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五章 总裁的邀请 4.抉择

      一时间,房间里进入了十一个蒙面人
  
      “不许动,抢劫谁动老子就崩了谁”为首的劫匪凶悍的说道。
  
      此时所有人都惊吓万分并且都坐在凳子上一动都不敢动。
  
      总裁并不那么紧张,只是缓慢的坐了下来,然而当总裁环顾了一周的十一个劫匪后,突然总裁的脸色有所变化
  
      一行劫匪上来将所有人都控制住了,而门口的那两个保镖已经被擂晕在地。
  
      洛伊德虽然低着头,但是同时在打量着场上的局势
  
      这帮劫匪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甚至对这个房间都特别熟悉,这让洛伊德感到很疑惑。十一个劫匪分布的位置也很均匀,基本每个劫匪都能控制住身边的人。所有的劫匪都穿的一身黑色衣服,蒙面头罩,只露眼睛。
  
      十一个劫匪中,只有在妮可旁边的那个劫匪身上物品比别的劫匪多一个腰间还别了个黑色的小布袋,可以看的出里面装的不是硬物。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总裁怒视着为首的劫匪。
  
      “我们玩命的来到这里,你觉得我们要做什么先把钱都交出来,而且你们全都得做人质去换赎金”劫匪头目大声的说道。
  
      “赎金没问题,原来你们只要钱啊钱我家里多的是要不你们直接跟我混我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一个公子哥站起来牛气的说。
  
      “哎哟”刚说完这话的公子哥被旁边的劫匪狠狠的踹了一脚,一下跌坐到了地上。
  
      “就是看不惯你这样的败家子”那劫匪说道。
  
      这时候那个气宇轩昂部队出身的公子哥趁这机会一下站起,扼住一个劫匪的脖子,便往门口处走去。到了门口时候,一脚把这劫匪踢回了房间,自己狂奔的跑了
  
      整个酒店里外的警卫不知道为什么全都不见了,这个健壮的公子哥一路跑出了酒店,冲到了停车场,由于司机这些被安排在专门的等候室,他上不了车。然后就一路沿着公路跑他甚至都已经全然的忘记了应该要报警
  
      不一会,这个公子哥就被一个追出去的劫匪开车追上了
  
      众公子哥看到了有人脱险跑掉后,心情都非常的糟糕,都很懊恼觉得为什么自己也没趁机脱逃
  
      门一打开,刚跑的公子哥就被押了回来。
  
      “给我滚进去。”押送的劫匪一把把这健壮的公子哥推了进去。
  
      “哎呀看来有人还想跑啊如果这次让我再看到谁反抗要跑的,我会直接要他命”劫匪头目一字一顿的说着,然后朝着房顶开了一枪。
  
      枪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众人也就都安份了下来。
  
      洛伊德看着场上的一切,并没采取任何行动,因为有个劫匪正用枪来回的指着妮可和总裁。
  
      “还有谁想出风头的”劫匪头目嚣张的问道。
  
      众公子哥都赶紧的低下了头。
  
      劫匪头目看了一眼总裁,而总裁看了一眼洛伊德。
  
      这样短暂的对视依然被洛伊德看见了。
  
      劫匪头目走到了洛伊德跟前,揪着洛伊德的衣服说道:“小子我听说过你,特别爱出风头是吧上次商厦劫案的那个人是我的兄弟,今天你可要倒霉了”,说罢,一脚踢了过去,却被洛伊德闪开了。
  
      “你再动试试看你快的过子弹吗”劫匪头目用枪指着洛伊德。
  
      洛伊德只好停住。
  
      “叫你躲”劫匪头目狠狠的朝着洛伊德脸上给了一拳。
  
      众公子见状,更没人敢吭声了,杰茜在一旁偷笑着看着洛伊德。
  
      洛伊德擦拭着嘴角的血,依然微笑着。
  
      此时洛伊德更关注的是那个腰间别着特殊袋子的那个劫匪。因为即便是劫匪头目,他的语气虽然很凶悍,但是眼神中没有杀气,而那个腰间别袋子的劫匪虽然走到了远处,但是一直盯着妮可,眼神中充满了恶意。
  
      这时,这个腰间别着袋子的劫匪开始朝着妮可走去。
  
      “糟糕”洛伊德心想。
  
      说时迟那时快,这个特殊劫匪对着妮可和总裁身后的那个劫匪就是一枪,那个劫匪应声倒地。最临近的几个劫匪也被他开枪射杀。
  
      当枪口将要指向妮可的时候,洛伊德一个扫堂腿把劫匪头目踢翻在地,把他的枪顺势踢到了桌子底下,然后一跃到桌子上,朝着那个叛变的劫匪冲去,那劫匪才反应过来有人冲了过来,便被洛伊德一脚踢到了脸上,劫匪一个酿跄跌到了一边,枪也掉到了地上。
  
      洛伊德一把搂着妮可:“你没事吧”
  
      “有你在,我没事”妮可紧张的说。
  
      “赶紧躲一下事情还没完”洛伊德对着妮可说。
  
      这时候其余的劫匪包围了过来,看起来他们对这个叛变的劫匪仇恨更深。
  
      只见那个已经失去了枪的叛变劫匪从腰间的袋子中伸手一抓,里面竟然是白色的石灰粉末,然后叛变的劫匪一把将这些粉末甩到了靠近的劫匪的眼睛上。
  
      “啊”靠近的劫匪一声惨叫。
  
      在叛变的劫匪甩石灰粉的时候,洛伊德看到了那劫匪手腕上的那块名表。
  
      叛变的劫匪离门很远,知道跑不掉,便掏出了把锋利的匕首,这把匕首在灯光下却是显得那么寒光刺骨。见到妮可已经在遥不可及的距离,便把旁边的总裁拉了过来,把匕首架在总裁的脖子上。
  
      “别过来,不然谁都别想得到一分钱”叛变的劫匪说道。
  
      “你给我注意点”劫匪头目已经把枪捡了回来,指着叛变的劫匪威吓道。
  
      劫匪挟持着总裁出了房间,一路到了停车场,带着总裁驾车逃了,而那辆车就是今天接洛伊德过来的那辆车。其他劫匪由于今天的突发情况也是让他们措手不及,也都仓惶的离开了现场,上了事先准备的好的汽车逃逸。
  
      场面形势的一片混乱,众公子哥直接都趴到了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洛伊德拉着妮可追到了酒店门口,只能看着逃跑的汽车远离酒店。
  
      “怎么办洛伊德我爸被他们抓了”妮可激动的说道。
  
      “不是他们,是他”洛伊德说道。
  
      “洛伊德你不是说你身手好吗为什么你一个劫匪都拦不住真是没用的废物”杰茜匆匆的从楼上赶了过来,还边走边大声的说道。
  
      洛伊德这时就没那么客气了,并不理睬杰茜。
  
      这时候酒店的警卫这些又全出现了,洛伊德觉得很是蹊跷。
  
      众人都在酒店门口,对这样的突然状况无所适从,有人报警,有人在哭,有人吓得都动弹不得,被抬到了楼下。
  
      “哎呀,我发现我今天落下了一个东西啊。”洛伊德说道。
  
      “什么东西”妮可问道。
  
      “我手机落在了过来的时候的车上,手机还开机着,有gps定位,这样是不是就能追踪到那个叛变的劫匪的位置了呢”洛伊德笑着问。
  
      “那当然啊”妮可激动的喊道。
  
      警察也已经迅速赶到。
  
      于是洛伊德和妮可以及杰茜跟着警察一起,随着追踪gps定位,到了一个很远的废弃仓库前。
  
      果然那叛变的劫匪的车就停在外面,车内不见人,而且洛伊德的手机就在后座的地上。
  
      “应该在里面了包围起来。你们几个就呆在外面等着。”警察吩咐道。
  
      洛伊德看了一下叛变劫匪停在那的车,车的方向盘上,还有着那劫匪撒完石灰后白色的手印,而这手印在方向盘的位置却是在7点钟的方向。
  
      “不行,洛伊德我们也进去吧我很担心我爸”妮可着急的说道。
  
      “放心吧,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们只要在这等就行了。”洛伊德在妮可耳边轻声的说道。
  
      “说什么呢,只会说一些花言巧语,真是个不中用的小白脸”杰茜在一旁冷嘲热讽的说道。
  
      “你说什么”妮可生气的看着杰茜。
  
      “我没说什么呀。”杰茜装作没事的人一样。
  
      “砰”仓库内一声枪响。
  
      “爸”妮可要往仓库里冲。
  
      “别”洛伊德一把拉住妮可,而杰茜却跑了进去。
  
      “相信我,你爸爸一定没事的”洛伊德一副坚定的表情。
  
      不一会,警察清场了,总裁也被救了出来。
  
      “爸爸你没事就好”妮可激动的扑了上去,哭了起来。
  
      第一次见到妮可这样花容失色,难免让洛伊德隐隐心痛。
  
      “我没事,你爸我命大着呢。”说罢还呵呵的笑道。
  
      “总裁你可把我着急死了要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财团以后可怎么办”杰茜在一旁说道。
  
      “警察同志,请问里面刚是什么情况”洛伊德问一名刚在里面执行拯救任务的警察。
  
      “哦没什么情况,那劫匪估计是看无路可逃了,就开枪自杀了”警察说道。
  
      “你们亲眼看到的吗”洛伊德追问道。
  
      “没,进去的时候人质被关在房间里,劫匪在门外,我们听到枪响的时候也以为出事了,结果到那发现劫匪已经中弹倒地了,而且枪上也只有他的指纹,根据报案情况也只有他一个劫匪,所以肯定是畏罪自杀了”警察说完,便对着总裁说:“麻烦一会都到警局一趟录一下口供。”大家都点了点头。
  
      警察便收队了。
  
      “好了,你们先回到车上去,我有话要对这个年轻人说。”总裁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众人。
  
      此时只剩下洛伊德和总裁站在这荒芜的仓库外面
  
      一阵风吹过,旁边的树叶哗哗作响,草丛也在摇摆不定。
  
      “我猜测今天的劫匪是您安排的,但是我不知道您的目的是要考验所有人的胆识气魄还是有更深远的想法因为他们都是各大财团的公子,继承着各大财团未来的命运。”洛伊德说道。
  
      “哈哈年轻人观察能力还不错,的确是我安排的,原本是想考验一下大家的魄力。因为你要知道,做我的女婿的话,没这魄力是不能把财团带领着走的更远的结果没想到真的劫匪却混了进来,而且这劫匪竟然还是我的司机刚警察已经把他的尸体带走了。真让人心寒,平日里待他也不薄,知道他好赌,家里妻儿都揭不开锅了,我还特意帮他还了不少赌债,资助他们家”总裁气愤的说道。
  
      “人心难测。”洛伊德平淡的说道。
  
      “没错,人心难测。从今天看来,我对你的表现十分的满意。但是,欣赏归欣赏,女婿归女婿,门当户对这一个词,我相信你还是懂的。你可以是我最器重的人才,甚至未来可以提拔你为总经理但是,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我的女婿,因为你没这资格所以眼前你又得面对一个选择,二选一:按我的安排进公司,让你平步青云,发挥你的才华,但是你得跟我的宝贝女儿妮可断绝朋友关系,你们只能是生意往来。另一个选择,就是现在滚出我的视线,你追求妮可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但是妮可是我的女儿,我有权管她我也有各种方法让你见不到妮可,你们能不能成,还一样由我说了算你想清楚了再选”总裁用那锐利的眼光看着洛伊德,仿佛只要一说谎或者假意答应都会被一下就看穿,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已经让人窒息得无法选择。
  
      “我选”洛伊德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