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歇斯底的黎明 > 第一章 光与影的谋杀 3.还原真相

      唐森半信半疑的对着洛伊德说道:“你还挺厉害的嘛分享一下发现了什么”
  
      洛伊德说道:“是这样的,凶手把右边的路灯全部用黑色卡纸遮住了,从而导致了路面昏暗,晚上只能靠月光看路。然后再通过铁丝缠住两棵树作为触发机关,在货车经过的一瞬间所有卡纸揭开,霎时路灯的光会照的很明亮,而树影的倒影,正好就形成了视觉上的盲区,看起来像深坑,而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司机,绝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合适的路径,可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司机也来不及看到路边的受害者,于是就按照凶手算计的路径撞了过去关于投影的效果,你可以在晚上开车或者坐车的时候从车里看看树木在路面上的投影,一不留神就会发现它们像深坑,吓得你要躲避”
  
      唐森不服气的问:“就算你分析的对,但是也不能保证当晚就这一辆车经过,这样的机关也就只能触发一次,怎么会时机那么准确”
  
      会长哈哈的笑了起来:“唐森啊,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下细节。”
  
      洛伊德接着说:“没错,凶手也是这样的想的,所以他也是用尽了他的一切办法。
  
      1。机关设置的高度只有货车能碰到,而我刚查询过,这一路段,仅仅只有这辆货车是在每周三、周日晚上经过此处。
  
      2。根据天气,为什么是这段时间出手,因为前阵子是雨天,老司机行车会比较注意,那么车速都会控制。而近一周炎热无比,就算到晚上也是和蒸笼一样,哪个司机都想早点完工,自然车速就会提升,并且天气晴朗,一路过来速度都是很快的,而到了这个路段的时候,由于路灯被黑色卡纸遮住,路段昏暗,而在之前快速行驶的情况下,老司机一般不愿意直接减速。正是因为捕捉到了让司机不愿减速的心理,当货车经过昏暗路段时,触发机关,卡纸全被扯掉。光照的投影下,地面瞬间类似有深坑而刚刚一路心态毫不警惕的司机突然遇到了紧急情况,任凭再老道的司机,也知道是来不及躲避的刹车也会由于惯性进到“坑”里。于是只能往没“坑”的地方打方向盘。这也验证了老司机说的地上突然有大面积的坑。
  
      3。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白天路灯还开着,是有原因的,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其实这段路的路灯早就坏了,由于地偏,也没人报修。一直就搁置着。而碰巧的是在案发前两天有人去报修却被消极怠工了,于是那人亲自到了供电局投诉,然而那天是周六,又是偏远地段,所以供电局也并没处理这个问题。最后那个人实属无奈只能趁夜来到这将这几个路灯修好并设置了机关由于是凶手自己接通的线路,并没和开关关联上,所以即使是白天,路灯依然在工作着那凶手很精明,电话用的是公用电话打的报修,所以查不到。而他以为自己在供电所只是简单投诉并且不留名字和讯息,而忽略了供电局却有录像,真是百密一疏我已经知道这个凶手是谁了”
  
      唐森佩服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但是最后如何能让货车的时间和受害者在那等着过马路的时间正好撞上”
  
      “这就是凶手留下的又一破绽。”会长说着,望了下洛伊德。
  
      “是的会长,我们勘察的这些时间,除了现场,我已经将信息全盘收集。昨夜案发时候的确是都有不在场证明。然而由于凶手必须得拖住受害者泰先生的时间。而三个嫌疑人当中昨夜都并无与泰先生的通话记录,所以远程控制耗时不怎么可能。凶手为了让时间恰到好处,所以昨晚谁最后还陪伴在泰先生旁边的嫌疑是最大的而调查结果是保镖最后接触的泰先生。”洛伊德说道。
  
      “哈哈,小伙子挺能干的”会长说道。
  
      “稍等我也有话说,你们看,我也把三个嫌疑人的资料背景调查清楚了他的新娶的妻子是外国人,才来不到三个月。人生地不熟,雇凶风险大且不可靠即使是情杀也没那必要,因为这个富商本来就装作不知道。另外财产继承的遗嘱也没她,所以她基本可以被排除。
  
      然后是泰先生的败家子泰勒,他在外面交猪朋狗友,灯红酒绿,也欠了不少赌债,但是经过调查他的债务也都是在他“零用钱”的范围内,所以没必要雇凶杀害亲爹。
  
      最后是他的保镖兼秘书,这保镖趁着老板出国疗养的那段时间,肆无忌惮的勾结公司女财务,亏空了公款。碰巧最近老板要收购另一家公司,进行账目调整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天大的漏洞,正准备调查此事时候,老板就出事了,所以保镖的杀人动机极大”唐森说道。
  
      “你也不赖嘛,那么短的时间、那么细致的信息的收集,看来人脉挺广的杀人动机,杀人方式都已经被揭穿,那么,就差杀人凶手了。”洛伊德说。
  
      冒险擒凶
  
      为了防止凶手脱逃,会长第一时间给了刑侦队的钱队长说明情况后,要求封锁机场、高速路及码头等通道。然后往保镖的住处赶去。
  
      也许是保镖还深信自己的计谋不会那么快识破。还在自己的住处整理着行李,以及把大量的现金装进手提箱里。正在换衣服之时,突来的敲门声让他警觉了起来。衣服还来不及穿,镜子中还映射着他背后粗犷的肌肉线条和曾经作为佣兵特殊的纹身。他从猫眼里看一下,是一个老头,放松了不少警惕,问道:“谁什么事”
  
      “我是你们这栋楼的,刚在你的这楼梯口被个匆匆下楼的年轻人磕碰了下,想借你电话用一用,联系一下家人。我估计我走不动了。”伪装成老人的洛伊德说道。洛伊德断定能给总裁当助手兼保镖的人,一定不会平时常常走访邻居去谈家常,所以对邻里陌生也是情理之中。
  
      心想自己是国外雇佣兵出身,一个老头也不会有什么威胁,而且自己犯罪的事情应该还没被揭穿。于是凶手再次放松了警惕,打开了门,一瞬间,凶手的脸就重重的挨了一拳。这一拳是唐森打的。虽不致命,但是也足以让凶手踉跄跌倒,会长和洛伊德鱼贯进入屋子看是否有帮凶,而明显就只有凶手一人,凶手迅速从地上起身,一手顶着洛伊德,一手从腰间掏枪。
  
      “不好”会长大声叫道。眨眼间唐森直接扑了过去,两个身材魁梧的人扭打到了一起,手枪掉落在一旁。洛伊德赶紧压住了凶手的右手,会长按住了左手。僵持了几分钟后,大家力量都快不敌凶手,眼看快要被他挣脱的时候,刑侦队的钱队长带着刑警冲了进来,将凶手牢牢控制住了。
  
      “你们把自己都当刑警了啊那么勇猛,佣兵都不怕啊”钱队长挖苦道。
  
      “我们缉凶心切,又怕错失良机,最后只能以多欺少了。”会长哈哈大笑。
  
      “唐森,下次你阐述每个嫌疑人信息的时候能具体点吗我要是知道凶手还是佣兵出身,我不一定帮你,吓死我了。他竟然还有枪”洛伊德忿忿地说道。
  
      “但是你还是帮了”唐森笑道。
  
      两个年轻人笑着互相击了一下拳头。
  
      在凶手被带出房间的时候无意间洛伊德看到了凶手的纹身,是个很奇怪的字母,有点像是字母x。洛伊德正想问什么。
  
      “好久没遇到你们这样有趣的年轻人了谁会提前结束实习呢”会长依然哈哈笑道。
  
      “这”洛伊德和唐森对视了一下,互相留给了对方一个挑衅的坏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