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05 迟暮英雄
    在西南军区,龙家人绝对是一个最正统、最红色、最受到所有官兵尊敬膜拜的家族。
  
      龙章,龙小七的爷爷,开国元勋;龙战,龙小七的父亲,传奇一生;龙大,被誉为世界最强的职业军人。
  
      除了直系的三辈之外,还有旁系的许许多多龙家人,全部是各种各样的战斗英雄。但这最多只能让人去尊敬,却无法得到人的膜拜,尤其是军人的膜拜。
  
      让全军区上下官兵膜拜,甚至可以让全国官兵都去膜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龙家人几乎全部都战死!
  
      战死的人就埋在龙小七守着的陵园之中,无名无姓无墓碑,一杯黄土一捧尘。
  
      如果龙小七说出自己是谁,他会得到最好的安排。但是他绝对不会说的,因为他是龙家人。龙家人不需要特殊,守护自己的家,需要特殊对待吗?
  
      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打,完全想不通到底因为什么的龙小七很是不爽的返回宿舍。但是也没招,就凭刚才指导员赵颖给自己的那一腿,怕是他再练十年也抵挡不住。
  
      赵颖究竟是干什么的?强悍的有点离谱了,绝对不会是常规部队走出来的,侦察兵出身?
  
      不知道,想不通,反正以后跟这个大龄女青年保持点距离为好,不,这是个女疯子,女神经!
  
      推开宿舍门,又是一股浓郁无比的酒气扑鼻而来。全连最闷,最不肯说话的班长老姜,正坐在桌前喝着白酒,眼睛里满是不甘的落寞之色。
  
      战旗连的格言是战旗不倒,冲锋不止。可现在进入全新的战争环境之后,这句话已经成为过去……
  
      整个战旗连算上龙小七一共只有二十二人,除去炊事班三个人和指导员、司务长、副连长、副指导员,以及两个排长六个班长,再加上六个副班长,只有个兵。而这唯一的兵,就是龙小七。
  
      每年都有新兵下连,每年都留不住新兵。
  
      在狼团,任何经受过新兵连四个月的新兵,都被养成了狼团特有的狼性。拥有狼性的兵是不会满足于呆在没落战旗连,他们总会千方百计的向外调动。
  
      “没有烂的连队,只有烂的兵!”看到龙小七回来,班长老姜的眼睛亮了,挥挥手让龙小七过来道“陪我喝酒,有些话跟他们说根本就说不通,对牛弹琴。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永远不懂我们战旗连为什么要叫战旗连,永远都不知道战旗连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战旗连的每一个护旗兵,都是真正的单兵之王!可惜那些家伙根本就不懂,他们只看到战旗连的颓败,却永远不知道我们的底蕴究竟在哪里。小七,知道什么是单兵之王吗?懂得一个单兵之王可抵万千雄兵吗?没错,这就是单兵之王,单兵中的王者,万千敌阵中直取主帅的单兵之王。那个小王羔子说咱们是垃圾制造厂?狗屁!我告诉你啊,我们的战旗连,制造的不是垃圾,制造的是单兵之王,并且是批量制造单兵之王……”
  
      老姜是团里唯一的五级士官,他的兵龄在狼团没有哪个人可以超过。这是一个参加过反击战的老兵,也是战旗连的护旗兵。
  
      这会他喝醉了,扶着龙小七的肩膀打开了话匣子,口口声声说战旗连的护旗兵都是单兵之王,并且是可以量产的。
  
      龙小七不停的点头附和着,心里却清楚的知道单兵之王的概念到底是怎样的。
  
      单兵作战很简单,只需要有精湛的军事战术技能,以及灵敏的反应和对危险的嗅觉,就可以进行单兵作战。可单兵之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它的存在,几乎是逆天的。
  
      如果说一名单兵可以完成渗透,对敌方重要目标实施摧毁,那么单兵之王就可以以一己之力由敌后进行全面牵制,牵制敌人的整个战略部署,改变战争的方向。
  
      善于伪装,懂得退却;习惯孤独,创造规则;精通丛林法则,适应荒漠铁律,游走在死亡线,徘徊于生死场。与天斗,与地争,随时随地露出獠牙完成致命一击。
  
      这就是单兵之王,永远孤独的兵中王者。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姜停止了絮絮叨叨。他仰头狠狠灌了一口烈酒,眼泪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
  
      那眼神悲凉的落寞萧瑟,给人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或许这个在战旗连几乎呆了一辈子的老兵,也不知道为什么战旗连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就像一个迟暮的英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征战不已,而自己却只能望着战场回忆曾经的冲锋陷阵。
  
      “班长,我陪你喝酒,好好的喝酒。”龙小七不忍看老姜的眼神,攥着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他不人忍心看着老姜的那种眼神。
  
      “我不甘心啊!”老姜死死抓着酒瓶子,用那泪水模糊的双眼看着龙小七发出痛苦的声音“现在的战旗连还是战旗连吗?不是了,已经不是战旗连了。所有的护旗兵都没有,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不是还有其他人吗?”龙小七问道。
  
      “他们压根就不是护旗兵,压根就不懂战旗连!”老姜用力摇头道“真正的护旗兵只剩下我一个了,我苦苦的死守在这里,就是想最后扛一次旗,用最后的冲锋向战旗连告别。因为我知道,战旗连一定会被裁撤改编。我还差一个告别仪式,我得让死去的兄弟们看到我们的连队依旧没有变……可我没有扛旗的机会了,他们不让我扛旗了,呜呜呜呜……不让我扛旗了呀……”
  
      老姜嚎啕大哭起来,泪水一滴一滴的狠狠砸落在地上,整个人透着一股浓浓的绝望。
  
      看着大哭的老姜,龙小七的鼻子酸酸的,眼睛也湿润了。他无法知道对方的情感究竟什么样的,却知道这个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护旗老兵,究竟对再扛一次战旗渴望成什么样。
  
      他就是想用最后的一次扛旗向死去的兄弟做最后一次表演,就想用最后一次扛旗完美的告别他的战旗连,仅此而已。
  
      但是没有机会了,老姜是最后的护旗兵,走向迟暮的护旗兵……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的门被人推开了。
  
      狼团团长带着一名参谋出现在门口,闻着满屋的酒味,看着痛苦的老姜,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