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14 简单训练
    第二天早晨五点钟,龙小七就跟随老姜出发,乘车来到二十公里外的弹药销毁基地。
  
      这个基地非常偏僻,周围没有居民,被划归为军事禁区。因为这个基地所担负的只职就是销毁过期的弹药,包括炮弹、手榴弹、手雷、地雷、子弹等等。
  
      销毁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用引爆的方法,把炮弹打出去,把手雷扔出去,把子弹全部打光。毕竟先进的弹药销毁工厂不是每一支部队都能拥有,绝大多数都采用这种方式。
  
      这里的士兵每到销毁弹药的时候都会头疼的想逃,成箱成箱的子弹进行销毁,直接打的人呕吐不止。
  
      所有的销毁任务都在一大片山地上进行,由于经常遭到炮弹轰,植被几乎完全消失,全部变得光秃秃的,跟周围的山林呈现出鲜明的对比。
  
      “看到山顶的那一面红旗了吗?”老姜指着远处山顶飘扬的一面红旗,对龙小七说道“这就是我今天要教你的内容,很简单,跟着我扛着战旗冲到山顶,拔下那面红旗就算完成。”
  
      “就这么简单?”龙小七乐了,指着山顶的红旗道“就是跑过去把那面红旗拔下来就行了?”
  
      “对!”老姜重重点头道“从这里到山脚有五公里的山谷地,从山谷地攀登上山顶红旗处只有四百米。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冲刺过去的所有距离只有五千四百米。一口气冲过去,拔掉红旗,让你知道战旗连的格言。这,就是今天要教给你的东西!”
  
      “战旗不倒,冲锋不止。”龙小七重重拍了一下胸膛,傲然道“放心吧,班长,保证完成任务!”
  
      太简单了,冲刺五公里而已。
  
      “嗯,有信心就好!”老姜赞许的重重拍了一下龙小七的肩膀问道“做好玩命的准备吗?”
  
      “玩命?跟谁玩命?”龙小七愣了一下。
  
      “当然是跟自己玩命喽,难道跟我玩命?”老姜指着五公里的山谷平地道“在这片平地上,我采用的手法进行了布雷,用了几乎一个月的时间,密度为十。”
  
      “直升机洒雷不是更快吗?嘿嘿……”龙小七一笑道“我知道了,里面全部都是训练用地雷,为了营造战场的气氛对吗?你说过,护旗兵都是在战场中成长起来的,班长,让你费心了。”
  
      这种场面龙小七见得多了,在家没事的时候就看电视,最喜欢看的就是红方蓝方演习,到处都是地雷爆炸,到处都是炮弹爆炸。然后不管是红方的人还是蓝方的人,都能在炮火中安然无恙的冲锋奔跑。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真的呢,到了最后才知道这些根本就是训练用弹。看起来炸的凶残无比,实质上全部都是训练弹。演习的士兵在冲锋时按照既定的路线冲就可以了,就算训练弹在脚下爆炸,也死不了,最多烧伤一块。
  
      “谁说是训练地雷?全部是真的,清一色反步兵地雷。”老姜一脸严肃的对龙小七道“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我现在都有点搞不清每一颗地雷的具体位置了,因为我设下的地雷太多太多,把需要销毁的地雷全部用的干干净净!”
  
      看着老姜不像开玩笑的表情,龙小七的身体狠狠颤抖一下,眼睛瞬间瞪的圆圆的,透出浓浓的难以置信。
  
      “还有,基地开始对炮弹进行销毁的时候,就是我们冲锋的时刻。所有的炮弹都没有长眼睛,随时都有可能落在我们的头顶。换句话说,我利用基地对弹药的销毁,营造了一个真正的战场。”老姜盯着龙小七的双眼继续用严肃认真的口吻道“记住,当我们开始冲锋那一刻开始,你的命和我的命,就全部由老天爷掌握了。就是这么简单,还有什么疑问吗?”
  
      简单?他娘的这叫简单?!
  
      龙小七有种发疯的感觉,地上头地雷,头上有炮弹,然后踩着地雷淋着炮弹冲刺五公里跑到山上拔红旗?
  
      “班长!”龙小七瞪着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高声叫道“我只是一个列兵啊,一个小小的新兵蛋子啊!你让我这样一个刚从新兵连滚出来的新兵蛋子玩这种简单的战场冲锋?班长啊,你当我是神吗?”
  
      老姜眯着眼睛凝视龙小七瞪圆的眼睛,用力点了下头道“不,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神,我只是把你当成了超神!”
  
      “我、我、我……”龙小七一脸无奈,软声细语的陪着笑脸道“班长,我呢,是一颗小小的秧苗,是不能拔苗助长的。如果非得拔苗助长的话,唯一的后果就是死翘翘。咱们可以换一个难度低一……哦,不,换一个难度稍微高一点点的嘛……”
  
      龙小七才不肯去呢,他傻啊?这样的训练压根就是送死,他能知道脚底下有没有踩到地雷?他能知道炮弹会不会落在头顶把他炸的粉身碎骨?一旦进去,就得看命了,赌命的勾当他才不会干呢!
  
      “难度高一点点?”老姜沉思一会,冲龙小七点点头道“没有问题,等会我安排几个士兵充当机枪手,进行无差别扫射。嗯,大环境问题,难度只能提这么高了。毕竟没有条件动用轰炸机,所以就凑活吧。”
  
      “班长啊……我的意思是……”龙小七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连发出的声音都变得撕心裂肺。
  
      “你不是最擅长玩命吗?”老姜问道。
  
      “是啊,我只擅长跟别人玩命,从来不擅长跟自己玩命……”龙小七哭丧着脸道“你还是找别人吧,这个……我真的干不了,我只是一个新兵蛋子,我今年才十七岁半,我、我、我……”
  
      此时此刻,龙小七真的是欲哭无泪。他哪能想到老姜准备一个月的训练科目是这样?如果知道是这样的,他打死都不当什么护旗兵。这是找死,找死的事谁干谁!
  
      “十七岁怎么了?当年我十五岁就跟着连长冲杀战场了!”老姜轻蔑的看着龙小七“就这个胆量?哼!还是男人吗?”
  
      龙小七毫不迟疑道我是女人!我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