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38 他就是他
    当龙小七实施绑架,制造出大动静之后,震惊整个师部。这已经脱离演习的范畴,超出了演习的场所。如果在演习规定范围之内,绑架绝对是可行的,但是龙小七已经超出了演习区域。不仅超出,他的绑架地点还是拉面馆,还是战地医院门前的街道。
  
      恶劣的影响立即形成,不明真相的群众真的以为这是一个持枪的逃兵,瞬间形成恐慌。
  
      谁也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既然出现了,就得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解决问题。
  
      龙隐部队第一时间赶到,准备开始营救人质任务。
  
      面馆里,龙小七右手握着手枪,死死顶着侯晓兰的脑袋,陷入极度虚弱之中。他的身下满是粘稠的鲜血,暴漏在空气中的皮肤苍白的可怕。
  
      “眼瞎了……失踪了……炸死了……”
  
      龙小七发出几乎是无意识的呢喃声,他特别的困,特别的冷,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可当他想要睡觉的时候,眼前不断的闪现大哥双目失明的模样,老姜被炸死的一幕,还有失踪的三姐和小哥,还有这么多年来部队派人送来的骨灰盒……
  
      如果还有力气,他真的想好好的哭一场,让自己哭累了,哭够了,然后就能睡着了。可惜他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用反应迟钝的双眼盯着从身上流淌下来的鲜血。看着自己的鲜血从鲜红变成暗红,感受自己的鲜血从滚烫变成冰冷,最后凝固在一起,散发着令人呕吐的腥气。
  
      “七哥哥,你不能睡觉,不能睡觉呀……快把我松开,不然你会死的,呜呜呜呜呜……”
  
      侯晓兰不断的叫着龙小七,发出呜呜的哭声。她可以清晰的看到此时龙小七的状况,那绝对是失血过多濒临死亡的特征。
  
      听到这个声音,龙小七用尽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抬起头,晃了晃沉重的脑袋。
  
      他右手握着的枪一直顶在侯晓兰的太阳穴上,沉稳无比。
  
      “傻……妞!”龙小七吐出连自己都说不清的话,咧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用为软弱的声音道“我是狼团的人……龙隐欺人太、太、太甚……我们、我们……团长都被干掉了……”
  
      龙小七的眼前一片血红,红的刺眼,红的眩晕。
  
      “救命!救命!快来人,快点来人!!!”侯晓兰努力扭动被绑着的身体,向外发出求救声。
  
      “闭嘴!”龙小七猛地瞪眼,用手枪狠狠顶了一下侯晓兰的太阳穴发出竭尽全力的吼声“十点之前,老子就是悍匪!狼团必须赢!必须赢!!!”
  
      龙小七的眼睛瞪的圆圆的,一脸的狰狞。还没到十点,现在不能结束,一旦结束,狼团就会输!
  
      绑架就是他的战术,在演习的规则之内,利用绑架拖延过十点钟,龙隐就得认输!这是唯一可以胜利的方法,更是唯一可以狠狠反抽龙隐脸颊的方式!
  
      “龙小七,已经到十点了,已经到了。你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你会死的,呜呜呜……”
  
      侯晓兰哭的稀里哗啦的,恳求龙小七。
  
      可这会的龙小七清醒无比,知道现在没有十点,只有九点钟而已。
  
      “傻妞,请尊重我,请尊重狼团。”龙小七仿佛恢复了力气,冷静的把玩着打火机道“我是狼团人,我得为我的团负责。这不是演习,这是战争,战争中没有妥协,只有死战不休。狼团从团长到列兵全部战死,所以我能做的也就是最终的战死。你是女人,永远不懂男人的战争究竟是什么。男人,活的就是一张脸;男人的世界,就是脸的世界!”
  
      “三、二、一!”
  
      “轰!”
  
      面馆的卷帘门遭到爆破,数道身影瞬间涌入。
  
      看到卷帘门遭到爆破,龙小七的眼睛里迸射出慑人的凶光,就像一头濒临死亡还在维持傲气的野兽,用眼神向实施营救的龙隐发出威胁。
  
      “砰!”
  
      枪声响起,龙小七毫不犹豫扣动扳机,弹头擦着侯晓兰的脑袋飞过。
  
      与此同时,他一把打开液化气阀门,死死捏着打火机,凶残无比。
  
      “这不是演习!”龙小七龇牙发出咆哮“这是战场,属于老子的战场!泯灭人性,六亲不认!!!”
  
      刺鼻的液化气味道弥漫在空气里,让冲进来的龙隐队员陷入绝对的紧张之中。他们看得出来,龙小七这个列兵已经神志不清了。
  
      没错,龙小七就是神志不清!因为他不需要神志清楚,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疯狂的风暴来的更猛烈吧!
  
      野兽?困兽?恶龙?全都不是!
  
      龙小七是一个人,独属于自己。他不需要像谁,也不需要模仿谁,他就是他,他所散发出来的气质,所展现出来的癫狂只有三个字——龙小七!
  
      也许现在这个名字普普通通,毫无特色,但这个名字迟早会成为夜空中最耀眼的一颗星辰!
  
      “小七,这是演习,不是战争。”廖少鹰走进来,盯着龙小七的双眼道“你已经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你的……”
  
      “滚!”龙小七爆吼道“老子不是证明,也不需要证明!你们龙隐敢打我狼团的脸,老子就有责任把这巴掌狠狠的还回去!有种就来,赌一把试试,看我敢不敢引爆煤气罐跟你们同归于尽!”
  
      赌?不敢,廖少鹰绝对不敢去赌……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屋里的液化气浓度已经达到致命地步,但是龙小七依旧跟龙隐部队僵持着。
  
      没有回旋余地,龙小七的右手枪顶着侯晓兰的脑袋,左手死死攥着打火机,随时准备打火引爆。
  
      他的眼皮慢慢的耷拉下来,整个人也软绵绵的趴在侯晓兰的身上。可握枪的右手依旧稳若泰山,攥着打火机的手沉着冷静。
  
      仿佛手里的枪和火机,就是他作为士兵,作为龙小七的全部尊严所在!
  
      “你们都快出去呀!”侯晓兰突然瞪着廖少鹰,发出大叫声“是不是都想看着龙小七死掉呀?我告诉你们,要是龙小七死了,我就把你们龙隐部队抹平!我侯晓兰第一次对天发誓,只要龙小七现在有个三长两短,龙隐部队真的会完蛋,真的会,我不骗你们……”
  
      侯晓兰暴躁了,一双大眼睛瞪到了极限,向廖少鹰发出警告。
  
      谁也不知道这个傻妞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但是廖少鹰却从她的口气中听出了威胁,因为他从侯晓兰的眼睛里看到了自然界最恐怖的生存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