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29 演习开始
    离开侦察连的宿营地,龙小七忍着双脚的疼痛钻距离营地不远的山林里,开始脱下靴子重新给双脚上药、包扎。
  
      同时第一梯队,战旗连的宿营地是跟侦察连在一起的。但是出了这一档子事,就算打死龙小七,也不肯跟这群眼高于顶的家伙住一块了,宁愿自己呆在林子里,清净!
  
      “嘶嘶嘶……”
  
      揭开纱布,龙小七疼的龇牙咧嘴,不断倒吸着冷气。他的双脚全部都是伤口,血糊糊的,给人一种怵目惊心的感觉。然而他就是靠着这样一双重伤的脚,一步步走到宿营地。
  
      “妈了个巴子的,党龙你小子完蛋了,嘶嘶……”龙小七骂骂咧咧,一边把云南白药洒在脚底板上。
  
      他还真不在乎跟侦察连翻脸,因为他从来都不在乎跟谁翻脸。这就是他的性格,永远都不在乎你是谁,只要你敢惹着他龙小七,就是睚眦必报!
  
      一双脚处理了将近一个小时,龙小七这才忙完,重重的靠在树干上喘了一大口气。他闭上双眼,开始思考自己怎么能在三年的时间里把战旗插到侦察连的地盘。
  
      可惜想来想去都觉得不靠谱,人家是一个侦察连啊,自己要在三年时间里挑翻他们,实在是……
  
      “妈了个巴子的!”龙小七突然睁开眼,一脸狠色骂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老子说的就得做到!”
  
      这不是他龙小七一个人的脸,而是战旗连的脸。当他成为护旗兵之后,他就是战旗连,战旗连就是他!肩膀上扛着的只是战旗吗?不,他扛着的是整个战旗连!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升起三颗红色的信号弹,演习正式开始。
  
      瞟了一眼信号弹,龙小七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仍然在歪歪斜斜的躺在树干上休息。
  
      整个演习他都是一个人,那种氛围压根不是他能体会到的。至于怎么演习,怎么打,他是一点点概念都没有。反正说要来演习,就来了,战旗连要参加,反正是不能缺席。
  
      至于其它事,还有什么第一梯队……龙小七压根就没放在心上。他就一个人啊,谁能告诉他一个人该怎么在演习当中玩?跟着侦察连屁股后面混?听他们的指挥协调?不可能!
  
      基于这种情况,龙小七躺在大树底下的草丛里睡着了,并且睡的香甜无比。
  
      而此时,狼团所有单位都在第一时间陷入绝对紧张之中,不断的派出侦察兵搜寻龙隐部队出没的情报。电子对抗室也全力以赴,追踪所有能够追踪到的无线电信号。
  
      他们没有跟龙隐部队交过手,却知道龙隐部队的神出鬼没。你根本没法确定对方的指挥部,你也无法确定他们的战术小队究竟在哪里,唯一能做的就是防御。
  
      等着对方摸进来,然后在防御的基础上给予重击,必要时由第一梯队实施冲锋作战,一口气把对方灭掉。
  
      “全歼。”演习裁判所里,龙隐副大队长廖少鹰发出嚣张跋扈的声音“全歼狼团我们才算胜利,狼团能拖过明天上午十点,就算他们赢。”
  
      这是演习刚开始的双方首长碰头,廖少鹰变得比刚才还要嚣张,似乎对现在还要进行的碰头很不耐烦。
  
      “口气不要太大!”郎狼盯着廖少鹰。
  
      “我很忙,还有事吗?”廖少鹰看向裁判长,对其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继续看去了。”
  
      对于廖少鹰的态度,裁判长也无可奈何,只能摆摆手。
  
      廖少鹰转身走人,至始至终没有看郎狼一眼。
  
      “给老子站住!”郎狼怒了。
  
      廖少鹰站住了,转过头瞅着郎狼道“郎团长,你该去指挥部了,你要是不去的话,我们怎么对你实施斩首?”
  
      扔下这句话,廖少鹰不再停留,大步走出去坐上等待在外的吉普车。
  
      “鹰头,到底给他们留点面子还是一点面子不留?”开车的龙隐队员笑眯眯的问道。
  
      “如果他们不把我叫到这里的话,我会考虑给他们留一点面子,但是现在……没有留面子的必要。”廖少鹰从车里掏出一本,一边翻着一边说道“开车,传我命令,明早六点之前,全歼狼团!”
  
      “哈哈,鹰头,你可真损,比龙首在的时候还要损!”队员立即发动吉普车,大笑着。
  
      听到这句话,廖少鹰罕见的露出一抹笑容,轻声道“你小子说我损?难道忘了咱们龙老大怎么收拾2师了?说好的三天演习,刚开始四个小时就把他们斩首了,我这算是仁慈了好不好?”
  
      “得得得,您仁慈,我承认,绝对比龙老大仁慈一百倍!哈哈哈……”
  
      “可惜龙老大……唉……龙大一走,龙隐再无龙首啊!”
  
      吉普车远离,只留下廖少鹰深深的叹息声……
  
      龙隐部队的龙首就是龙大,那个双眼被刺瞎,把龙小七替换下来的铁血硬汉!
  
      演习已经正式开始,狼团前所未有的紧张。所有部队都在紧张中静静等待。按照先前的战术制定,以及郎狼回到指挥部的新一轮战术调整,开始在原本防御的基础上,再度加大防御力量,形成绝对的收缩防御。
  
      既然龙隐部队敢夸下那么大的口,那他郎狼就得让对方知道狼团根本就是一块硬骨头,是让你啃不起的硬骨头!等到你们输了的时候,在把你原先说的话,狠狠的甩你脸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狼团没有动,龙隐部队也没有动。双方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似乎都在等待着机会。
  
      中午时分,依旧没有动静;下午两点,仍然没有动静;晚上六点,还是没有动静……
  
      狼团变得越来越紧张了,他们几乎可以确认龙隐部队把攻击放在了晚上。
  
      没错,龙隐部队就是把攻击放在晚上,他们是特种部队,在对手是一个团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就是趁着夜晚实施渗透。
  
      “都打起精神!”指挥部里,郎狼再次重申,要求部队。
  
      狼团很疲惫,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他们都在紧张中度过。但是白天什么也没有发生,这种紧张让他们的精神力透支很大,上午的亢奋,也在持续的紧张中几乎被消耗殆尽。
  
      换句话说,经过一个白天的等待,狼团的士气开始低落下来。很显然,这不是一个好信号。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从演习开始的那一刻,狼团就被龙隐部队牵着鼻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