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4章 功成
    终于找到了!
  
      楚离长舒一口气,恨不得仰天狂笑,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如大海捞针,真被自己捞到!
  
      他最担心咫尺天涯只是一个空想,因为这个理论没传承下来,被时间所淘汰,必有其理由,或不合理,或练不成。
  
      如今看到了这个黑点,就是穴中之穴。
  
      打破这个穴道,找到虚空之虚空,就能练成咫尺天涯。
  
      他起身穿过月亮门来到花园,转了一圈。
  
      泄去喜悦,重归宁静,他回小院重新入定。
  
      这一次,他很快找到那个黑点,汹涌内力归于丹田,不停积蓄,挤压,纯化,最终化为一击。
  
      内力冲出丹田,沿特殊的心法运转,每运转一圈,内力精纯一分,三圈之后,汹涌内力凝成一道细丝,宛如蚕丝一般,轻飘飘进入那黑点。
  
      “轰隆……”楚离耳边响起炸雷,眼前阵阵晃动。
  
      他运转大圆镜智,维持着心境平稳,不让自己从入定中醒来。
  
      碧海无量功运转,四面八方涌进灵气,沿碧海无量功运转,归入丹田,然后再沿咫尺天涯的特殊心法运转,化为一道细丝,再次插入黑点。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别人练不成,再厉害的先天高手也不可能回气这么快,一击之后无力为继,怎能破开虚空之穴?
  
      “轰隆……”楚离耳边炸雷,眼前晃动,想把他推出定境。
  
      楚离的心巍然不动,固住定境,继续刚才的过程。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轰隆一声炸响,他眼前忽然大放光明,仿佛进入浩瀚星空,眼前是无限虚空,繁星点点,心跟着变得无限大。
  
      恍惚之中,他明白自己成功破开虚空之穴,真正踏入咫尺天涯的大门。
  
      他睁开眼睛,心神一动,蓦的消失,出现在月亮门另一头的花园里,好像破开了空间的束缚,瞬间从此达彼,无需过程。
  
      这已经超越了迅速,心念一动,身体跟着动,身随意动,意之所达,身则瞬至,天涯仅在咫尺间!
  
      他脸上禁不住绽放微笑,随即身形闪动,一闪即逝,出现在下一处,一闪一动,一隐一现,宛如幻影,他一边施展着咫尺天涯,一边观照自身。
  
      快是快,内力的消耗也是海量,即使先天高手也无法承担,楚离估计,一般的先天高手,跑出两里就无以为继,贼去楼空。
  
      一次跨越的距离越长,消耗数倍内力,他一闪到花园,不过三十几米远,消耗的内力足够他施展轻功跑出一千米。
  
      他不由失笑,它对于旁人来说,只能是一个临危之际救命的杀手锏,吃着培元丹也撑不住咫尺天涯连续施展,顶多用两次,出奇不意,忽然逃走。
  
      他吞吐草木灵气,只要不去荒漠,有草木的地方就能获得源源不绝的灵气,不虞内力缺乏。
  
      他抬头看天,已经是半夜时分,月亮在天空如冰轮缓慢旋转,散发出薄纱般的月华,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终于练成了咫尺天涯,自己够幸运,枯荣经与大圆镜智缺一不可,怪不得厉害如萧月灵也练不成,这咫尺天涯简直不是人练的!
  
      他忽然皱眉,看了一眼陈思雨小院的方向,大圆镜智启动。
  
      许志纯涨红着脸,慑人的眼睛越发灼灼明亮,酒意微醺,只是微醉,头脑格外清醒,胸中豪气纵横,天地之大再无可畏惧。
  
      他来到陈思雨的院门前,敲敲门,月儿过来开门,看到是他,惊讶的道:“老太爷?”
  
      “你家小姐呢?”
  
      “老太爷,小姐已经睡下了。”
  
      “我进去看看。”
  
      “老太爷……”月儿为难的看着他,站在门前没有让开的意思。
  
      许志纯沉下脸,冷冷道:“我跟思雨有事说,让开!”
  
      “老太爷,这么晚了,不能明天再说么?”月儿摇头道:“小姐这一阵子睡得不好,好不容易睡下……”
  
      “你是什么东西,敢阻止老夫?”许志纯眼睛微眯,目光越发灼亮逼人,宛如两把剑刺进她眼里。
  
      月儿紧紧咬着下唇,秀气的小脸苍白,却一步不退。
  
      许志纯踏步向前,高大身躯形成庞大的气势,月儿下唇被咬出血,仍一步不退。
  
      “月儿,让老太爷进来吧!”正厅里传来陈思雨的声音。
  
      “小姐……”月儿扭头道。
  
      “你让开!”陈思雨沉声道。
  
      “……是。”月儿无奈的让开门。
  
      许志纯露出一丝笑容:“小丫头,学学你家小姐,要识时务!”
  
      他大步流星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厅,一屁股坐到陈思雨对面,嗅着陈思雨飘来的淡淡幽香,一颗心越发的蠢蠢欲动,恨不得马上就把她按倒,剥成大白羊狠狠的干。
  
      陈思雨冷冷瞪着他:“半夜三更,不知公公上门有何事?”
  
      “呵呵……”许志纯盯着她白玉般的脸庞,目光炽热。
  
      陈思雨对他贪婪灼热如实质的目光似乎毫无感觉,冷冰冰的看着他。
  
      许志纯忽然笑了起来:“思雨,何必呢,人死不能复生,鹏儿已经死了,你得替自己打算!”
  
      “不劳公公费心!”陈思雨冷冷道:“待我守灵三年,自会离开!”
  
      “你要走?”许志纯皱眉。
  
      陈思雨默然不语。
  
      许志纯脸色阴沉下来,哼道:“我可曾亏待过你?”
  
      陈思雨仍不语。
  
      许志纯腾的站起来:“你为什么要走?”
  
      “公公心里明白!”陈思雨冷冷瞪着他:“我不想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想睡个安稳觉,还请公公自重!”
  
      “自重……自重……,哈哈……”许志纯仰天大笑,笑得越来越猖狂,忽然猛的一扑,要把陈思雨搂怀里。
  
      陈思雨早有防备,猛的一蹬椅子,翻身避过。
  
      许志纯嘿嘿冷笑一声,身法一闪到了陈思雨后面,伸臂一把搂住她,伸嘴就要亲过去。
  
      “嗤!”陈思雨罗袖忽然探出一把短剑,刺向许志纯。
  
      许志纯武功高明,心神荡漾之际仍堪堪翻过去。
  
      他双眼通红,越发的狰狞:“思雨,你逃不出我的掌心,哪里也别想去,乖乖做我的女人罢!”
  
      他右手一探,捉住陈思雨手腕,另一手摸向她高耸胸口。
  
      陈思雨左手松开短剑,右手接住,往脖子上抹去。
  
      “你!”许志纯又捉住她另一手,死死盯着她:“你宁肯死也不从我?”
  
      “是!”陈思雨哼道。
  
      “好好!”许志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想死,做梦,我会把你点住穴道,一直到我玩腻了为止!”
  
      陈思雨咬着下唇,死死瞪着他。
  
      许志纯双手一抖,陈思雨顿时周身酥软,一股内力冲进身体,她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心不断的下沉!
  
      “砰!”一声闷响,楚离凭空出现在许志纯身后,一掌击中他后背,发出沉闷响声。
  
      “……你……你……”许志纯缓缓转过身,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
  
      楚离冷冷看着他,如此禽兽,死不足惜!
  
      陈思雨香软的身子颤抖着,软绵绵倒了下去。
  
      楚离探手一揽,顺便送出一股内力。
  
      这股温暖气息沿着周身走一圈,化解掉许志纯内力,解开穴道,令她如泡进温泉,周身包裹着温暖与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