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49章开业
    卓飞扬哈哈大笑,拍拍他肩膀:“好,有种,不愧是我卓飞扬的人!”
  
      白知节跟着呵呵笑。
  
      卓飞扬提着剑进屋,笔走游蛇,满脸兴奋,骂得酣畅淋漓,自己说不过他,姓楚的嘴皮子功夫太厉害,但写的话,那也未必弱于他!
  
      他写着写着,哈哈大笑,对自己骂人的技巧深为赞叹,没想到在姓楚的刺激下,自己还能骂出这种话,真是够痛快,够痛快!
  
      他大声叫道:“拿酒来!”
  
      白知节忙端出一坛酒,倒上一大碗烈酒。
  
      卓飞扬端碗一饮而尽,抹抹嘴,哈哈大笑:“好,好,痛快!”
  
      白知节又斟上一碗,卓飞扬又一饮而尽。
  
      他酒量一般,偏偏喜欢烈酒,两碗下去,俊脸飞起红晕,哈哈大笑着继续写,一张又一张,把先前所有的愤恨倾泄一尽。
  
      他每写完一张,白知节就拿起来吹气,晾干。
  
      卓飞扬又饮一碗酒,已经微醺,把笔一掷,大笑:“痛快,真是痛快!”
  
      白知节把最后一张吹干,收齐了,一共十张,拿信封装上,鼓鼓的一封,笑道:“公子,那我就去啦!”
  
      “去吧去吧!”卓飞扬豪气干云,摆手道:“快去快回,跟我说说他的嘴脸!”
  
      “是。”白知节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他划着小船来到东花园外,登岸敲响玉磬。
  
      李越很快出现,看到是他,顿时沉下脸来:“姓白的,你又来干什么!”
  
      他对白知节很瞧不起,小人一个,得志便猖狂,以前逢人便笑,师兄师兄叫得亲热,一被卓飞扬收为侍卫,马上变了脸,绷着脸,端上了架子,趾高气扬,翻脸不认人了!
  
      白知节紧绷着脸,沉声道:“李兄,我奉公子之命前来送信给楚公子!”
  
      “楚兄弟不接受挑战!”
  
      “放心,不是战书,是信!”
  
      “……行啦,给我就行!”
  
      “公子有令,要当面呈给楚公子!”
  
      “毛病还挺多的!”李越没好气的哼道:“随我来吧!……警告你,别乱看,更别乱走!”
  
      “知道。”白知节冷冷道。
  
      李越哼一声,心气越发不顺,转身便走。
  
      白知节紧随其后,很快来到小院,楚离与赵颖正在闲聊,赵颖被逗得抿嘴轻笑。
  
      看到白知节,赵颖收敛笑容。
  
      白知节上前两步,双手呈上信:“楚公子,我家公子的信。”
  
      楚离看他一眼,笑了笑接过信,抽出来。
  
      赵颖好奇的看着楚离,看看这厚厚的一叠信。
  
      楚离一一翻看,露出笑容,笑容越来越盛,摇头不已。
  
      白知节有些发愣,怎么这幅表情,根本没被激怒,反而像看笑话一样,这也太……
  
      不愧是能跟公子做对的,行事古怪,想法奇特。
  
      “说了什么?”赵颖好奇的问。
  
      楚离收起信,呵呵笑道:“有意思,好吧,他既然写了,我也回一封,笔墨伺候!”
  
      他说完才省起,这可不是玉琪岛,雪凌没在身边。
  
      赵颖白他一眼哼道:“我来吧!”
  
      她起身进屋拿了笔墨,飞快研好了墨,递给楚离笔。
  
      楚离简单写了几句话,吹干折起来,塞进信封里递给白知节:“给他看看吧。”
  
      “是。”白知节双手接过。
  
      他告辞离开,李越送他出去,有监视之意,东花园所有的花草都很珍贵,容不得一点儿破坏,一旦白知节使坏,破坏了花园,倒霉的还是自己,白知节这得小人,不得不防!
  
      白知节好奇得不得了,却不敢打开看,驾着小船飞快回到卓飞扬小院,呈上信。
  
      “姓楚的气坏了吧?”卓飞扬漫不经心的抽出薄薄一张纸,得意的哼道,脸色酡红,双眼却明亮。
  
      “是,他气极而笑。”白知节回答。
  
      “哼哼,嘴皮子功夫我不如他,但写出来,他绝不如我!”卓飞扬冷笑连连,定眼一看,脸色一下阴沉下来,勃然大怒,咬牙切齿。
  
      “嗤”素笺化为漫天的碎片,簌簌的落到地上。
  
      白知节吓一跳,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公子?”
  
      “姓楚的,我跟你没完!”卓飞扬大吼,起身撞开椅子跑出卧室,来到院子挥舞长剑,剑光闪动,周围的花草被凌迟成一片一片,落了一地。
  
      白知节不敢靠近,暗自懊恼,可惜没偷偷看一眼楚离写了什么,现在是甭想再看到了。
  
      卓飞扬挥舞了好一会儿,院子没一处好地方了,他才发泄够,停下来拄着剑喘息。
  
      “公子?”白知节小心翼翼。
  
      卓飞扬脸色平静下来,冷笑道:“早晚要收拾他!”
  
      白知节忙点头:“对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公子别跟他一般见识!”
  
      “哼!”卓飞扬冷哼一声,指了指院子:“收拾好!”
  
      “是。”白知节暗自叫苦。
  
      ——
  
      清晨时分,崇明城里忽然响起一阵鞭炮声,急骤而剧烈,周围人们循声找了过去。
  
      城里多的是闲人,喜欢没事凑热闹。
  
      凑近了一看,原本的胭脂铺与成衣铺变成了一家酒馆,闲云酒馆四个大字气势迫人,惹人注目的是站在酒馆前的两排女子,一共二十人,皆青春貌美,让人眼花缭乱。
  
      楚离与赵颖站在酒馆前,笑眯眯看着二十个美女。
  
      原本有五十人,但一下全涌过来太惹人注目,二十个恰到好处,既引起大伙的好奇与欣喜,又不至于让人惊异,一下出现五十个美女太奇怪了。
  
      赵颖笑道:“师兄,终于开张了!”
  
      苏总管派出的人手非常厉害,建造速度奇快,短短半个月就完工。
  
      楚离笑道:“师妹,我那边还忙,这里就要拜托你啦,咱们打着国公府的招牌,没人敢闹事。”
  
      “嗯,交给我吧。”赵颖笑道。
  
      楚离道:“但别耽搁了修炼。”
  
      “不会。”赵颖摇头:“我正在一点一点磨呢,放松心情反而有益于修炼。”
  
      后天圆满想达到先天是一道坎儿,她根基很深厚,服用不少通筋丹,却仍卡住,想到卓师兄一举突破,只能羡慕天赋的重要。
  
      不过想想也理解,卓师兄的家世不俗,不差钱,从小筑基时就服了很多灵丹妙药,所以能将天赋最大限度的激发出来,自己小时候没吃过什么灵药。
  
      楚离笑道:“不急,一点一点磨,慢一点对以后有好处,厚积薄发。”
  
      他打量着眼前的酒馆,原本是两间铺子,打通成一间,形成四百平米的大酒馆,有十个单间,厅内有三十多张桌子,所以不显大,只有幽静。
  
      客人可以选择去单独的房间,享受幽静,也可以在厅内凑热闹,动静相宜。
  
      放完鞭炮,又有一帮人舞狮子,热闹了一番后恢复了安静,众女进了酒馆,各司其职。
  
      掌柜的,跑堂的,迎宾的,沏茶的,做点心的,切水果的,分工细致,让服务更周密,让人更舒心。
  
      楚离返回国公府,继续金刚度厄神功。
  
      有国公府庇护,没人敢闹事,闹事的往往都是消息灵通的,迷迷糊糊就出来耍横,早被喂了狗。
  
      金刚度厄神功修炼进展很快,木棍已经换成了铁棍。
  
      雪凌松了口气,刚开始用铁棍,不能太大力气,她也能省力。
  
      几天之后,雪凌需要拼尽全力,一棍下来,她觉得能把人打得筋拆骨断,楚离却若无其事,宛如木棍敲击。
  
      ——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卓飞扬来到闲云酒馆跟前。
  
      他一袭宝蓝罗衫,面如冠玉,神采飞扬,从国公府到闲云酒馆一路走来,招惹了无数女人的目光。
  
      他沉着脸,对这些目光视而不见,只是淡淡走着,身后跟着白知节。
  
      “是这里吧?”卓飞扬停下,抬头看看额匾。
  
      白知节忙道:“闲云酒馆,就这里了!”
  
      “进去!”卓飞扬哼道。
  
      两个美貌女子身着月白罗衫,盈盈上前:“两位公子,欢迎光临,请问要坐哪里?”
  
      “就那边吧。”卓飞扬一指大厅。
  
      里面煞是热闹,三十多张八仙桌几乎都坐满了人,桌子与桌子间隔很大,摆着太师椅,可以悠然自得的坐着,懒洋洋的喝茶或者喝酒。
  
      “二位公子请!”两美貌女子转身袅袅而行,带着他们来到一个空桌前。
  
      卓飞扬扫一眼周围,慢慢坐下,白知节站着说道:“把你们的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公子要多少道菜?”
  
      “十二道吧,再加上一坛最好的酒!”
  
      “请稍候。”两美貌女子转身退开。
  
      六个美女端着盘子,流水般上了十二道菜,还赠送了一个汤,再加上一坛酒,坛子又黑又亮,隐隐透出诱人的醇香。
  
      白知节摆手让她们退开,他亲自斟酒。
  
      卓飞扬抿一口酒,嘴角噙着冷笑:“姓楚的从哪弄来这些女人?”
  
      白知节摇摇头:“没打听到,据说是苏总管帮忙。”
  
      “哼!”卓飞扬咬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