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4章 挑战
    楚离与李越跨进奇草轩。
  
      奇草轩隔一条街就是崇明城中心大街,热闹喧华,车水马龙,一街之隔的这里却安静清冷,宛如两个世界。
  
      奇草轩的门头陈旧破败,周围一些古董铺子,首饰铺子,都差不多这般风格,好像要关门倒闭。
  
      楚离却不会小瞧这里,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掀门帘进去,眼前豁然一阔,敞亮的大厅幽香沁人,一盆盆奇花异草摆在博古架上。
  
      中央一张八仙桌,一位须眉皆白的老者在悠然喝茶。
  
      看到两人进来,他笑眯眯的起身,抱抱拳:“两位小哥,随便瞧。”
  
      楚离与李越的目光一下被月光兰吸引,碧绿的叶子弯弯的,泛温润光泽,像是碧玉雕成,美得不像活物。
  
      老者凑过来,呵呵笑道:“两位小哥喜欢月光兰?”
  
      李越哼道:“废话,谁不喜欢!”
  
      “掌柜的,这棵月光兰能活多久?”
  
      “刚运过来不久,”老者竖起两根手指:“最少俩月!”
  
      “十天!”楚离笑了笑。
  
      李越拍拍腰,哼道:“掌柜的,眼睛瞪大点儿!”
  
      “呵呵,是国公府的爷们儿?”老者脸色一变,抱拳笑道:“失敬失敬,……那小老儿也不敢欺瞒,确实是十天,不过今年只有这一株出岛,下一株要在明年啦,小老儿上有老下有小,要养家糊口,打死也不能贱卖的!”
  
      李越挥挥手:“少哭穷装可怜,我们不吃这一套!”
  
      无奸不商,能在这里开铺子的没一个穷人,身家丰厚。
  
      楚离漫不经心的碰一下月光兰:“出价吧!”
  
      月光兰精气瞬间涌入,运转小洗脉诀一周。
  
      他吐出一口气,压住狂喜,精纯之极的灵气!一年,只要一年就能筑基!
  
      老者刚张嘴要说话,脚步声响起,一个青年进屋,双手掀起门帘,恭敬的弯腰,门外传来声音。
  
      “赵师妹,请——!”
  
      “还是卓师兄先请!”
  
      一个英俊青年大步跨进屋,面如冠玉,剑眉朗目,腰间挂一把长剑,神采飞扬,傲然顾盼四周,正是卓飞扬。
  
      身后跟着一个美貌少女,肌肤赛雪,楚楚动人,是赵颖。
  
      楚离与卓飞扬目光相对,两人都皱了皱眉。
  
      楚离心下不舒服,赵颖怎么又跟卓飞扬凑一块儿!
  
      看来卓飞扬的攻势很猛,大圆镜智启动,暗松一口气,还好赵颖没动心,仍犹豫中。
  
      卓飞扬冷哼一声:“你怎么在这儿?”
  
      楚离冷笑:“这话有意思,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卓飞扬哼道:“无品杂役,一根草也买不起,跑这儿过眼瘾来了,够可悲的!”
  
      “卓大公子管得倒宽!”
  
      李越暗道不妙,天才卓飞扬啊,两人真冲突起来可讨不了好。
  
      他忙抱拳,扬声笑道:“呵呵,卓兄,赵姑娘,我是东花园李越!”
  
      卓飞扬冷冷横他一眼,没吱声。
  
      一袭湖绿罗衫的赵颖微笑回礼:“李师兄。”
  
      卓飞扬居高临下的俯视:“姓楚的,还不滚开,好狗不挡道!”
  
      “卓飞扬,别人称你天才,你就当真了?”
  
      “我当然是天才!”卓飞扬昂头挺胸:“你再聪明有什么用,还不是个没筑基的?”
  
      “唉……,武功再强,没脑子,一样是蠢货!”楚离摇摇头。
  
      卓飞扬咬咬牙,不屑的斜睨他:“这个世界,武功就是一切!……姓楚的,我现在是八品,今年就能达到七品,你呢,无品杂役一个,想到八品,得熬上二十年,还不能犯错,就你这臭德性能不闯祸?”
  
      “就你这脑子,武功再好也只能看家护院,不堪大用!”
  
      卓飞扬哼道:“不堪大用也比你有用!”
  
      “卓师兄,楚师兄——!”赵颖跺脚娇嗔。
  
      卓飞扬马上换了一幅脸色,温柔的笑道:“赵师妹,这株月光兰怎么样?”
  
      “很漂亮,但太贵了。”赵颖轻摇臻首,把目光从月光兰上依依依不舍的收回。
  
      卓飞扬看一眼月光兰,微笑道:“赵师妹,我们去别处转转吧,跟他一块儿太晦气,走!”
  
      “楚师兄……”赵颖歉然笑笑,楚离摆摆手示意无妨,阴沉的看着他们并袂离开。
  
      “呼……”李越长出一口气,无奈的看楚离:“兄弟,你……”
  
      卓飞扬天才纵横,将来必是大人物,能不惹最好别惹,后患无穷。
  
      楚离摆摆手:“掌柜的,出价吧。”
  
      老者呵呵笑道:“承惠,二百两!”
  
      “真是奸商!”李越摇头,从怀里掏出银票。
  
      “慢着!”门帘一挑,进来一青年人,刚才站在卓飞扬身后的侍卫,削瘦修长,相貌英俊。
  
      白知节,九品侍卫,逢人就笑。
  
      他这会儿却冷着脸站到老者跟前:“我出三百两!”
  
      李越瞪大眼睛,叫道:“小白?!”
  
      这家伙平时对自己笑眯眯的,一口一个李哥的叫着,这会竟忽然变脸,换了一个人般!
  
      “掌柜的,如何?”白知节看也不看李越,冷冷盯着老者。
  
      老者迟疑:“这个……”
  
      他看看楚离,又看看白知节,国公府的爷们可不好惹,但暴利在眼前,由不得不心动。
  
      他扭头冲楚离歉然陪笑。
  
      楚离道:“五百两!”
  
      “六百两!”
  
      “七百!”
  
      “八百!”
  
      “一千!”
  
      “一千一!”白知节冷冷逼视楚离:“楚兄弟,我劝你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跟卓公子做对!”
  
      楚离盯着白知节忽然一笑:“一万两!”
  
      白知节死死盯着楚离:“楚兄弟你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楚离笑了笑。
  
      白知节犹豫半晌,最终一跺脚:“一万一!”
  
      楚离抱拳笑了起来:“佩服,你赢了!”
  
      他转身就走,李越狠狠瞪一眼白知节,忙跟上。
  
      中心大街,置身于热闹的人群中,楚离胸中怒气汹涌,丝毫没有坑一把卓飞扬的愉快。
  
      一年后才会有第二株月光兰,一年,顾立同很可培育成功,卓飞扬会晋七品护卫,自己晋品无望,筑基也无望,最可怕的是,赵颖芳心也可能归属卓飞扬!
  
      李越看他阴沉着脸,无奈的劝道:“兄弟,想开点儿,卓飞扬财大气粗,确实斗不过。”
  
      楚离皱眉不语,再没心思游玩,直接回府。
  
      第二天上午,楚离正在青桑花圃里练功,李越跑过来:“兄弟,大事不妙,大事不妙!”
  
      楚离皱眉看他。
  
      李越跑过来叫道:“卓飞扬忒不地道!”
  
      “快说!”楚离没好气的道。
  
      李越恨恨道:“卓飞扬要换侍卫!”
  
      楚离脸色一沉:“要我?”
  
      李越点头,一拳捶地:“欺人太甚!”
  
      楚离脸色阴沉,怒气翻涌。
  
      品大一级压死人,侍卫与护卫工钱有别,地位却差不多,八品护卫可配一个九品侍卫,同样,八品侍卫也可配一个九品护卫。
  
      卓飞扬跟百草院要人,百草院不会因为自己得罪这个天才。
  
      况且,护卫的侍卫也是美差,护卫一年有十个月在外做任务,侍卫在府里没别的差使,悠闲自在,护卫出任务有丰厚奖金,还有外快,手缝里漏一点儿就够侍卫吃香喝辣的。
  
      自己拒绝,旁人看来就是不识抬举。
  
      好个卓飞扬,大有长进,这一招够狠够贱!
  
      “怎么办?”李越焦急的道。
  
      要是没了楚离,自己又睡不好觉了,东花园的花花草草太娇贵,动不动就出问题。
  
      楚离哼道:“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快说!”李越忙问。
  
      楚离道:“我写封挑战帖,李兄你帮我送过去。”
  
      “你要挑战卓飞扬?”李越迟疑道:“兄弟,太冒险了吧?”
  
      楚离的剑法是强,但卓飞扬可不是自己,未必能胜。
  
      楚离笑了笑:“试试呗。”
  
      “唉……,你这个胆子呀……”李越无奈的摇头,楚离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敢干。
  
      楚离回小院,写了两个帖子,给卓飞扬挑战帖,给赵颖邀请帖。
  
      李越不解的问:“怎么还请赵姑娘来?”
  
      “不请赵师妹,卓飞扬会耍赖!”
  
      “不至于吧?”
  
      “这家伙可没你想的那么正直,贱得很!”
  
      “……好吧。”李越半信半疑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