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12章 再败
    卓飞扬住所是一座独立的小院,靠近一片松树林,松林里有十几座这样的小院,住的都是七品护卫。
  
      他以前住的是大院,院子十几间屋子,各人占一间,非常热闹,一进入七品,就换进了小院。
  
      如果升到六品护卫,就能住进靠湖的小院,推窗可见湖景,清风徐徐,美不胜收。
  
      卓飞扬心神不定的跟赵颖切磋一番后,回到自己小院,看到李越站在小院前笑眯眯等着自己。
  
      他上前不客气的哼道:“你来干什么?!”
  
      李越抱拳笑道:“卓兄弟,我是来送帖子的。”
  
      “姓楚的帖子?”卓飞扬皱眉。
  
      李越递上挑战帖笑道:“卓兄弟能马上答复吗?”
  
      卓飞扬打开一瞧,脸色阴沉下来,嘿嘿冷笑:“姓楚的,真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他当面挑战,楚离拒绝,刚回来,挑战帖就送过来了,反复得太快,这不是戏弄自己嘛!
  
      “那卓兄弟应战吗?”
  
      “当然!”
  
      “那好,明天午时,东花园恭候两位大驾!”李越笑眯眯的道:“我还要送邀请帖给赵姑娘,告辞!”
  
      “不送!”卓飞扬哼一声,直接推开院门进去,不再理李越。
  
      李越摇头失笑,气极败坏啊,卓飞扬至于这么激动吗?
  
      赵颖住的是一间大院,院里莺莺燕燕,娇笑连连,李越站在院外唤赵颖,赵颖一脸惊奇的接过帖子。
  
      “李大哥,这是什么?”赵颖杏眼睁大。
  
      李越呵呵笑道:“楚兄弟向卓兄弟下了战帖,卓兄弟已经同意,明天恭候二位大驾。”
  
      “还要挑战?”赵颖惊诧的叫道。
  
      李越苦笑:“唉……,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楚兄弟到底闹什么,反正赵姑娘去瞧热闹吧。”
  
      “难道楚师兄不知道卓师兄已经是七品?”赵颖蹙眉,有些嗔怒:“楚师兄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呵呵……”
  
      “……好吧,我会过去。”赵颖蹙眉道,忧心忡忡。
  
      “有劳赵姑娘!”李越抱拳一礼,转身离开。
  
      ——
  
      卓飞扬与赵颖乘船来到东花园,李越正等在岸边柳树下,遥遥招手。
  
      “姓楚的呢?”卓飞扬警惕的打量四周。
  
      赵颖湖绿罗衫飘飘,秀美温柔,有些担心。
  
      东花园是三小姐萧琪的花园,没受邀请的人不能擅进,未经楚离与李越同意闯进岛,后果严重。
  
      楚师兄利用这一点,即使把卓师兄杀了也没大罪过。
  
      卓飞扬大声喝道:“姓楚的,你家卓爷来了,还不快快迎驾!”
  
      说着话,小船已经靠近岸边。
  
      李越抱拳笑道:“卓兄,稍安勿躁,楚兄弟正在沏茶,恭候二大驾,请随我来吧!”
  
      卓飞扬冷着脸哼一声,扭头道:“知节,你待在这边。”
  
      白知节郑重点头:“我明白的,公子!”
  
      卓飞扬与赵颖跃上岸,随着李越往里走,很快来到他们的小院,卓飞扬双眼炯炯,东张四望,眼神透着警惕。
  
      赵颖则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东花园名不虚传,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小院内,楚离坐在石桌旁出神,桌上摆四盏热茶,白气袅袅,茶香浮动。
  
      他正修炼碧海无量功,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内功心法。
  
      刚猛霸道,如巨浪排空,每运转一周天,引而不发则叠加一层,最高可叠到九层,发挥出自身九倍力量。
  
      如此威力奇大的功法,有其致命弱点,未伤人先伤己,玉石俱焚,瞬间催毁经脉。
  
      他敢选这功法,一是小洗脉诀是淬炼经脉的上乘秘法,二是草木精气修复能力强大。
  
      小洗脉诀小成与枯荣经升级,让他经脉强韧远胜常人,碧海无量功可最大限度发挥自己长处。
  
      他还选了一门舍身绝命刀,一门飞刀刀诀,将周身内力毕聚于一刀,立判生死,对方死,或者自己死。
  
      碧海无量功与舍身绝命刀相合,可发挥出自己数倍力量。
  
      听到脚步声,他内力散去,目光一下黯淡下来,没有精气外溢之相,与没练过内功心法的人无异。
  
      三人跨进小院,楚离起身抱拳,微笑:“赵师妹,芳驾光临,蓬荜生辉,快请坐下尝尝李兄种的茶!”
  
      卓飞扬哼道:“姓楚的,你茶里放东西了吧?”
  
      楚离摇头失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像你一样的下作?”
  
      “姓楚的,别逞口舌之利,赶紧的,动手吧!”卓飞扬不想跟他斗嘴,有输无赢,自讨苦吃。
  
      楚离端茶盏递给赵颖:“卓飞扬,这次再来个赌注如何?”
  
      “少来这一套,想打就打,不打就认输!”卓飞扬撇撇嘴哼道:“净搞这些阴谋诡计!”
  
      楚离歪头笑起来:“吃一堑长一智,你学乖了!”
  
      卓飞扬冷笑:“姓楚的,你心里没底,心虚害怕了吧?”
  
      “哦——?”
  
      “真敢动手,何必这么东拉西扯的!”
  
      “那倒也是。”
  
      卓飞扬哼道:“不要然,你直接认输吧,免得待会儿动手被我揍得哭爹喊娘!”
  
      “呵呵……”
  
      “姓楚的,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不难为你!”
  
      “什么事?”
  
      “撤了先前的赌约!”
  
      “呵呵……”
  
      “姓楚的,别不见棺材不落泪,真动手,一定废了你,这可是你主动挑战的!”卓飞扬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楚离拔出桌上的剑,起身站到小院中央:“那就来吧!”
  
      “赫,真够热闹的!”一道清脆笑声陡的响起。
  
      卓飞扬猛的转头,脸色顿时一变,忙抱拳,恭敬行礼:“见过苏总管!”
  
      楚离与赵颖李越跟着行礼。
  
      苏茹俏生生站在院门口,杏黄罗衫轻飘,如花笑靥映亮了小院。
  
      “这干什么呢?”苏茹笑盈盈的问,看向卓飞扬。
  
      卓飞扬看一眼楚离,恭敬的道:“禀总管,楚离给我下了战书,我只能前来应战!”
  
      “下战书?楚离下给你挑战书?”苏茹瞪大眼睛。
  
      “是。”卓飞扬恭敬点头:“不敢欺瞒苏总管!”
  
      “楚离,你糊涂了吧?”
  
      “总管,我见识一下天才的风采嘛!”
  
      “你是侍卫!”
  
      “我喜欢练武。”
  
      “你没练内功,挑什么战,自讨苦吃!”
  
      “败了也无妨。”
  
      卓飞扬看看楚离,又偷看一眼苏茹。
  
      苏茹美得眩目,他不敢直视,却听得出她更紧张楚离,更嫉妒愤恨,心下疯狂的怒吼:废了他,一定得废了他!
  
      怪不得姓楚的敢挑战自己,原来弄来了护身符!
  
      他越发笃定自己能胜,冷笑瞪一眼楚离,又转向苏茹:“苏总管,刀枪无眼,动手之际难免失了分寸。”
  
      楚离道:“真能杀了我,也算你的本事,总管不会追究!”
  
      “胡闹!”苏茹沉下玉脸。
  
      卓飞扬忙道:“那就算了,这种比试也没什么意义,跟真正动手厮杀毕竟不一样!”
  
      苏茹是偏向楚离的,真动手,恐怕没好果子吃!
  
      楚离笑道:“怕了吧,卓飞扬?”
  
      卓飞扬顿时怒了:“笑话!”
  
      “总管,请你掠阵!”楚离抱拳冲苏茹笑笑。
  
      苏茹白他一眼,娇嗔道:“我才懒得管你们闲事!”
  
      “卓飞扬,来吧,败了别再找借口!”
  
      “看拳!”卓飞扬怒喝一声,把嫉妒愤恨化为怒拳,如流星,瞬间冲至。
  
      楚离斜撤一步,上挑剑尖。
  
      卓飞扬扭身避剑,出左拳,更快更刁。
  
      楚离剑尖一横,提前等在拳头落下的位置,卓飞扬只能移拳变招,顿时优势尽失,楚离剑剑抢先,逼得卓飞扬不停变招。
  
      十几招下来,卓飞扬郁闷得想大吼,甚至生出拼着拳头挨剑,也要给楚离一拳的疯狂想法。
  
      苏茹微眯明眸。
  
      她听说过楚离剑法好,没想到好到如此程度,卓飞扬拳如疾风,超过正常人的反应,楚离没内力,却仗着剑法生生压制住卓飞扬,可谓剑法奇才!
  
      他如果练了内力,速度力量大幅提升,依她估计,甚至可与六品护卫一较长短。
  
      如此奇才却不能练武,真是可惜!可惜!
  
      她禁不住摇摇头。
  
      卓飞扬压抑怒吼的冲动,全力催动,拳头越来越快。
  
      “啊!”他忽然惨叫,身形一缓,剑尖停在他喉咙前,寒气直透脖子。
  
      卓飞扬脖子发僵,脸色阴沉难看,死死瞪着楚离。
  
      楚离笑着收剑:“卓飞扬,你败了!”
  
      “你……”卓飞扬死死瞪着他。
  
      “不服气,接着比?”
  
      “再来!”
  
      楚离笑笑:“真够无耻的!”
  
      “我是大意了,敢不敢再来?”卓飞扬怒吼。
  
      苏茹蹙眉。
  
      赵颖忙嗔道:“卓师兄!”
  
      “可是……”卓飞扬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自己发愤图强,闭关拼命修炼,终于闯过三楼,成为七品护卫,终于能扬眉吐气,好好收拾姓楚的了!
  
      哪想到这姓楚的如此难缠,七品还打不过他!
  
      他觉得楚离一定服用了某种激发潜力的丹药,否则没这么快的速度,没练过内力,怎么可能有这么快!
  
      只要熬过药劲,姓楚的一定恢复原形,惨败于自己之手!
  
      楚离道:“要不服气,那就再来!”
  
      卓飞扬哼道:“歇口气再说,你没内功,免得输了说我车轮战欺负你,不认帐!”
  
      “我没那么无耻!”
  
      卓飞扬厚起脸皮,对苏茹道:“苏总管,见笑了!”
  
      苏茹道:“卓飞扬,今天这件事要保密,不准跟任何人说!”
  
      “……是。”卓飞扬不解却没多问。
  
      苏茹打量着卓飞扬:“你如此年纪就能登七品,难得!”
  
      “惭愧。”卓飞扬不好意思的苦笑。
  
      苏茹道:“一时胜败没什么,你天赋好,会越来越强,没必要那么在意胜负!”
  
      “是。”卓飞扬乖乖点头。
  
      苏茹不再跟他说话,扭头跟赵颖闲聊。
  
      国公府有不少女护卫,多数在府内保护女眷,即使去外面做任务,也往往不那么危险。
  
      赵颖武功高,但不够心狠,不适合主动进攻,所以一直呆在府内,很少去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