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68 问心有愧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绝对会大跌眼镜。*xshuotxt一个星期以来,所有人都知道连长发疯一般的收拾龙小七,这是实打实的啊,可现在连长却跟龙小七坐在一起抽烟。一个连首长,一个列兵,两者的差距太大太大,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完全对立的。
  
      可就是这样两个身份完全不一样的军人,却坐在这里抽烟。
  
      “这一星期的训练感觉如何?”吴长生吐出一口烟雾问着龙小七。
  
      “累,苦,如果给我一把枪,我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杀。”龙小七苦笑道“连长,我是说真的,我不止一次想到了死。”
  
      “这就是特种部队的训练方式,最基本的体能训练方式。一个月以后你就会适应,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吴长生淡淡的说道“当初我也想自杀,也被逼的要发疯,都一样。他们都以为我在收拾你,却不知道我用的是特种部队的标准来训练你。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吃得消,但我知道你肯定能撑住,因为你是战旗连的护旗兵,独一无二的护旗兵。”
  
      吴长生对龙小七的收拾根本不是收拾,他在训练龙小七,从开完追悼会,做完该做的一切报告之后,回到连队就开始训练龙小七。
  
      “你是一个好兵,也是一个坏兵,你迟早都会走出侦察连。当你在国境线杀人的时候,当你把雇佣兵的尸体高高吊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应该呆的地方不是侦察连。你是战旗连的人,哪怕战旗连裁撤了,你的根也在战旗连。”吴长生转过头看了眼鼻青脸肿的龙小七,自嘲的笑了一下道“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你可以冲动的一枪干掉那个杂碎,但是我不行,我得服从命令,我得带着整个连服从命令……其实想想吧,快意恩仇才是男人应该有的追求……龙小七,你觉得我是一个合格的连长吗?”
  
      吴长生突然问这个问题,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连长。
  
      “合格,你是一位合格的连长。”龙小七回答道。
  
      “我……真的是吗?”吴长生发颤抖的声音。
  
      龙小七抽香烟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突然看到连长吴长生的眼睛噙满了泪水,嘴唇嗡动,那张黝黑的脸颊充满了自嘲与痛苦。
  
      连长哭了?狼团最具狼性的侦查连长哭了!这是一个多么强硬的汉子啊,可哭泣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的揪心。
  
      “我不合格,我不是一位合格的连长,因为我对不起我的兵!死了两个,死了两个啊,我怎么给他们的父母交代?龙小七,你说我怎么给他们的父母交代啊?……”吴长生泪流满面,死死抓着龙小七的胳膊,无比痛苦道“一个十七岁,一个二十一岁……我不怕上级调查我,我也不怕……呜呜呜呜……我怕面对他们的父母啊,人家的父母把孩子送到部队保家卫国,可最后却在我的手里死了……我问心有愧!”
  
      没有人可以冷血的看着自己的兵死去,任何一名指挥员永远都想着把自己的兵活着带出来。死了,死了,风华正茂的时候死了……
  
      吴长生仰天哭泣,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小的泥坑。他没有多少哭声,可龙小七分明听到了撕心裂肺的悔恨。这个时候的吴长生不是连长,他只是一个罪人。
  
      也许龙小七不认为这是他的过错,也许所有人都不认为这是他的过错,但是这位侦查连长却无法迈过心口的这道槛!他想的不是别的,只是怎么去面对牺牲战士的父母,他认为自己有愧,有罪。
  
      “连长,这其实不是你的问题,而是……”
  
      “不是我的问题还能是谁的问题?他们是我的兵!”吴长生狠狠甩了一把眼泪。
  
      可更多的眼泪再次涌出,此时此刻,能让侦察连每一名战士惧怕不已的连长,脆弱的无以复加。
  
      “死的还有我的亲侄子!你知道吗?”吴长生咬牙道“你知道我多想冲到国境线外把那群狗娘养的杀光吗?你知道我大哥大嫂来的时候看我的眼光是怎样的吗?”
  
      龙小七愣住了,他知道那个十七岁的列兵名字叫吴成双,跟他一样是列兵,却不知道这是连长吴长生的亲侄子。
  
      吴长生痛苦的抓着自己的脑袋,深深低下骄傲的头颅……
  
      “连长,既然来当兵了,就得做好为国捐躯的准备。这不是你能掌控的,你的做法是对的,你没有任何错。”龙小七安慰吴长生。
  
      “你懂个屁!”吴长生骂道。
  
      “我不是很懂,但我见得多了。我姓龙,我是龙家人,最后的龙家人。”龙小七淡淡的说道。
  
      他的声音充满了萧瑟,充满历经一切的沧桑。他姓龙,他是龙家人,在家的时候已经习惯了牺牲,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他哭,抱着坟头没命的哭,可有用吗?生在生么家庭就得承受什么样的命运;呆在什么环境,就得承受什么样的苦难。
  
      “原来……”吴长生睁着泪眼看着龙小七,默默道“你懂。”
  
      铁血的硬汉满脸泪水,龙小七看不下去了,真的看不下去了。但是他没有权力指责此时吴长生的发泄,只要是人,总有自己柔弱的一面。
  
      侦察连连长是硬汉,是铁汉,他有脆弱的权力!
  
      “好久没哭过了,没想到十几年后的再次哭泣竟然在一个新兵面前哭。”吴长生笑了,他点燃一根香烟对龙小七道“记住我教你的训练方式,如果我失败了,由你负责为咱们的兄弟报仇。我得走了,我得离开了……”
  
      “连长,你要去哪?”龙小七问道。
  
      “你以为我在这里哭的原因只是因为我的愧疚?”吴长生仰头望着天,轻声说道“处理意见快要下来了,我得转业回家了……”
  
      “什么?转业回家?”龙小七猛地跳起来,难以置信道“这是什么狗屁处理意见?你是侦察连连长,你是特种兵出身,你……”
  
      话还没说完,吴长生就伸手制止住龙小七。
  
      “小七,这是和平年代,懂吗?我不能快意恩仇,但是你可以。也许你不认同侦察连,也许你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果侦察连的战士,但是你的心里不是这样。别人不知道什么是护旗兵,但是我知道什么是护旗兵。”吴长生凝视龙小七的双眼道“护旗兵是单兵之王,单兵之王可以快意恩仇!我没有什么绝活留给你,只能教你如何更快的进入龙隐部队。除此之外还要告诉你的就是……侦察连也是你的家,你的内心深处也把侦察连当成了家,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护旗兵,你不只是战旗连的护旗兵!”
  
      吴长生擦干眼泪,挺胸抬头走下山。
  
      哭,只是发泄,该承受的还得去承受……有的时候哭,也是男人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