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32章 出谷
    法善抬头瞪着楚离,冷喝一声,猛一掌拍向长剑。
  
      楚离长剑一挑,剑尖指向他掌心。
  
      法善掌势未变,迎上剑尖。
  
      “叮……”清鸣声中,楚离长剑颤动,精纯浑厚的内力顺着剑涌过去,却被一层无形的力量挡在外,无法进入法善经脉。
  
      楚离讶然,好个金刚度厄神功,果然威力惊人,挡得住内力侵袭!
  
      他后退一步,再一刺。
  
      “叮……”法善竖掌挡在胸口,剑尖刺中掌心。
  
      法善心下暗惊,这一剑的位置与先前一般无二,刺在同一个点,如此剑法,委实惊人。
  
      楚离脚下飘掠,化去掌上的内力,又一刺,快若闪电。
  
      “叮……”法善不由自主的再举掌,被刺中同一位置。
  
      他掌心隐隐发麻,金刚度厄神功竟有被破开之兆,脸色微变,不敢再让楚离来一剑,他主动抢攻。
  
      “喝!”他炸雷般怒喝一声,掌击中宫,要逼楚离后退。
  
      却不想楚离不退反进,又一剑刺至,角度刁钻,速度如电。
  
      “叮……”再次刺中同一位置。
  
      法善脸色阴沉,心下更惊,这个楚离的剑法太惊人,这么下去自己绝讨不了好。
  
      他血气浮动,金刚度厄神功不稳,忙变掌为拳,一拳捣出,拳上带风,又狠又重。
  
      “叮……”楚离长剑精准的刺在拳尖。
  
      随后,楚离剑剑抢攻,如电光闪动,奇快绝伦。
  
      法善心一横,索性不避不闪,看到剑来,或用拳,或用掌,或以僧袍袖子挥击,避免刚才被剑尖连续刺中同一位转置,软绵绵的袖子在他的挥动下宛如刀枪,威力惊人。
  
      两人缠斗不停,僵持不下,他躲不开楚离的剑,楚离破不开他的金刚度厄神功,转眼功夫过去一百多招。
  
      赵颖在一旁看得睁大眼睛,对楚离的剑法赞叹不已,同时暗叹法善这老和尚厉害,没白活一把年纪,横练功夫厉害。
  
      “砰!”忽然一声闷响,楚离突然换剑为掌,与法善两掌相交,闷响声中两人各退一步。
  
      楚离退一步,还剑归鞘,挥动双掌与法善战在一处,转眼功夫又是一百多招过去。
  
      法善脸色阴沉如水,他没想到楚离内力如此深厚,一浪接一浪的内力好像无穷无尽。
  
      金刚度厄神功能挡住刀剑,也能挡住掌力入侵,威力无穷,只有一个弊端,消耗极大,需要深厚庞大的内力维持运转。
  
      纵使他内力深厚,也撑不了太久,尤其楚离掌力凶猛,招招带着汹涌内力,逼得他不得不运足了金刚度厄神功,消耗更大。
  
      两百招过去,法善竟有内力枯竭之感,先天境界之后,他罕有这种感觉,往往运转金刚度厄神功,几招就能解决了对手。
  
      “砰!”又一声闷响,两掌相交,法善忽然转身便走。
  
      楚离哼道:“和尚何必急着走?”
  
      对自己生出杀机的人,楚离当然不会容他离开,后患无穷,他内力注于脚下,三步赶到法善身后,法善忽然扭头一掌推来。
  
      楚离对他这招回马枪早有准备,知道这一掌威力庞大,乃大雷音寺的推山掌,内力叠加如碧海无量功,威力惊人。
  
      他轻飘飘横斜一步,妙到毫巅的避开,上前出掌。
  
      “砰!”法善仓促应对,两掌相交。
  
      他不由的踉跄后退一步,楚离得理不饶人,再次上掌,法善身形未稳,挥掌不及,胸口挨了楚离一掌,再退一步。
  
      金刚度厄神功挡住了楚离的掌力,却消不去冲击力,只能后退。
  
      楚离跟上又是一掌,拍在同一个位置,法善怒哼一声,双掌挥动,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处境,控制不住身形,避不开楚离快如电的双掌,后退之中又被楚离连绵拍中三掌。
  
      “噗!”法善再压不住喷涌而上的鲜血,一张嘴,一道血箭射出。
  
      楚离沉静如水,不受他影响,又一掌击出。
  
      “砰!”一声闷响中,法善与楚离同时退两步。
  
      法善嘴角噙着冷笑,这一掌够这小子受的,任他奸似鬼,也要喝自己的洗脚水!
  
      先前喷血的示弱,就是为了这一掌出奇不意,蓄势完成的推山掌威力非血肉凡躯可挡。
  
      楚离后退两步,脚下是三个半尺深的脚印,内力完全卸到大地。
  
      他洞彻了法善的想法,法善蓄力一击,他也有准备,掌力虚而不实,含而不纳,巧妙的卸到脚下。
  
      “你……”法善脸色阴沉,看着楚离的脚印,知道不妙。
  
      “呵呵……”楚离笑了一声,笑声清朗,毫无受伤之兆:“和尚的金刚度厄神功差不多了吧?”
  
      “阿弥陀佛……”法善脸色一肃,双掌合什宣一声佛号,深吸一口气:“萧施主,贫僧败了,猛虎寨的恩怨一笔勾销!”
  
      “那就多谢和尚了!”楚离笑眯眯的。
  
      法善合什一礼,转身便要走。
  
      楚离身形一闪出现在他跟前,挡住了路:“和尚何必急着走?”
  
      “楚施主,你想做什么?”法善沉下脸。
  
      楚离微笑道:“和尚刚才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
  
      “楚施主,不过是切磋而已,何必伤了和气?”法善摇头道:“敝寺与贵府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万不可因我们而动干戈。”
  
      楚离摇摇头笑道:“和尚此言差矣,你代表不了大雷音寺,我代表不了逸国公府,个人恩怨而已,和尚,请吧!”
  
      “贫僧不是对手。”法善摇头叹息道:“楚施主天纵奇才,贫僧佩服,若楚施主真想杀贫僧,贫僧也束手待毙,不会反抗!”
  
      赵颖轻声道:“师兄……”
  
      楚离扫一眼赵颖,看向面露不忍的诸女,又看看法善,失笑道:“和尚真是好手段!”
  
      法善微笑,合什道:“如此,贫僧就先告退!”
  
      他转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楚离刚想拦住,赵颖忙道:“师兄,算了,让大和尚走吧!”
  
      “唉……”楚离摇摇头叹一口气。
  
      “得饶人处且饶人嘛。”赵颖忙道:“再说了,毕竟是大雷音寺的和尚。”
  
      她知道大雷音寺的厉害,天下第一宗派,如势大如参天大树,无处不在,国公府也略逊一筹,能不得罪就别得罪,真要被大雷音寺追杀,楚师兄再厉害也绝无幸理!
  
      大雷音寺立寺以来,要追杀的叛徒,无一逃脱,没有例外。
  
      楚离看着法善的背影,摇摇头道:“这老和尚可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他不会死心的。”
  
      “不死心又如何,打又打不过师兄你!”赵颖笑道。
  
      她没想到楚离武功如此厉害,新晋的先天高手啊,这大雷音寺的老和尚一看肯定晋先天很多年,修为深厚,而且能出寺行走的,绝不会丢大雷音寺的脸,没想到竟打不过师兄!
  
      楚离叹道:“他还会纠缠,不如一了百了!”
  
      “师兄,能不杀人就别杀人,再说了,真杀了他,那大雷音寺绝不会罢休的,一定要杀你的,能躲得过吗?除非一直呆在府里,那还不闷死啦?”
  
      “有时候不能不杀。”楚离摇摇头。
  
      他洞彻法善内心,绝无感激,只有愤恨,想方设法要杀了自己,饶了他就是给自己惹麻烦,只能杀了。
  
      “反正大雷音寺的弟子,能不杀就别杀!”赵颖道。
  
      楚离知道她是一片苦心,笑道:“看在师妹的面子上,暂且饶他一回!”
  
      “这才对嘛!”赵颖抿嘴轻笑。
  
      众女分成两拨,年纪大的不想出谷,要终老于此,与世隔绝,安静悠然,不会受太多的冷眼与痛苦。
  
      年纪轻的想随楚离一起回去,毕竟还是年轻人,喜欢繁华,不想呆在这闷死人的山谷里终老。
  
      最终五十人出谷,剩下的一百多人留下。
  
      山寨里有马,足够她们每人乘上两匹,不会骑马的与会骑的共乘一骑,傍晚时分,他们离开山谷。
  
      赵颖原本想留一夜,明天再走,楚离坚持晚上走。
  
      一行人趁着夜色上路,拿着火把,走得很慢。
  
      半夜时分,众人在一片树林里休息,楚离让她们围住一棵树,一层一层摆成圆形。
  
      赵颖坐在最外围,楚离则跃到了树上。
  
      “师兄,猛虎寨都没了,不会有打劫的吧?”赵颖跃到树上,站在他身边,淡淡幽香飘进楚离鼻中:“再说了,有打劫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吧?”
  
      楚离摇摇头。
  
      “难道师兄担心那老和尚?”
  
      “嗯。”
  
      “他真那么坏?”
  
      “你要是以为学佛之人都能变成好人,那就大错特错。”
  
      “大雷音寺弟子,不会太坏吧?”
  
      “好跟坏是相对的。”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嘛。”
  
      “站在法善的立场,我杀了大雷音寺的弟子,他必须杀了我,以正大雷音寺之威严,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正义,是好,咱们看来却是坏。”
  
      “当然是坏喽。”
  
      楚离摇摇头:“……你有兄弟吗?”
  
      “嗯,有两个哥哥。”
  
      “假设你有一个哥哥不孝,打了你父亲,离家跑了,你要把他捉回去受罚,但你还没能追到他,就有人杀了他呢,你会怎么做?”
  
      “……”赵颖白他一眼。
  
      楚离笑道:“当然只是打个比方,你会不会替你大哥报仇?”
  
      “哼,当然!”赵颖没好气的道。
  
      楚离摊摊手:“站在咱们的立场,他想杀咱们,又是个狡诈危险的家伙,甚至会对咱们身边人形成威胁,当然要杀了他!”
  
      赵颖黛眉蹙起来,觉得世界好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