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六十五章 火车站混战
距离日本领事馆的机密信件被冒险王盗走已经过去两天了,日本领事馆一直在派人搜索冒险王的踪迹,而西安警备司令部的龙将军却在这关键时刻来到了上海。
  “这人还真是多啊,这龙将军也太受欢迎了吧,只不过来一趟上海就有这么多人接送。”乐渊站在火车站高台上看着下方准备迎接的人群。
  “触发连锁任务第二环”系统的声音出现了。
  C级支线连锁任务--冒险王
  任务第二环:火车站生死恋
  任务要求:保证来到火车站的冒险王和加美子两人不死
  任务奖励:任务完成度10%,积分1000点经验值,100点
  任务失败:每死一人扣除积分2000点
  乐渊的目光不断搜寻着人群中的人影,下一刻,就发现了隐藏于人群中的冒险王师徒俩。正准备下去找两人的时候,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发现了加美子和日军上尉的身影,同行的还有一队身穿黑色制服的手下。
  虽然离他们还有段距离,但是乐渊的耳力却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日本上尉低头对着加美子恭敬地说道:“加美子小姐,你的估计与事实相符,那冒险王真的准备将密信交给龙将军。”
  而加美子却一直盯着远处的冒险王看,头也不回地说道:“千万不要放毒气。我要留着冒险王做下一步的实验。”
  那上尉看了一眼加美子,然后也盯着冒险王说道:“你这次不杀冒险王,我怕你措施良机。”
  听到上尉似乎对自己有意见,加美子呵斥道:“你的任务是执行,不用你那么多意见。”说完瞥了上尉一眼就想带人冲下去。
  加美子从乐渊身边穿过,似乎没有认出乐渊就是那一晚的蒙面人。乐渊拿出紫薇软剑挡在了加美子手下的黑衣人前用日语说道:“现在这里除了她,禁止通行。”
  “混蛋,你这是找死。”领头的黑衣男子从怀中想要掏出枪,乐渊几步上前一见划过他的脖子,带着一丝错愕,领头男子捂着自己的脖子躺下了。
  “啊!!!”不远处的人看到了乐渊杀人的一幕,忍不住尖叫。但是乐渊的剑没有停下,趁着日本黑衣枪手没有拔出枪一剑又一剑地将他们的喉咙划破。
  那加美子也非常果决,看到人群受惊非常混乱,趁乱靠近龙将军,一刀斩在龙将军身上,似乎还担心龙将军不死,又是接连几刀,龙将军随从人员在混乱到来时形同虚设,加美子的几刀让一边看到龙将军之死的冒险王心痛欲碎。
  而高台上的日本上尉看到自己的人快要挡不住了,立刻吩咐手下戴上防毒面具向站台上抛掷毒气。
  正与黑衣枪手搏杀的乐渊忽然发现几个绿瓶滑向自己,一阵阵绿色难闻的气体向自己用来。“毒气?”随着这声惊呼头脑感到一阵晕眩,乐渊运功屏气,试图减缓毒气对自己的影响,同时取出道具栏中的九花玉露丸服下,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乐渊余光看着冒险王捂住鼻子艰难地接近受到毒气影响已经倒下的加美子,知道这么下去任务失败定了,当即放下与日本军人缠斗,纵身跳下高台,接近试图扶着加美子离开的冒险王。
  “那么两个先服下这个。”乐渊将两枚九花玉露丸递给了冒险王,“这可以压制住你们两个身上的毒性,现在乘上火车快点离开这,我先帮你们挡一会儿。”
  “那你小心点,挡不住就退。”知道现在是危机时刻,冒险王将九花玉露丸塞入加美子口中,抱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加美子奔向一列正缓慢起步的火车。
  “砰砰砰!”随着乐渊离开高台,日本上尉带着剩下的人穿戴上防毒面具过来,开枪试图射杀乐渊三人。乐渊几步踩着火车侧壁一个箭步上到了火车上,从空间背包一阵摸索,拿出来打平冒险王后,中发白送给自己的手枪,居高临下向着日本上尉射击。
  “给我上,一定要杀了这个碍事的小子,他和那个冒险王一定是一伙的。”日本上尉着手下的人说道。
  二三十把手枪同时向着乐渊射击,顿时乐渊就被这些火力逼得连连低头躲避。毒气已经在火车站台上完全蔓延开,没有逃走的人已经全部躺在了站台上,生死不明了。
  看着远去的冒险王,乐渊也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欲望,又是几枪干掉了两个人,就站在火车厢上疯狂地跑动起来,追赶着正在远离的冒险王登上的火车。
  好不容易登上的车尾,就看到追赶着的日本上尉大喊着:“不能让他们离开火车站。”手下人立即扳动一边的杠杆,火车道岔立马变更。
  乐渊抓着栏杆侧身望向火车头,只见火车前方的轨道已经到了尽头,之后就是一堵墙壁。乐渊立马抱住栏杆,“嘭”火车与墙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车尾的乐渊猛地的一震,然后就见到火车已经进入了一条街道,四周是无数奔逃的平民。
  火车不断向前,撞毁了一间间房屋,速度也在这不断的撞击中下降着,终于在装上一座酒楼时,火车停了下来。经历过这剧烈摇晃的火车之旅,乐渊摇摇晃晃地下了车,这心才随着踩着地踏实下来。
  看着前方火车头的位置,只见冒险王一脸惊慌失措地抱着加美子站在了车厢上方,望着前方。
  乐渊迅速来到了冒险王的身边一拍他的肩膀说道:“看什么呢?这副样子可一点也不像是你冒险王啊。”
  “救救她,你有那么神奇的药丸,你一定能救她的。”冒险王抱着加美子急切地说道。
  “那个你先把她放下,我看一下她的情况。”乐渊看着慌乱的冒险王说道。
  “是,你快看看。”说着冒险王就轻轻地将加美子放下,自己将加美子的上半身靠在自己的身上。乐渊一把抓过加美子的手,把着她的脉相,虽然还有些微弱,但是非常平稳,乐渊在将她的眼睛翻开查看。
  “她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事?”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加美子,冒险王问道。
  “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她吸入的毒气不算很多,加上服下我的药丸非常及时,现在会昏迷也是应为毒气的副作用罢了,只要让她静养一段时间,她自然会好了。”随着乐渊的话,冒险王的脸色好上许多,但仍是紧紧盯着加美子不放。
  “走,我和你一起把她送到医院去。”乐渊拍着冒险王的肩膀说道,“她毕竟属于日本军方,我们不可能这么一直带着她,把她交给医院吧,她会在那收到照顾的。”
  冒险王看着怀中的加美子点了点头。
  上海医院加美子的病房外,乐渊看着对走出病房的冒险王说道:“怎么,还放不下她吗?那就解决完所有事情之后再来找她吧,你这个样子,无论是事业还是感情都解决不了的。”
  这次冒险王没有再望向加美子的病房,反倒是看着乐渊说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来火车站,还掩护我离开,在日本领事馆也是,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走,跟我来。”乐渊一派冒险王的肩膀说道。
  一出医院,一直追踪冒险王踪迹而来的徒弟阿诚就立刻和冒险王汇合了,冒险王没说什么只是示意跟在乐渊身后。
  上海博物馆资料室,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乐渊,冒险王说道:“走了这么久,你可以开诚布公和我说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了吧!”
  “如果我说,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帮你找到经盒和无字真经,你信不信?”乐渊摊开双手说道。
  “那我随便在街上找个人说要帮他工作,你说他信不信?”冒险王的徒弟阿诚反问道。
  冒险王止住阿诚说道:“你还真别说,他的话我还真相信。”
  “不是吧,师傅?我们对他可是一点也不了解,就这么相信他,行吗?”似乎对师傅这么相信乐渊感到惊讶,阿诚问道。
  “关于这个,不如请他先说说该怎么帮我们再说吧。”只见到冒险王双手交叉抱胸笑着看向乐渊。
  看着冒险王的动作,乐渊就知道该哪些干货出来了,说道:“经盒和无字经书的消息,我都知道一些,如果我没猜错,你从日本领事馆偷来的密信应该提到正义日报吧。”
  “师傅,怎么他也知道啊?难道他是日本那边的人?”阿诚一手指着乐渊,一手抱着头对冒险王说道。
  冒险王一手拍在他的后脑上,笑骂着说道:“你小子说什么呢,他和日本人之间可以说已经基本不可能和解了,应该是他有什么特殊的消息渠道吧?”
  “冒险王不愧是冒险王,胆量和见识都不是常人所能比的,我现在就是正义报馆的记者,你们想要打入正义报馆,我可以帮上忙。”乐渊拿起《陆小凤传奇》的手稿说道。
  “你还没有说,你还知道什么呢?难道不应该告诉我们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吗?这也太没有诚意了吧。”阿诚听到乐渊的话抱怨道。
  “那这可就多了,让我来慢慢说。”乐渊从桌上倒了一杯茶继续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