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3章 晋品
    半晌,脚步声响起,李越跟在一个胖墩墩、圆滚滚的老者后面,满脸陪笑,狗腿样十足。
  
      孟庆林,百草院供奉,六品侍卫。
  
      他胖脸圆乎乎的,小眼睛,看到黑斑,小眼睛一下瞪圆,大声道:“还不住手!”
  
      楚离放下细草棍,抱拳行礼:“孟老。”
  
      “小楚,你干啥呢!”孟庆林冲过去,狠狠瞪他。
  
      他凑到一株雪兰黑斑前,看了看,又闻了闻,趴地上嗅了嗅,又捧一把土放嘴里尝了尝。
  
      “不是锈斑病!”孟庆林皱眉,呸呸吐泥。
  
      李越知趣的奉上茶盏,赔着笑。
  
      孟庆林狠狠嗽嘴,眉头紧锁,锈斑病是雪兰的常见病,有很多变形,而这些黑斑乍看像锈斑病,很有欺骗性。
  
      孟庆林小眼瞪着楚离:“小楚,你不会拿锈斑病治的吧?”
  
      楚离道:“是餐露虫。”
  
      “餐露虫?”孟庆林眨了眨小眼,有点儿印象,哼道:“你有把握?”
  
      “六成吧。”
  
      “你小子,好大的胆子!”孟庆林把茶盏一递,哼道:“真要治死,你这辈子算完了!”
  
      楚离笑了笑,上前接过茶盏。
  
      孟庆林看他信心十足,哼道:“要几天见效?”
  
      “四天足够。”
  
      “那好,就等等看,真要治死了,你甭想再呆这儿!”
  
      孟庆林一甩袖子转身便走,李越陪着笑跟在后面,楚离抱抱拳,放下茶盏继续涂抹草汁。
  
      ————
  
      楚离日夜呆在雪兰圃,有病重的,就挪移气息过去,李越在一旁送吃送喝,发现了异样。
  
      蔫头耷脑,状态不妙的雪兰,楚离碰一会儿就生机勃勃,好像吃了培元丹似的。
  
      他好奇的问楚离,楚离说这是天生的本事,让他嘴上把住门儿,别出去乱说,李越兴奋的拍胸脯保证。
  
      东花园虽逍遥,却也责任重大,出问题要受重罚,所以他一看到花生病,就惴惴不安,焦虑担忧,吃不香睡不着。
  
      现在好啦,楚离有这本事,自己终于能睡上安稳觉啦!
  
      三天过后,黑斑消失,雪兰恢复晶莹剔透,看不出一点病过的痕迹。
  
      李越请孟庆林过来,孟庆林查过餐露虫,又见楚离成功,狠夸了一通,并说会争取他超擢拔品。
  
      侍卫升品除了熬资历,还有一种途径—立功,立了大功,可以超擢拔品。
  
      这一次,国公府被祸害了不少雪兰,如果采用楚离的法子治好,那就是大功一件,勉强够晋品。
  
      ————
  
      中午吃过饭,阳光正好,人懒洋洋的,楚离正要小憩,玉磬鸣声响起,有人进了岛,楚离与李越忙赶到岸边看。
  
      孟庆林笑眯眯的下船,满脸红光。
  
      楚离与李越迎上行礼。
  
      “好,好!”孟庆林拍拍楚离肩膀,亲热的道:“小楚,这次托你的福,咱们东花园算是涨了脸。”
  
      百草院掌管府内所有花草药材,东花园是三小姐萧琪所属,西花园属大公子萧铁鹰,两脉在百草院斗得很激烈,孟庆林是东花园一脉。
  
      “都治好了?”楚离笑道。
  
      孟庆林哈哈大笑:“一共三百株雪兰!”
  
      李越忙道:“孟老,那楚兄弟能晋品吗?”
  
      “从今天开始,小楚你是九品侍卫,小李,你也沾光,八品!”孟庆林笑嘻嘻的拿出两张银票:“一万两是小楚的,一千两是小李的,这钱是咱们百草院的赏赐。”
  
      楚离接过银子,抱拳笑道:“多谢孟老!”
  
      能得这么重的赏赐,孟庆林肯定出了大力气的。
  
      “行啊小楚,可造之才!”孟庆林乐不可支:“总算压了顾立同一头!”
  
      李越惊奇的问:“顾立同这次没找到治法?他可是天才!”
  
      顾立同进府三年,八品侍卫,立过两次大功,引进两个品种的奇花,前途无量。
  
      孟庆林摆摆胖手:“他没心思干这个。”
  
      楚离道:“孟老,我有个小小请求。”
  
      “说!”
  
      “我想参观一下药园。”
  
      “哟,野心不小哇,想进药园?”
  
      “闻名已久,很好奇。”
  
      “嗯……”孟庆林想一下,笑道:“好吧,只能进九品药园!”
  
      “多谢孟老!”
  
      “药园没想象的那么美,走吧!”
  
      孟庆林带着两人上船,他在船头指挥,李越划船,过了半个小时登上一座小岛。
  
      四个中年护卫上前,目光锐利如箭,孟庆林出示腰牌,护卫们颌首,退后放行。
  
      李越捂着鼻子苦着脸,随时要呕吐的架式。
  
      楚离摇头失笑,这岛上的味儿够浓,多种味道混在一起,香不香臭不臭的,很折磨嗅觉。
  
      孟庆林冲李越笑道:“小李,药园呆久了,身上也会有这味儿,怎么洗也洗不掉,怎么样,好闻吧,哈哈!”
  
      李越苦着脸道:“那怎么去邀月楼啊,哪个姑娘受得了这个!”
  
      孟庆林笑道:“你以为丰厚的奖金是白给的?”
  
      三人来到一座小院。
  
      楚离的大圆镜智能照彻方圆一里,看到一座座小院相连,每座小院都是一块药田,一种灵药。
  
      这座小院药田种着一片狗尾巴草,楚离认出这是浮空草,在九品灵药里算是顶尖的。
  
      一个削瘦中年男子正弯腰锄草,小心翼翼,唯恐碰到浮空草,锄乃碧玉所制,小巧而精致。
  
      “孟老!”他听到脚步声扭头,抱拳行礼。
  
      孟庆林摆手:“小荆,忙你的,我带他们参观一下。”
  
      “新来的?”荆治海笑问。
  
      孟庆林道:“立了功,超擢拔品,做为奖励,带他们见识一下药园。”
  
      荆治海脸色一变,郑重的抱抱拳:“失礼失礼,两位小兄弟请随意。”
  
      超擢拔品可不容易,这种人物前途光明,有什么好差使,好职位,第一选择都是超擢拔品的侍卫。
  
      “荆前辈,我能摸一下吗?”
  
      “……当然,只要小心一点,它们挺娇弱的。”
  
      楚离点头谢过,小心翼翼的碰触一棵浮空草,精纯气息涌进来,沿小洗脉诀一周天。
  
      用它练小小洗脉诀,需两年!
  
      这是九品灵药,如果是一品灵药,那将何等迅速!
  
      灵药精气与小洗脉诀结合,堪比蜕凡果,蜕凡果可直接伐毛洗髓,完成筑基,甚至还有莫大的好处,可惜是传说之物。
  
      灵药的精气如同人的五谷精气,一旦死去,精气顿散,灵药的药力与精气是两码事。
  
      内功是将五谷精气转化为内力,五谷精气有限,但草木精气无限,用它代替精气,自己练功必将一日千里!
  
      想到这里他顿生无穷希望!
  
      “小子,想到啥美事了?”孟庆林打断他的畅想。
  
      楚离松开手笑笑。
  
      “再去别处转转,小荆,忙你的吧。”孟庆林摆摆手。
  
      荆治海殷勤的送他们到门外。
  
      楚离三人参观了五座小院,楚离一一触碰,浮空草最精纯,自己得抓紧时间晋品,早点来这里修炼。
  
      三人返程,李越划船,孟庆林冲楚离笑道:“小楚,想进来?”
  
      楚离点点头。
  
      李越忙道:“兄弟,你不想在东花园啦?”
  
      “两边跑呗。”
  
      “小楚,你资历太浅,要等几年。”
  
      “孟老,总有办法吧。”
  
      “办法倒是有,立功!”
  
      “还望孟老指点!”
  
      “你知道顾立同正在研究月光兰吧?”孟庆林笑眯眯的道:“你抢在他前头,把月光兰养活,我担保你进九品药园!”
  
      “月光兰……”楚离皱眉。
  
      叶形弯弯,晚上放白光,如一轮弦月,故有月光兰之称。
  
      它生于海外月光岛,一旦离岛就只有一个月寿命,至今没有例外,但因其美丽不可方物,深受追捧。
  
      一株月光兰最少二百两银子。
  
      二百两银子可以在崇明城买一座小宅子。
  
      楚离九品侍卫,一个月十两银子,已经是高薪,干一年也买不起一株月光兰,可见其昂贵。
  
      如此昂贵的月光兰,不知有多少高手在研究,想延其寿命,可惜没人成功,顾立同心高气傲,才敢挑战。
  
      “不敢?”孟庆林小眼笑眯眯盯着他看。
  
      李越不停给楚离打眼色。
  
      楚离点头:“好,我试试看。”
  
      待把孟庆林送回去,两人返回东花园,李越划着船埋怨楚离:“兄弟,你真敢说,月光兰啊!”
  
      楚离迎着风笑道:“试试何妨。”
  
      “要是顾立同知道了,一定会有看法的!”
  
      楚离笑了笑。
  
      “唉……,你这胆子……”李越无奈的摇头。
  
      他很佩服楚离的洒脱,好像没什么在乎的,什么都能放下,但这性格太容易得罪人,容易闯祸。
  
      楚离看他担忧,笑道:“他总不敢闯东花园吧?”
  
      “那倒不敢,但他气量可不宽,做事不择手段,一定会找你麻烦的!”
  
      “那守住嘴,悄悄的干!”
  
      “我当然没问题!”李越忙大声道。
  
      楚离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李越这人毫无城府,根本存不住话。
  
      李越大声道:“我绝不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