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六章 商战风云 1.无声的守护

      事务所内
  
      “洛伊德,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我看错你了”唐森边说着,生气的用右手出力的砸了一下桌子。
  
      办公桌上的鼠标、键盘、水杯都吓的跳了起来。
  
      “那你觉得我是哪样的人呢”洛伊德看着唐森,淡定的问道。
  
      “难怪妮可最近都不搭理你了我本来觉得你视功名为浮云、视钱财如粪土而你却选择了和妮可断绝关系,踏上她爸给你安排的道路我真的是看不起你现在”唐森气愤的说完,又狠狠的砸了一下办公桌。
  
      可怜的鼠标、键盘、水杯又一次被吓的跳了起来。
  
      “冷静点,砸坏了东西你得赔哦”洛伊德开玩笑道。
  
      “赔就赔又不是赔不起”唐森看到洛伊德还这样轻松,心中都快气的背过气去了。
  
      “听我说”洛伊德突然一改玩笑的表情,非常的严肃。
  
      唐森见状,看的出洛伊德是真的认真了,便稍微的冷静了下来,双手放到了桌子上,伸了一只手示意:“你说吧。”
  
      “那天的事情的过程你基本都知道了吧”洛伊德问道。
  
      “对,警方公布和你跟我说的都差不多。”唐森说道。
  
      “但是还有一些东西我没和你说,因为最近我怕隔墙有耳。”洛伊德严肃的轻声说道,并环顾了一下四周。洛伊德站了起来,给了唐森一个眼神,让唐森跟上。
  
      两人走到了事务所的外面。
  
      在一个不起眼的草丛后面
  
      “怎么的,洛伊德,你要说的难道是如果抓蛐蛐吗”唐森说道。
  
      “比这更有意思”洛伊德看着唐森,挑了一下眉毛。
  
      “那说来听听”唐森开始有点兴奋了起来。
  
      “既然你已经知道上次的事情了,但是当中还有几个细节我还是有疑问的,只是暂时无法解开”洛伊德惆怅的说道。
  
      “喔还有能难倒你这小子的东西”唐森坏笑道,摆出一副被打败的姿势。
  
      “我说认真的,那天的劫匪当中,我一眼就看穿了那个多余的劫匪,也猜到了肯定是总裁故意安排的,但是当总裁自己心中点人数的时候,估计他自己也发现了多了一个人,所以神色不对。不过他的人人多势众,所以他才放心的让这戏演下去。而我奇怪的是那个凶手劫匪目标不是总裁,而是妮可如果我那天不出手,估计总裁自己也不会想到,而妮可已经就出事了”洛伊德忧心忡忡的说道。
  
      “然而这和你抛弃爱情,选择荣华富贵有什么联系吗再说了那个凶手劫匪也已经自杀了还有什么可怕可担心的呢新闻上也说这是一个赌徒的亡命之举。”唐森指着洛伊德问道。
  
      “哪有那么简单你先听我说完”洛伊德把唐森指着他的那个手给推了回去。
  
      “首先,疑点一,如果总裁安排的是十个人,那么为什么进来的时候是十一个却没人发觉疑点二,为什么那个人要杀妮可,注意,是杀,而不是绑架。疑点三,也是最可怕的一个结果,就是我觉得已经有人开始对我设计圈套了。”洛伊德望向远处。
  
      “那第三点是什么”唐森着急的问道。
  
      “大家都知道那劫匪是司机,而真正的劫匪不是他真的劫匪已经不知所踪了也就是说,想杀妮可的那个人,已经跑掉了,而司机只是个替死鬼”洛伊德略显激动的说。
  
      “啊不是吧那凶手不是自杀了,而且你还全程都在现场的啊真的劫匪如何做到金蝉脱壳的”唐森也开始焦虑了起来。
  
      “所以劫匪不止一个,可能是两个,可能更多,甚至可能是一直挑衅我们的那个代号“x”,而那个“x”是什么意思,我们也不得而知。”洛伊德说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司机是替死鬼的”唐森说道。
  
      “也算是机缘巧合,我在他的车上的时候就注意过他的开车姿势,他是手放在十一点钟方向的手法,那天,正好劫匪手上沾了石灰粉,而那天现场遗留下来的车上,虽然劫匪带了手套没留指纹,却留下了石灰的印记,对于警方来说没什么用,但是对我来说,就是个惊天的秘密因为那个石灰粉的手印的位置竟然是在7点钟的方向,一个司机不论紧张还是焦虑,手握方向盘的位置是一种习惯,不会改变的。所以到仓库之前,那劫匪一直就是想杀妮可的人,而他把总裁拉进去后,知道警察要来,便等警察到了之后,将事先在那的司机给枪杀了,再跑掉。伪造了自杀的现场,而大家对劫匪印象中一直都是只有一个人,所以也就都没深入追究了。”洛伊德分析道。
  
      “你说的都合理,那也可能就一个人作案呀不一定有同伙。”唐森问道。
  
      “从一开始就有陷阱,对手知道我善于观察,便安排了那个司机戴了块名表,而抢劫的时候,那个想杀妮可的劫匪手上戴的就是那块名表,而最后,找到那司机的尸体的时候,在尸体被抬上救护车之前,我也看到了那尸体的手腕上又戴回了这名表。对手深思熟虑,注意细节,专门给我丢出层层迷雾弹但是最终疏忽了一个细节,司机的表戴在左手,劫匪虽然故意把表戴上了,却是在右手,这也证明了不可能是同一个人。虽然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手段将司机引诱到的仓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司机仅仅只是替死鬼而已。”洛伊德说道。
  
      “那你怎么不报警,或者直接那天就和警察说啊”唐森激动的说道。
  
      “说什么说证据在哪里那替死鬼司机可以说是人赃并获,证据确凿,什么线索都没留下,我们现在能有的仅仅是推理而已通过推理能直接抓人吗”洛伊德反问道。
  
      “那你说的好像也对”唐森灿烂的笑着,赞成的说道。
  
      “所以,说到妮可,按我的性格,我绝不会选择为了在她爸底下做事,而抛弃妮可。天下之大,难道我就没别的方式能给她幸福吗但是这个并不是现在最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杀手都已经找上门了,而可以肯定的是,杀手肯定不是她爸那边的,根据这次的事情对手隐藏得基本天衣无缝的情况下,这黑手肯定就在公司当中”洛伊德肯定的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唐森问道。
  
      “我答应了要做妮可的保镖,护她一世周全所有人不理解我,甚至妮可不理解我,都没关系,我只要她安全快乐的活着即使被别人嘲笑,说我贪慕虚荣也没关系在没把黑手揪出来之前,就随他们说吧,很多时候,要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而选择,仅仅只是通向结果的一个桥梁而已。只有进入了她爸的公司,才有机会揪出这个黑手,而且这次黑手行动没成功,可能会沉默一小阵子,不会接连的出招,但是离下一次的出招,应该也不远了。”洛伊德非常严肃的说道,拍了拍唐森的肩膀。
  
      “兄弟,不好意思我竟然误会你了那你和妮可的误会用我帮你去说明一下吗”唐森狠狠的锤了一下自己的胸。
  
      “没事,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告诉妮可,就算她知道,结果也只能是徒增烦恼,而且她真要知道了,还会去和她爸闹,去争取那些关于我的事情,这样对我们三个人都不好。而且她爸和我的对话,我并没和她提起过”洛伊德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天空。
  
      “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保守秘密的有什么我能帮的上的你就尽管说”唐森也重重的拍了一下洛伊德的肩膀。
  
      “好的。”说完,两人默契的给了一个美式击拳。
  
      洛伊德低声委托唐森帮他调查一个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