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 番外
    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城镇名叫东城郊,离此地几百公里外有一片野兽出没充满未知危险性的森林。

    本地人称之为东城大森林,但外乡人简称东郊之林。

    不管林子里有多危险,挡不住人类看中商机发大财的野心,经常有人偷进森林打杀珍稀猛兽,砍伐林木。那些人很聪明,只在林子边沿地带,不敢深入丛林。

    虽有死伤,但收获颇丰,当地政府屡禁不止。

    不过,近几十年来没几个本地人敢去了,因为一去不回的机率太高。多半是外乡人进去,有人曾从森林边缘经过,时不时听见里边传出一些怪叫与惨嚎声。

    那些外乡人有些是组队来,不知干嘛的。有些自称驴友,不信邪,非要进去征服这个危机四伏犹如原始森林般惊险的地方。

    他们若能成功进去,要么傻了出来,要么出不来。

    政府接到失踪人口的报案,不得不硬着头皮派人进林子搜寻,可惜转来转去皆回到路口,让人摸不着头脑。

    久而久之,那片森林被本地人称为东城禁地。

    渐渐地,东郊之林这个名称被人淡忘。

    初春,余寒未消,城镇里数棵枝叶秀丽的树木开花了,花儿白里透着一点紫,淡雅清香。

    “大爷,请问您知道东郊之林在哪儿吗?”

    一间简陋的屋舍门前摆着一个馄饨小摊,门前摆着几张木桌。其中一张坐着四个外国人,各叫了一碗漂着葱花的馄饨,边吃边向摆摊的老爷子问。

    他们的本国语言说得勉勉强强,老爷子一时没听懂,“啊?什么?”

    “东郊之林啊,大爷。”那外国人又问了一遍。

    摊子后的屋里有一个年轻姑娘正在擀馄饨皮,闻言,笑吟吟地说:“是东城森林吧?在我们这儿不能叫东郊之林,大家听不懂,我们叫它东城禁地。你们去哪里干嘛?劝你们别去,太危险了。”

    旁边桌子的一位黄皮肤黑眼睛的妹子回望笑道:“我们是学生,正在做一项研究。听说东郊之林是原始森林,我们想进去观察一下它的独特生态,没别的意思。”

    “不是我咒你们,不管什么心思,去了肯定回不来。”年轻的店家姑娘伸手往镇子另一端路口指了指,“那边就是去禁地的方向,你们三思而后行吧。事先提醒一下,如果出事别指望这里的警方能帮得上忙,他们进都进不了,只能靠你们的运气。”

    这时,屋里还有一张桌子坐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一男一女。

    听了这番对话,小男孩不由得抬头问店家姑娘:

    “姐姐,既然是禁地,干嘛要告诉他们?”这不是害了人家吗?

    年轻姑娘笑眯眯地瞅他一眼,“小盆友不懂了吧?来这儿旅游的人一般都冲着那地方来,说也说不听。与其让他们到处瞎蒙瞎撞,不如直接告诉他们好有个心理准备,是死是活看自己的选择,怨不得人。”

    末了,她好心地提醒这对小孩:“两位小盆友,回去告诉爸爸妈妈千万别去那边,附近有果园有花园,不用去那种危险的地方,知道吗?啊,你们吃完了?要不要再加点馄饨?”

    看颜值,俩孩子获得大众欢心,可以免费添加。

    这两个小孩是最近出现的,三天两头就到镇上逛一逛。每次总会来这儿吃两碗馄饨,大家都习惯了,纷纷猜测孩子的父母要不是来旅游,要不就是来公干可能长住。

    小男孩一头小卷毛,眼睫毛长又翘,身上穿着略宽松的牛仔裤和一件纯棉的绒外衣,小衬衫打底,显得特别精致可爱。

    小女孩剪着齐刘海,一头乌黑长发梳成个小丸子。

    她穿的也休闲,一件长的浅绿绒毛衣和一件加厚的打底裤,外披一件小外套,脚蹬一双小靴子,甭提有多招人喜欢。

    人们都喜欢可爱趣致的人或物,在众人眼里,这些一心想去东郊之林的外乡人其实跟个死人差不多,因此说话一点儿不避忌。

    有今天没明天的人,有什么好顾忌的。

    反而是这对小兄妹,来了才短短几天已获得大部分店家的欢心。只希望孩子们的父母头脑清醒些,千万别嫌命长跑去禁地探险。

    万一遇险,这对玉雪可爱的小兄妹就悲催了。

    “谢谢姐姐,我们吃饱了。”各自吃过两碗的小兄妹谢过年轻姑娘,结帐时小男孩又说,“其实我们去过,爸妈听见里边有野兽一直在惨叫所以不敢进。”

    拜托,几十年来陆陆续续死了好几拔人,多半是外国人,为嘛不吸取教训呢?

    难怪外国人那么少,原因在这里。

    “那就乖了。”年轻姑娘一边收钱一边笑得合不拢嘴,她喜欢懂事又长得可爱的小孩,“慢走啊,今早刚下过雨,路滑。”

    全是青石板,有些湿滑。

    小男孩哦了声,牵着小妹妹的手来到门口,见有小雨纷飞,利索地打开一把小雨伞挡在妹妹这边,看得在场的一票女生眼冒红心,心里直呼卡哇伊~。

    “妹妹,走这边。”他想向左走。

    谁知小妹妹不愿意,站定,“走那边。”她要向右。

    “好吧。”由此可以看出,小男孩是个脾气温和好相与的小绅士。

    然后,两个小鬼手牵手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向前走,留下两个友爱的小背影引人垂涎。

    “好可爱!他们也是本地人吗?”女生们纷纷开始打听。

    看衣着不太像,差别有点儿大。

    这一问,顿时挑起摆摊的老爷子好感来,笑得见牙不见眼,“不是不是,他们的父母来公干……”

    “没人见过那对父母,每次都是小孩自己出来逛街。虽说他们很乖,可这做父母的心也太大了。”年轻姑娘一脸的不赞同,“想跟他们的父母说说,可惜不知他们住哪儿。”

    “跟去看看嘛。”

    “有人跟过,隔壁的老婶和后街的几个三姑六婆,跟着跟着人就不见了。小孩子腿快,她们跟不上。”

    “找个年轻人跟啊!”众人替当地人的智商着急。

    年轻姑娘暗地里翻个白眼,“干嘛非要跟?人家又不是贼。”吃饱撑的。

    众人一听,也对,不禁悻悻地吃完走人。

    至于店家的劝告,大多当成耳边风听过就算,继续向东郊之林前进。

    不过,知道方向也没用,他们走了好久,大林小林找遍了,皆不是传说中的东郊之林。

    因为林子的面积很小,走没多久就出来了。

    “嘿,你们确定那个林子叫东郊之林?怎么一直找不到?”

    “可能走错方向了?”

    有人怀疑,那店家怕他们出危险,故意指错方向让他们白跑一趟。

    此言一出,惹来众人的诅咒与埋怨声,全是外语叽哩呱啦的。

    从对话里得知,原来他们的国度流传着一个传说,说天.朝有一片东郊之林,里边住着一位美丽而神秘的女神,当年那个害死很多人的邪教教主就是被她弄死的。

    那位女神与各国首领订有契约,她替人类解决妖女,人类赠地给她安身,双方永不侵犯。

    这些神话是从各国退休领导或者王室中人传出来的,甚至一些隐世的巫者也这么说,因而引起众人一探究竟的心思。

    还有夺宝的不轨企图。

    在大家心里,女神是不伤人的,女魔才是。

    很多人觉得,这个传说有着恐吓人们的意思,或许那片林子里藏着很多宝藏,不然为嘛要吓人?

    因此挑起人们的好奇心,以及挑战、征服大自然的野心,导致前来送死的人络绎不绝。

    也因此带旺附近的城镇,所有地名含有东郊、东城郊等字眼的地方部门忙抓紧时机整顿本土的环境卫生情况,纷纷竖起了各地奇特景点的招牌招揽客人。

    “唉,真是学不乖,死了那么多还要来。”

    看着那些探险者不甘心地整装上路,坐在树上的小女孩感叹道。

    “外国人崇尚自由,对未经破坏的大自然充满好奇心,谁也挡不住他们。”小男孩晃着两条小短腿,不紧不慢地解释。

    小女孩撇撇小嘴,无聊地取出手机翻了翻。

    “咦?周小容死了。”

    小男孩不以为意,“人老了自然会死。”她比两人大几岁,估计七十了。

    “她是自杀。”

    哦?小男孩一愣,“为什么?”

    “按淑惠的那首悼念词来看,好像是活腻歪了。”小女孩百思不得其解,“奇怪,淑惠到底跟小容有什么矛盾?这些年两人一直没聚过。还有,她俩有矛盾就算了,貌似小容也不太喜欢我。”

    迁怒?夹在两人中间,所以她成了炮灰?真小气。

    “干嘛要在乎一个连自己都不喜欢的人喜不喜欢你?”话有点绕口,却是事实,“我讨厌分不清现实的人。”这是他的心里话,第一次意思清晰明确的表达。

    不是说对方活该,而是纯粹的讨厌她们的言行。

    譬如董敏敏,譬如周小容之类。

    喜欢一个人没错,错在不该一厢情愿地影响他人的生活。

    若非小青梅有几分能耐,要不是子桑族有几分势力,两人的平静生活肯定被各种矛盾与利益冲突打破。

    “可能艺术家都这样,对未来的憧憬过于美好,所以比较挑剔。”小女孩叹了下,“看看钱瑶,即将四十岁时嫁给情投意合的师兄,如今孩子也长大即将成家。”

    两口子已经在盘算着,等儿子结婚,他们就回家乡的客栈当掌柜,生活充满希望,其乐融融的。

    反观周小容,不知她这辈子到底在想什么。说她单身快乐吧,貌似不太像。

    “她该不会对自己下了什么咒,如果报不了恩终身不嫁吧?”说着说着,小女孩脑洞大开,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你想太多了,”小男孩默默吐槽,“看,太阳下山了,宝宝,该回家了。”

    小女孩哦地应了声,两人晃着一双小短腿在树杈上悄然消失。

    在现实生活中,人体出现异常的事迹顶多就是老人换新齿,满头华发变青丝。

    像子桑和秋宝这种五、六十多岁骤变五、六岁的例子实属罕见。

    一对活生生的例子,让子桑族人大为稀奇,并产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试图说服两人让人生从头再来。

    意思是,让两人重新背起小书包从幼儿园的娃娃做起。

    这一点,秋宝誓死不干。她已经读过两遍,再读一遍绝逼死翘翘,闷死的。

    她不去,子桑不去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面对族人不赞同的目光,他答应等成年去考个学位便是。

    毕竟,在人类的世界里学位是必须有的,但用不着浪费时间回学校跟一群豆大的小屁孩为伍。

    虽然子桑不再是族长与大祭司,不在其位,威严犹存。

    他说不,其余族人只能应从。

    两人依旧用回原名,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大把,不缺他们俩。

    而且出生地是东城郊。

    能返老还童的浆果,子桑族人大叹奇迹,眼巴巴地渴望自个儿种的浆果也能出一两个半生熟的来。可惜,自然生长未到成熟期的半生熟无效,反而小毒,吃半颗能拉三、四天肚子。

    待到成熟期,白里透红的果子连影儿都没见着。

    众人猜测,可能是神府煞气重,导致泥质出现异常果子产生异变。

    可惜,其他魔植、灵植有解药,这个没有,害得两人只能再返童年。

    由于身份与体质的特殊原因,族人对两个假小孩关怀备至,让他们感觉压力山大。而且父母特意回来照顾他们,子桑妈妈天天追着他俩掐脸蛋逗娃娃似地玩闹。

    姥爷姥姥也是,真把他俩当成五、六岁的孩童对待,吃饭还要戴围兜。

    几次抗议无效,实在受不了,于是两人离家出走距今将近一周了。

    春妮的孙子出世,她舍不得孙儿要留在家里照顾。

    她不走,东百里自然走不开,组队探险的事暂时搁下。

    加上这两个离家出走,候明哲和花洛干脆携手周游列国,开始各玩各的。

    子桑和秋宝的新家,一如既往地走到哪儿,建在哪儿,采用神通术打造而成。他们沿着东郊之林在各地游玩,遇到好玩的,好吃的地方就多呆几天,呆腻了再搬。

    他们打算绕完东郊,再去游其他地方。

    屋里一切家务事皆用神通术完成,因他俩身材矮小,做家务活不太方便。

    能跟小青梅重返童年,子桑是高兴的。

    生活上的习惯适应了就好,就一样令他特别不爽。

    由于年纪小,两人不能爱爱了,这一点让子桑郁闷得想哭。每天晚上,两个小屁孩只能无聊地趴在窗边来一场夜观星象的争议。

    当然,在他眼里,小青梅绝对是胡搅蛮缠,因为她不懂紫微斗数星相运算的方法。

    没事,辩着辩着,或许她就懂了。

    扫盲是一场需要长久坚持的斗争,他要有耐性。

    “啊啊啊——”

    今晚,两人坐在屋顶观星,忽听远方传来杀猪般惊恐的喊叫声。

    举目远眺,发现事情的真相。

    原来又是守林人童心未泯,扮鬼吓跑了许多死活要硬闯东郊之林的人们,今晚这批亦不能例外。

    除非他们不怕死反扑守林人,或许能打开东郊之林的地狱之门……

    “宝宝,要不我们也去国外走走?”顺便散播谣言,说东郊之林是一批科学狂人引诱冒险者前去送死的地方。

    “走水路还是空路?”她啥工具都有。

    她的境界空间已练成,并与神府相连接,哪怕两人跑到魔界也能轻易回到地球的神府,非常方便快捷。

    但面积比雪夫人、白管家的要小一些,没那么宽广一眼看不到边,仍需努力。

    “水路不行,最近老听到有油船掉海里,太脏了。”

    好,那就走空路。

    说走就走,收起小屋准备启程。

    由于两人年纪小,坐飞机太引人注目且不方便。

    所以,一个唤出小金子,一个召来小麻雀,腾空而起,正式开始漂洋过海的探险之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