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6章 苏茹
    楚离道:“卓飞扬,还不认输?”
  
      赵颖忙道:“卓师兄!”
  
      卓飞扬死死瞪着楚离,呼吸越来越粗重,难以置信、不甘心、愤怒,纠结在一起,在心里翻滚着。
  
      楚离摇头笑了笑。
  
      赵颖轻声道:“卓师兄!”
  
      卓飞扬扭头看她,最终恨恨吐出三个字:“我认输!”
  
      “啪啪啪啪啪啪!”他一口气扇自己六巴掌,俊脸浮现密集红印。
  
      楚离摇头失笑:“胜败兵家常事,这是何必呢?”
  
      “你……”卓飞扬双眼似喷火。
  
      “楚师兄,你就少说两句吧!”赵颖嗔道。
  
      “算了,说了也没用!”楚离摆摆手:“回去好好练功,别把吹捧当真,傻乎乎的以为自己真是天才!”
  
      “今日所赐,必有厚报!”卓飞扬咬着牙说出这一句,转身就走。
  
      赵颖娇嗔:“楚师兄,你太过份了!”
  
      楚离摇头笑道:“赵师妹,他脸皮厚得很,没那么脆弱!”
  
      “我马上把月光兰送来!”赵颖娇哼一声,跺跺脚扭头就走。
  
      看着三人驾船离开,李越哈哈大笑两声,楚离却晃了晃,忙用剑撑住自己,脸色越发苍白。
  
      “兄弟?”李越要去扶,被楚离伸手止住。
  
      “没那么严重,用力过度。”
  
      “那赶紧坐下。”李越忙道。
  
      楚离缓缓回到青桑花圃,伸手触一株青桑花,汹涌灵气顿时涌入,他精神一振,运转两遍长春功,精神更足,所有疲惫消尽。
  
      长春功是他新练的一门心法,道家周天内丹之术,炼性延命之法门,五谷精气催动,祛病延年。
  
      “叮……”玉磬响起,李越跑出去,很快搬了月光兰进来:“赵姑娘还真是信人,这么快就送来了!”
  
      楚离欣喜的望着月光兰,招招手。
  
      李越送到他近前:“要移出来吗?”
  
      楚离摇头。
  
      他右手触上月光兰,清凉灵气涌进,沿小洗脉诀运转。
  
      随后的几天,他几乎一直坐在月光兰旁,感受着月光兰,探询月光兰的习性与规律。
  
      它厌水,露水就够用,不能再浇水。
  
      它极耗肥,尤其是晚上发光,盆里的泥土迅速贫瘠。
  
      楚离最终把湖底淤泥阴干,混合腐土替换盆里的泥土。
  
      月光兰对淤泥与腐土很不适应,就像一个任性的小孩,宁肯饿死也不吃讨厌的菜。
  
      楚离用青桑花的灵气吊着它的命,一个星期下来,它慢慢适应,开始吸纳肥力。
  
      楚离再次感慨,没枯荣经,月光兰真活不了!
  
      一个月来,楚离一直呆在月光兰身边,两耳不闻窗外事,从原本月光兰根下分出一支新芽,长到一半高。
  
      灵气灌注下,新的月光兰长得极快,这也是他新发现的妙用——加速生长。
  
      枯荣树好像是花草的王者,可以令其枯荣,生杀予夺。
  
      他一瞬间就涌上了无数的想法,月光兰如此,如果换成其他的灵草呢,那些传说中的天材地宝呢?
  
      如果能找到它们的种子,枯荣经就能令其生长,缩短生长周期,好处难以想象。
  
      如果开一间奇草轩,赚钱如流水。
  
      李越一直催着他上报,免得被顾立同抢先,楚离一直压着,没培养出新的月光兰,易生枝节,难应付质疑者。
  
      况且,枯荣经让他底气十足。
  
      ——
  
      傍晚,夕阳西下,楚离坐在两株月光兰旁练功,李越从外面回来,一屁股坐到地上。
  
      “兄弟,有个消息……”
  
      “顾立同成功了?”
  
      “不是顾立同,是卓飞扬!”
  
      “他——?”
  
      “卓飞扬昨天出关,闯了九品楼……,他现在是七品护卫!”
  
      “知耻而后勇,发愤图强,”楚离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也不算出奇,他天赋确实不错。”
  
      李越惊奇得看他:“你不担心?”
  
      “担心报复我?”
  
      “他万一再找过来,未必是对手啊!”
  
      “那就拒绝呗。”楚离笑了笑。
  
      国公府的府规是保护弱者的,不像府外那般弱肉强食,当然,真想过得舒舒服服,还是要努力。
  
      李越瞪大眼睛:“拒绝?这……”
  
      楚离摊摊手:“咱们毕竟是侍卫,怎可能跟护卫比武功,他们有种跟咱们比种花!”
  
      李越担忧的叹道:“兄弟,总觉得有点儿……不妥。”
  
      楚离笑道:“行啦,把心放肚子里就行,明天上报百草院吧。”
  
      他心下警惕,卓飞扬不是那种大度的,有仇必报。
  
      “就是嘛!”李越顿时兴奋起来:“早就该报上去,免得夜长梦多,明天吃了饭就去……,还是现在就去吧!”
  
      他起身便走。
  
      楚离沉下脸来,若有所思,卓飞扬够坚韧,上次看似胜得容易,却是竭尽全力。
  
      筑基还有五个月,可五个月后的卓飞扬会更强!
  
      孟庆林与李越匆匆过来,看过了新的月光兰,大喜过望,拍着楚离肩膀哈哈大笑。
  
      “好小子,真有你的!”孟庆林大笑:“真被你弄成啦!”
  
      楚离笑了笑:“侥幸成功。”
  
      孟庆林摆摆手一屁股坐地上:“小楚,没弄假吧?别为了胜顾立同就耍花活!”
  
      李越大声道:“孟老——!”
  
      孟庆林小眼睛白他一眼:“激动个什么劲,就是顺嘴问问,这可关系到小姐的脸面,不成功不要紧,弄虚作假更丢人!”
  
      楚离坐下来,手触月光兰,灵气运转不休:“孟老,这一株是新芽培养的,那株是一个多月前在奇草轩买的。”
  
      “买一株就弄成了?”孟庆林笑问。
  
      楚离笑着点点头。
  
      孟庆林一脸笑容,顾立同买了不下十几株月光兰,花了大价钱,还是没养活,楚离一株就活,这运气!
  
      李越道:“孟老,那奇草轩说今年只有这一株,月光岛那边出了点问题,我们想买也没地方再买了啊!”
  
      “嗨,生意人的话哪能当真,奇货可居,逼你们买呗。”孟庆林笑道:“你们还真信啦?”
  
      “孟老,”楚离笑眯眯的道:“今天之后,月光兰不再是奇草轩一家独有啦。”
  
      孟庆林打量着半高的月光兰,搓搓手:“快到晚上了,我要欣赏一下月光兰的丰姿!”
  
      他倒不是怀疑楚离的话,楚离是个聪明的家伙,不会图眼前利益把自己前途搭上。
  
      这件事根本容不得弄虚作假,月光兰培育成功,定要遍布府内所有花园,能买一株两株,十株八株,可买不了数百株,奇草轩没那么多月光兰!
  
      他问这些是给他们提个醒,西花园一脉绝不会甘心,想方设法否定,不让楚离冒头。
  
      李越秀了一把厨艺,做了八道菜两个汤,三人吃得胃饱肚圆。
  
      夜幕垂下,月光升起,楚离他们眼前也有两轮弦月,两株月光兰放着光,美得不可思议。
  
      “唉……”孟庆林一脸迷醉,叹息道:“太美啦!”
  
      楚离笑道:“见多了也就那样。”
  
      “煞风景!”孟庆林瞪他一眼哼道:“就是看上一百年也不会腻!”
  
      楚离摇头笑笑,月亮是美,可有几个人每天晚上赏月的。
  
      “小楚,准备好了吗?”孟庆林看着月光兰说道。
  
      楚离笑道:“准备什么?”
  
      “你要出名了。”孟庆林拍拍他肩膀:“比顾立同名气更大!”
  
      楚离笑了笑。
  
      “关于进药园,你得耐心点儿,西花园的会拼命拦着,但你功劳在这儿,他们挡不住!”
  
      “是,拜托孟老了。”
  
      “唉……,托你的福,咱们东花园一脉总算能抬起头!”
  
      一个顾立同压得东花园一脉喘不上气,顾立同这种天才是很罕见的。
  
      园丁就像医生,学同样的医书,医术却有高下,关键还是天赋。
  
      孟庆林叫道:“拿酒来!”
  
      李越跑颠颠的拿来两坛酒,孟庆林痛快的畅饮半坛,很快醺醺然,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离开。
  
      孟庆林离开没多久,一只小船飘飘而来,船上站着一杏黄罗衫少女,美貌异常,杏眼盈盈,鼻子挺秀,樱桃小口,真如画中人物。
  
      她轻飘飘落到岸上,敲响玉磬。
  
      楚离与李越出现,李越大声叫道:“苏总管,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楚离抱拳一礼,听李越叫得这么热情,马上知道了这位的身份,三小姐萧琪的贴身侍女苏茹。
  
      从小呆在三小姐身边,名为主仆,情同姐妹,在府里的地位极高,是玉琪岛总管,对侍卫而言,一言可决前途命运。
  
      苏茹抿嘴轻笑,摆摆玉手:“行啦,别闹这些虚的,我听孟老说你们弄出了月光兰?”
  
      “正是!”李越自豪的点点头:“楚兄弟弄出来的!”
  
      苏茹盈盈如水眼波落到楚离脸上。
  
      楚离微笑抱拳:“楚离见过苏总管。”
  
      苏茹笑道:“跟卓飞扬不对付的那个?”
  
      楚离不好意思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