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50章讨债
    卓飞扬怒气勃发,楚离讨好女人有一手,苏总管那般高傲的人都对他另眼相看,还有赵师妹……,想到这里他冷笑两声,一口气喝了两杯酒。
  
      白知节默然不语。
  
      这件事太郁闷,楚离跟苏总管搭上关系,是件很麻烦的事,公子要废了楚离,总管一定不会罢休。
  
      身为玉琪岛的总管,她一句话,公子就甭想在国公府混。
  
      卓飞扬低头吃菜,白知节吃了两口也低头猛吃,这里的菜做得很精致,每一盘又不多,味道极好。
  
      两人化郁闷为食欲,一口气吃光一桌子菜,然后打着饱嗝喝着酒,漫不经心的看着四周,四周已经坐满了人,一个个美貌女子穿梭其中,端茶送水,递菜抱酒。
  
      她们皆着月白罗衫,素洁淡雅,身上散发着淡淡幽香,令人心静神宁,生不出龌龊的心思,只觉得一个个美女在眼前晃动,心神俱醉。
  
      “唉……”白知节叹口气。
  
      这样的酒馆何尝怕没人来,尤其是男人。
  
      卓飞扬一拍桌子,沉声道:“来人!”
  
      两个美貌女子上前,温柔的笑道:“二位客人,吃好了吗?要不要上点儿水果?”
  
      卓飞扬点点头:“上也行!……不过,咱们没带钱。”
  
      两女子一怔,还是头一次碰到吃白食的。
  
      她们彼此对视一眼,一个美貌女子道:“二位公子,别跟小女子开玩笑了!”
  
      卓飞扬冷冷道:“我没开玩笑,真没带钱!”
  
      “那……这把剑也行。”一个女子指了指他腰间的长剑。
  
      卓飞扬冷笑:“这是我的随身佩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那公子准备如何呢?”那女子轻笑道:“难道真想吃白食?”
  
      “是的,这顿白食我吃定了!”卓飞扬冷笑道:“你们想如何处置我?”
  
      一个女子袅袅离开。
  
      卓飞扬看一眼她,双手抱肩,冷笑连连:“难道你们这里还养着打手?”
  
      剩下的美貌女子摇头笑道:“这位公子误会了,我们去跟掌柜的禀报一声,怎么处理由掌柜的决定,我们只是端菜的,做不得主。”
  
      卓飞扬深深看她一眼,面对自己这脸色还能保持温柔笑意,楚离从哪里弄来的女人,真够厉害的!
  
      片刻后,赵颖出现在他面前,皱眉看着他:“卓师兄?”
  
      看到赵颖,卓飞扬脸色一红,又沉下脸,看来两人彻底搅到一起了,这个赵师妹,如此不知自爱,自己有什么不好,非要跟楚离凑一块儿!
  
      想到这里,他又恼又恨,阴沉着脸哼道:“赵师妹,你是这里的掌柜?”
  
      赵颖点点头:“算是吧。”
  
      “不是楚离的酒馆?”
  
      “我帮忙打理。”
  
      “你是他的什么人,帮这种忙?!”卓飞扬冷笑道:“不会是真在一起了吧?”
  
      “没有的事!”赵颖蹙着黛眉道:“卓师兄,别捣乱,赶紧付钱走人!”
  
      卓飞扬一挭脖子:“没钱!”
  
      “你会没钱?!”赵颖失笑:“真是笑话!”
  
      “反正我没钱,你看着办吧!”卓飞扬硬着头皮,豁出脸去,冷冷道:“这是楚离的酒馆,你别管,想要钱,让他跟我要!”
  
      “卓师兄,你赖帐还有理了?”赵颖没好气的道:“一百两,赶紧的!”
  
      “一百两,这么贵?”白知节脱口而出,忙又闭上嘴。
  
      卓飞扬冷笑:“姓楚的真够狠,宰人嘛,这么一桌菜,我刚吃了半饱,就要一百两?”
  
      “每道菜的价钱写得清清楚楚,嫌贵你别点啊!”赵颖不耐烦的道:“你们是盯着贵的点,正常的一桌五十两就差不多了,行啦,你们走吧!”
  
      “我没钱!”卓飞扬哼道。
  
      赵颖摆摆手道:“别在这儿碍眼,我会跟楚师兄说的!”
  
      “……公子?”白知节迟疑。
  
      他有些不知所措,原本是想大闹一通,大吵大闹起来,逼楚离现身,要是他不接受挑战,就每天过来闹一通,看他顶不顶得住!
  
      卓飞扬皱着眉头盯着赵颖看。
  
      赵颖摸摸自己玉脸:“怎么啦?”
  
      卓飞扬冷笑道:“赵师妹,你变了!”
  
      赵颖没好气的道:“卓师兄,这话该我对你说!”
  
      卓师兄一出关就去找自己,把自己打败,报当初被败之耻,一个大男人心眼比针眼还小,让她很看不起。
  
      “我哪变了?”卓飞扬忙道。
  
      赵颖摆摆手;“行啦,这里是酒馆,你们吃好了赶紧走人吧,我很忙,没闲功夫跟你们胡闹。”
  
      这是猛虎寨众女子的酒馆,楚师兄已经说过所有收入都归她们,卓师兄却来吃白食,简直不可理喻!
  
      卓飞扬对她的态度很恼怒:“那好,跟姓楚的说一声,想要钱,去找我!”
  
      “知道知道!”赵颖不耐烦的摆手。
  
      卓飞扬悻悻的起身,与白知节出了闲云酒馆。
  
      他回头看一眼闲云酒馆,听着里面传来的阵阵笑声,冷哼一声,决定明天还来,倒要看看楚离多能忍,不应战就一直过来!
  
      白知节低声道:“公子,我不知道赵师姐也在。”
  
      “别提她!”卓飞扬冷冷道。
  
      白知节忙闭上嘴,觉得自己二人有些灰溜溜的,一物治一物,赵师姐就是公子的克星,要是今天没有赵师姐,一定会闹大。
  
      ——
  
      清晨时分,阳光明媚,演武殿前面的练武场喧闹异常。
  
      两百多护卫在练功,有的挥剑,寒光闪烁,有的练刀,一道道银色匹练,有的练棍,有的练枪,还有一些练奇门兵器,练拳练掌的也不少,各练各的,时而发出哼哈声。
  
      卓飞扬在练武场的一角练剑,剑光如雪,把自己裹住,水泼不进。
  
      白知节在他一旁练剑,剑势迅疾,比卓飞扬却差了不止一筹,高下立判。
  
      他得卓飞扬指点,剑法大进,但毕竟只是开脉期,速度与力量差了很多,剑光看起来也黯淡。
  
      他却已经很知足,自己不能跟公子这般奇才相比,比起同一批人已经远远领先。
  
      一只小船轻飘飘靠近,一袭雪白罗衫的少女盈盈下船,来到练武场。
  
      她肌肤如雪,眸子黑亮有神,仿佛俯视众人,气质高傲。
  
      她袅袅来到卓飞扬跟前,静静站在一旁。
  
      卓飞扬看到美女,顿时浑身来劲,剑光更亮。
  
      白知节却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瞟她一眼,很疑惑她是什么人,头一次见到,如此美丽,见过一次一定不会忘,不该是无名之辈。
  
      公子惊才绝艳,很招女人,但头一次有女人如此大胆直接,她冷艳的气质与动人容光让白知节浑身不自在,但看公子专注的练功,不敢打扰。
  
      半晌后,卓飞扬志得意满的收剑,露出俊朗笑容对女子道:“这位师姐,有何见教?”
  
      冷艳女子淡淡说道:“卓飞扬卓公子是吧?”
  
      “正是卓某!”卓飞扬抱抱拳。
  
      “那就好。”冷艳女子淡淡道:“小女子雪凌,奉我家公子之命前来讨要卓公子欠的债,一百两,谢谢!”
  
      “等等!”卓飞扬笑容僵住,忙道:“你家公子是谁?”
  
      “我家公子上楚下离。”雪凌微躬娇躯。
  
      “楚离?!”卓飞扬脸色阴沉下来,冷冷道:“你是楚离的侍女?”
  
      “正是。”雪凌轻颌首:“昨天二位在闲云酒馆吃完饭没结帐,公子遣我来收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雪凌本就像磁铁一样吸人目光,练武场上的众人都在暗中盯着她,原本还羡慕卓飞扬的艳福,武学奇才,又长得俊美,哪个女人不喜欢。
  
      没想到她竟不是倾慕卓飞扬的,反而是收债的,他们忍不住暗乐,心里痛快,恨不得叫一声好喝一口采。
  
      白知节忙叫道:“这位姑娘你别胡说,谁欠钱啦!”
  
      雪凌冷冷看着他:“怎么,想赖帐?”
  
      “行了!”卓飞扬打断白知节,冷冷道:“好,算姓楚的狠,知节,给她钱!”
  
      白知节无奈的看看卓飞扬,面露为难神色。
  
      卓飞扬沉哼道:“怎么,我的话不管用?”
  
      白知节忙低声道:“公子,我没带钱。”
  
      “混帐!”卓飞扬瞪他一眼,哼道:“那就回去拿!”
  
      “是!”白知节忙应一声,转身便走。
  
      整个练武场都安安静静的,都也听到了他们的话,目光都带着玩味与幸灾乐祸。
  
      卓飞扬俊脸阴沉得要结冰,目光不善的盯着雪凌。
  
      雪凌微垂眼帘,不跟他对视。
  
      卓飞扬冷笑:“你何时成了姓楚的侍女?”
  
      雪凌不说话,好像没听到。
  
      “哼,跟姓楚的一个德性!”卓飞扬不屑的冷笑:“真是可惜了一幅好容貌!”
  
      雪凌仍不说话,沉默如木。
  
      这让卓飞扬更愤怒,自己好像成了笑话,他能感受到周围一道道讽刺嘲笑的目光,要把他淹没吞噬,如今自己成了笑柄,相信今天就能传遍全府。
  
      姓楚的,你够狠,咱们没完!
  
      他在心里怒吼,望向雪凌的目光冰冷异常。
  
      雪凌静静站在那里,好像一尊玉雕,却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他们好奇,楚离到底是谁,有如此侍女,艳福不浅呢,太羡慕人啦!
  
      白知节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拿了两张银票,一张一百两。
  
      卓飞扬接过,拿出一张抛地上:“拿着吧,给姓楚的!”
  
      他说罢转身便走。
  
      雪凌默默弯腰拾起来,面不改色,款款而去。
  
      众人摇头叹息,这个卓飞扬,是武学奇才,但行事也太过份了,对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如此没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