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2章 思雨
    “一个月?”楚离为难。
  
      国公府里自己真离不开一个月,且不说天灵树,就是种的那些灵草也离不开自己,真要出个好歹,罪过就大了。
  
      “怎么,不愿意?”萧月灵淡淡看他一眼,笑了笑:“这是一个交易,你可以不答应的。”
  
      楚离咬咬牙:“是!……我是国公府的侍卫,不能轻易离职,需要先向小姐禀明!”
  
      萧月灵说得轻飘飘的,漫不经心,他却知道,不答应就不可能得到咫尺天涯。
  
      萧月灵轻笑一下,赞赏的点点头:“难得!”
  
      楚离是个绝顶聪明人,这样的人往往都有强大的野心,难免自私,利益为尊,楚离能在这么大的诱惑跟前记得自己的本份,没马上答应下来,没忘先禀报一声萧琪,让她很满意。
  
      萧琪当初带他来见萧月灵,就是让萧月灵帮忙掌掌眼,看一看他值不值得重用培养。
  
      如果萧月灵当时否定了楚离,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他再天才也不会负责培养灵土。
  
      楚离有大圆镜智,头脑时刻清醒无比,萧琪如今是他的大腿,想得到历练的机会,接触到意境,从而晋入天外天境界,需要萧琪的帮助,国公府历练名额极少,珍贵异常,他需要不停的给自己加分。
  
      再者,他喜欢权势,现在还远没掌握权势,权势之源就是萧琪,要掌权势就需要萧琪的信任与重用,成为她的左膀右臂,倚为心腹。
  
      他思维如电,看似一转眼,好像是下意识的反应,其实已经转了好几个弯,想了很多,是深思熟虑后的反应与选择,就是萧月灵也被瞒过。
  
      阿淑拿上来一本陈旧泛黄的册子,信手递给他。
  
      楚离接过来,翻看了几眼,抬头讶然看向萧月灵。
  
      萧月灵斜睨他一眼:“怎么,练不成?”
  
      楚离摇头:“很奇异的心法!”
  
      “不奇异也不能成为最顶尖的。”萧月灵道:“看你的本事了。”
  
      楚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沉浸到咫尺天涯的心法中。
  
      咫尺天涯的心法与现在的武功心法截然不同,完全两个武学体系。
  
      当代的武功心法是内力沿经脉流转,咫尺天涯却不同,它练的是穴道,穴中之穴。
  
      依咫尺天涯的理论所讲,人体内有大虚空,与天地虚空混然一体,是真正的天人合一。
  
      如果能破开体内的虚空,就能破开体外的虚空。
  
      理论奇异,实现更艰难。
  
      人体与天地的虚空之间有一层无形的膜,咫尺天涯秘笈上称之为天地胎膜,无形有质,薄如纱,韧如百炼钢,天地之力所凝,想打破它,庞大而精纯的内力,以特殊的心法把内力凝成针,才有一线希望。
  
      世人往往在经脉内,血肉间,汲汲以求,却不知最大的宝藏是虚空,虚空藏有无限的力量,只看能不能打开宝藏取得力量。
  
      楚离看过之后,感觉眼前霍然一亮,这不仅仅是一本轻功秘笈,更是惊人的武学理论,迥然有异于当下的武学。
  
      他沉吟片刻,看向萧月灵:“这种理论……”
  
      萧月灵摇头道:“我没练成,这理论听着很玄妙,但是……”
  
      她笑笑:“这是一本上古遗迹所得的秘笈,如今没有这种理论,想必是被时间所淘汰,不要太当真,姑且练练看吧。”
  
      楚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萧月灵道:“听小琪说你禅定的功夫很深。”
  
      楚离笑了笑,自从练成大智度本源经,他一旦禅定,杂念很快被扫清,波澜不生。
  
      萧月灵道:“练咫尺天涯需要极深的禅定功夫。”
  
      “它却是道门武功。”楚离道。
  
      咫尺天涯心法有两个难关,一是要庞大难测的内力,二是找到穴中之穴,此穴如道家的玄关一窍,在身中却又不在身中,在若有若无之间,需要对心神能精微细致的操纵,才有可能找到,就像黑暗中摸针,心神为手,不够敏锐即使摸到了针也不知。
  
      与庞大的内力消耗相比,找到穴中之穴反而更难,找不到此穴,再浑厚的内力也无用。
  
      “它是道门武功,但你有深厚的佛家修为,说不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萧月灵笑道。
  
      楚离笑道:“我试试,……不知我要找谁?”
  
      “陈思雨。”萧月灵道:“你不需要多做什么,只要护住她一个月就好,国公府那边我会通知一声,小琪不会不答应。”
  
      “是。”楚离痛快的答应。
  
      “阿淑。”萧月灵抬抬手。
  
      阿淑拿过来一封信递给楚离。
  
      楚离接过,看一眼,是写给陈思雨的信,没留下写信人的名字,里面是薄薄的一张素笺。
  
      “我在信里说了,你要扮成思雨的表弟,名叫陈离。”萧月灵道:“别露出你国公府的身份,她住在云州城留人巷的许宅。”
  
      “是。”楚离点头。
  
      “去吧,思雨要出意外,你也别在国公府呆了!”萧月灵淡淡道。
  
      楚离抱拳一礼,转身离开。
  
      “小姐,他行吗?”阿淑送楚离离开,回到萧月灵前担心的道:“万一有个差池……”
  
      萧月灵笑了笑:“能挡得住大雷音寺的追杀,你说行不行?”
  
      阿淑道:“应该让琪姐姐派个老成持重的,他太年轻,总不让人放心。”
  
      “这样更不引人注目。”萧月灵摆手道:“好啦,做你的功课去,别闲操心!”
  
      “是……”阿淑瘪瘪嘴,跑回了房里。
  
      ——
  
      云州城位于崇明城西两百里,是一座中等城市,有崇明城一半大小。
  
      楚离踏进云州城,喧闹与繁华之气扑面而来,竟让他有踏进崇明城之感,虽不如崇明城宽阔,热闹却不逊。
  
      楚离找人打听了一下,很快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留人巷。
  
      留人巷隔着最热闹的大街两条街,闹中取静,是一处好地方,楚离估计这位陈思雨非富即贵,否则住不了这地段的宅子。
  
      他在第三座宅子前停下,看着威猛煞气的石狮子,两个劲装青年持刀而立,警惕的瞪着他,楚离眯了眯眼,这二人都杀过人。
  
      楚离取出信,递给一个青年:“在下陈离,不知陈思雨可是住这里?”
  
      “你认得我家少夫人?”这劲装青年脸带煞气,态度却温和,眼神很警惕,另一个劲装青年按着刀,浑身紧绷,二人的警惕极强。
  
      楚离微笑:“那就没错了,我是陈思雨的表弟,这是家书,她看过便知。”
  
      劲装青年接过信,打量两眼,抱抱拳:“请稍等。”
  
      他转身进府,另一个劲装青年持刀瞪着他。
  
      楚离笑笑,转身回来打量着周围,大圆镜智启动,顿时整座府邸皆在脑海里呈现。
  
      持信的劲装青年进了大门,穿过宽阔的大院,直趋大厅。
  
      他一踏进大厅,厅内坐着的四个人望过来,目光如电。
  
      一个须眉皆白,脸色枯黄的老者沉声道:“小杜,什么事?”
  
      他骨架宽大,又胖又壮,坐在太师椅上宛如虎踞,气势慑人,双眼一眯,寒光灼灼。
  
      劲装青年忙低下头,抱拳躬身道:“堂主,是少夫人的表弟过来投亲。”
  
      “表弟?”老者皱眉:“少夫人还有表弟?”
  
      “李堂主,既然是写给少夫人的,那就让少夫人看看,自然知道真假。”坐在首座,三十左右,相貌英俊的男子笑道:“总不能不让少夫人知道吧?”
  
      “……好吧,去送给少夫人!”老者把信还给劲装青年,扭头道:“许护法,非常时期,不能不小心!”
  
      “我觉得帮主太小心了,不过一个断岳掌,何必如此紧张?”英俊男子笑着摇头。
  
      老者哼一声:“许护法你年轻,可能没见识过断岳掌的厉害,老夫亲眼见过,一掌断岳,名不虚传!”
  
      “再厉害的高手,也挡不住岁月的消磨。”许护法不以为然的笑笑。
  
      老者眼睛一瞪。
  
      旁边坐着的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摆摆手:“呵呵,好啦,老胡,这就是你的不对,你想想,换了你是许护法,能把一个成名六十载的老家伙放眼里?”
  
      “哼!”老者不服气的重重一哼。
  
      慈眉善目的老者笑道:“换了咱们年轻时候,听到这些老家伙,也是不服气,觉得他们老了,没用了。”
  
      许护法扫一眼两人,暗骂两句倚老卖老,看向左手边的人。
  
      这是一个英俊中年人,面如冠玉,气质潇洒,正闭着眼睛打盹,好像睡了过去,却是另一位护法郑公明。
  
      觉察到了许护法的目光,郑公明睁开眼,笑道:“小许,胡堂主跟蓝老的话没错,这个断岳掌不能小觑,咱们都不是他对手!”
  
      “郑护法见过断岳掌?”
  
      “嗯,领教过一回,差点儿没命。”郑公明缓缓点头:“那是三年前的事,现在想来犹是心惊!”
  
      许护法脸色一正,郑公明的武功他是知道的,远胜自己,看来自己也绝非断岳掌的对手。
  
      “断岳掌赵伦……”慈眉善目的老者叹口气:“独霸一方的人物啊,少夫人惹到他,确实不幸!”
  
      三人都闭嘴不言。
  
      少夫人太美貌,自古红颜祸水,但哪个男人不拼命的去舀这些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