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二章 校园惊魂 3.意想不到

      意外再临
  
      到了校长室,洛伊德礼貌的敲了下门。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于是轻轻的推开了门。
  
      “校长”洛伊德冲到了校长的桌子前。校长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背后插着把小刀。唐森匆忙赶来后,依雪也闻讯而至。
  
      “看来越来越复杂了啊”依雪说道。
  
      “不是变简单了”洛伊德说。
  
      “为什么呢”依雪问道。
  
      “的确是变简单多了,因为连续命案的两个死者是父女关系。也就是说这个仇人是报世仇的”唐森说道。
  
      “没错,是世仇世仇世仇我刚进来的时候除了看到校长倒在血泊中手机就在旁边,快唐森把手套给我。”洛伊德惊道。
  
      戴上了手套,洛伊德拿起手机,点亮屏幕
  
      “不好凶手要杀害的是校长夫人依雪,校长夫人是哪位在哪里”洛伊德着急的问道。
  
      “校校长夫人是”依雪正说着。
  
      “啊”门外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
  
      大家走出了门外,一个中年妇女从楼上被扔了下来,而这人正是校长的夫人,已经气绝身亡。
  
      依雪再次吓得跌坐在了地上,魂不附体。
  
      “快,同学们,注意安全,记住自己身边的人是谁,把所有通道都包围了,凶手跑不掉了”唐森喊道。
  
      楼梯上传来一阵缓慢下楼的声音,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由于不知道凶手有几个人,大家也不敢轻举妄动,想着至少堵着凶手等警察来。声音越来越近,出现了竟然是独臂的张大爷
  
      “竟然是你”唐森说道。
  
      “没错,就是我,等了四十年了,这个仇终于报了”张大爷咳嗽着,悲愤的说道。
  
      不一会,警察就过来把张大爷带走了。
  
      依雪仍然没缓过神来。众人都散去了,只剩下唐森和洛伊德。
  
      “依雪,其实凶手是你。”洛伊德冷冷的说。
  
      “哦你有什么证据吗凶手可才被抓走。”依雪第一次出奇的平静。
  
      “你所恨的人都死了,所以你才那么淡定,是吧”洛伊德说。
  
      突然依雪就失控的哭了起来。
  
      唐森挥着拳头生气的对着洛伊德说:“你乱说什么”
  
      “唐森这次可轮到你消息还不够灵通了。”洛伊德说道。
  
      “唐森你先听我说一个故事。”
  
      悲恸的故事
  
      四十年前,张大爷还是学校里的一名数学老师,思维清晰,长的又帅,不少女老师都喜欢他。
  
      而校长的妻子,也是这个班的地理老师,却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才华横溢的理科男。然后当时的张老师已经成家,所以并没有接受学校里任何女子的暧昧关系。
  
      而这一切校长都看在了眼里,心生嫉妒,然而校长是靠他妻子的父亲才走到了这个位置,他并不敢对他妻子说三道四。于是他为了报复,趁派张老师出差外地交流学习的时候,在一个雨夜将张老师的妻子强暴了。
  
      张老师回来得知此事后,拿起刀就说要宰了这畜生。而被他的妻子拦住了,担心杀人偿命。张老师的妻子不希望丈夫为了报仇把命都搭进去。不久后,张老师的妻子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而这孩子是谁的,只有3个人知道,就是张家夫妇和那畜生校长。
  
      张老师并没放弃那孩子,而是默许了这生命的诞生。而也正是这个,成为了张家的灾难导火线。在这个孩子要降生之际,张老师要骑着他的摩托车赶去医院的时候,由于校长在轮胎上做了手脚,那天张老师出了车祸,而在临产之际的张夫人得知了这消息后,激动焦虑致使了难产。最后小孩生下来了,张夫人却走了。
  
      张老师也由于车祸,需要截肢而失去了一条手臂。
  
      之所以张老师没离开这学校,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将这个人渣校长拉下台。”
  
      浮出水面
  
      “这是一出没有协作的协作杀人计划。”洛伊德说。
  
      唐森皱着眉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洛伊德。
  
      “故事还没完,那个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女孩,张老师含辛茹苦把她带大,直到上大学。这孩子从小的时候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世而且天底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壁,这小孩的的身世之谜也从旁人的八卦中传到了她的耳里,也验证了她从小对在自己身世的怀疑。所以她深深的痛恨校长全家,从小努力学习,发誓要报仇。她知道校长的女儿到了这所大学,所以她也考来了这所大学,和她成为了最好的朋友。获得了最接近校长的女儿乔娜的机会”洛伊德说道。
  
      “哼,这些都被你查出来了,然而也不能证明我是凶手啊”依雪辩解道,抽泣着。
  
      “喂喂喂洛伊德,你这次是有点过分了啊你怎么能对个女孩子这样”唐森尝试制止眼前的尴尬。
  
      “从第一次你接近唐森你就是有目的的,早就做好了铺垫。你带我们去逛校园的当天也是你精心安排好的。前一天的晚上,首先电话是张大爷打来的,负责把乔娜叫出去,而你就洗脱了那晚上最大的嫌疑,这样的话你后面再离开的时候就被大家认为是无关案件的了。而我问过你们宿舍的人,当晚你说的是你出去打扫一下走廊,带着宿舍的扫帚出去了,而你行凶结束后,回到宿舍时满头大汗,神色慌张,手上的扫帚脏臭不堪。本来是最小的物件,你以为没人注意。可是正好你们宿舍里偏偏有个有洁癖的的同学觉得那扫帚拿回来后特别脏,于是就将其放到了个很偏僻的角落里,重新买了把新扫帚。如果你还不承认,只要拿那把脏扫帚上的灰尘,与楼顶的灰尘做下检验参照即可。”洛伊德说道。
  
      依雪一下六神无主,又一次的跌坐在了地上。
  
      “这一次是真的无力的跌坐了。”洛伊德看着她说道。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依雪绝望的说道。
  
      “从你想办法让我们上楼顶开始,一开始你的热情我很感动。但是后来回想,你千方百计引我们走到楼下,而且还正好就是案发的楼下,看起来很简单的提议上楼顶,其实都是早就计划好的。而且这样的话,你又有了不在场证明,并且你铤而走险,冒着被我们识破的危险,选择用我们来做目击证人和不在场证明。而为什么偏偏选择我和唐森因为我们近期协助破案的名声比较大,如果我们都不知道凶手是谁的话,并且你还在我们身边,那么谁都不会怀疑你。我说的对吗”洛伊德看着依雪说道。
  
      “没错”依雪已经不再辩驳。
  
      “而你和张大爷互相洗脱嫌疑,本来你们已经成功了。为什么你们还要杀害校长和他的夫人”洛伊德问道。
  
      “他们都该死尤其是校长,害我从小是就单亲,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私生女,而且还是完全不能认父母的私生女。要不是张大爷,我早就死了小时候有一次我生病了。校长的妻子假装到医院探病,她是多恨我知道我是校长的耻辱,从医生那知道我对青霉素过敏,在护士还没把点滴给我挂上的时候,专门准备了一瓶青霉素往我的点滴瓶里注射,而这一幕正好被张大爷看到了,他一手把点滴瓶夺了过来,砸碎在了地上。校长的妻子就慌张的落跑了。从那以后,我发誓这恶毒的女人我一定要让她也受报应”依雪咬牙切齿的说。
  
      “但是你不能杀人啊”唐森又难过又激动的说道。
  
      “因为我情绪的失控,张大爷知道我迟早会败露,所以他直接就动手了,这也是我没想到的他一个人把罪全扛了”依雪放声大哭,撕心裂肺。
  
      唐森难过的拍着她的背。
  
      “依雪,你还是自首吧。”洛伊德话语中伴随着难过的情绪。
  
      “我会的。”依雪控制住了眼泪,仿佛在完成了人生所有的事情后,获得了一种解脱。
  
      “不,依雪”唐森喊到。
  
      依雪往楼上冲的时候被唐森紧紧抱住,无法动弹。
  
      “依雪,别这样虽然你利用了我们,但是我一点都不恨你,恨只恨为什么我没早点出现也许我能帮你沉冤得雪也许我能帮你把这些衣冠禽兽的丑恶行径公之于众”唐森悲伤的说道。
  
      “谢谢你,唐森,放开我吧。你是没有办法拦住一个真心想死的人的。我也很后悔,没早点遇到你。知道吗第一天你来我们学校的时候,我看大家都围着洛伊德的时候,我很想上去找你,因为我很崇拜你从之前你在电视里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非常喜欢你,崇拜你了我也看出了你希望有个懂你的人上去陪你聊聊。我很想,我真的很想但是我想到我马上要利用你,又害怕让我崇拜的你太寒心,所以我没舍得踏出那一步而且我的仇恨已经不能回头了。没人能懂的我伤痛”依雪的难过已经到达了极致。
  
      “不,我不会放开你的即使你不能回头,即使我会痛心,我也不会放开你一周很短,也许我还没更了解你,你就已经离我而去”唐森也难过得快说不出话来。
  
      挣扎了许久,加上依雪精神过度的激动,依雪瘫在了强壮的唐森的怀里。
  
      “带她去警局吧”洛伊德说道。
  
      “我们能不能不告发她不逼迫她给她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啊洛伊德,可以吗”唐森乞求的问道。
  
      “唐森不是我无情你自己还是博士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如果是被冤枉的,我们可以想尽办法帮她洗脱罪名,可是她已经是杀人凶手,纵然再有再多的理由,不是我不允许,而是法律。我们仅仅是先一步破案,而警察也迟早会查到她的,到那时候罪就更重而且她也惶惶不得终日,每天提心吊胆怎么过真为她好,就让她接受她该面对的现实,这不就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和命运吗”洛伊德也很痛苦的说。
  
      “你说的对洛伊德。”唐森说道。“依雪,别怪我好吗我们真的都是为你好相信我们,真正的解脱不是死亡,而是坦然面对”
  
      “好好的”虚弱的依雪轻声说到,时光放佛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候轻轻递过饮料的那个长发飘真的依雪。
  
      黄昏,第一次显得那么刺眼,第一次,给人那么悲伤的感觉
  
      洛伊德心中感到奇怪的是:“在楼顶的案发现场,在一个不会被风吹到的墙角落里有一小团灰尘,而这灰尘却被画了很奇怪的图案,就像上次的恍惚间看到的那个当过佣兵的保镖身上的那个纹身的图案。一个很特别的字母x,是意外是巧合还是人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