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45章 诵经
    楚离把苏茹送到院门口,回来后看菜已经撤下去,仅留两样下酒的凉菜。
  
      雪凌正重热一遍菜。
  
      他摇头笑笑,这个雪凌,又冷又傲,但做事确实无可挑剔,让人没话可说,自己只能适应。
  
      一会儿功夫,雪凌把菜重新端上来,香气扑鼻。
  
      楚离放下白玉杯开始吃饭。
  
      一边吃菜,心里一边想着金刚度厄神功。
  
      待雪凌洗过碗,回到他身边,楚离忽然开口:“雪凌,你懂佛法吗?”
  
      “不懂。”雪凌摇头。
  
      “那识字吧?”
  
      “当然!”
  
      “能读佛经吗?”
  
      “……应该行吧?”雪凌点点头:“公子,我不信佛的!”
  
      自从父亲被刺身亡,她就不再信佛,母亲笃信佛法,家里供养着佛祖,每天诵经焚香。
  
      她一眼也不看,懒得理会,佛祖真那么神通广大也不会让身为好人的父亲横死,善恶有果,因果报应,根本是胡说八道!
  
      楚离道:“你去弄一本金刚经来。”
  
      “……是。”雪凌虽莫名其妙,却没多问。
  
      如今这个世界武学昌盛,佛家也昌盛,压了道家一头,青鹿崖武学玄妙莫测,大雷音寺的威名则更胜一筹。
  
      佛家昌盛,信佛者众多,弄一本金刚经很容易,她出了小院,只在玉琪岛转一圈就拿了一本回来。
  
      她来到小亭里,双手承上。
  
      楚离接过来扫一眼,点点头,这是一本最普通不过的金刚经,他又递给雪凌:“你拿着,念一遍我听听。”
  
      雪凌看看他,接过金刚经,开始诵读。
  
      “如是我闻……”
  
      楚离静静听着,她读得很流利,语速不快不慢,声音清脆悦耳,听着是一种享受。
  
      她读完一遍,楚离露出笑容:“不错!”
  
      雪凌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雪凌,我待会儿练功的时候,你在一旁诵读佛经。”
  
      “不打扰公子你练功?”
  
      “只管诵读就是!”
  
      雪凌轻轻点头。
  
      楚离笑道:“你先去准备一些润喉的灵草,沏成茶,免得嗓子会受不住。”
  
      “是。”雪凌起身离开去找润喉的灵草。
  
      半个小时后她返回,拿了一小袋灵草,然后煮上茶,一会儿沏好了茶,泡上灵草:“公子,开始吧?”
  
      “开始!”楚离道。
  
      他起身出了小亭,来到台阶下开始演练金刚度厄神功,七十二式走了打一遍,雪凌则在一旁念佛经,声音平和从容,不疾不徐,恰到好处。
  
      她以前没读过佛经,却在母亲那里听过,读起来似模似样。
  
      她不急不躁,因为不是读几遍的问题,知道他一旦练功就是半天,要读上半天,所以不用急,慢慢读就好。
  
      她一边读一边记,一直盯着书,眼睛也累得受不了,为了减轻疲惫,最好还是背下来,省力省心。
  
      佛经缭绕,楚离心境跟着变化,宛如置身道场,心一下变得沉静,与金刚经契合,无人相,无我相,无寿者相,精神脱离了身体,完全融进金刚经的经义中去。
  
      没有了时间观念,没有了空间束缚,自由自在,空空荡荡,尘世一切皆脱落,根尘俱消,唯有一点灵昧不灭,下意识的练着金刚度厄神功。
  
      待他醒过神,却见雪凌正静静看着他,已经停诵金刚经。
  
      “怎么了?”楚离看她神色奇异。
  
      雪凌指指天空:“公子,你看看天色。”
  
      楚离一瞧,竟然是夕阳西下,暮色上涌,到了华灯初上的时候,自己一个失神,竟然是一天过去。
  
      雪凌道:“公子,你一直在练功,我不敢打扰。”
  
      楚离点点头:“你做得对!”
  
      他浑身精力充沛,丝毫没有疲惫感,反而越发的旺盛,好像一拳能把天打穿,这一天的修炼进境极快,远胜从前修炼几天,看来找对了方法。
  
      佛法与武功结合在一起,精神与身体分开,精神与佛法契合,身体修炼金刚度厄神功,不知道大雷音寺弟子是不是这般修炼,不过这需要强大的精神,对佛法的精义了解极深,还有深湛的禅定功夫,罕有人能达到。
  
      雪凌忙道:“公子,我把菜再热一热!”
  
      她忙跑开,把厨房里的菜重新热上,脑海里不时浮起他练功的情莆,非常古怪,好像精神脱离了身体,从这个世界消失,只留下一具空壳。
  
      楚离已经饿极,风卷残云般把十个菜吃光,喝了一坛酒,然后长舒一口气。
  
      “公子,明天还继续吗?”雪凌放下酒坛问道。
  
      “晚上继续,喉咙怎么样?”
  
      “没问题!”雪凌道。
  
      她泡的灵药很管用,滋润喉咙,再加上她有心留力,不觉得吃力。
  
      楚离打量她两眼,虽然一腔怨气,却毫不迟疑的答应,这份素养还是不错的。
  
      他又感受了一番天灵树,它现在还弱,不能冒然用它的灵气,待过了后天,就用天灵树的灵气来练金刚度厄神功,试试效果如何。
  
      楚离吃过饭溜达了一会儿,继续练功。
  
      雪凌开始诵经,她已经背了下来,声音清脆悦耳,不疾不徐。
  
      楚离很快又进入了定境,与金刚经契合,只有一点灵昧指挥着身体修炼金刚度厄神功。
  
      雪凌看着他眼神渐渐空洞,知道他又神游物外,这个情况下还能修炼,真是神乎其神。
  
      她忽然对金刚经有了兴趣,先前没有金刚经,他没这样,诵读金刚经后才这样,显然是金刚经之故,难道金刚经真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想到这里她摇摇头,母亲念诵了半辈子金刚经,也没发现有什么神通,甚至性格都没变,一直喜欢唠叨。
  
      她虽觉得读不读无所谓,楚离应该听不到了,却没偷懒,诵读不休。
  
      明月如轮,在天空散发着柔和如纱的银辉。
  
      小亭的灯没点,月光足够看清。
  
      月光下的楚离身上隐隐放出金光,奇异无比,尤其双掌金光更盛,似乎是金子铸成的双手。
  
      一口气练到半夜,楚离醒过神,让雪凌再做一顿饭当宵夜,一番修炼下来,对精气消耗极大,金刚度厄神功修炼消耗的不仅仅是内力,还有五谷精气。
  
      雪凌做了一桌子菜,她拒绝了楚离的劝说,没坐下一块吃。
  
      楚离没再客气,把桌子的菜一扫而光。
  
      雪凌抬头看看夜空,起身出了小亭开始演练太阴八式。
  
      楚离打量了一会儿,摇摇头:“雪凌,你还是不够柔。”
  
      雪凌停下,无奈的看着他。
  
      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柔软了,柔若婴儿,一丝劲力不用,而且修炼的成果也极好,一番太阴八式练下来,再练太阴诀,内力滚滚,进境快了数倍。
  
      楚离道:“去读些道经吧,会有好处。”
  
      “是。”雪凌点头。
  
      楚离想了想,起身道:“罢了,再帮你一把。”
  
      他拿起小亭朱红柱子上挂的长剑,抽剑出鞘,把剑放下,拿着剑鞘来到雪凌身前:“开始练吧。”
  
      雪凌看看剑鞘,重新练起来。
  
      “砰!”楚离忽然抬手,剑鞘敲中她细腰,发出闷响。
  
      雪凌“嗯”一声**,一股奇热无比的热流从腰身传来,身子好像一下泡进热水里,瞬间松弛下来,整个动作一下变了样。
  
      楚离道:“记住这种感觉!”
  
      雪凌红着脸,刚才的**太怪,忙打起精神,努力抓住这种感觉。
  
      楚离摇摇头:“不要太用心,你的习惯不好,凡事太用心力,要顺其自然,一用心一紧张,又完蛋!”
  
      他说着又一抬手,剑鞘击中她肩膀,雪凌动作再次柔缓下来,又一股热流涌进身体。
  
      她有点儿感觉了,懒洋洋的动作,一点儿力气不用。
  
      楚离又一击敲中她后臀,尾闾位置。
  
      她顿时脸红,极力忍住放屁,因为一股热流贯通周身,忍不住想排出浊气,却太不雅,极力忍住,玉脸涨红,娇羞美艳不可方物。
  
      楚离暗笑,没多说,收了剑鞘回到小亭,然后回了屋:“你慢慢练着吧,我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