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单兵为王 > 004 疯女赵颖
    战旗,军人荣誉、英勇和光荣的象征,它提醒军人牢记自己的神圣义务,英勇善战,不惜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卫国家的尊严。
  
      而执掌战旗的护旗兵,则是贯穿世界战争史的特殊兵种。
  
      不管是欧洲战场,还是中国战场,永远不缺乏护旗兵的存在。直到热兵器时代全面来临的时候,这个兵种才退出历史舞台,被人淡淡遗忘。可在从前,护旗兵则是重中之重的存在,它位于各军主帅的位置,引导和调整战争的走向。
  
      到了近代抗战时期,护旗兵则演变为高举着战旗冲锋陷阵,引领着部队一往无前的存在。战旗不再是指挥,而是整个部队精神与士气的寄托。
  
      战旗在飘,就算战斗到最后一人,依旧军心不乱;战旗若倒,哪怕你有雄兵千万,也必然溃败于一旦。
  
      这就是战旗连的职责,守护着战旗永远飘扬在战场之上。而他们的战旗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就是一军旗。以军旗为战旗,永远冲锋在前!
  
      你所能看到这面战旗的地方,就是战争的最前沿!他们所能看到的则是身后是祖国,身后的亿万家人!
  
      战旗娇美如画,鲜血将它染红!
  
      荣誉室里,龙小七一脸肃穆的站在最中央,眼睛里露出虔诚的光芒,来了解战旗连所经历的一切。
  
      2年战旗连成立,历经了工农红军、路军等等建制改编,先后参加过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血战台儿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等等等……
  
      这是一支贯穿了整个国家抗战史的传奇连队,而这种历史在龙小七的眼睛里就是家史。
  
      想要守家护家,就得明白自己的家经历过什么。如果连家史都不知道的话,还谈什么守家护家?
  
      张德云,红军战士,战旗连护旗兵。4年血战湘江战斗中,双腿双脚被炸断,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用牙齿咬着旗杆,让战旗高高飘扬。
  
      汪小五,红军战士,战旗连护旗兵。5年月突破乌江战斗,单枪匹马扛着战旗强登乌江口,身体都被打成筛子,却依旧死死抱着战旗,将它死死插在江口之上。
  
      张乾武,路军战士,战旗连护旗兵。9年5月五台山反围攻战斗,身体被彻底炸没,但是右手依旧稳稳的握着残破的战旗,让它迎风飘扬……
  
      太多了,简直多到无法去细数。几乎每一场战斗都是战旗兵的不朽悲壮史歌,一直到自卫反击战结束。他们不在同一个区域作战,可他们却是整体的战旗连,让战旗飘,用自己的鲜血把战旗染的更加鲜红夺目!
  
      这就是家史,用鲜血和生命谱写出的家的历史!
  
      每看到一段,龙小七的心脏就会被狠狠的震撼一下。他开始有点明白虔诚这个词语的含义了,懂得他们龙家人为什么都在虔诚的守护着自己的家。
  
      当忠诚、信仰、信念到达一种无法超越的最高点时,就是虔诚了。
  
      一个柔柔糯糯的女人声音从身后响起,伴随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嗯,龙小七,你怎么在这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指导员走进了队史室,右手拿着酒壶,不紧不慢的抿着酒壶里的白酒。
  
      这是战旗连的指导员赵颖,全团甚至全师唯一的女指导员。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置身于江南水乡的感觉一样,但是她嗜好与模样却能把所有人吓退。
  
      赵颖二十五岁,上尉军衔,嗜酒如命。每天从起床开始就在喝酒,一直到晚上睡觉,酒壶都不会离手,却从未喝醉。
  
      她的脸上趴着一条狰狞无比的刀疤,从眉骨一直贯穿到上嘴唇。就像一条暗红色的蜈蚣,透着一抹狠辣的残忍,叫人望而生畏,惊悚无比。
  
      本该是一张绝美的脸,却被刻上这样一条刀疤,残酷、残忍,让人看了第一眼之后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可如果忽略她脸上的刀疤,整个人都无可挑剔,尤其那双眼睛。
  
      赵颖的双眼简直就是两颗集天地灵气的璀璨宝石,瞬间把人吸进去,恨不得永远沉醉其中。即便在酒精的烧灼下给人迷离的感觉,但这迷离却给她增添了别样的神秘气息。
  
      “看看家史。”龙小七回答道。
  
      “嗯……家史?”赵颖怔了一下,指着荣誉室墙上的一幅幅照片,很是诧异的问道“你说这些是家史?”
  
      “不对吗?”龙小七笑着说道“难道这仅仅是连史?在我看来,战旗连的一切,根本就是贯穿新中国的家史。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认为的,但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赵颖笑了,一双眼睛变成了两弯叫人心醉的月牙儿,贯穿脸颊的刀疤在笑容的挤压下,更加赤红狰狞。
  
      如果你看到的是她的眼睛,就会忽略她的伤疤;如果你看到她的伤疤,就不会再去看她的眼睛。
  
      龙小七把伤疤看了,也把眼睛看了,甚至还把赵颖的胸部给看了。
  
      “嗯,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认为的。”赵颖笑着把酒壶递给龙小七,糯糯的说道“我请你喝酒吧。”
  
      “够烈吗?”接过酒壶的龙小七咧嘴笑道“女人,还是不要喝那么多酒。”
  
      说完,龙小七豪情万丈的仰头,灌了一大口白酒。
  
      瞬间,他的眼睛瞪的圆圆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因为这个酒太烈了,狠狠的割着他的喉咙,落进胃里之后像是一颗爆裂的火球,狠狠烧灼着他的胃壁。
  
      “咳咳咳咳……呼!呼!呼!……”
  
      龙小七剧烈的咳嗽,狗搂着腰身大口喘气,眼泪花子都被呛出来了。
  
      “咯咯咯……”赵颖发出欢快悦耳的银铃笑声。
  
      笑声中,她的眼睛眯的更好看了,伤疤也越发狰狞。
  
      “太、太、太烈啦!”龙小七大口喘着粗气,伸手抹掉眼睛里的泪花子。
  
      “嗯,我喜欢。”赵颖拿过酒壶,凑着嘴巴抿一口酒道“你觉得我是女人吗?”
  
      龙小七点点头,承认赵颖是女人。不仅承认,他还得承认如果指导员的脸上没有那个伤疤的话,会比所有的女人都要女人。
  
      赵颖笑了,月牙一般的眼睛里满是甜蜜,可她向龙小七的脸上抽去的右鞭腿却狠辣无比。
  
      “啪!”
  
      龙小七的身体侧飞出去,狠狠撞在墙上,而后重重砸在地上。他根本没有看清赵颖究竟是怎么出腿的,只知道自己被击中了,被击飞了。
  
      “嗯,挺好。”捏着酒壶的赵颖柔声笑道“小七,在你的世界里是没有男女之分的。嗯,不是你现在的世界,是你以后的世界。”
  
      变态!女疯子!恐龙!老子招你惹你了啊?不是挺温柔的一大龄妞儿吗?怎么就跟个神经病似的?
  
      满嘴鲜血的龙小七在心里破口大骂,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这个女指导员了。
  
      “嗯,你在骂我吗?”赵颖抿一口白酒,一边转身向外走,一边用自己独特的柔柔糯糯声道“你说我是女人,我很喜欢,谢谢你,龙家的……最后一人。”
  
      龙小七看着赵颖聘婷袅袅的离开,眼皮狠狠跳动一下她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