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12 不容践踏
    这一项决议在狼团里引起了轰动,所有人都知道战旗连是一支怎样的连队。鼓舞士气?战旗连永远也鼓舞不了士气了,现在的战旗连颓废的就像是半截身子埋进黄土里面的老人,奄奄一息。
  
      许多人都已经得到了风声,战旗连很快就要裁撤了,终将被历史滚滚车轮永远的淘汰掉……
  
      战旗连,恋恋不舍告别医院小护士的龙小七伤愈回来了,整整一个下去,他都在帮着老姜把库房里所有的战旗搬出来。
  
      所有的战旗都是军旗,在战旗连,军旗亦是战旗。他们没有独属于自己的战旗,不像许多英雄连队一样,都有自己特殊的战旗。或许这就是战旗连最为特殊的所在吧,唯一一支把军旗当成战旗的特种连队。
  
      在龙小七的注视下,老姜把所有储藏起来的战旗分成两半,分别插在训练场的东西两侧。
  
      这些战旗呈现出不同的残破,有的连颜色褪成白色,还有的上面溅着黑色半块,甚至还有的战旗只剩下一缕残角。
  
      很明显,这是不同时期的战旗。当所有的战旗都插上之后,足足有三百多根。而这三百多根战旗,没有任何一面是新的,全部伤痕累累,不知道经历过怎样艰苦卓绝的战斗。
  
      可就是这些战旗,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见证了中华民族的崛起。
  
      “每一杆旗都有一名护旗兵的英魂守护。”老姜轻叹一口气,用平静的口吻对龙小七道“小七,咱们战旗连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能被留下来放在库房的战旗,都有一名护旗兵为它而亡。这里只有三百十六面,却不是所有。因为绝大多数都找不回来了,连着尸体一块,再也找不回来了。”
  
      龙小七一脸肃穆,站的笔挺笔挺,冲这些残破的战旗敬了一个军礼。
  
      “东面的这些战旗更特殊,所有扛着这些战旗的护旗兵都活了下来,直到他们扛不动为止。”老姜指着训练场东面的十几面战旗道“看到这一面最完整的战旗了吗?”
  
      这是一面依旧血红的战旗,破损程度比较轻,但是上面的黑色斑点密密麻麻。龙小七知道,这些黑色斑点全部都是鲜血,在红色的战旗上经过氧化,最终变成黑斑。
  
      “这是我连长的战旗,当初他就是扛着这一面战旗带着我一路冲锋,把我磨砺成合格的护旗兵。可惜连长没能死在老山,却躺在了和平年代自己的国土之上……”老姜温柔的抚摸这一面血红的战旗,满是沧桑的轻声道“龙战,战旗连最后一任连长……从他之后,战旗连再无连长……”
  
      龙战……我的父亲!
  
      龙小七默默的盯着这面属于他父亲的战旗,眼睛里透出别样的色彩崇拜、亲切、思念、温柔……
  
      “龙战,战旗连最后一任连长,同时也是龙隐特种部队的创始人,第一任大队长。龙隐,以龙为名,是咱们战旗连走出去的单兵之王!”老姜一脸骄傲的说道“没有再比我们连长更好的护旗兵了,他是战旗连最优秀最优秀的单兵之王。小七,你可能不知道,这十几面战旗的主人,全部都是咱们战旗连的单兵之王,贯穿了整整半个多世纪。这是咱们战旗连的最高荣誉,没有任何一支连队可以比拟……”
  
      龙小七只听了前一句,对于老姜后面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只是充满敬意与温暖的盯着父亲的那面战旗,脑海里不断闪现儿时对父亲残留不多的记忆。
  
      在他的印象里,父亲龙战就是个在家里什么都听老婆的,对所有的孩子都宠溺到让人无可挑剔的模范丈夫,模范父亲。但是他的宠溺只针对家里人,对自己却苛刻到无以复加。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曾经是战旗连的连长,却不知道父亲还是龙隐部队的创始人。唯一知道的就是父亲每一次回家,都会把哥哥姐姐们,连同自己抱一遍,然后挨个的掏出礼物,带着自己这些人一起扫墓,一起做游戏,乐此不彼。
  
      龙小七笑了,有些痴痴傻傻的抚摸着那面战旗,仿佛儿时屁颠颠的牵着父亲的衣角傻笑一般……
  
      “你们战旗连在干什么?难道没有接到通知吗?不知道前往侦察连进行联合训练吗?”粗暴的声音突然传来,打破了龙小七享受的回忆。
  
      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士官,黝黑的脸上充满了暴躁,身体更是充斥着强烈的力量感。很显然,这是一名非常有实力的老兵或者班长,侦察连的人。
  
      “还有心情在这里摆弄烂旗子?有个屁用!如果不是命令如此,我们侦察连会带你们训练?赶紧的,别磨蹭,立刻前往侦察连报道,我们会指导你们进行战术配合!”侦察连的士官瞪着龙小七,用嚣张霸道的口吻高声道“看什么看?新兵蛋子!我是侦察连一班长冷锋,没时间跟你们废话。赶紧滚上车,侦察连报到,旗子摆弄一百遍也屁用没有!”
  
      “啪!”
  
      冷锋一把抓在龙战曾经的战旗上,动手就想要拔出来。但是刚用力,就清晰的感受到腰腹间传来一阵冰冷。
  
      一把军刀不知道什么时候顶在了自己的腰间,已经刺破作训服的布料,紧紧贴着肉。
  
      “冷班长,松手。”龙小七笑眯眯的说道“我龙小七的话只说一遍,松不松在你。我是新兵蛋子没错,可你知道我这个新兵蛋子从前在家是干什么的吗?玩刀的,从十岁操着刀跟人砍架,一直砍到十七岁半,从来没有输过一场。虽然军刀玩的不是很熟练,但都是刀,这玩意不难上手。”
  
      笑眯眯的龙小七看起来是那么的人畜无害,可眼神里却透着一抹凶恶到极点的光芒。
  
      这些都是烂旗子?没错,都是烂旗子,可就是这些烂旗子,所代表的意义则是战旗连的一切,不容任何人践踏!
  
      侦察连一班长冷锋松手了,也许是因为龙小七的眼神,也许是因为龙小七顶在他腰腹间的军刀。
  
      “小七,收起刀!”老姜脸色一沉,冲龙小七训斥道“军刀和枪只能针对敌人,永远不能针对战友,这是部队绝对不容践踏的原则!”
  
      龙小七一笑,麻利的收起军刀,冲冷锋道“哈哈,冷班长,就是开个玩笑,别往心里去啊。哈哈,我这个人吧,就是喜欢开玩笑,跟谁开玩笑就证明我跟谁亲!冷班长一看就是虎背熊腰,战神无双,全民偶像的存在,哈哈……哈哈哈……伸手不打笑脸人,冷班长你不会因为一个玩笑打我吧?不会的,肯定不会的,我相信并且坚信!”
  
      冷锋冷冷的盯着龙小七,伸出右手食指凌空点了两下道“龙小七是吗?我记住你了,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里!”
  
      说完之后,冷锋转身大步离去。
  
      “冷班长慢走,你放心吧,我龙小七绝对不会落在你的手里。”龙小七冲着冷锋的背影吆喝道“我们就不去你们侦察连了,跟你们学不了好,就会吓唬人……”
  
      等到冷锋走远了,龙小七收起笑容,一脸的不屑。
  
      “小七,”老姜一脸严肃道“你不该如此,你得时刻记住你是一名军人。”
  
      “当然,当然,我不打他不骂他,但这个家伙有点傻,我用正当的手段把他的钱搞到手不算什么问题吧?”龙小七想了一下,极其认真的说道“虽然这个家伙没有你这么肥,可好歹也是一块肉。”
  
      老姜看着龙小七的认真,努力忍了一下,最终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这是个思维相当跳跃的家伙,甚至有点阴险狡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