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6章 得位
    清晨,许府上下一片肃穆,下人们走路轻手轻脚,整座府邸都静悄悄的,没人发出动静。
  
      府内大厅,六人坐在一起,吵成一团。
  
      惊云帮高层齐聚一堂,风雨雷电四大堂主,左右两大护法。
  
      帮主许志纯死得无声无息,突兀之极。
  
      今天早晨,仆人敲门时发现没动静,没敢闯进卧室,先是禀报了少夫人,少夫人让人破开卧室,发现帮主许志纯已经安详的死在床上。
  
      素来英明神武的帮主这么突然就死了,他们惊愕,难以置信,检查过后,初步认定是练功走火入魔。
  
      他这么忽然撒手而走,撇下了惊云帮,留下一个大麻烦。
  
      四大堂主,两大护法,六人坐在这里商议对策,怎么处理后事,秘不发丧还是隆重出殡,还有就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帮主由谁做。
  
      四大堂主都是建帮元老,都有一帮忠心手下,但在许志纯的有意压制下,他们只能在堂内呼风唤雨,另外三个堂不买帐,至于两大护法,根基不深,没有威胁。
  
      他们都明白,一旦真闹翻了,惊云帮一旦分裂,虎视眈眈的齐天帮一定会吞了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得维持惊云帮完整。
  
      但让别人成为帮主,他们都不服气。
  
      最终,护法许安下说了一句,可以让少夫人成为帮主,代替少帮主继承惊云帮。
  
      这个提议一出,众人沉默,面面相觑。
  
      少夫人是女人,他们很难想象惊云帮众人听一个女人的号令,再者,毕竟隔了一层,不是帮主的儿子。
  
      可惜帮主的两个儿子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学艺,他们年纪太小,难堪大任。
  
      “我觉得少夫人合适!”胡海摸着胡子沉声哼道:“少夫人行事公正,兰心惠质,帮内素有威望,帮内弟兄都服膺。”
  
      “可她毕竟是女人!”风堂堂主沉吟。
  
      胡海哼道:“青鹿崖的弟子都是女人,哪一个比得上?”
  
      “这个嘛……”众人无奈摇头。
  
      这话倒是不假,可毕竟青鹿崖的弟子没有几个,这个世界还是男人的世界,听一个女人的号令总有些别扭,出去也抬不起头。
  
      胡海道:“当务之急是防齐天帮趁火打劫,……你们不会自己想做帮主吧?没那个命,趁早死心,老老实实辅佐少夫人!”
  
      “老胡,话是没错,可是……”云堂堂主是个俊逸中年人,抚髯叹息道:“这有点儿太儿戏了!”
  
      胡海哼道:“老马,少夫人在,惊云帮就在,咱们能抱成一团,换个人谁服气?……抢帮主位子斗得你死我活,最终一个也活不了!”
  
      一直闭着眼睛打盹的郑公明忽然睁开眼,缓缓道:“少夫人性柔韧,堪为巾帼豪杰,可做帮主。”
  
      “老郑既然发话了,那还有什么错?”胡海呵呵笑道。
  
      许安下没说话,他比起厅内的五个人,资历太浅,说话份量太轻,提议能被认可,已经难得。
  
      “……好吧,那就请少夫人即位帮主!”头发花白的电堂堂主沉声道。
  
      “这才对嘛!”胡海一拍巴掌。
  
      “但愿这个选择没错……”
  
      ——
  
      月光如水,笼罩许府花园。
  
      楚离与陈思雨坐在石桌旁,欣赏着鲜花,漫不经心的说着话,灯笼把花园照得如梦似幻。
  
      “没想到……”陈思雨轻轻摇头。
  
      她原本以为会困难重重,几乎难以实现,却没想到如此顺利,一天下来,惊云帮帮主之位归于自己。
  
      她觉得很不真实,好像置身梦境。
  
      惊云帮的帮主,这是她想也没想过的位子,身为惊云帮的帮主,位高权重,可谓云州城的半个主人,跺跺脚整个云州城就颤三颤。
  
      楚离笑着看她一眼。
  
      不用大圆镜智就知道她现在的状态,少帮主夫人与惊云帮的帮主有云泥之别,也难怪她失态。
  
      “表姐,帮主的位子没那么好坐。”他给陈思雨浇一盆冷水,让她冷静一下。
  
      陈思雨迷茫的看着他。
  
      楚离道:“你压得住四大堂主,两大护法,还有那些客卿高手,甚至普通的帮众?”
  
      陈思雨顿时蹙起眉头,最终摇摇头。
  
      她身为女人,先天薄弱,武功也不足,想压过这些根基深厚的元老几乎不可能。
  
      楚离道:“压不住他们,只能做个傀儡,帮主也没什么滋味。”
  
      “那如何是好?”陈思雨蹙眉问。
  
      “拉拢分化,互相制衡,不能让他们齐心,免得把你架空。”
  
      陈思雨若有所思。
  
      楚离笑了笑。
  
      陈思雨是个聪明人,也有心计,行事冷静,很有潜力,只要稍加磨炼,未必不能坐稳帮主的位子。
  
      楚离等了一会儿,给她思考的时间,然后又道:“要实在不成,只能下狠手了。”
  
      武力是最迅捷的解决方式,只会发号施令,那必是苍白无力的,帮主之位最关键的还是武力震慑。
  
      “……不到万不得已别流血。”陈思雨道。
  
      刚登上帮主宝座就杀元老,会人心浮动,不利于掌控惊云帮,齐天帮必会落井下石,惊云帮很可能陷入动荡。
  
      楚离道:“我临走前给你解决一个。”
  
      陈思雨看向他。
  
      楚离笑了笑:“你不会想能感化对你身怀恶意的吧?”
  
      “可现在杀人……”陈思雨迟疑。
  
      楚离道:“不杀人何以立威?不立威,你一个人女人家,说话没人听!”
  
      “杀谁?”陈思雨叹道。
  
      她陷入矛盾,既觉得杀人不祥,又觉得楚离说得有理,没有震慑力,自己这个帮主只是傀儡。
  
      “风堂的堂主。”楚离笑了笑:“他跟齐天帮勾结。”
  
      陈思雨讶然:“不会吧?”
  
      公公虽然是个禽兽,却手腕极高,眼光毒辣,难以相信他身边有人叛变而不知。
  
      楚离道:“许帮主未必不知道。”
  
      陈思雨不解的看他。
  
      楚离叹道:“许帮主信心太足,觉得能掌控局面,一切皆在掌握,所以故意装作不知道,麻痹齐天帮,要关键时候来一下狠的!”
  
      陈思雨蹙眉沉吟。
  
      这些弯弯绕绕听着都头疼,看来自己差得远,想坐稳帮主的位子需要学习很多!
  
      楚离道:“许帮主这是玩火,表姐你不能这么干,所以这个钉子要先拔掉,既是在帮内立威,也是给齐天帮一个下马威!”
  
      “立威……”陈思雨恍然。
  
      楚离笑了笑:“这事先不急,你做好准备,这个帮主的位子坐着没那么舒服,打起精神!”
  
      “我撑得住!”陈思雨轻咬红唇。
  
      这关乎自己的性命,自己一个弱女子,真要从帮主之位退下来,即使保住性命,也会沦为别人的玩物。
  
      楚离笑着点头,很满意。
  
      她本就聪明,再有生死存亡挤压潜力,相信能做好,但她缺少护身的手段,还是很危险的。
  
      “你都练什么武功?”
  
      “练的是雨落诀,还有雨落剑法,都是我家传的武学。”
  
      “没练过别的?”
  
      “没有。”
  
      “有没有护身的杀手锏?”
  
      “剑法有绝招。”
  
      “……我这里有一门武功,你留着最后关头用吧。”楚离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子。
  
      陈思雨讶然接过来,低头瞧了瞧,“舍身绝命刀”。
  
      她听过这门武功,据说威力奇大,但只有一击之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楚离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递给她:“这是培元丹,真要用舍身绝命刀的时候,事先服下这个,一刻钟后再用舍身绝命刀,能及时恢复内力,有再战之力!”
  
      “舍身绝命刀只能用一刀吧?”
  
      “只能用一刀,但事先服下培元丹,及时恢复内力,还有再战之力,但记得不能再用舍身绝命刀。”
  
      “为什么?”
  
      “舍身绝命刀对经脉负担太大,一次用两刀,经脉承受不住,会有性命之危。”
  
      他有枯荣经对经脉的增强,还练小洗脉诀,再加上通筋草的强化,所以能多次用舍身绝命刀,旁人却不成,两次很可能经脉崩溃,成为废人甚至死亡。
  
      陈思雨深深看一眼楚离,紧抿红唇没说感激之语。
  
      楚离道:“雨落诀不差,雨落剑法也不错,只要练好了,足以跻身一流高手,关键还是突破先天,培元丹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回去之后再给你捎来几瓶。”
  
      “不用不用。”陈思雨忙摇头。
  
      培元丹的大名她也知道,国公府独门灵药,补充内力效果强大,罕有流出府外的,武林中人奉为珍宝,楚离倒是大方,一送就送一瓶,还要再送,她可不敢收。
  
      楚离笑道:“培元丹在武林中珍贵,在府内算不得什么,你需要它加快修炼,身为一帮之主,武功不能服众,不是长久之计!”
  
      “……好吧。”陈思雨叹口气。
  
      惊云帮也有丹药,但毕竟只是三流帮派,比起国公府天差地别。
  
      楚离忽然皱眉,摆摆手示意别说话,竟有人闯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