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二章 校园惊魂 2.香消玉殒
不一会,就听到一阵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拿到啦!我们走吧!”依雪从远处跑来,兴奋的举着钥匙说道。
  三个人到了楼顶,面前是一扇被一个简单铁链拴住并且上锁的门。
  依雪亮了亮钥匙,很流利的开着锁:“这是学校最高的楼,所以视野应该也是最好的地方!”
  门开后,大家走到了离护栏还有1米左右的地方,开始向学校远处眺望。傍晚的落日余晖,天空中似海浪般的云朵,伴随着微风轻轻的飘动着。虽然已经在高处,但是依稀中依然能感觉的到附近植物园中那些奇花异草的芳香。
  “哇,风景真的是不错啊!”唐森兴奋的说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的确,很别致!而且楼顶的风很大,感觉很凉爽舒适!关键是楼顶的地面竟然还那么干净!”洛伊德也说道,跺了跺脚,还真的没扬起一点灰尘。
  “哈哈,看来我们没白来一趟!”依雪也高兴的说道,掏出一个折成心形的卡纸,送给了唐森。
  唐森竟然不知所措,这是第一次有女生这样追他。唐森感动的看着依雪,从她的手中接过了这张心形卡纸。
  “夕阳还是挺美的,话说我们竟然都已经逛了好多个小时了。我看看东边是什么,是我们刚走过来的那一带么?”洛伊德不想当电灯泡,便假装说道,然后换了个方向走去。
  “唐森!依雪!快过来!”洛伊德突然严肃的大声喊道,声音十分的急促。
  唐森和依雪过来后,惊讶的发现一具女尸,吊死在了蓄水池的楼梯上。而这女尸竟然是乔娜!
  乔娜翻着白眼,死不瞑目,口吐舌头,头发十分的凌乱,面无血色,已经出现了尸斑。
  但是蓄水池的下面没有任何的凶器或凶手可能落下的残缺碎片,而且地面上非常的干净。
  “不!”依雪崩溃的跌坐在地上,“怎么会!?”
  “快报警!不要破坏现场!”洛伊德谨慎的说道并观察四周情况。
  “好!”唐森立刻掏出了手机报警。
  在警察没到之前,唐森和洛伊德又仔细观察了现场,乔娜的尸体看上去并无非常明显的搏斗痕迹,衣服也是完好的,但是可以看出死者临死前还是有挣扎的。
  留宿警局——
  由于三个年轻人都是第一目击者,所以当夜都被留在了警局录分别口供。经过比对,三人口供一致。一夜过后,三人都无嫌疑,被放了回来。
  三个人在操场上望着远处,很沉默……
  “你觉得是自杀还是他杀?”唐森遥望着天空问道,因为乔娜是一个很热情的女孩,人挺好的!
  “应该没人会在自杀的前提上还把门给反锁了。就门口的那道锁来说,是个线索,有钥匙的人会是直接嫌疑人,而这样说来张大爷嫌疑最大?那么警方今天给出的结果是他杀?”洛伊德沉思着。
  “听说昨晚已经经过严密排查,但是警方暂时未公布。”依雪坐到了唐森的旁边。
  “昨天你说唯一有钥匙的人是保卫室的张大爷有?”洛伊德又问道,看了看依雪。
  “嗯,全校带锁的门钥匙都在他那,而那栋楼楼顶的钥匙众所周知就一把,所以也没什么人能上去过,昨天是我和张大爷讲明了我们的情况,说你们是贵宾,难得来一趟,而且又都是成人了,会注意安全,好不容易才拿到的钥匙呢。”依雪说道。
  “但是我们来的这个星期,乔娜一直都是很开朗的人,而且我们三个人都是精通于表情的观察和语言的理解,真有问题怎么会看不出来!?”唐森纳闷的说道,努力的回忆着乔娜的行为片段。
  “而且张大爷是独臂,不太可能具备勒死人的能力,而且年纪又那么大了。”唐森挤了挤他最自豪的肱二头肌,戏谑的接着说道。
  “警方也审讯过他了,由于他是独自住在学校后面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间里,他没办法证明不在场,但是警方也是排除了他的动机和身体作案的可能性。虽然说钥匙是他的,但是凶手的确有各种方式都可以轻松复制出一把新钥匙,而警方肯定也是这样认为。”洛伊德说道。
  “那,第二个拿钥匙的就是……依雪了?”唐森纠结的说了句,看了看旁边的依雪。
  “嘿,别说我好吗!我昨天一天都和你们在一起!”依雪激动的说,很生气的撅起了嘴。
  “放轻松,依雪,我就是随便说说……”唐森惊慌的安慰道。
  “这事情能随便说吗?你知道警察昨晚是怎么问我的吗?!把我吓死了!而且这样的事情本身也很可怕!”依雪生气的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了一旁,背对着唐森。
  “那会不会是电话里的那陌生男子?”洛伊德对着依雪的背影问道。
  “很有可能!”依雪双手背在背后,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但是凶手总不会蠢到专门打电话,留了记录再杀人行凶吧!?我去查查看。稍等。”唐森站了起来,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不一会。唐森深色黯然的过来,说道:“果然,是用公用电话打的。”
  “那线索到这就又断掉了。”依雪转过身来,走到了唐森旁边遗憾的说道。
  “未必。还记得我昨天在天台说的话吗?地很干净,意味着凶手对地形很了解,并且还刻意的打扫过,这就是一个重要线索。依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楼顶上锁,并且平时没别的人上去,那么楼顶应该是灰尘很多并且略脏才对,那么你知道楼顶是多久才打扫一次的吗?”洛伊德边问着,边跺了跺脚,还踩得扬起了一一些灰尘。
  “啊……我想想,好像是4到5个月才一次吧,而且是由张大爷去打扫的,因为学校也知道他身体不好,楼顶平时也不怎么使用,所以就很久才打扫一次。”依雪思索着说道。
  “这样说来的确是有些眉目。”唐森对着洛伊德说。
  “看来凶手为了不在楼顶留下足迹,下了很大的功夫啊!”洛伊德说道。
  寻找线索
  “这样说来,凶手拿着扫把满街走,走出校门的话,至少校警会知道。”唐森说道。“那我去问问校警。”唐森奔到了校门口,经过仔细询问和确定,昨天并无任何可疑的外来人员出入。以及也没有任何学生或者教员提着东西离开。
  “这样说来,看来凶手接触过的扫帚还在学校里面!”唐森激动的说。
  “没错,只是,哪个扫帚才是扫过楼顶的呢?凶手有可能把这扫帚放进了某个班级,又或者丢在这个学校的某个极难发现的角落了,或者还是有不经意的时候被带出学校了呢?”依雪说道。
  “的确,你说的很对,虽然很难,但是幸运的是,这是在学校,大家会帮忙,而且都会积极的按照秩序来!”洛伊德说。“赶紧的,依雪去广播站进行通知,唐森去警卫处封锁全校的出入,我去校长办公室。”
  “好的!”唐森和依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