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7章 赵伦
    许安下与郑公明坐在大厅里,悠然的喝着茶。
  
      陈思雨不同于许志纯,武功不强,得防备高手偷袭,自从决定由少夫人继承帮主之位,他们就没离开过许府。
  
      四大堂主与两大护法决定秘不发丧,对外说老帮主病重,卧床不起,已经传位于少夫人。
  
      “郑叔,少夫人能做好帮主吗?”许安下起身走了几步,一直坐着有些受不住。
  
      大厅里灯火通明,宛如白昼。
  
      郑公明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抚髯阖眼,好像老僧入定。
  
      “郑叔!”许安下没好气的叫道:“郑叔!”
  
      “你呀……”郑公明睁开眼,抚着清髯摇头:“咱们身为护法,管不了那么多,做好本份就行!”
  
      “咱们也算是帮内高层,当然要多操心!”许安下道。
  
      郑公明笑了笑:“你这就越权了,咱们的职责是保护好帮主,其余的不必理会!”
  
      “我看他们都没安好心!”许安下哼道:“个个老奸巨滑的,少夫人能斗得过他们?”
  
      “你太小瞧少夫人啦!”郑公明淡淡道。
  
      许安下摇头:“少夫人再聪明,毕竟年轻,他们资历深,根基也深,手底下都听他们的,少夫人~,..发话未必管用!”
  
      “慢慢来,少夫人年轻既是弱点,也是优点。”
  
      许安下撇撇嘴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身为帮主不能发号施令,那还不如不当呢!”
  
      郑公明笑道:“帮主都是看着风光,暗下里要呕心沥血,没人能例外,你以为老帮主威风赫赫,就过得舒服?”
  
      “老帮主威望高,他们起不了风浪。”许安下撇撇嘴:“各有各的算盘,少夫人也太难啦!”
  
      “这些话在我跟前说说还行,到外面不可乱说!”郑公明正色道:“小心祸从口出!”
  
      许安下笑道:“我又不傻,只在郑叔你跟前发发牢骚!”
  
      “总之,咱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帮主,别让人有机可趁,其他的别乱插手,你集中心思,突破先天境界才是根本!”
  
      “是……”许安下无奈的答应。
  
      他觉得先天境界只剩一层窗户纸,偏偏迟迟捅不破,很着急。
  
      “谁!”郑公明忽然腾身站起,一扫先前懒洋洋之态,手按长剑,目光如电,盯着跨进大厅的老者,脸色顿时沉下来,断岳掌赵伦!
  
      能无声无息潜入大厅,他却毫无所觉,这份轻功绝非自己可及,修为远高于自己!
  
      “你是什么人?”许安下拔剑冲向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削瘦,矮小,干巴巴的像乡下农夫,但太阳穴高鼓,双眼精芒闪动,一双手掌宽大,格外显眼。
  
      他神色不动,随意挥掌迎向许安下的长剑。
  
      “叮……”许安下长剑脱手。
  
      他踉跄后退三步,嘴角已经挂血,难以置信的瞪着黑衣老者。
  
      “断岳掌赵伦!”郑公明横身挡在许安下身前,抽出长剑,冷冷道:“你好大的胆子!”
  
      黑衣老者冷笑:“老夫正是赵伦!”
  
      郑公明沉声哼道:“独闯许宅,够胆量!”
  
      “老夫今天要灭了许家,识趣的闪到一旁!”
  
      “好大的口气!”
  
      “上吧!”赵伦不屑的看着郑公明。
  
      许安下捂着胸口,坐到地上,神色委顿,已受重伤。
  
      郑公明缓缓刺出长剑,不求有功便求无过。
  
      赵伦挥掌迎来。
  
      他双掌如蒲扇,又大又宽,好像笨拙其实极灵动,每一掌都避开剑尖击中剑身,内力沿剑钻进郑公明双臂。
  
      郑公明沉着脸出剑。
  
      赵伦果然名不虚传,内力奇异而精纯,自己竟挡不住,像一根根针扎向丹田,阻扰着内力运转,剑法威力大损。
  
      许安下趁着两人缠战,慢慢挪向大厅,快到厅口就甩出一道响箭。
  
      “砰!”响箭斜飞向天空,炸开后化为一柄金色长剑,在夜空中明亮夺目,整个云州城都看得到。
  
      他长舒一口气,软绵绵的倒地。
  
      郑公明精神一振,响箭一发,援手很快到来,只需撑过几分钟。
  
      赵伦冷笑一声,不以为意。
  
      惊云帮他已经调查清楚,先天高手寥寥四五个,而且武功威力不强,不足为惧。
  
      自己所修的断岳掌威力强大,傲视同侪,面对先天高手毫无压力,至今未曾一败。
  
      他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一直很小心,一旦结仇必灭口,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只是没想到千小心万小心,还是没避开悲剧,儿子被害。
  
      他不灭了许家,儿子在天之灵不会安息!
  
      “砰!”郑公明胸口挨了一掌。
  
      “哇”吐出一口血,他不敢后退,挥剑挡住狂风暴雨般的掌势,形势岌岌可危。
  
      “什么人!”一声断喝响起,雷堂堂主胡海赶到。
  
      他声如响雷,在客厅里炸响,郑公明精神一振,忙道:“老胡,点子扎手,一块上!”
  
      “好嘞!”胡海痛快的答应,扑上来,双拳如石头,又快又狠的砸下来:“这老儿是谁?”
  
      “断岳掌赵伦!”郑公明咬牙道。
  
      “这老小子!”胡海哼一声,与赵伦对了一掌:“好,够味!”
  
      他后退两步,吃了一惊,这赵伦果然名不虚传,掌力奇异内力精湛,自己竟不是对手。
  
      这不但没让他害怕,反而更兴奋,对手厉害才够劲,才刺激。
  
      “哈哈……,痛快!”他大笑着挥拳,不停的与赵伦对掌。
  
      一眨眼功夫,拳掌相交十次,砰砰作响。
  
      胡海嘴角带血,已然受伤,郑公明更不济,摇摇晃晃,勉强支撑着剑势,但他的韧性惊人,马上要倒下,却不倒下。
  
      “老胡,老郑,我来了!”电堂堂主赶到了,挥剑进击。
  
      郑公明长舒一口气,软绵绵的坐到地上。
  
      “断岳掌赵伦?”风堂堂主与雨堂堂主也赶到,挥刀加入战圈。
  
      四大堂主围攻,两刀一剑一拳,赵伦形势不妙,他却毫无退缩之意,反而越战越勇,双掌如磨盘,护住周身。
  
      “不行,我撤了!”胡海大喝一声,一个屁股墩坐倒,又吐出一口血,受伤不轻。
  
      许安下自知帮不上忙,给郑公明服药,又递给胡海两枚丹药。
  
      胡海张开满是血的嘴,扔嘴里狠狠咀嚼,紧盯着场中。
  
      大厅里亮如白昼,两刀一剑围攻一双肉掌,却不占上风。
  
      胡海嘴里又涌出一口血,被他咕嘟一下咽回去,扭头道:“老郑,不妙啊,你带帮主先走!”
  
      “走?”郑公明摇摇头,苦笑道:“我走不动了。”
  
      “许小子,你去带帮主避一避!”胡海指指许安下。
  
      许安下迟疑:“胡堂主,咱们打不过他?”
  
      “这老儿忒厉害!”胡海摇头道:“老何他们只能挡一阵,再过一会儿就挡不住了,让帮主赶紧撤!”
  
      “……好。”许安下咬咬牙,转身往外走。
  
      楚离与陈思雨正在花园里赏月。
  
      “砰!”这时响箭在空中炸开,现出金剑。
  
      陈思雨脸色微变:“这是帮内的紧急求救讯号,各部不得擅动,仅堂主出动!”
  
      楚离道:“是赵伦来了,他们挡不住赵伦!”
  
      “今晚有许护法与郑护法在。”陈思雨蹙眉道:“其余四大堂主安葬公公去了,赵伦倒会挑时间!”
  
      “赵伦很厉害!”楚离道。
  
      “那怎么办?”陈思雨看向楚离:“要先走吗?”
  
      “等等看。”楚离摇头。
  
      陈思雨看他神情平静,心也莫名的镇定几分。
  
      花园里安静无声。
  
      半晌后,许安下急匆匆跑过来,脸色苍白,嘴角带血:“帮主!”
  
      月儿跟在他身后,也惶急的跑过来。
  
      陈思雨镇定一下,缓缓道:“许护法,情况如何?”
  
      “帮主,赵伦势不可挡,郑护法胡堂主他们勉力支撑,咱们先找个地方躲一躲。”许安下忙道。
  
      他过来便要伸拉陈思雨,必须赶在赵伦之前躲起来,真要被赵伦追到,有死无生!
  
      陈思雨缩手避过,蹙眉道:“许护法,慌什么!”
  
      许安下急忙道:“帮主,快走吧,不能磨蹭!”
  
      陈思雨神色镇定:“郑护法他们挡不住?”
  
      “挡不住!”许安下忙道:“四大堂主都赶到了,只能挡一会儿,给咱们逃走争取时间!”
  
      陈思雨道:“五个一起上也不是对手?”
  
      “……嗯!”
  
      “那能跑得掉吗?”
  
      “躲一躲再说吧!”许安下忙道。
  
      陈思雨摇摇头。
  
      楚离道:“过去看看吧!”
  
      陈思雨看他神情笃定,深吸一口气,决定堵这一把:“许护法,带路吧!”
  
      “帮主!”许安下瞪大眼睛,又扭头瞪楚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