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06 老姜的兵
    任何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操课时间是不允许喝酒的,这是铁的纪律。在禁酒令颁发以后,喝酒的问题更是受到严格的管控,什么场合可以喝,什么时间可以喝,白酒不超过多少,啤酒不超过多少,全部都有明文规定。
  
      现在正是操课时间,哪怕现在的战旗连不去组织训练,也不能违反这条铁的纪律。所以当龙小七看清是团长来到的时候,立刻站起来,脑子里瞬间转过好几个理由。
  
      “团长好!”龙小七冲团长敬了一个军礼,一本正经的大声汇报“战旗连一排一班正在进行战场抢救训练!我班模拟战场可能出现的误吞毒物事件,实施酒精解毒训练。现在正在进行的是姜班长误吞剧毒蘑菇,按照神农本草经记载的方法进行排毒。这是有效的训练,极大程度增加战场生存几率,完全有必要施训。请您指示,一班战士龙小七!”
  
      龙小七一本正经让人几乎都以为这真的是训练,至于酒精解毒,还有什么神农百草经……他知道个鬼啊,眼下被团长抓了个正着,忽悠呗,能忽悠住更好,忽悠不住再说忽悠不住的事。
  
      “喝酒?正常操课时间你们竟然在这里喝酒?还敢说这是训练?”团长还没说话,参谋就窜出来,一脸怒色的训斥道“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你们战旗连简直就是无组织,无纪律,团长来了不知道吗?”
  
      听到这话,老姜猛地站起身,操着酒瓶子向参谋甩过去。
  
      “嘭!”
  
      “哗啦!”
  
      酒瓶狠狠的砸在参谋的脑袋上,顿时将他砸的瘫倒在地,头破血流。
  
      “团长算个毛!”老姜瞪着泪水模糊的双眼发出暴吼“来到战旗连,团长不是团长,就是一名战旗连不合格的护旗兵!狼崽子是吗?那是老子手底下带出来的鸟兵!”
  
      老姜狠狠抹了一把泪水,瞪着站在门口的团长。
  
      我靠!这么吊?
  
      龙小七有点蒙,听老姜的话,似乎团长都是从战旗连走出去的兵。当他再看团长的时候,发现对方的手里竟然提了两瓶好酒。
  
      “班长,我来看你了,给你带了两瓶好酒。”团长努力陪着笑脸,向老姜走来。
  
      这是真的,团长真的是老姜的兵!
  
      “我不要酒,我的酒够喝!狼崽子啊,你就让班长最后扛一次旗吧……”老姜看着面前的团长,用满是恳求的声音道“我叫你团长,你就让我最后扛一次旗吧!不是为自己扛,是为战旗连扛,就这么一次。抗完以后我也该走啦,再也不给你添任何麻烦了,看在你也是战旗连曾经一兵的份上啊……”
  
      老姜的声音给人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能再扛一次战旗,对他来说比任何东西都重要。那是他在部队最后的愿望了,而这个愿望不仅是他的,更是战旗连曾经战死的所有英魂的!
  
      “班长!”团长的眼睛湿润了,很是艰难的说道“现在抗不了旗了,真的抗不了了,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呀。”
  
      现在是什么年代?永远不会有扛着战旗冲锋的一幕了,不管是战争还是演习。电视上演习中扛着战旗冲锋的一幕都是假的,一把战旗就会暴漏一切,让精心准备的伪装毁于一旦。
  
      “一次,就一次,最后一次!”老姜恳求着。
  
      团长不说话,死死抿着嘴唇,低垂着头。他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如果只是一场表演的话完全可以,可他知道自己的班长老姜要的不是一场表演。
  
      “一次都不行?”老姜的声音颤抖着,身体摇晃着向后退了几步。
  
      如果不是龙小七扶着,或许他就能摔倒在地上。老姜呈现出彻底无力的状态,因为失望,因为绝望。
  
      “嗯,团长来了呀。”一个柔柔糯糯的声音传来。
  
      声音先到人后至,指导员来了。
  
      看到指导员赵颖来了,团长郎狼立即投去求助的眼光,他在这里完全呆不下去,因为无法面对老班长绝望的泪眼。
  
      但是赵颖对团长求助的眼神没有任何反应,她轻轻抿了一口白酒,一脸笑眯眯的说道“嗯,过些日子龙隐特种部队要跟咱们团进行一场对抗演习,实弹演习,可以扛旗。”
  
      听到这话,团长的眼睛里露出一抹疑惑与震惊。因为他都不知道这场演习,并且还是龙隐特种部队与他们狼团进行的演习。
  
      龙隐特种部队是什么?那是士兵的终极梦想,只有成为龙的人才可以进入龙隐!
  
      “嗯,没有错,我肯定。”赵颖笑眯眯的说道“咱们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扛旗的事……就这么定了吧。”
  
      老姜眼巴巴的瞅着团长,龙小七也眼巴巴的瞅着团长,等着他同意。
  
      看着老姜渴盼的眼神,团长慢慢的放下手里的两瓶酒,重重叹口气点了一下头,转身大步走出去。
  
      “团长,你真帅!”龙小七抢着发出欢呼声。
  
      他真的希望老姜能够得偿所愿,甚至说现在看到团长点头,比老姜还要激动。
  
      “哈哈哈哈……”老姜大笑,整个人的精神都变了,他拿起团长留下的好酒强塞给赵颖,连声道“谢谢指导员!谢谢指导员!”
  
      “嗯,不客气。”赵颖笑了,提着两瓶酒道“干喝酒没意思,嗯,我让炊事班炒了几个菜,等会饭堂里咱们会餐。嗯,老姜,两瓶酒怕是不够吧?呵呵。”
  
      老姜二话不说,兴奋的拔腿向外跑去找酒。当他跑到操场的时候,昂扬雄浑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战旗不倒!冲锋不止!——”
  
      龙小七听到了,更听出了老姜的情感,听出了战旗连的心声!
  
      “嗯,团长不帅。”赵颖轻轻抿一口白酒,用糯糯的声音对龙小七道“团长一旦让老姜扛旗,那就意味着他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老班长。他宁愿老班长永远不扛旗,永远有着盼头,然后永远的由他照顾老姜的一切。当团长点头的时候,战旗连很快就要裁撤改编了,嗯,你会是战旗连的最后一个兵……”
  
      “什么?”龙小七愣住了。
  
      “嗯,老姜扛完最后一次旗就要离开了,他的离开,意味着战旗连将不复存在。”赵颖仰头灌了一口白酒,吐着酒气幽幽的说道。
  
      “可是、可是……”龙小七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嗯,可是老姜根本无法继续扛旗冲锋了,他的身体不足以支撑他进行护旗兵式的冲锋陷阵。”赵颖用那双迷离神秘的两颗宝石凝视龙小七的眼睛,轻声道“也许……你得代替老姜扛旗了……”
  
      “我扛旗?”龙小七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惊诧。
  
      “嗯……”赵颖发出好听的嗯声,却突然问道“龙小七,你看我像女人吗?”
  
      听到这话,龙小七下意识的回答道“不像!”
  
      话音未落,赵颖的鞭腿再次抽在他的脸上。
  
      “啪!”
  
      龙小七再次被抽飞,重重撞在衣柜上。
  
      “嗯,你怎么出尔反尔?刚才还说我像女人,现在怎么又说不像了?”赵颖发出糯糯的声音,笑眯眯的。
  
      又是满嘴鲜血的龙小七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能在心里发出愤怒的骂声女疯子,我龙小七跟你没完!
  
      “嗯,想跟我没完对吗?”赵颖笑了,眼睛再次变成月牙,抿了一口酒道“三十公里长跑,去吧,跑完之后我再问你这个问题。当然,你可以不跑,不跑的结果就是我再问你一次这个问题。”
  
      听到这话,龙小七二话不说,直接向训练场窜去。他宁愿跑三十公里,也不想再回答赵颖这个神经病问出的神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