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八章 武道沉浮 10.心底故事

      此时馆长家的大厅中
  
      紫溪已经逐渐平复了情绪,微笑的对着洛伊德说:“谢谢你,没想到你真就像江湖传闻的那样厉害,但是你却没那么坏。这也是我一直对你的感觉,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但是第一次从新闻上看到你的照片时,从你的眼神中,我可以看的出,你不是坏人。”
  
      洛伊德坐了下来,闭起了眼睛,轻轻的呼吸,听着一旁留声机在播放的音乐
  
      “我爸这些古董东西你还欣赏啊还好他刚没生气到把这个也砸了,不然”紫溪看着这个她爸最喜欢的留声机,窃笑着说。
  
      洛伊德微微的睁开了一下眼睛,轻轻的随着音乐点着头说道:“虽然这音乐只有伴奏,但是这首歌应该是明月千里寄相思。看来你爸是个很深情的人。而这个房间的装饰,高雅却又略显暗淡低沉,也正如里面的歌词:桌上寒灯光不明、伴我独坐苦孤零、人隔千里无音讯、却待遥问终无凭。”
  
      紫溪一下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洛伊德说:“你竟然还知道这首歌”
  
      洛伊德又闭上了眼睛,轻轻的附和着音乐说道:“略知一二吧,不过我大概知道一些事情了,恕我冒昧你妈是不是已经”
  
      紫溪皱了一下眉头,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哎真的不愧是洛伊德,多么微妙的信息都能被你捕捉。只是我妈已经不在了,当年我爸在泰国做生意的时候,由于一次生意上的纠纷,被人寻仇,把我妈绑架了后来,我爸虽然马上交了赎金,但是这帮混账还是”
  
      说完,紫溪紧紧的握着拳头,看着墙上全家福的相片:“紫溪的父母,儿时的紫溪、山猴、黑子、卡图”。
  
      “所以你们为了让家人不再受伤,卡图苦学泰拳,你专门练习射击,山猴读上了当地最好的学校,黑子帮忙家里的事务。是吗”洛伊德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走到了留声机前,轻轻的摸了一下留声机的喇叭。
  
      “是的,像我们都已经参加过那么多比赛,也算有名气,你知道也正常。但是山猴,他还上过最好的学校,这个是以前在泰国的时候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紫溪也走到了留声机旁边,拿出了另一张唱片。
  
      “这个没什么难的,山猴总把自己装的和流氓一样,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脆弱,用这样的态度和外表来武装自己。而他身上无时不刻流露出着一种文人的领袖气息,可以说也是个果敢的人,像这样有抱负的人,只要一上学,学习成绩肯定不会差,外加你说的,你爸既然在那边做生意能得罪人,那么也不是一般的生意,所以也不会是穷人。那么这两个情况在一起,上的是最好的学校,也就不足为奇了。”洛伊德接过紫溪递过来的唱片,换了进去。
  
      “天啊洛伊德,你这大脑还是人类的大脑吗好像什么事情在你眼前都是透明的一样你就那么会分析吗那你分析一下我是什么样的人”紫溪更加的惊讶了,然后挑衅的问了问洛伊德。
  
      “分析你啊我还更宁愿分析面前的这留声机呢。你看,这个留声机上的小狗的图案,是有个故事的:nipper是一只生于英国布里斯托的猎狐爹利,主人死后,被送给他身为艺术家的弟弟。这个弟弟在nipper死后三年画了一幅画,描绘它听着留声机内已故主人录音的专注神态,并把画命名为hisster'svoice它的主人的声音。h集团原本是生产留声机,及发行音乐唱片,后来不再生产留声机,改为唱片零售。现在也已经没落了。”洛伊德叹了口气。
  
      “没想到你还挺讲究的,连故事你都知道,我爸喜欢这个的原因就是这个”紫溪竖着大拇指说道。
  
      “是故事让我印象深刻,所以我想你爸应该也是个非常重情义的人,因为这个小狗的故事,是一个多么让人感动的故事对了,话说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回去休息先了。那个,我的住处在”洛伊德往大厅门外看了看,有一个影子在门口的地面上,洛伊德早就瞧见了。
  
      “啊对,还没告诉你呢,你就住卡图的隔壁,也就是出去后右转,一直走到底,最后的那间。那我带你过去吧。”紫溪说着就带起了路。
  
      “不用不用,我觉得,你更适合在这坐一下,因为一会有人要来找你。”洛伊德笑着对紫溪说,然后朝门口走了出去。
  
      “哦现在也有点晚了,还会有谁”紫溪看着洛伊德的背影。
  
      洛伊德举起了右手潇洒的挥了挥,示意再见。
  
      洛伊德一出门,就看见靠在墙上的卡图。
  
      两人四目相对,卡图淡然的说:“你知道我在这”
  
      洛伊德用右手指了指地上卡图的影子,而这影子正好被投射在了门口面前。
  
      卡图看着这影子,笑了笑,用拳头敲了一下洛伊德,很酷的笑着说:“没想到你也是个汉子,从现在开始,我对你的看法开始改变了。”
  
      “行啦,我就是个打酱油的,那我就先去休息了。”洛伊德拍了一下卡图,就往房间走去了。
  
      卡图望着洛伊德的背影,觉得这个男人,真的不简单。
  
      卡图进了大厅,看见紫溪正在专注的听着留声机。
  
      “紫溪”卡图看着紫溪说道,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嗨,卡图你还没休息吗明天还有拳赛呢,你今天也精疲力竭了,还不赶紧早点休息”紫溪一半着急,一半开玩笑的说,因为她知道卡图非常强健。
  
      “没事,你刚哭了吗”卡图扭头看了一眼刚被紫溪擦过眼泪的纸巾。
  
      “这是啊,都怪那洛伊德不过一切都好了,我现在都放下了。但是今天却让我还想到我们的小时候了。”紫溪朝着墙壁上的全家福看去。
  
      卡图也顺势看了过去,这些相片,也勾起了卡图的儿时的回忆
  
      当时卡图在泰国就是一个孤儿,由于缺吃少穿,平时只能干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还特别会开锁。有一次开了一家富豪别墅里的门后,被狗咬了,就落荒的逃跑了。最后在一个店家前累晕倒了,醒来的时候发现是被一个小女孩救的,而这个小女孩就是紫溪。之后紫溪的爸爸就收留了卡图,并且还带卡图去打了狂犬疫苗。不然可能那一次卡图就已经离开人世了。
  
      卡图想到了这,不禁感慨,一眨眼,就那么多年过去了,当年这可爱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是霸气十足,独挡一方的神枪手了。
  
      卡图拍了一下紫溪的肩膀,安慰的说道:“时间也晚了,你也该休息了。明天我的比赛你会来看吗”
  
      紫溪转过头来,也拍了一下卡图的肩膀,然后在卡图的片面握起了拳头:“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不支持你”
  
      卡图倍感欣慰,然后看着墙上的全家福说:“我一定不会辜负馆长对我的期望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