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君九龄 > 第六十章 事后
    天色放亮的时候,街上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似乎有人在惊叫在狂奔。

    听到这动静,一座宅院里的一个男人立刻点燃了一个火把。

    “老爷。”一个妇人哭着抱住他的胳膊。

    这男人穿的官袍带着官帽,腰里插着笏板,打扮的端端正正,神情也无比的威严就好像在上朝觐见。

    但此时他的四周堆满了柴,柴堆围起来的一圈中除了他和妇人,还有四个孩子,一男三女,大的不过十四五岁,小的还裹在襁褓里,此时四个孩子也挤在一起,大的懂事的知道要发生什么,神情发白,小的两个还在允吸手指,似乎觉得这是个好玩的游戏而嘻嘻笑。

    “老爷。”妇人跪下哭的不能自己,“孩子们还小...就真的没有生路了吗?”

    “夫人,不要糊涂了。”男人肃然说道,“金人围城这么久,损失巨大,你们是不知道金人的秉性,我是很清楚的,他们进城之后必然要报复屠城,与其被他们杀死,不如我们先自尽,也得个体面。”

    说到这里又停顿下。

    “就算金人不屠城,我身为朝廷命官,也绝不会投降金人,宁愿以身殉国。”

    他看着哀哭的妇人。

    “卷娘啊,亡城之民猪狗不如,与其你们被金人糟践,还不如干干净净体面的先去了。”

    妇人哭着拭泪。

    “是,老爷。”她哭道,“我们一家一起走。”

    她说着夺过男人手里的火把就要向柴堆扔去,大门忽的被人撞开了。

    男人看去见是自己遣散的几个家仆。

    “老爷,老爷,烧不得烧不得。”那几个家仆跌跌撞撞冲进来,神情癫狂,“援军来了,援军来了,金人退了。”

    这消息太过于惊人,妇人手一滑火把掉在地上。

    柴堆上泼了油,滴撒流过来,顿时轰的一声燃气。

    妇人吓得尖叫,男人忙上前三脚两脚的跺去,家仆们也忙冲过来帮忙,院内陷入一阵混乱。

    好在火势不大很快被踩灭,男人的形容有些狼狈,但顾不得整理仪态。

    “援军来了?”他急急问道。

    家仆们激动的点头。

    “昨晚来的,守城的时候袭击金人。”

    “金人都退了去迎战,今天早上金人退了他们来了。”

    “城门正在打开,大家都跑去看了。”

    家仆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听得男人有些头晕。

    “是哪来的援兵?”但到底是官员,他立刻问道最关键的问题。

    “是青山军。”家仆们齐声说道。

    听到青山军官员的眼神一亮。

    如果是青山军的话,那京城真的就无忧了。

    “来了多少人?”他急忙问道。

    听到这句话,家仆们对视一眼。

    “好像有几千人。”他们说道。

    几千人?!

    官员的脸顿时暗下来。

    金兵可是有几万人的。

    这几千人能管什么用!就算一时逼退金兵,金兵也必然要再攻来的。

    他叹口气看着院子里的柴堆。

    “先别撤了,留着等等看吧。”他说道。

    此时城中大多数人没有官员想的这么远,城破的威胁让他们几乎绝望,此时来了兵马退了金兵,哪怕只是暂时的落定,他们也愿意享受这狂喜。

    城门前围满了赶来的民众,想要看看这从天而降的解救了他们的英雄好汉。

    只是面前的英雄好汉似乎有点跟想象的不一样。

    看着面前这个面色苍白无血色,身子发抖牙关打颤的几个兵丁,民众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敢勇们许是累了...”一个民众主动解释。

    是啊,拼杀了半夜,肯定很辛苦,而且他们身上都带着伤,可见战斗的惨烈艰难。

    民众们都忙点头。

    “金兵退了?”一个兵丁忽的问道,看着面前的民众,神情似乎有些茫然。

    看,累的都糊涂了,民众们心里感叹。

    “是啊,你们已经进城了。”他们忙说道,刚要再说几句恭维感谢的话,就见一个兵丁哇的一声哭起来。

    “太可怕了。”他喊道。

    其他几个兵丁也似乎抽干了力气一般坐在地上大哭。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们抱头痛哭反复的说道。

    民众们看的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是,是啊。”有民众机灵一点,结结巴巴说道,“是挺可怕的,敢勇们虽然不惧杀敌,但到底也是会害怕的嘛。”

    对,也是这个道理,民众们纷纷点头,虽然有些跟想象中不一样,但到底是这些兵丁救了他们,大家纷纷的安慰安抚,端茶倒水,又喊着大夫们来救治。

    大夫们并没有歇息,都在忙着救治,伤者被抬来,死亡的被收敛。

    城墙上也在重新的布置,拒马滚木石头,孩子们跑来跑去的收集弓箭。

    城门上下一片忙碌,但跟先前的绝望木然不同,气氛又如同最初迎战金人时那般激扬。

    宁炎等人招了青山军将官问话。

    李国瑞已经觐见过一次皇帝,但跟这么多朝官面见还是第一次,虽然眼前的这些朝官形容都灰头土脸,但那也是往日他很难见到的。

    李国瑞激动又带着几分骄傲做了自我介绍。

    “李大人?”一个官员微微有些惊讶,向他身后看去,“不是说青山军管事的是赵小姐吗?”

    李国瑞顿时有些泄气。

    说起来他是青山军中数一数二的长官,但实际上那只是因为他是男人,真正管事做主的是哪位没办法安排官职的赵小姐。

    赵小姐,平常什么事她说了算,但应酬也好文书也好什么琐事都是他来做。

    不过这也说明,赵小姐对他的信任吧。

    李国瑞又重新骄傲起来,自动忽略了自己在青山军中也做不出不信任的事。

    “赵小姐去见她的家人了。”他说道,带着几分庄重,“大人们有什么事问我就好。”

    .........

    ..........

    “姐!”

    赵汗青大声喊道,一步跳到君小姐身前。

    君小姐抬手抚上她的头,将散落的头发一下下整理好,又擦了擦她脸上的血迹,她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做这些,什么话都没说。

    赵汗青脸上的笑更浓了。

    一旁的方锦绣撇撇嘴,怀王则忍不住站过来一步,贴在君小姐另一边。

    “君小姐,这位就是赵小姐吗?”他问道。

    君小姐收回手,对他含笑点头。

    “这是我妹妹,赵汗青。”她说道。

    赵汗青看着怀王,怀王也看着她。

    “赵小姐辛苦了。”怀王先开口说道。

    赵汗青哦了声,对着怀王屈膝施礼,虽然没有说话,但姿态端正。

    这是萧娘子教的好,也是汗青学的好,君小姐含笑看着赵汗青,文武双全,是被任何一个父母都引以为傲想要拥有的子女。

    师父泉下有知,必然欢喜欣慰。

    这边气氛温馨,李国瑞这边气氛则有些沉重。

    “这么说,大部人马暂时赶不过来?”一个官员问道,神情难掩紧张。

    李国瑞点点头,没有丝毫的隐瞒。

    “金人是暂退,我们趁机冲了过来。”他说道,“哨探探明,金人在石门坡扎营了。”

    石门坡?那里距离京城可不算远。

    随时都能卷土重来。

    “怕什么。”宁炎开口说道,“先前我们能守住城,如今又多了一批援军,难道还怕他们金人不成?”

    也对,怕什么!

    来了,就再战就是了。

    官厅内的气氛变得激扬。

    京城再次进入备战状态,但等了三四天也不见金人前来,只双方的哨探在野外接触混战几次。

    到底是进攻还是撤退呢?

    “当然是进攻。”郁迟海木然说道,“青山军虽然闯过去了,但他们也是元气大伤。”

    营帐里几个金将神情犹豫,想到那晚的惨战还心有余悸。

    “咱们的援军怎么还没到?”一个金将忽的说道。

    “应该快到了吧。”另一个金将说道,“大皇帝已经集结了十万大军,北地清河伯与五万大军缠斗,肯定挡不住的。”

    这话让几个金将都露出欢悦。

    “那不如再等等...”他们说道。

    一旁的郁迟海笑容讥讽又愤怒。

    “再等说不定就没机会了。”他说道。

    他的话音落,就听得轰然一声,紧接着地面震动,外边嘈杂喧哗一片。

    “出什么事了?”金将们喊道冲出去。

    营帐里金兵们纷乱。

    “周兵打来了。”

    “是青山军来了。”

    果然来攻营了吗?不过几千兵马也没什么可怕的,金将就要下令迎战,却见天边腾起一阵烟雾,地面再次震动。

    “不是,是有行炮车的青山军来了。”金兵们大声喊道,神情惊恐。

    行炮车的青山军!

    金将们顿时面色发白,郁迟海站在营帐外闭上了眼。

    “没有机会了。”他喃喃说道。

    ...........

    .............

    看着腾起的烟火,感受着骇人的地面震动,京城城墙的人们发出欢呼,这一次再无担忧了。

    青山军三万大军集结京城,金人大军如潮水般退去,这消息很快也散开了。

    “竟然真的解围困了?”

    太湖的皇帝第一时间也知道了。

    陆云旗应声是。

    “是啊,是啊,那四万金兵被打散了,狼狈乱逃。”袁宝一如既往补充,显示自己知道更多的消息。

    皇帝露出欣慰的笑。

    “不错不错。”他说道,旋即又皱眉,“那,朕要尽快赶回去了,好安抚民心。”

    他这话的意思在场的三人都懂。

    皇帝问的是,要怎么样在得民心安抚民心回去呢?

    “陛下圣明。”宁云钊上前一步,神情真挚的说道,“陛下自罚罪与帝陵,如今金兵已退,还请陛下早日还朝。”

    自罚帝陵,好主意!

    皇帝眼睛一亮,看着宁云钊露出赞许的笑。

    而一旁的陆云旗则看了眼宁云钊,神情木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