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画演天地 > 第九百一十五章 浓烈如火
    要拓跋夫人和拓跋千川他们死,其实就是彻底的抛弃了他们。
  
      被自己背后的势力抛弃,这可不是拓跋夫人和拓跋千川他们的想要的结果,而遇上这样的事,着实令他们感到绝望。
  
      骁勇作为旁观者,可不会有什么绝望不绝望的想法,他想着的是,对方势力既然宁愿舍弃两个手下也要将那王冕带走,说明那尊王冕是个宝物。
  
      话说,里头能有那么一只凶兽的王冕,想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东西也不行。
  
      而它都不普通了,骁勇哪能让它被人收走了?
  
      暂时不去理会拓跋夫人和拓跋千川,骁勇一个现身,一把抓住了那尊王冕。
  
      王冕本身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物件,被骁勇抓在手中了,居然疯狂的挣扎,宛若是只活着的东西。
  
      而那想要卷走它的诡异幽光,在骁勇抓住王冕的那一刻有了眨眼的恍惚,随即目标一转,向着骁勇就是铺天盖地的袭去。
  
      骁勇大手一个用力,强悍的力道和恐怖的修为一股脑的涌入王冕之中,刹那间的止住了它的挣扎,剩下的诡异幽光,骁勇眯眼瞧了一下,嘴角微微咧开,露出满口的森白牙齿。
  
      诡异幽光当真与仙光有那么些关系,其内甚至还有仙源晶石的气息,然而即便合着两者的诡异幽光的层次不低,但在纯正的仙光面前,它们还是差了一点。
  
      因此袭向骁勇的诡异幽光,骁勇没躲没闪,单单祭出仙光与之对抗。
  
      不对!连对抗都不是,是单方面的倾轧。
  
      自然的,被倾轧一方是诡异幽光所在的一方。
  
      且被倾轧不说,诡异幽光还有在被倾轧的时候,被仙光一口一口的吞噬。
  
      诡异幽光没有情绪,可散出它的不可见的眼睛有着情绪。
  
      那是错愕惊愕,以及随后的惊怒与惊喜。
  
      显然的,对方认出了仙光,对方也渴求仙光。
  
      因为这个原因,那只看不见的眼睛一个闭眼再一个睁眼的显出了它的形态。
  
      同一时刻,王宫那边,闭着眼睛的蒲杏糖赫然睁眼。
  
      “原来如此!”
  
      蒲杏糖继承了青州秘境的传承,对青州秘境的了解要胜过骁勇,就在见到这么一只眼睛的时候,第一时间的透过传承知道了它的来头。
  
      青州秘境在上古时候不过一处洞府,既然是洞府,自然就有它的主人,而这个主人其实就是上古时候的某个兽修大尊。
  
      兽修大尊修为滔天,即使不在青州秘境布置什么手段,他手下的人也没有胆子反叛,但他的后人不行,因此在将青州秘境传承三五代之后,那时候的青州秘境的王座主人为了自己的地位不受威胁就炼制了几样镇压青州秘境的宝物。
  
      这些宝物之中其中就有一只青铜巨眼,那是一只以太阳为瞳、月亮为孔的宝物,将它催动之后的外显就是天上的那种眼睛。
  
      它能帮助青州秘境的主人体察青州秘境的一切,这可比蒲杏糖借助青州秘境的传承来做查看要方便且霸道,毕竟借助那只青铜巨眼体察的同时,还能借着它定位的发动攻击。
  
      好吧!蒲杏糖同样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可她不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吗?
  
      如果青铜巨眼在蒲杏糖的手中,这样的代价她是不用付出的,不过现在的青铜巨眼的主人可不是青州秘境的主人,故而青铜巨眼的威力受着法则的限制而不能完全的展开,否则的话,人家也不用动用下蛊这等勾当,直接的就能与蒲杏糖硬撼。
  
      当然,那样硬撼的结果,胜利者依旧是蒲杏糖,没办法,谁让那尊王座的主人是她呢?
  
      而蒲杏糖认出了天上的眼睛的来历,也就猜得出对方的身份了。
  
      她蒲杏糖继承了最初那位兽修大尊的王座,而对付则是继承了其后人制作的青铜巨眼。
  
      就炼制者的层次来说,那位兽修大尊自然要比他的后人强大,但是呢……王座这东西,至少蒲杏糖继承的是不完整的。
  
      先不说分给了骁勇的那些血渍,就说它的前几代的主人,就有动用王座上的力量,甚至就是那件青铜巨眼的部分材料就是当初那位青州秘境之主直接的从王座上取下来的。
  
      如此一来,残缺的王座对上完整的青铜巨眼,前者虽然占尽优势,可也不能轻易的解决对方。
  
      “不过……有了那尊王冕,你可就没有机会了。”
  
      显然了,王冕也是和青铜巨眼同层次的东西,而这王冕现在落到了骁勇的手里。
  
      想到此处,蒲杏糖从王座上站起,对着三姑说道:“你在这里看住他们,我去去就来。”
  
      看住谁?自然是拓跋鬼凤他们,而且现在的人数可不是骁勇离去时的五个人,已然变成了上十数,却是骁勇离去这段时间,蒲杏糖借着王座的力量亲自抓了几个妄图对青州秘境不利的人。
  
      骁勇那边,眼神有了情绪又显出了身形的眼睛死死的视线钉在骁勇的身上。
  
      眼睛是不能说话的,但可以杀人。
  
      还是幽光,却不再是诡异的,是充满了杀意的。
  
      它们化成一支支的狼牙利箭,形成箭雨,射向骁勇。
  
      这样的幽光要比先前的幽光强大许多,骁勇单用仙光与之对抗,颇有不妥,骁勇就转而动用其他力量,比如……短刀。
  
      短刀轻舞,雾出的刀光形成一面锋锐的墙壁,狼牙利箭袭来,撞在上头,发出嘭嘭嘭的连响。
  
      这是狼牙利箭被撞碎了,而被撞碎了的狼牙利箭没能重新凝聚,它们呈现出的幽光形态被融入了锋锐墙壁当中,随后被骁勇吞噬一空。
  
      幽光之中混有仙光,骁勇吞噬了它,准确的说是他的蜕凡印吞噬了它,就几下转变成了属于骁勇的仙光。
  
      仙光得了成长,在蜕凡印上的覆盖面积就越来越大,而这就给了骁勇再次拓印蜕凡印的可能。
  
      骁勇满意这样的可能的出现,终究……蜕凡印才是他强大的根本。
  
      天上的那只眼睛的主人大致上也懂仙光的妙用,就对拥有品质更高的仙光的骁勇充满了嫉妒,更有剥夺抢夺的心思的浓烈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