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0章 轻功
    他动作很快,片刻后,苏茹一袭月白长袍飘飘出现,月光下的秀脸晶莹温润,宛如白玉:“赵颖,楚离怎么啦?”
  
      赵颖忙道:“总管,楚师兄被三个蒙面人困住了,武功都很强,我觉得是大雷音寺的人!”
  
      “嗯——?”苏茹脸色微变,蹙眉道:“在哪儿?”
  
      “城外树林里!”赵颖道。
  
      “来得及吗?”
  
      赵颖忙用力点头:“越快越好!”
  
      苏茹扬声道:“卢老!”
  
      一道青色影子倏的闪现,停在两人跟前,是一个须发皆白、脸色红润的老者,双眼灼亮逼人,赵颖精神全被这双眼睛压制,没顾得看他长什么样。
  
      卢老抱抱拳:“苏总管。”
  
      苏茹道:“卢老,麻烦你带着她去一趟,接应一下楚离。”
  
      “是。”卢老沉声道。
  
      他右手搭上赵颖香肩,两人平平飘进小船,他青袍飘飘,宽大的袖子朝后一挥,小船如鼓帆而行,如离弦之箭眨眼消失在苏茹视野。
  
      苏茹蹙眉沉吟,觉得自己的安排应该没问题。
  
      如果追杀楚离的只有一个人,那可能是天外天高手,有三个,那只能是先天高手,不可能派三个天外天高手对付他。
  
      大雷音寺傲慢而霸道,楚离是先天高手,能派三个先天高手对付他,已经是舍了老脸,这无异于承认寺内的先天高手无人能制楚离。
  
      卢老的轻功绝顶,而且是天外天高手,一定能救得了楚离!
  
      姑奶奶的先天神相奇准,说他是寿者之相,凡事有惊无险,小姐深信不疑,自己却有点儿担心会出错。
  
      想到这里,她跺跺脚,明明说了不让他离府,他偏偏不听,闹出这样的事,回来一定得好好骂他一番!
  
      月光如水,湖面波光粼粼,她在岸边走来走去,一颗心七上八下。
  
      赵颖指路,卢老与她化为一阵风,掠出城墙,来到那片树林。
  
      楚离坐在地上,后背倚着树,呼吸悠长,正在调息,三个黑衣蒙面人躺在草地上也一动不动,喉咙上各插着一把飞刀,已然死去。
  
      “师兄!”赵颖颤抖着叫一声,冲到楚离跟前。
  
      她刚伸手要去探一下楚离鼻息,楚离忽然睁开眼:“师妹,你怎么来了?”
  
      赵颖长舒一口气,身子一软,忙扶住树,恨恨道:“被你吓死啦!……伤得重吗?”
  
      “死不了。”楚离笑道。
  
      他抬头看向卢老,艰难的抱抱拳:“卢老。”
  
      他当然认得这位玉琪岛的护卫,卢琛,天外天高手。
  
      卢琛笑着摆手:“小楚,命够硬的!”
  
      他一一拿掉三人的黑巾,露出带着戒疤的光头,摇头叹道:“大雷音寺的和尚,……厉害!”
  
      大雷音寺的和尚可不是那么好杀的,能在寺外行走的都是硬茬,楚离一下能收拾三个,青年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真要传出去,定是震惊武林。
  
      楚离苦笑:“侥幸,师妹,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师兄你真不要紧吧?”赵颖蹙眉问。
  
      楚离笑道:“去吧。”
  
      赵颖不情愿的挖个坑,她爱憎分明,对这些险些害了楚离的和尚实在没有好感。
  
      卢琛把三个和尚埋进去,立了一块碑,摇头叹息。
  
      这三个和尚武功一定很厉害,身为武林中人,武功再强也难免有这般下场,让他有兔死狐悲之感慨。
  
      楚离慢慢站起来,赵颖忙扶住他,楚离摆手:“我没那么虚弱!”
  
      “别逞强!”赵颖哼道。
  
      他们先前的打法太怪了,你打我一拳,我给你一掌,不闪不避的,他不受伤才怪呢!
  
      楚离笑了笑不再多说。
  
      待走出树林,楚离已经能施展轻功,三人回到了国公府。
  
      楚离让赵颖先回去,他跟卢琛一起回玉琪岛。
  
      苏茹正在湖边走来走去,看到两人出现,她玉脸顿时升起薄怒,狠狠瞪一眼楚离:“你怎么没死呢!”
  
      她转身便走,月白睡袍飘飘,眨眼不见了影子。
  
      楚离笑笑,苏茹甩脸色,正说明她关心自己,倒让他暖洋洋的。
  
      卢琛拍拍楚离肩膀,笑了笑,也转身消失。
  
      楚离穿过一片郁郁树林回到自己小院。
  
      院中灯火通明,宛如白昼,雪凌正坐在小亭里,红泥小炉呼啸作响,白气蒸腾,她望着夜空怔怔出神。
  
      楚离推门进来,她一下惊醒,忙跑过来:“出什么事了?”
  
      楚离摆摆手,来到天灵树跟前,一屁股坐到灵土上。
  
      雪凌蹙眉,忙跑进屋拿出一个月白蒲团。
  
      楚离瞪她一眼,起身坐到蒲团上,泥土一下就弄脏了蒲团,雪凌没理会,盯着他看:“脸色不好,受伤了?”
  
      楚离长长一声叹息,天灵树精纯之极的灵气涌入,沉重艰涩的身体一下轻盈许多,疗效如神,天灵树的灵气不仅精纯,还具有疗伤效果。
  
      雪凌忙问:“为什么会受伤?”
  
      “遇到大雷音寺的和尚!”楚离摇头道:“做点好吃的,补一补!”
  
      “嗯。”雪凌应一声,蹙眉:“一定是离府了吧,你也知道大雷音寺的和尚正追杀呀!”
  
      “顾不得那些。”楚离笑了笑,把事情经过讲一遍。
  
      雪凌蹙眉听着,无话可说。
  
      碰到那种情况,真顾及大雷音寺的追杀而不动,也不是楚离了,他洒脱自在,胆大包天,怎么会退缩。
  
      “做饭!做饭!”楚离摆手。
  
      雪凌盈盈起身进了厨房。
  
      她手脚麻利,一会儿功夫做了四道美味佳肴,都是硬菜,楚离痛快的吃了一痛,继续坐在天灵树旁运功疗伤。
  
      雪凌在一旁瞪大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他视而不见,闭目运功。
  
      雪凌看他没有大碍,回房练自己的太阴诀。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还没升起,雪凌正在院子里练太阴八式,小院门被推开,苏茹袅袅进来,杏黄罗衫飘飘。
  
      “总管!”雪凌收功见礼。
  
      苏茹摆摆玉手:“他呢?”
  
      “正休息呢,昨晚运功疗伤到很晚。”雪凌忙道,迟疑一下:“要……叫醒吗?”
  
      苏茹哼道:“算了!……这是九转返魂丹,疗伤的!”
  
      她从袖里掏出一个碧玉瓶递过给雪凌。
  
      雪凌接过来:“多谢总管!”
  
      苏茹没好气的哼道:“真不让人省心!……伤加重了吗?”
  
      雪凌摇摇头道:“我看脸色好得多,……小姐,有几个和尚追杀?”
  
      “三个。”苏茹来到小亭坐下。
  
      雪凌沏上一盏茶,继续问道:“公子能从三个和尚手里逃出来,也算厉害了,大雷音寺的和尚啊!”
  
      大雷音寺盛名在外,出寺的弟子无不卓异。
  
      苏茹轻啜一口茶摇摇头:“他把那三个和尚杀了!”
  
      “啊——?!”雪凌一怔。
  
      她昨晚看楚离运功疗伤,就没敢耽搁他时间,想来是楚离从三个和尚追杀下逃出来,没想到是杀了那三和尚。
  
      苏茹叹道:“大雷音寺现在是非杀他不可了,……这事你别传出去!”
  
      “是。”雪凌忙点头。
  
      她一下就明白,要是事情传出去,满天下都知道,大雷音寺为了自身的盛名,绝不容公子活着。
  
      苏茹捏着白玉茶盏出神。
  
      大雷音寺绝不会善罢干休,下次一定出动天外天高手。
  
      楚离虽然强大,境界的差距却无法弥补,天外天高手啊。
  
      想到这里她摇摇头,黛眉蹙起来。
  
      “总管,那公子以后就不能出府了?”
  
      “嗯,出去也要有护卫跟着。”
  
      雪凌抿嘴轻笑。
  
      苏茹摇头:“还好他是五品,跟几个护卫也应当。”
  
      “总管。”楚离拉开门出来,笑着抱拳。
  
      苏茹沉下玉脸,哼道:“你还能笑得出来,真是心大!”
  
      楚离笑道:“总管为大雷音寺发愁?”
  
      “难道你不愁?”
  
      “咱们府里最好的轻功是哪一门?”
  
      “……轻功再好,有时候也未必管用。”苏茹冷着脸哼道:“像这次的情况,你能逃得掉?”
  
      她找赵颖了解过详细情形,推测出经过,楚离这一次逃不掉,是因为有两女在,他不可能抛开两女逃走,带着两女,他轻功再好也快不了。
  
      大雷音寺找到他的弱点,下一次不用埋伏,只要把女人一捉,楚离就得乖乖过去。
  
      “逃不掉还是轻功不够好。”楚离摇摇头:“大雷音寺合击之术非常厉害!”
  
      苏茹点头:“大雷音寺有人会阵法。”
  
      “阵法?”楚离皱眉道:“阵法现在还没失传?”
  
      他在藏看过阵法方面的介绍,至今没看到阵法书。
  
      阵法学心纯粹是天赋,天赋不够,就是穷尽一生也不入门,所以藏里没有阵法书,唯恐有人学习,误了一生。
  
      如此一来,百年过去,阵法已经成为绝响。
  
      “大雷音寺留有阵法皮毛。”苏茹摇摇头道:“在别处已经失传了,这也是他们安身立命之本。”
  
      “皇室呢?”
  
      “皇室有阵法书,却没人学得会。”
  
      “偌大一个朝廷就没人懂阵法?”
  
      “阵法的威力你领教过了,皇室放心?”苏茹哼道。
  
      楚离缓缓点头。
  
      阵法的威力强大,两人能发挥出四人的功效,十人能发挥出三十人的威力,对朝廷是重大威胁,阵法的失传估计有朝廷在背后推动。
  
      苏茹道:“对了,要说轻功,当世最好的轻功是缩地成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