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42 走到尽头
    在医院舒舒服服的躺了一个月,伤势已经复原的龙小七办好了出院手续。
  
      他是肩胛骨贯穿枪伤,没有太大问题。倘若不是贯穿伤的话,最少得躺三个月。他对自己开枪不是乱开的,懂得怎么在伤到自己的时候完成自我保护。但是双脚的伤却成为永久伤,这个永久伤不是因为伤口无法复原。相反,他的伤口复原的很好,甚至都让医生护士们感到惊讶。
  
      永久伤是神经的问题,他脚底板的痛觉神经失去了,永久的失去了。当他用麻木的双脚不间断的进行奔跑时,已经损坏了脚底的痛觉神经。从此以后,他将再也感受不到脚底板传来的疼痛,甚至是再也感受不到脚底板接触到的任何东西。
  
      这意味着他的双脚失去往日的敏锐,无法对脚下的东西做出任何判断。如果是正常人也就罢了,但作为职业军人而言,双脚的感触能力重要无比。比如战场中突然踩到一颗地雷,正常人会通过脚底的微弱触觉进行判断,而龙小七永远都不可能做出判断。换句话说,别人会在踩到地雷的瞬间做出反应,但是他不行,只会什么都不知道的继续向前走,而后被地雷炸断双腿。
  
      脚底板的神经问题也许能恢复,也许再也恢复不了。对于这个问题,龙小七谁都没给说。他很清楚,如果这个问题被别人知道了,会给自己带来许多困扰。龙隐不可能要身体出现残缺的人,这是基于战术环境的考虑。
  
      “姑妈,你们医院的侯晓兰呢?”办好出院手续的龙小七跑到护士长办公室,询问侯晓兰。
  
      住院一个月,那个傻妞至始至终没有出现过,像是从人间消失了一样。说真的,对于那个傻妞,龙小七还是感觉到歉意和感谢的。不管怎么说,自己都绑架了对方,虽然这个妞儿真的很傻,可最终也好好的配合自己。嗯,很不错的傻妞,还知道为我龙小七掉几滴眼泪。
  
      “侯晓兰?调走了,你还在昏迷的时候就调走了。”护士长笑眯眯的拉着龙小七的手,柔声训斥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小姑娘,这一次啊,要不是侯晓兰,你可不能恢复的这么快。”
  
      “谁?侯晓兰?跟那个傻妞有什么关系?”龙小七眨巴眨巴双眼,像是明白什么似的笑道“我知道了,肯定是那个傻妞把我备到医院的吧?啧啧,看起来娇娇小小,劲还挺大的,哈哈。”
  
      护士长没有再说什么,上面有命令,这件事不许再说。
  
      “别贫了,”护士长甚至点了一下龙小七的额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小七,你们战旗连很快就要裁撤了,你想好去哪支部队了吗?如果有想去的部队,姑妈倒是能帮你办一下。”
  
      听到这话,本来开开心心的龙小七瞬间变得不是滋味。太快了,太快了……凭什么一定要把战旗连裁撤?凭什么?
  
      “姑妈,不用。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嘿嘿……”龙小七洒脱无比的笑道“再说了,这不是还没散伙吗?等到真正散伙了再说吧。姑妈,谢谢您了,下次来看您的时候啊,我给您买一套最好的化妆品。我跟您说啊,您就是不打扮,要是打扮起来呀,绝对能秒杀一切所谓的美女……”
  
      笑着跟护士长告别,龙小七心急如焚的乘车返回连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达裁撤的命令,但可以肯定距离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战旗连,营区。
  
      站在营区里,龙小七点燃一根香烟,安静的看着一个人都没有的战旗连。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唯一能做的也许只是沉默吧。
  
      所有人都调走了,一个不留。宽大的营区到处都是落叶,风一吹,发出簌簌的响声,给人一种萧瑟无边的感觉。
  
      到头了,真的到头了,几乎横跨一个世纪、满载荣誉的战旗连终于要走到头了。它不再是最烂的连队了,也不再是养老院了,要不了多久,它就会变成一个偶尔才会出现的历史。战旗连三个字代表的含义将会被所有人遗忘,战旗连的荣誉也如地上的落叶一般,在风中被吹散,化作花泥。
  
      “这就完了?”龙小七重重吐出一口烟雾,眼睛有些泛红。
  
      这就完了,没有任何意外的完了。
  
      战旗连完成了它的使命,战旗连已经遭到淘汰,哪怕它是传奇的连队,荣誉的连队。
  
      走进宿舍楼,龙小七一间一间推开宿舍门,看到的全部是一样的空荡荡。空荡荡的床铺,空荡荡的桌子,空荡荡的衣柜……空,到处都是空的。
  
      不,库房不是空的,放置携行包的库房不是空的,那里还有一个包静静的躺在那里,包上的卡片上清晰的写着一个名字龙小七。
  
      一滴眼泪从龙小七的眼睛里流淌出来,他狠狠的抽着香烟,无力的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盯着自己的携行包。
  
      “啪嗒!啪嗒!……”
  
      泪珠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如此的静,连泪珠落地声都可以前所未有的清晰。
  
      龙小七哭了,一个人缩在库房的角落里,抽着香烟无声的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也许只因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也许只因自己想哭了吧……
  
      “妈了个巴子的,有一个老鼠也好呀!呜呜呜呜呜……”
  
      龙小七哭骂着,重重仰头靠在冰冷的墙壁上,让眼泪疯狂的向狂飚。他害怕,他恐惧,此时此刻,连找到一只老鼠陪伴他都是一种奢侈!
  
      没有人跟他一起陪着战旗连走到最后,他彻彻底底成为战旗连的最后一个人。当他成为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由他来背负。
  
      或许战旗连的第一人从来没想到连队会走到尽头,从来没想到守着战旗连走到最后一刻的,只是一个十岁的大男孩……
  
      “战旗不倒!冲锋不止!——战——旗——连——!!!”
  
      寂静无声的营房里,响起龙小七竭嘶的吼声。
  
      没有人因吼声而热血沸腾,只有回音发出无力的附和——战旗连只剩下一个人,寂寞的在那里飙泪颓然的最后的……护旗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