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3章 隐情
    楚离坐在陈思雨身边,装成沉闷的性格。
  
      许志纯问,他回答,简单明了,一句话也不多说,许志纯不问,他就闭上嘴,低头吃饭。
  
      许志纯问了几次也就不再搭理他。
  
      他通过试探,发现楚离确实不会武功,也就放了心,对这么个废物不放在眼里。
  
      如今他最紧张断岳掌赵伦,生怕赵伦偷袭。
  
      自己儿子刚死不到一年,不能让陈思雨也出事,况且陈思雨如此美貌,他也有不可告人的心思。
  
      楚离坐在席间,暗自感慨。
  
      这许志纯也太肆无忌惮了,儿媳妇也想动,他儿子天上有灵,恐怕要气得做厉鬼来索他爹的性命。
  
      楚离看一眼陈思雨,怪不得她对许志纯不假颜色,也是个苦命的人,她即使身怀武功,也对付不了许志纯。
  
      萧月灵让自己过来护她一个月,到底是为了谁?赵伦还是许志纯。
  
      他感觉到陈思雨的痛苦,在这个世界,她一个美貌的女子,出了云州城,无人庇护,也会被吞得一干二净,况且想走也走不掉!
  
      楚离的到来让她心绪安定,要好好想一想到底怎么做。
  
      吃过饭后,楚离来到花园,坐到石桌旁赏花。
  
      后花园里灯火通明。
  
      这里的花虽不如东花园,却也能陶冶性情。
  
      陈思雨出现,月儿跟着,看到石桌旁的楚离,陈思雨摆摆手,月儿转身离开,只留下二人。
  
      陈思雨来到楚离对面坐下,静静看着他。
  
      楚离抬头,打量陈思雨。
  
      清纯与性感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要说容貌,她不如萧琪苏茹她们,独特的气质却很诱人。
  
      陈思雨受不住楚离的目光,扭过头去看花,淡淡问:“月灵她还好吧?”
  
      “还是老样子。”楚离笑了笑。
  
      “已经十年没通过信,真没想到她还记得我!”
  
      楚离一怔,没书信,萧月灵却知陈思雨有麻烦,让自己过来保护,看来她果然有未卜先知的神通。
  
      他压下想法,沉吟道:“你是怕赵伦?”
  
      陈思雨轻颌首:“他武功极高,惊云帮上下无人是对手!”
  
      “赵伦……”楚离轻轻点头:“他住哪里?”
  
      “你想上门找他?”陈思雨蹙眉摇头道:“没用的,没人知道他的住处,他仇家太多!”
  
      想到这里她摇摇头,有些懊恼。
  
      谁能想到,宰了一个采花贼,竟然是赵伦的儿子!
  
      楚离沉吟,倒是不能主动出击。
  
      陈思雨好奇的看着他:“不知公子真实姓名是什么?”
  
      “楚离,国公府五品侍卫。”楚离道。
  
      陈思雨讶然,怪不得他不想抛头露面,还一直以为是青鹿崖的弟子,没想到是国公府的!
  
      “我也有仇家,所以不能露面。”楚离道。
  
      “楚公子的仇家是谁?”
  
      楚离笑了笑,转开话题:“叫我表弟就好,别露了马脚节外生枝。”
  
      陈思雨轻轻点头。
  
      楚离默默喝茶,不说话。
  
      亮如白昼的花园变得一片安静。
  
      陈思雨若有所思,楚离仔细欣赏着鲜花,有的紧闭花朵,有的迎月光盛开,虽不珍贵却也漂亮。
  
      半晌后,陈思雨叹口气:“表弟……”
  
      楚离抬头道:“表姐,许帮主心怀不轨吧?”
  
      陈思雨一怔,白玉似的脸庞顿时酡红,不敢看他,这简直是耻辱,说出去定是千人所指,万人唾骂。
  
      楚离道:“表姐,让萧姑姑给许帮主一封书信,足以震慑他!”
  
      陈思雨叹口气,摇摇头:“他会顺着杆往上爬,扯虎皮做大旗!……我不想给月灵惹麻烦!”
  
      楚离哼一声:“他要是聪明,不会这么干。”
  
      “利欲熏心,卑鄙无耻,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看来得给他一点警告。”楚离沉吟道:“这样罢,我临走的时候亮出身份,震一震他。”
  
      陈思雨摇头。
  
      色胆包天,名声都不要了,许志纯还有什么顾忌的!
  
      楚离笑了笑不再多说。
  
      ——
  
      随后的日子,楚离在许府住下。
  
      许志纯武功强横,雷厉风行,果断而霸道,手下高手也不少,短短三十年,惊云帮就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帮派成长为云州城第一帮。
  
      楚离多数时间拿着书坐在院里,偶尔看一眼,然后发呆。
  
      他在修炼咫尺天涯,寻找穴中之穴。
  
      陈思雨每天早晨过来,跟他一起吃饭,其余两顿饭由月儿送到小院,小院里没人来,楚离可以安心修炼,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
  
      断岳掌一直没来,好像只是放出消息,在消遣惊云帮。
  
      半个月时间一眨眼过去。
  
      每天清晨,楚离与陈思雨吃过早饭,聊聊当下的武林,陈思雨消息灵通,毕竟是惊云帮的少夫人。
  
      她死去的丈夫是少帮主,在帮内有很多心腹。
  
      少帮主死后,这些心腹心灰意懒,有的改换门庭,也有的效忠于少夫人,一半是少夫人的美貌,一半是对少帮主的忠心。
  
      陈思雨坐在家里,消息很灵通,帮内所有事情都能知道。
  
      许志纯还有两个私生子,一个六岁,一个八岁,他们被许志纯送去别处学艺,没人知道究竟去了哪儿。
  
      楚离吃过饭,在花园里转悠。
  
      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楚离对陈思雨很有好感。
  
      她不仅美貌,还有一个聪慧的头脑,委实难得,可惜命运不济,原本嫁得很好,却是个短命的,落到如今的局面。
  
      陈思雨露出想要离开的意思,楚离不置可否,另有想法。
  
      这天傍晚,他坐着入定,感受着涌泉穴的虚空,浩浩虚空中,冥冥窈窈,恍恍忽忽,隐约出现一个黑点,楚离一震,黑点倏的消失。
  
      楚离睁开眼,露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