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八章 武道沉浮 12.疑云密布

      洛伊德缓慢的走到了馆长还未冰冷的尸体旁边
  
      这时候房间内的气氛十分的沉重。
  
      “各位,你们觉得什么人会来暗算馆长”洛伊德开始问了起来。
  
      “不会啊,我爸是武道十城之中人品最好的馆长了就像那天肖云龙要踢馆捣乱,你看我爸还放他走了。怎么可能还会招人暗算”紫溪难过的看着已经故去的父亲说道。
  
      “肖云龙肯定是这个家伙”黑子愤怒的说道。
  
      “不,不可能是他,一来他被洛伊德扎过他们自己的毒针,一时半会不会恢复那么快。二来,就肖云龙完全都不是我们卡图大哥的对手,更何况他有这实力能把馆长打成这样吗”山猴质疑的对着黑子问道。
  
      黑子摸了摸脑袋,又毫无头绪了。
  
      “那个我想问一个问题馆长生前有和什么女人来往,走的特别近的吗或者关系能到暧昧的程度这样的”洛伊德话音未落,卡图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对着洛伊德的脸一拳打了过去。
  
      洛伊德闪避了一下,这一拳并没打中。
  
      “卡图你干嘛呢”紫溪见状边哭边喊道。
  
      “自从馆长夫人去世后,馆长为了陪伴我们的成长,就不曾和别的女人靠近过而现在这家伙却问馆长有没有和别的女人暧昧,这不是对馆长我侮辱吗”卡图又要冲上去揍洛伊德,被黑子和紫溪拉住了。
  
      “够了你到底想不想把凶手揪出来你到底想不想帮馆长报仇”洛伊德一下提高了分贝,声色俱厉的对着卡图指责道。
  
      卡图听了这句话后,才渐渐冷静了下了。
  
      “不好意思是我太冲动了”卡图低下了头,看着馆长的尸体。
  
      紫溪回想起刚刚洛伊德问的问题,便说道:“暧昧的女子应该没有,但是有一个女人和我爸这两年来走的很近。她好像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看起来是个很和蔼的女人,年纪不大,还挺年轻的,那个留声机就是她送给我爸的。至于叫什么名字因为我们一直也不干涉我爸的私生活,所以这个也一直没问过”
  
      洛伊德眼睛一亮,然后也看着馆长的尸体,严肃的说道:“那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你知道吗”
  
      “她两年前不知道是怎么来到的我们这个城,然后被一群流氓欺负了,被我爸救了,然后得知她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后,变安排人保护她回去,之后她十分的感激,在生意繁忙之余就会过来探望我爸,这个事情我们都知道,所以也一直没怎么在意,因为也没什么特别的,平时我爸这样帮助的人可多了,可是为什么好人总人不长命啊”紫溪说着,又搂着馆长的尸体哭了起来。
  
      “这个女人就是杀害你爹的凶手”洛伊德闭上了眼睛,想象着还原案发时候的场景
  
      “什么就一个看起来那么文弱的女人,能把馆长弄成这样你别和我说是这女人用的美人计,我们馆长可不是这样的人,你要这样说我就把你骨头都给拆了”卡图眼睛都要喷出火来的说道。
  
      “要是那么简单的计划,馆长也就不会受害了。”山猴在一旁看着洛伊德说道。
  
      “没错。所以我希望各位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敌人的能力可能会超出你们的想象。这些人可能不是武道十城的武道家,而是更可怕的高手你们确定也要淌这趟混水吗”洛伊德说完,叹了口气,因为洛伊德感觉到原来有一张阴谋网是早在那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谋织起来了,这是一个多么处心积虑的阴谋。
  
      “馆长对我们有养育之恩,别说是浑水,上刀山下火海,这个仇我们也得报”卡图双拳紧握,恨恨的说道。紫溪、山猴和黑子也表示义不容辞
  
      “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馆长不是被一个人害的,而是被至少两个人害的。而紫溪说的那个和蔼的女子,是一个催眠高手”洛伊德环顾着大家,面色沉重的说道。
  
      “什么催眠师怎么催眠的催眠师也不能把人打骨折吧”紫溪惊讶的问道,这样的手法在武道十城是从来没见过的。
  
      卡图、山猴和黑子都惊讶万分
  
      “没错,这个女的今天来过,估计在馆长要出门之前,她挑准了时间来访,馆长客气的接待了她一下,而她却用留声机放起了音乐,在她已经铺垫了那么长时间的基础上,她成功的催眠了馆长,让馆长以为她就是馆长的夫人,然后两人就去了馆长的房间”洛伊德缓慢的说道。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这样荒唐的事情”紫溪右手在空中猛的一挥,大声的喊道。
  
      “这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山猴沉思着说道。
  
      “到了房间后,这个女催眠师把馆长再次进行深度催眠,然后就让帮凶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房间。”洛伊德看着房间里乱七八糟的物品。
  
      “房间那么乱,不是打斗造成的,这些痕迹看的出,是这些凶手在找什么东西,而在找的过程中,馆长的意志力竟然强大到能挣脱这样的深度催眠。但是由于还在催眠状态中,实力的发挥远远不及平时,并没对凶手造成致命伤害,你看馆长的手。”洛伊德指了一下馆长的手。
  
      馆长的手指已经明显的骨折,形状惨不忍睹。
  
      “我记得馆长和我谈话的那晚上,他一掌就能打碎一张实木桌子,也就是说馆长是内家的高手,主要以掌发力。而在和凶手搏斗的时候,竟然用的是拳,可见当然馆长已经被逼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境地,精神和身体不能链接,这也是负面催眠的一个效果”洛伊德又闭上了眼睛,试图还原当时的场景。
  
      “在用拳头搏斗的过程中,对方的凶手,应该是个非常强壮的男性,在拳对拳的硬度较量上,馆长的拳被打折了。然而在这样的状态下,那个女催眠师还依然在一旁进行催眠。最后馆长实在是招架不住,就”洛伊德叹了口气。
  
      “但是地毯上只有一个高跟鞋的印子,如果还有男性的话,不是也该还有脚印吗”山猴问道。
  
      “如果是一般的人,在这样楼层的高度,估计也会这样选择从正门走。而这个男性的凶手,让女催眠师先离开后,在房间内把门反锁扣上,直接就从窗口跳出去了。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个男凶手有多么彪悍卡图你过来一下,站到窗上帮我看看外面外墙有没有什么线索。”洛伊德又来到了窗前。
  
      卡图来到了窗前,跳上了窗口,正准备按照洛伊德说的往外看的时候,被洛伊德从身后一脚踢了下去。
  
      卡图伴随着一声“啊”,就掉了下去。
  
      “洛伊德你干什么呢这可是三楼啊这样掉下去怎么都是断胳膊断腿的了卡图要受伤了还怎么帮我们报仇啊”紫溪见状,着急的跑过到了窗前,探出了身子往楼下望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