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小说 > 虚实进化 > 第1097章 我的脸自带嘲讽,还是你们羡慕嫉妒?
    圣域作为一个独立于地球的空间,面积大得就算是比之一个欧洲也不见得小到哪里去。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圣域建筑这边,长驻人口更是不到千人。

    除去那些常年不足五十人的拥有圣衣的圣斗士,其他人都是没有圣衣的普通守卫。这些人虽然被称作杂兵,却也不免有藏龙卧虎之士。

    毕竟整个圣域总共也只有88件圣衣而已,就算是领悟了小宇宙但是没有与之匹配的圣衣,也只能当一个候补而已。圣衣对于一个圣斗士而言不仅仅是作战的铠甲那么简单,更能够在平日里辅助修炼。

    因此能够得到圣衣的人除了实力之外更需要运气,每一件无主的圣衣可都是被无数人盯着。但是真正有能力拥有圣衣的却并不多见,因为想要获得圣衣除了需要击败其他争夺者之外更需要得到圣衣的承认。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每年的演武之中也是时不时会出现难得的精彩对决,那些原本没有圣衣的候补圣斗士却表现出了不亚于正规圣斗士的战斗。

    而乐渊和卡西欧士这样的对决理论上是私斗,在圣域是不被允许的。但是一来两人均还没有成为圣斗士,二来交手的地方是在演武场,因此反倒有了例外的可能性。

    属于魔铃还有莎尔娜之间的独居,被好事者传播了出来。魔铃自然不是个碎嘴皮子的人,对于这个赌约也不是多么看重,她更加在意的是乐渊究竟有什么底气,能够下如此决定。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用来了解一个人的本质或许短了一点,但是如果用来观察一个人的习惯却已经足够。

    乐渊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更是绝对不喜欢自己吃亏。因此这一次和卡西欧士打赌绝对有自己的底气,现在魔铃也是只能相信乐渊。

    而这个赌约之所以会流传出去,除了莎尔娜想要让魔铃无法反悔之外,更有乐渊煽风点火的帮助。

    想出名,要趁早。

    乐渊不打算通过正常方式进入黄金圣斗士的视野,想要得到黄金圣斗士的指导,不表现出什么怎么能行。

    紫龙的师傅是五老山的天秤座童虎,这个活了两百多年的上代黄金圣斗士的教导水平绝对是一流的。紫龙得到的传授绝对超越了一般的青铜圣斗士,甚至于连某些白银圣斗士也比不上。

    而冰河同样不差,师傅是水瓶座黄金圣斗士卡妙同样不差。在一群黄金圣斗士之中实力也算是中规中矩,教授徒弟更是尽心尽责,能够有这样的师傅冰河算是赚大了。

    虽然黄金圣斗士不见得能够将第七感一并传授,但是他们的经验无比对于一般人颇有启迪。对于乐渊这样不甘心只是在六年多里面成为一个圣斗士的人来说,能否在六年之中突破至第七感甚至更高才是他关心的事情。

    历年以来各种演武从未断绝过,而黄金圣斗士大多隐藏在暗中观察,并不现于人前。或许对于他们而言,看这种程度的战斗,甚至比不上睡个午觉来得有价值。

    而属于魔铃以及莎尔娜之间的赌约虽然说有点意思,却也没有引起其他在圣域的黄金圣斗士的注意,真正被这吸引来的也只有两人。

    其中之一算是和魔铃关系不错的狮子座艾欧里亚,而另一个则是杀害了前任教皇,更是假死脱身,嫁祸射手座艾俄洛斯为叛徒的双子座撒加。

    这个家伙伪装成教皇已经过去了足足10年的时间,期间他的身份竟然一直没有被揭穿,其中既有他伪装高明的因素,恐怕也很难瞒过所有黄金圣斗士的耳目。

    最起码在所有人之中,乐渊就不相信处女座沙加会看不穿他的伪装。或许撒加的伪装很是巧妙,但是论实力和精神演化幻觉的造诣,沙加绝对不弱,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不可能感受不到其中的问题。

    说到底,现在的一切还是因为有所顾忌。除掉了现在伪装教皇的撒加的确看似去了一害,但是却削弱了圣域的实力,更挂件的是圣域会失去主心骨,没有了雅典娜坐镇,谁敢说自己能够暂时领导圣域?

    先不管其他,最起码在领导力上,撒加的水平还是可以的,在他的领导之下圣斗士并没有出现大问题,同时在不断储蓄力量防御着冥斗士的复苏。

    撒加、艾欧里亚两人一明一暗出现在竞技场内,而绝大多数前来参加演武的圣域守卫在看到教皇之后可谓是鼓足了劲,为的便是能够在教皇面前展露自己的实力。

    很快,在演武进行过半的时候,乐渊以及卡西欧士两人走上了竞技场。

    “哇哦,看到了吗?那个小个子应该就是今年的那个新人吧,就是通过了沙加大人考验却没有被他收为弟子的那个!”

    “哦?就是他吗?区区一个一年生就想要挑战已经是三年生的卡西欧士,就算是再怎么不自量力也该有自知之明吧!”

    “谁说不是呢,魔铃这一次快要惨了,也不知道莎尔娜会怎么对待她呢?”

    ……

    “蠢货!”

    在暗中骂出这句话的是狮子座的艾欧里亚,他一个人战局最高点,小宇宙的力量让他成为了众人眼中“不存在”的一个人,除了装作教皇的撒加外没有一个能够发现他的。

    他此刻骂出的这一句“蠢货”说的可不是别人,而是那些认为乐渊已经输定的人。

    艾欧里亚作为狮子座的黄金圣斗士,他拥有远比其他人更加敏锐的战场直觉。

    从乐渊出现在竞技场开始,艾欧里亚便已经在观察这个足以令魔铃以自身为赌注的学生。

    虽然从乐渊出现倒他进入竞技场中心,期间并没有多长时间,同样没有使出一招一式,艾欧里亚却已经看出了乐渊成竹在胸。

    乐渊的眼神一片清明,丝毫没有落败的紧张感和颓废,相反他的眼神中是一如既往的自信,那绝不是一个失败者的眼神。

    或许仅凭一个人的眼神做出判断草率了一点,但是有些时候直觉就是这样,尤其是这个直觉的主人还是一个开启了第七感的黄金圣斗士。

    如果说艾欧里亚是因为魔铃的事情而主动关注乐渊,那么撒加就纯粹是因为兴趣使然。在偶然听到了乐渊与卡西欧士的对决后,便突然产生了兴趣。

    仅仅是看到双方的第一眼,撒加同样产生了和艾欧里亚同样的感觉,原本众人呼声中必败的乐渊,在听到眼中却根本不会输。

    只不过究竟是如何产生这种判断的,就算是撒加也无法形容出来,就仿佛一切本该是这般演变的。

    嘎嘎——

    竞技场上,距离乐渊不过两三米的卡西欧士将自己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配合他那足足高了乐渊一个头的身材,的确很具有威慑力。

    但是这种威慑也顶多针对一般人,被乐渊击倒的大家伙何止他一个,比其他更具威慑力的远不止这些。

    “怎么样,现在投降的话,我可以给你来一下轻的,让你轻松下场,不然的话可就要吃点苦头了!”

    已经进入了竞技场,对于卡西欧士而言就不可能存在有投降认输的情况,只有在一方倒下之后比赛才算是结束。

    “你,认为自己稳赢了?”

    已经进入了竞技场,乐渊像是撕开了伪装的猛兽,抬起头对着卡西欧士咧着嘴笑了,那露出的牙齿怎么看都像是噬人的恶魔,令卡西欧士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哼!”

    眼见自己的“好意”乐渊竟然不领情,卡西欧士当即大步跨上前,随后张开双臂一个熊抱天下就要将乐渊擒住。

    但是当他双手环抱之后却猛地发现乐渊竟然从他的眼前消失了,消失得是那么地突然,就像是突然从视野中消失的一般。

    不过从发现乐渊消失不过0.5秒不到的时间,卡西欧士便感觉到身后一股力量踹到了他的屁股上。

    “走你的!”

    那股力量奇大,一点也看不出竟然会是乐渊提出来的,卡西欧士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便向前飞去,卡西欧士那逼近两米的身体竟然一下子飞出去5米之远。

    嘭——

    屁股着地的卡西欧士直到坐在地上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在一边观战的莎尔娜有些看不下去了,开口喊道。

    “卡西欧士!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点解决他!”

    听到自己老师的声音,卡西欧士哪敢继续坐在地上,站起身一转头,便见到了站在不远处依旧在查看自己手指甲的乐渊。

    “可恶!你是胜不了勇敢的卡西欧士,去死吧!”

    眼见乐渊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卡西欧士咆哮着冲向了乐渊,那模样和一头发狂的蛮牛差不多,一边冲刺的同时,卡西欧士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蓄力。

    五米、四米、三米、两米……中了!

    突然爆发的卡西欧士仅仅花了0.05秒便来到了乐渊的身旁,只不过当他一拳挥出的那一刻他的动作也随之静止了下来。

    “解决了!真是一场没有丝毫悬念的比赛,魔铃收了一个好苗子!”

    说完这一句话,艾欧里亚自觉没有继续待得必要了,随即一转身离开了竞技场。

    “仅仅是三个月,便打出了一记亚音速的一拳,刚刚的那种感觉是小宇宙,真是值得培养的人才!”

    被华丽长袍笼罩的撒加同样看清楚了刚刚的那一幕,卡西欧士的愤怒一击没有对乐渊造成任何伤害,相反为乐渊提供了反击的机会。

    一拳,乐渊的真正攻击只有一拳,但是正是这样的一拳便令卡西欧士丧失了意识。

    嘭——

    随着乐渊转身离开,卡西欧士随之倒在了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