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4节 出事
    清晨时分,单飞正做着美梦,就听房门“咣当”声响,转瞬邓义的大嗓门传了过来,“单飞,你怎么还没起床?”
  
      单飞叹了口气,终于睁开眼睛,梦中醒来,他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人民的主人,而是曹家的仆人,仆人的作息是由主人来决定的。
  
      老天看来很欣赏他,他在那个年代要做仆人求之不得,如今终于满足了他的愿望。
  
      “起来这么早做什么?”单飞坐在床榻上,皱眉道:“老邓……”
  
      “要叫小邓。”邓义立即纠正道。
  
      经过这些天的磨合,单飞多少知道点邓义的习惯,这小子长得老皮老脸的,却是特别喜欢装嫩,比女人更要计较称呼和年龄。
  
      “我说小邓子。”单飞改了称呼,见邓义眉开眼笑的样子,微笑道:“我不是有病吗,你再像以前一样和他们说说,现在就做事太不人道了吧?”
  
      老天给单飞一个仆人的身份,不过他注定拿来要偷懒,这些日子伤势好的七七八八,可他总是拿着这个借口搪塞。
  
      “今天不行了。”邓义凑过近前道:“今天董管家亲自过问你了,让你立即去见他。”
  
      “做什么?”单飞很有些意外。
  
      “我怎么知道,会不会看你干不了活了,准备赶走你?那你可惨了,养老都没地方了。”邓义悲观的说道。
  
      单飞倒有点喜出望外,暗想这小子是不是受到过养老保险的荼毒,年纪轻轻就在琢磨着后事?不等他再问,就听房外有人道:“大小姐,单飞这个人嘛,很勤快的,做事也还算利索……”
  
      说话间,一长的冬瓜模样的人踱了进来,见到正坐在床上的单飞,眼珠子立即看起来比西瓜还要大。
  
      单飞上衣还没系好,鞋子穿了半只,正用一种很不勤快的眼神望过来,低声道:“邓义,这是……”
  
      “董管家……单飞他还没好利索,今天听说你来,强挺着起来……”邓义额头冒汗,点头哈腰的过来,正要替单飞解释一番,突然张大了嘴巴,向董管家身后望过去,吃惊道:“大小姐?”
  
      门外站着那人玉容微赫,贝齿轻咬,正扭过头去望向一旁,正是大小姐曹宁儿。
  
      曹宁儿看到远处有奴婢向这个方向指指点点,心中微恼,秋波横过去,那帮人慌忙去做自己的事情,只是难掩心中的诧异。
  
      这些年来,大小姐虽说对曹家下人并不苛责,但亲自到了下人住的地方倒是头一次。
  
      董管家也满是尴尬,他一个外姓人能做上曹府的管家,固然是有别的原因,但眼力显然必不可少。
  
      昨天单飞得大小姐召见,竟然进了曹三爷住的阁楼又出来,虽然在单飞心中,这算不了什么事,可落在有心人眼中,这绝非寻常的事情。
  
      董管家当然知道曹三爷在曹府的地位,亦知道曹府诺大的家业,多是靠曹三爷支撑,最近有个不好的消息就是——曹三爷的身体的一日不如一日了。
  
      曹三爷要是去了,曹府怎么办?
  
      董管家早考虑这个问题,在见到单飞进入阁楼后一晚上都在想这个事情。/这个单飞自入曹府后,一直都是几杠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并不引人注意,可曹三爷为什么找他?
  
      天方亮的光景,董管家遇到大小姐,头一句话就是询问单飞在哪里,董管家一听,放下手中的活儿立即带大小姐前来。简单的交谈中,董管家知道大小姐对单飞的了解比他还少,就感觉这里有戏,不惜在房门前多说两句夸奖单飞的话。
  
      这小子说不定会有前途!
  
      董管家感觉这小子脑袋要不是被门板夹了,肯定倒履相迎或者对他这个管家笑面相迎,哪里想到这小子忙着倒鞋忘记了相迎,看着他又是一副白痴的表情,不由让董管家大皱眉头。
  
      这小子怎么不上路呢?
  
      “单飞。”董管家咳嗽一声,“你昨晚辛苦了,快点穿好出来见见大小姐。”扭头望向曹宁儿,董管家笑道:“还不知道大小姐找单飞做什么?”
  
      曹宁儿蹙眉道:“今天我去典当行看看,询问点事情,需要个人手帮拿下东西。管家有别的事情给他吗?”
  
      曹府下人这么多?大小姐怎么会选中单飞?
  
      董管家心中琢磨,微笑道:“大小姐客气了,一个单飞够用吗?”他回头望过去,见单飞慢悠悠的走出来,静静的立在一旁,暗自皱眉。
  
      怎么这个单飞的做派比老爷还要大?
  
      “还不见过大小姐?”董管家咳嗽一声。
  
      单飞暗想这时代就是客套太多,还没摆脱儒家的繁文缛节,微微低头拱手,不等说话呢,曹宁儿已道:“走吧。”
  
      她轻移莲步,当先到了府门前,有马车早就备好,曹宁儿进入车内,单飞就算不懂得怎么做下人,可总算知道不能和大小姐一个车内,暗自叹口气,心道又要辛苦脚底板了。
  
      马车未动时,有丫环奔来,手中拿个沉重的包裹小跑过来,见单飞楞在那里并未稍动,将那包裹塞到单飞面前,嘟嘴道:“还不拿着?”
  
      “这是?”单飞有些意外,只以为丫环要和他私奔。
  
      丫环诧异的看着他,不解道:“你怎么当的下人?这东西你不拿,难道准备让我和小姐拿?”
  
      你们都没长手?车里放不下?
  
      单飞心中嘀咕,终于还是接过那包裹,感觉沉甸甸的坠手,似乎是金属打造……隔着包裹摸了下那东西的形状,又嗅到有淡淡的香气透过包裹传过来,单飞皱了下眉头。
  
      是个香炉?
  
      这个大小姐出门到外拿个香鼎做什么?
  
      他不等多想时,丫环早上了马车的副驾,车夫一扬鞭,马车出了府门,沿巷子向长街行去。
  
      单飞举着那包裹迈着小步跟着,幸好他没有下人的觉悟,却有点下人的身板,马车不快,他也尽可能跟得上。
  
      他来到这里有段时间,不过出府倒是头一次。望着长街小巷,四周店铺楼阁,倒有种陌生中熟悉,熟悉中的亲切。
  
      方才他听到董管家和大小姐的对话,知道大小姐要去典当行,倒有点小小的意外。他当然知道什么是典当行,据考证记载,典当这行业是在南朝有所记录,当初是寺院用衣物来作抵押的放贷业务,又有人说两汉时期就有典当行的萌芽。
  
      不过单飞当然知道尽信书不如无书的道理,人类放贷质押的业务只怕从财产私有化就有萌芽,谁都有手头紧抵押点物品的时候,只是规模大小而已,考证典当行的起源在他看来是属于脱裤子放屁的举动,但是初到三国,竟然能遇到家有规模的典当行,实在是让单飞有点意外之喜。
  
      小跑着浏览着许都城的风光,单飞感觉额头开始发热的时候,就见前方突然窜出一人,拦在马车之前。
  
      马儿轻嘶一声,霍然止住。
  
      劫道的?
  
      单飞倒是吓了一跳,马车上那丫环已经叫道:“曹辛,你找死啊。”
  
      “大小姐在车上吧?”那人急声道。
  
      “药堂出了什么事?”马车内的曹宁儿声音倒还镇静。
  
      单飞心中微动,知道曹府靠曹三爷的手艺起家,这手艺在三国这个年代并非稀罕,甚至可说是俨然成风,却绝非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曹府在许都立足,显然还要发展点别的行业。他听邓义说过,曹家米粮药堂的生意都做,来的这人显然是药堂中人,这个大小姐见人知事,处事不慌,倒很有点女强人的风范。
  
      果不其然,那人抹了把额头的汗水道:“大小姐,你快去药堂看看吧,出大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