贯钱怎么样?”
  
      曹宁儿秀眸立即睁圆。
  
      麻强性命攸关,立即连连点头,他和寻常家奴不同,和大公子一起,自然比单飞这帮家奴要阔绰很多。
  
      单飞起身道:“一贯钱帮麻强吸毒,你们有接手的没有?”
  
      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单飞虽然没有当代的某些黑医精通,但这时候不宰一刀,自己感觉都说不过去,再次报价显然已经抽佣五成。
  
      “有,有!”
  
      邓义早捧着一个大碗越众而出,他一个月工钱不过几十文钱,一贯钱的诱惑那可是呦西呦西的。
  
      放下大碗,邓义一把搂住麻强的脖子,自上到下来了个国际解放日标准吻法,众人一阵呕吐。
  
      翠儿满脸羞红,捂着眼睛还忍不住的从手指缝偷看,曹宁儿早就脸色羞红,扭过头去,咬着嘴唇想笑又是强忍。
  
      麻强却是忍了又忍,终于一把推开邓义,一旁呕吐了半晌,站起来道:“你****了,嘴巴怎么这么臭?”
  
      邓义倒有些委屈,端起拿来的大碗道:“我还没说你呢,你喝尿了一样。我只是嚼了两头蒜而已,这姜汁蒜汁还是给大小姐准备的呢,大小姐,你涂上吧。”
  
      二人都是很大的火气,难免污言秽语。
  
      曹宁儿捂着小嘴看起来也想要吐,显然怀疑这蒜汁都是从邓义口中嚼出来,慌忙道:“你给大公子和麻强用吧,他们更需要这个。”
  
      “大小姐你人真好。”邓义不忘记赞美下心目中的天仙,扭头望向麻强道:“这个蒜汁姜汁的混合物,单飞说是能治疗蜂毒的,你要不要涂?不涂我倒掉。”
  
      麻强和单飞虽然不熟,但对他的治疗手法显然很是信任,忙道:“怎么不要,给我!”一把抢过大碗,麻强犹豫下,看向还在地上的被董管家咬的大公子,迟疑道:“大公子,你要不要涂?你不要,我就先救命了?”
  
      曹馥被虎头蜂叮在脖子上,显然比麻强要严重一些,听到麻强询问,颤声道:“救你麻,比先救我……强。”
  
      众人均是一怔。
  
      董管家热泪盈眶,暗想这些年了,头一次听到大公子说出这么仗义的话来。
  
      麻强也是深受感动,鼻子抽搐道:“大公子,麻强死也不忘记你的恩德。”他抓了一把蒜泥就要涂在嘴上,不管能不能受得了。
  
      不想曹馥不知哪里来了气力,霍然推开董管家跳起来,一把就抢过麻强手上的大碗,顺手给了他一耳光。
  
      “蠢货,本公子是说,救你麻痹,先救我,强!”
  
      众人尽数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