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八章 武道沉浮 11.不可能的噩耗

      第二天在拳场
  
      晋级四强的选拔赛依然是在武道十城的第三城,罪恶之城举办。
  
      卡图势如破竹,锐不可当,一年比一年更加的沉稳,在这竞争激烈的车轮赛中,卡图顺利的获得了晋级四强的资格。
  
      “卡图大哥今年的拳王肯定又是你的了。”黑子傻乎乎的说道。
  
      “卡图,你今天的表现比平时还出色”紫溪竖起大拇指高兴的称赞道。
  
      洛伊德和山猴拉着一个“卡图加油”的横幅走了过来。
  
      洛伊德由于右手在抓着横幅,所以用打着石膏的左手摇摆了一下打招呼。
  
      卡图看到洛伊德和山猴这两个智囊却那么逗的在举着横幅在祝贺,忍不住笑了起来。
  
      很难得见到卡图这样放开的笑,卡图那整齐的牙齿,让这硬汉看起来也是不失英俊。
  
      洛伊德挑了挑眉毛,睁大了眼睛调侃道:“哇,好厉害啊我要是女的就喜欢上你啦”,然后又朝着紫溪看了一眼。
  
      卡图看了看紫溪,紫溪朝着他笑了一下。
  
      “馆长今天没过来吗”山猴一手抓着横幅,一手摆出一副张望的样子,四处搜寻着馆长的身影。
  
      “今天没没见到馆长”黑子说着,不知道从哪变出的零食,又在吃着。
  
      “是啊,每年卡图的晋级四强的比赛我爸都会到的,今天怎么没见到他难道临时有什么情况我打个电话看看。”紫溪拿出电话拨了过去,忙音
  
      “我们先回馆里,馆长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他可是我们的馆长。”山猴从洛伊德的手中把横幅抓了过来,收起了横幅。
  
      馆长家中
  
      “馆长我们回来了卡图大哥今天顺利晋级啦您怎么都没去看啊”山猴大声在大厅里喊道,朝着楼上馆长的房间跑去。大厅的留声机还在放着音乐,洛伊德看了一眼留声机。
  
      “啊不好了大家快过来啊”山猴在楼上惊慌大声的喊道。
  
      “怎么了”卡图飞奔了过来,大家也紧随其后。
  
      山猴的喊声让大家都感到极度不安,因为这是从小到大都没听到过山猴会如此惊恐的喊声。
  
      大家冲上了楼,来到了馆长房间的门前,只见那坚实的实木门紧锁着,一时半会看不出什么异样。
  
      “山猴你干嘛呢吓了我们一跳没看到我爸也不至于那么紧张啊”紫溪踢了一下跌坐在门前地毯上的山猴。
  
      “不,紫溪”洛伊德朝着紫溪喊了一下,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山猴,低沉的说道:“馆长出事了”
  
      大家都皱着眉头看着跌坐在地上说不出话的山猴,然后又看着洛伊德。
  
      “你们看山猴旁边的地毯,上面有高跟鞋的印子。据我所知,馆长那么痴情的,应该到现在为止还没找对象,而今天又是心爱弟子卡图的晋级赛,不论约任何人,都不会专门约在今天。”洛伊德指了一下地毯上的高跟鞋印。
  
      “那这样的话,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把馆长怎么样嘛。”黑子摸了摸头说道。
  
      “一般的女人也许不能把馆长怎么样。但是”洛伊德深沉的思考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担心的恐怖事情已经发生了。
  
      “门已经被反锁了馆长的生活都是我负责的,钥匙就两把,一把我手上,一把在馆长手上。而我刚打不开,而且我也看到了这高跟鞋的印子。”稍微平复了一些情绪的山猴说道。
  
      “糟糕”黑子才反应过来,然后用他粗壮的胳膊猛的推门,然后踹门,然而这门却纹丝不动。
  
      没想到一向火爆的卡图,却转身跑走了。
  
      不一会儿,卡图就回来了,提着一个工具箱到了门前。然后利索的掏出工具,非常迅速的开锁,没想到被反锁的门竟然在十秒不到的时间就被搞定了,卡图一推,门开了
  
      只见馆长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爸”紫溪看到此景,奔溃的哭喊了起来,冲到了馆长面前。黑子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快叫医生”卡图喊道。
  
      山猴便冲了出去
  
      洛伊德走上前来,仔细的观察房间里的每一个细节,以防忽略了什么线索。
  
      “馆长竟然肋骨全都被打断了,手脚也被拳打骨折了,颈部也被打折了。”卡图扶着馆长惊恐的喊道。
  
      习武多年的馆长还没咽气,他想表达着什么,却已经无法再表达任何东西了
  
      “爸爸你一定要坚持住,山猴去喊医生了,马上要来了”紫溪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着。
  
      激动的卡图正准备抬起馆长,背出去。想让馆长早点接受治疗。
  
      洛伊德赶紧制止:“卡图别骨折的人你不能随意动否则折掉的骨头可能会划伤或者刺破内脏”
  
      卡图放弃了这个行为,紧紧地咬着牙关,太阳穴的青筋暴出,卡图仅仅是攥着拳头。
  
      馆长游离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洛伊德从馆长的眼睛中只见到层层的迷雾
  
      然后馆长就咽气了,死不瞑目。
  
      “爸”紫溪撕心裂肺的喊着,跪了下来,颤抖的双手捧着馆长的脸。
  
      卡图抬起头,望着天花板,双手拳头已经捏的咯吱咯吱响
  
      洛伊德走到了窗前,从窗口望了出去,这个窗口没有任何合适做支点套绳子逃跑,而附近也没有管道或者阳台可以顺着往下爬。
  
      山猴带着医生过来,医生赶紧来到了馆长身前,检查了之后,摇了摇头。
  
      山猴来到了洛伊德旁边,从洛伊德的视线看过去。
  
      “这是三楼,如果在没物品协助逃脱的情况下,只能直接跳下去,而普通人这样跳下去,怎么说腿也得骨折。”山猴也在四处搜索着线索。
  
      洛伊德环顾了一下四周,凶手非常的缜密,基本没留下任何线索,而眼前的线索就只有馆长被打得全身骨折的尸体。
  
      “到底凶手是谁这是公然挑衅武道界有种就来找我啊”卡图也走到了窗前,大声的喊道,然后一拳打穿了窗上的玻璃,玻璃划破了卡图的手臂,鲜血哗哗的流了下来。
  
      “医生快给卡图大哥包扎”黑子拉住了卡图,催促着医生。
  
      医生慌忙的拿着急救箱子帮卡图包扎着。
  
      洛伊德蹲到了馆长身旁,用右手在馆长眼前遮了一下,让馆长瞑目。
  
      洛伊德深沉低声的对着馆长说道:“既然我来到了武道十城,既然我们有这缘分相遇,要不是你们救助了我,我可能已经葬身野外,我一定不会让你死不瞑目”
  
      紫溪已经泣不成声
  
      “我希望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根据现有的线索,我想和大家说一下”洛伊德对着房间里已故馆长最亲的人说道。
  
      大家都面色沉重的向洛伊德看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