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11章 挑战
    苏茹袅袅离开,带走了淡淡幽香,整个东花园顿失几分亮色,楚离感觉莫名惆怅。
  
      他把两颗种子用灵力温养得生机盎然,种下去,很快发芽,迅猛的生长,两天就破泥而出,展露嫩绿的芽。
  
      他发现它们长得格外,速度陡增两倍,一个月时间缩短为十天,十天一眨眼过去。
  
      清晨时分,白雾如薄纱,在浩淼湖上舒卷,如梦似幻。
  
      苏茹带着一阵幽香出现,风姿绰约的站在月光兰花圃前,笑盈盈看着楚离:“真弄好了?”
  
      楚离指了指石桌上的六个玉盒。
  
      苏茹笑问:“这么快?”
  
      “熟能生巧。”楚离笑道:“六品的诱惑太大,我这回是拼了命。”
  
      苏茹道:“六品可是值得一拼,踏入中层,可以进藏看一些秘本,你一定很感兴趣。”
  
      “是。”楚离笑着点头。
  
      藏四楼称为异经阁,六品才能进,内有残经秘本,秘闻异事,是一般人没办法了解的。
  
      “总管,我能不能进演武殿?”
  
      “演武殿?”苏茹一怔,随即恍然:“你还不死心,想练武?”
  
      楚离笑了笑。
  
      “当然可以进,你是六品,能看到最顶尖的秘笈了。”苏茹惋惜的道:“可惜越是上乘武学,越需要基础雄厚。”
  
      武学与别的学科没什么两样,如学习高等数学,没有先前的基础,无异看天书。
  
      “总有一些剑走偏锋的吧?”
  
      “唔……,倒有一些,但最好别练。”
  
      “我就是好奇。”
  
      “府内的品级是通用的,上了六品,能看到天神境的秘笈了,其实秘笈固然重要,没足够的资源也练不成!”
  
      楚离点点头。
  
      练武就跟后世的学医差不多,有好的老师,经常练手,观赏高水平的手术,只捧一本医书可成不了神医。
  
      “楚离,你是聪明人,照理说不用我多嘴,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没筑基,别练武!”
  
      “多谢总管!”
  
      “唉……,你呀……”苏茹笑着摇摇头,觉得楚离不是听得了劝的。
  
      ——
  
      演武殿是一座铜铸的参天高楼,与藏几乎一模一样,矗立在空旷宽广的练武场后,青铜光泽闪动。
  
      练武场铺着红泥,有数百人在切磋,热闹非常。
  
      楚离独自来到演武殿,李越不放心月光兰,留在岛上时刻守着,生怕出一点问题。
  
      进了演武殿大门,一个檀木长柜横挡在前,后面坐着两个美貌少女,皆湖绿罗衫,浅笑盈盈行一礼。
  
      楚离把腰牌递上,两少女讶然看他一眼,如此年轻的六品可很罕见,忙恭敬的递上一面铜铸腰牌。
  
      楚离扫一眼,铜牌刻四朵白云。
  
      两少女伸手弯腰,示意他请上楼。
  
      楚离轻颌首,踏步上楼,直接登到顶层四楼,两个中年护卫守在楼梯前,扫一眼楚离的腰牌,没阻拦。
  
      这两中年人只是九品护卫。
  
      却是足够用了,甭说九品护卫,即使是九品侍卫,也没人敢硬闯,真乱闯被逐出去,那就失去再进来的机会。
  
      踏上四楼,骤然冷清。
  
      人少,书架也少,不像二楼三楼密密麻麻的书架,四楼仅五个书架,每架上约有百本书。
  
      这里的书不准拿出楼,不准抄录,只能自己背下来,记不住的再过来看,二楼三楼很热闹,四楼却仅五个人,冷清堪比藏。
  
      楚离一一翻看架上的秘笈,都是天神境心法与武学,每一本拿出去都会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他一一翻看,半天下来,记住了半个书架,他打算用五天时间,把所有秘笈烙印入脑海。
  
      ——
  
      他把最后一本秘笈放回去,长长伸了懒腰,漫步出了演武殿,顶楼所有秘笈都在脑海,他要回去好好选一选,到底练哪一种。
  
      出了演武殿,穿过练武场,半途却被截住。
  
      卓飞扬一袭宝蓝长衫,抱着肩膀,一脸冷笑挡在他跟前,赵颖在旁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露出担忧神色。
  
      楚离皱眉看他。
  
      卓飞扬哼道:“姓楚的,你这废物来这儿干什么!”
  
      楚离瞟他一眼,懒得搭理他,继续往前走。
  
      卓飞扬闯过七品,自信膨胀,必能一雪前耻,横步再次挡住路:“姓楚的,你怕了!”
  
      “我是怕了!”楚离点点头,正色道:“对你这种无耻之人,我实在害怕,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再比一场!”卓飞扬哼道:“别以为你真厉害,不过一个不能练武的废物而已!”
  
      楚离笑了笑:“你想比就比?”
  
      他摇摇头叹口气:“卓飞扬,有这闲功夫,回去好好练功,别再丢人现眼,给天才脸上抹黑!”
  
      卓飞扬脸色阴沉,咬牙切齿,口舌之利自己远不如,打得这家伙哭爹喊娘才行,从怀里掏出一张帖子射向楚离:“接着!”
  
      帖子如一枚暗器,又快又狠。
  
      楚离信手接过,翻开扫一眼,笑着摇头:“我不接受!”
  
      “姓楚的,懦夫!”卓飞扬俊脸一沉,冷笑:“你不配做男人!”
  
      楚离失笑:“卓飞扬,我配不配还轮不到你说,对了,记得上次的赌注,你现在是我的护卫!”
  
      卓飞扬仰天大笑。
  
      楚离淡淡看着他。
  
      卓飞扬笑了半晌才止住,指着他嘿嘿笑道:“姓楚的,你是糊涂了吧,我做你的护卫?”
  
      楚离点点头:“认赌服输,你不想认?”
  
      “嘿,我就是想认,府规也不允许!”卓飞扬得意的笑:“我当你的护卫?嘿,你配嘛,我可是七品!”
  
      “这么说,你不想认?”楚离笑问。
  
      卓飞扬猛的一收笑容,阴沉着脸喝道:“等你什么时候当上六品再说吧,我是认,但没说什么时候认!”
  
      楚离笑了笑:“这么说,只要我六品,你就乖乖做我的护卫?”
  
      “你要是能六品,我当然认!”卓飞扬再次大笑:“不过你想成六品,再等二十年吧,到那时候,我可能已经是四品甚至三品,你连当我的侍卫都不配!”
  
      楚离摇摇头。
  
      卓飞扬得意的大笑:“所以说,姓楚的,你就是个废物,永远别想翻身,只能跪在我脚下,哈哈!哈哈哈!”
  
      楚离上下打量着他。
  
      卓飞扬看他目光古怪,心头一跳,随即恼怒,怒哼道:“不服气?那就应战啊!”
  
      “算了,让开。”楚离摇摇头:“再不让开,我就给自己一拳!”
  
      卓飞扬怒瞪他:“姓楚的,你要脸不要脸?”
  
      楚离笑了笑:“你觉得自己要脸吗?”
  
      他说着往前走,直直撞向卓飞扬,卓飞扬后退一步,哼道:“无胆的鼠辈,今天就饶你一回!”
  
      楚离笑了笑,摇摇头往外走去。
  
      赵颖扯一下卓飞扬袖子:“卓师兄,还是算了。”
  
      “赵师妹,对这种家伙不能同情,他就是一头狼,有机会就得打死,不然会反咬你一口!”
  
      “楚师弟他毕竟不能练内功,卓大哥你会越来越强,不必在意他的。”赵颖劝道。
  
      卓飞扬盯着楚离的背影,摇摇头。
  
      “他已经走了。”赵颖笑道:“卓师兄,咱们切磋一下吧!”
  
      卓飞扬皱眉不语。
  
      “卓师兄?”赵颖轻唤。
  
      卓飞扬若有所思。
  
      “卓师兄——!”赵颖娇嗔。
  
      她并非喜欢哪一个,只是善良的本性让她同情弱者,楚离现在不是他对手,只会吃亏。
  
      卓飞扬抬起头,陪笑两下,又皱起眉:“总觉得他有阴谋诡计等着我,不妥当!”
  
      “卓师兄,是你自己吓自己,别胡思乱想了,楚师兄现在对卓师兄你没威胁的!”赵颖抿嘴笑道。
  
      卓飞扬摇头:“我的直觉很准,一向没出过错,救了我好几次命!”
  
      “卓师兄你就别自己吓自己啦!”赵颖不想他再揪住楚离不放。
  
      楚离负手站在船头,湖风拂脸,卓飞扬想一雪前耻,自己当然要成全他,但不能在三小姐面前失分,因小失大。
  
      关乎灵土,他如今要低调,不惹人注目。
  
      挑战场有权选场地,依卓飞扬的性格,一定会在演武殿,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雪前耻,扬眉吐气。
  
      楚离很快回到东花园,写了两张帖子,让李越帮忙送。
  
      李越看了帖子,抬头看看他。
  
      楚离笑道:“有劳李兄。”
  
      李越道:“兄弟,你这又玩什么?……又挑战卓飞扬?”
  
      楚离笑着点点头。
  
      “……好吧,估计他会毫不犹豫的接受!”李越摇头道:“不过你真有把握?”
  
      “试试才知道。”
  
      “太冒险了吧?”李越顿时提起心:“他现在可是七品!”
  
      “胜败乃常事,不要紧。”
  
      “唉……,你这心真够大的!”
  
      李越摇头,拿着两张帖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