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2章 志纯
    劲装青年持信进入后院,来到正厅前,轻轻说道:“启禀少夫人,门外有一位男子前来求见,自称是少夫人的表弟,有书信一封!”
  
      “进来吧。”一道清亮而略带几分沙哑的女声响起,磁性动人。
  
      “是。”劲装青年恭敬的应一声,轻轻推开门,一个清秀的少女站在门口,把信接过来,转身递给正厅里坐着的青年女子。
  
      楚离通过大圆镜智看到这女子的相貌。
  
      肌肤白皙,眉毛修长,丹凤双眼,挺秀的鼻子与略厚的嘴唇,清纯与性感揉和在一起。
  
      此时她眉间笼罩一层愁苦,楚楚动人。
  
      楚离明白,她就是自己要保护的陈思雨了。
  
      一身素白罗衫,挽起的鬓发插着一朵白花,显然有丧在身,把白皙脸庞映得越发美丽。
  
      她抽出信,只有薄薄一页纸,很快看完,露出一丝笑容。
  
      “月儿,是我表弟陈离,你去把他带进来!”陈思雨把信塞回信封。
  
      “是,小姐。”月儿脆生生应一声,出了大厅来到门口。
  
      楚离正负手站在门外。
  
      月儿出了大门,打量他几眼:“你就是表少爷?”
  
      楚离抱拳:“还未请教……”
  
      “我是小姐的贴身丫环月儿,表少爷,随我来!”月儿笑盈盈的说道,她看楚离英气勃勃,神情平静,印象很好。
  
      楚离随月儿穿过前院,从前厅旁进到后院,来到正厅前。
  
      陈思雨已经站在台阶上,亭亭玉立,明媚的阳光照在她身上,驱不除她身上笼罩的悲苦。
  
      “见过表姐。”楚离抱拳一礼。
  
      陈思雨勉强笑笑,上下打量他几眼:“表弟,你怎么来了?”
  
      “小弟投奔表姐来了。”楚离无奈的叹道:“父母仙逝,我又没什么营生,过不下去了,索性来投奔表姐,望表姐收留!”
  
      “既然来了,就先住下吧,慢慢想办法,找个差使做。”陈思雨轻颌首,扭头道:“月儿,给表弟找个院子住。”
  
      “那住在留香院?”
  
      “嗯,”陈思雨点点头:“吩咐厨房一声,晚上给表弟接风。”
  
      “是。”月儿脆声应道。
  
      她扭头笑道:“表少爷,请随我来。”
  
      楚离冲陈思雨抱抱拳,随着月儿穿过旁边的花园,进到一个月亮门,即是一座小院。
  
      月儿笑道:“表少爷,这座小院小姐以前住过,表少爷你就住到这里吧。”
  
      “多谢了。”楚离笑道。
  
      月儿忙摆小手笑道:“可不敢当,表少爷有什么需要的吩咐我一声就好,要不要找两个丫环?”
  
      “不用不用。”楚离摆摆手。
  
      待月儿离开,楚离坐在小院的石桌旁,若有所思。
  
      断岳掌赵伦,没听说过,听起来像是很厉害的人物,自己入国公府以来,关注的都是国公府的消息,很少理会府外。
  
      如今看来,也该放开眼睛看看府外了。
  
      外面坐着的四个人,三个先天高手,一个后天圆满,护法,堂主,看来这个帮派实力也不容小觑。
  
      先天高手在国公府是六品护卫,好像不稀罕,其实在府外却是顶尖高手,至于天外天,那是真正的超一流高手,天神高手是传说的存在。
  
      断岳掌赵伦如此厉害,那应该是先天高手。
  
      他想了一会儿,又开始想咫尺天涯。
  
      穴中之穴,要观想涌泉,找到那个穴。
  
      他有大圆镜智,洞彻无遗,却没找到此穴,非在身外非在身内,玄之又玄,确实是道家的风格。
  
      楚离很快进入定境,在入定中寻找。
  
      涌泉开始时仅一个小小的穴道,随着观想,开始变大,越来越大,观想至无限无垠之感,大如天空。
  
      楚离没着急,萧月灵都没练成,显然没那么容易练,呆在这里一个月,恰好能静下心修炼。
  
      他在这里不能暴露身份,一是国公府府卫身份太敏感,陈思雨家显然是武林帮派,最忌讳与国公府有瓜葛,否则会被孤立,二是大雷音寺势力庞大,怕被发现。
  
      他们现在还以为自己呆在国公府,恐怕守在外面。
  
      短时间不出现,不会发现异常,以为自己受了伤,在府内疗伤,短时间内不虞他们找到,待反应过来,自己可能已经回府。
  
      ——
  
      傍晚时分,夕阳残照,整个府邸染了一层玫瑰红。
  
      一个魁梧老者踏进府邸,身边跟着四个中年人。
  
      他身形魁梧,方正脸庞,炯炯双眼透着严厉,身上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一看就知道惯常于发号施令,身在高位。
  
      楚离大圆镜智观察此人,通过下午跟月儿的闲聊,知道此人应该就是惊云帮的帮主许志纯,先前在厅里的四人是护法许安下,郑公明,雷堂堂主胡海,客卿蓝靖忠。
  
      许志纯进了大厅,郑公明四人起身抱拳:“帮主。”
  
      许志纯摆摆手:“没什么情况吧?”
  
      “帮主,府里新来了一位少夫人的表弟,已经进府了。”护法许安下抱拳道:“咱们不好阻拦。”
  
      “表弟……”许志纯卧蚕眉皱了皱,抚髯沉吟:“多大年纪?”
  
      “二十岁左右。”许安下沉声道:“是个普通人,不会武功。”
  
      高胖的胡海沉声道:“帮主,在这个节骨眼儿,不能不防啊!”
  
      “老胡你觉得不对劲儿?”许志纯缓缓道。
  
      胡海哼道:“不是太巧了吗?”
  
      许安下哼一声:“胡堂主,少夫人岂能不认得自己的表弟?”
  
      胡海撇撇嘴:“万一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姓赵的来信威胁少夫人呢?”
  
      许安下不屑道:“我们惊云帮可不怕赵伦!”
  
      胡海悻悻哼两声,也觉得自己的理由站不住脚,犹不服气,哼道:“反正小心无大错,总不能被钻了空子,万一投毒自己办?”
  
      许安下一脸讽刺:“他根本是个不会武功的,哪来的本事投毒?”
  
      “嗯,老胡的小心是没错的,小许你要学学!”许志纯点点头。
  
      “……是,帮主。”许安下抱拳回答,不服气的瞪了胡海一眼。
  
      许志纯装作没看到他们的暗斗,沉吟道:“我会亲自看看,给他接风洗尘,你们回去歇着吧。”
  
      “帮主,我们还是留下。”胡海忙道:“回去也没什么事。”
  
      “再呆下去,你们府里的美人儿都要骂我了!”许志纯哼道,没好气的挥手:“赶紧滚蛋,府里有我,谅姓赵的不敢来!”
  
      “嘿嘿,帮主神威,姓赵的自然不敢犯,好吧,那咱们就不坐这儿碍眼了!”胡海嘿嘿笑道。
  
      四人告辞离开。
  
      许志纯负手来到后院,陈思雨正静静坐在石桌旁,仰头看天,神情迷离。
  
      她身形高挑,削肩细腰,素白罗衫穿在身上,难掩曼妙身躯。
  
      许志纯进来后,轻咳一声。
  
      陈思雨好像没听到,一动不动看着天。
  
      “你的表弟过来了?”
  
      “嗯。”陈思雨看着天,看也不看他。
  
      许志纯又咳一声:“是老家来的?”
  
      “我三叔的儿子。”陈思雨淡淡道:“从小宠得很,不舍得让他受苦,不练武,结果成了废物!”
  
      “唉……”许志纯摇头道:“你三叔是对的,不练武也好。”
  
      陈思雨冷笑:“不练武就要受人欺负!”
  
      “受人欺负也比被人杀了好!”许志纯叹息道:“如果能重来一回,我一定不会让鹏儿练武,宁愿他做个纨绔子弟!”
  
      陈思雨斜睨他一眼,冷笑道:“再来一回,你还是要逼着他练武!不然,惊云帮谁继承,你打下的基业留给谁?”
  
      “现在呢……”许志纯长长叹口气:“还不是一样?”
  
      “你不是还有儿子嘛!”陈思雨冷笑:“死了一个,还有两个!你不让他们练武?”
  
      许志纯被问得哑口无言,摇摇头:“晚上给你表弟接风吧,他来做什么?”
  
      “过不下去,过来投奔我。”陈思雨哼道。
  
      许志纯道:“那我在帮里给他安排个位子。”
  
      “不用!”陈思雨哼道:“他不会武功,进去也是拖累,我不想他参与武林中事,让他在府里读书!”
  
      “你呀……”许志纯摇头道:“读书也好。”
  
      月儿轻手轻脚的进来:“小姐,老太爷,晚饭已经准备好啦。”
  
      “那就开席吧。”许志纯道。
  
      陈思雨轻轻点头:“去请表少爷去前厅吃饭。”
  
      “是。”月儿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许志纯打量陈思雨几眼,陈思雨面无表情,看也不看他。
  
      “唉……,思雨,你也别太伤心,人死不能复生,鹏儿在天之灵也不想你这样。”
  
      陈思雨扫他一眼,目光冰冷。
  
      许志纯无奈的摇摇头,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