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六十一章 再见教官二更
看着那一张久违的面孔,乐渊可是感慨良多。
  “喂喂,你这副面孔可不像样啊,这还是等你参加我的葬礼的时候再露出来吧,不过你大概等不到了。”只见教官的眼神还是那么锐利,但是那张严肃的脸上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你活着回来了,而且变得更强了吗?”
  “那是自然的,否则还不被你给笑话了。”乐渊笑着锤了教官一下。
  “不过看你今天要训练的内容,似乎你接下来又是一场硬仗啊。”教官在见乐渊之前已经知道了这次的训练内容。
  乐渊回忆着当初看到冒险提示时也是难以置信。里世界的主题从来不是享受而是无尽的冒险,和黄蓉放松了三天后,乐渊查起了下个专属世界的提示。
  只见到任务提示上写着——二战、盟军。这两个提示虽然不多但是已经足够乐渊想象下一个世界的任务框架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是近代历史上波及范围最广的一场战争,给人类世界造成了非常巨大的、深远的影响。
  而且任务还提到盟军,这又是一个阵营选项,很有可能要加入到战争之中,别看现在的乐渊很强,算是一个小超人,但是枪械对于他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可没强到肉身挡子弹的地步。
  现代战争中乐渊的个人武力显得微乎其微,所以为了下一个世界的任务,乐渊再一次来到了训练室向教官请教。
  “你的下个世界居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间点吗?”只见教官听了乐渊对于下个世界的描述,摸着下吧思考道,“那对于现在的玩家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世界,战争世界的难度普遍比探险世界高得多,虽然你们的身体经过一定的强化,但是面对众多火力的攻击,被杀是难以避免的。”
  “那么教官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乐渊问道。
  “逃,离战场越远越好。”思考半天,教过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乐渊哭笑不得地说道:“拜托,教官,给点好的建议行不行,为了任务,我说什么也不可能一直远离战场吧,难道让我去当参谋?那也难说不会遭遇战斗吧?”
  却见教官敲着乐渊的脑袋说道:“我这可不是开玩笑,玩家现阶段都是强化单兵能力,你们单对单搏杀的能力的确远超二战的士兵,但是战争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任务,除非你去当暗杀者,做斩首任务,不然远离战场是最好的选择。战场中一个好的指挥官远比一个优秀的士兵重要。”
  “那麻烦教官教我如何在二战中更好的当一名士兵吧,我的那把枪大概会被限制住,早点熟悉好二战的武器、战场环境,也好过到了那之后慢慢适应的强。”乐渊说道。
  “好,既然你小子这么说了,那么我就好好教教你怎么当一个好的士兵。”说着教官大手一挥,训练室的环境变成了野外的森林之中。
  只见教官将一个背包扔到乐渊脚下说道:“这背包你背着,里面可是你训练要用到的东西。”
  当乐渊将背包背好后,教官开口道:“二战中你要掌握好射击,刺杀,爆破,投弹,土工作业这五项技能,你就能最好地在战场上存活,射击这不用说了,你对射击的掌握我已经了解,但刺杀上,你可知道刺杀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一击致命!”乐渊想了想说道。
  “一击致命?这的确有几分意思,但是更准确的说是简单、实用。二战中的枪械武器等远没有达到可以将敌人消灭在射程之外的能力,双方免不了要近战交手,这时候近战刺杀是最有效的攻击手段。”说着只见教官手上出现了一把装着刺刀的步枪。
  只见教官拿下步枪上的刺刀说道:“刺枪术,指步枪安装刺刀后,与敌人格斗的技术,属于白刃战的一种。其实很简单一点就刺、托、砍、拨、撞,总共就五个动作,但是却是由无数人总结出来的最有效的战场搏杀术,你小子也练过功夫吧,来咱们比一比。”说着就将一把匕首扔给乐渊,而他则拿起装着刺刀的步枪。
  乐渊反手握着匕首,半弓着身子,双腿慢慢划开。突然,只见乐渊右脚蹬地,一个爆发就接近了教官,就在匕首接近教官的心脏的时候,只见到教官将步枪那么一拨,乐渊原本就要刺到教官的匕首就被刺刀格挡开了,乐渊的身子也不免有些微倾,但乐渊这么说也练武多年,凌波微步迅速调整好身体,几步就来到教官的身后。
  当乐渊正想将匕首再次刺向教官的时候,只见教官斜侧着这身子,双腿发力,整个人撞了过来,速度之快连乐渊也没有办法完全多开,乐渊只好双手护在胸前,尽量挡住这一击。
  “嘭”一声沉闷地撞击声,乐渊顿时觉得双手被人用大锤敲打过,差点松开手中的匕首,那撞击的力道也透过手,直击在乐渊的胸口,乐渊顿时血气上涌。
  被撞的退后了几步,乐渊就见到教官直挺挺地抬起步枪那么一刺,非常简单的一次,但是乐渊却觉得被一条毒蛇盯上了,这一击躲不了。只见乐渊咬咬牙,独孤九剑也不是白学的,躲不了?那么以攻对攻。
  乐渊右手将匕首划出,“呲…”一声尖锐的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乐渊用匕首勉强将刺向自己脖子的刺刀隔开了,但是却在自己的有脸颊留下一道划痕。
  “好机会!”挡住了这次攻击,乐渊和教官只见的距离可是非常近,匕首的攻击速度可比起刺刀快多了,乐渊当即右手正手握住匕首用力挥下,“当”的一声,却听到了金属撞击的声音,只见到教官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了一步,将步枪横在自己身前这么一托,稳稳地挡住了乐渊这一次斩击。
  既然攻受互换,那么乐渊自然不会轻易让自己的攻势停下,直刺。划,砍,劈一击又一击,如同连绵不绝的怒海狂涛,但是却见教官托、砍、拨挡住了乐渊的攻势,就在乐渊一刺招式用老的时候,只见一直防守的教官终于反击了,还是一刺,目标直指乐渊的心脏。
  凌波微步并不是万能的,也躲不过这一刺,只见乐渊一个回刺,目标教官的脖子。
  然后就是一个闪光,当乐渊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教官又站在了自己面前,当然手上什么也没有拿。
  只见他笑着说道:“干得不错吗?我好以为你在武侠世界学傻了,智慧用哪些繁杂的招式,却忘记的搏杀比的最重要的是制敌的招式而非是招式的花样。”
  听到教官似乎有些看不起武功招式,乐渊问道:“教官,那些武功招式不行吗?毕竟也是许多人总结出来的呀?”
  “我当然不是看不起武学,而是毕竟许多招式的目的是为了能配合内力等能量的传递,使得拥有更大的杀伤力,但是却有些人死抱着招式不放,看到你能跳出常规,我觉得很欣慰。”教官说到
  “可我不是还是输了吗?不过的教官你说的导师没错,武学招式的确是为了更好的输出,繁杂的招式除了提升威力和命中率之外,带给了敌人更多的反应时间,有时候简简单单的一记直刺就能做到的事,有些人却想得太复杂了。”乐渊思索道。
  “你想什么啊?输给我不是很正常的吗?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亦或是经验,都是我这个做教官的人更强啊,不然怎么来教你呢?”说着还直接揉着乐渊的脑袋,似乎要发泄一番刚刚战斗差点同归于尽的不爽。
  “那教官,我的刺杀合格了吗?”乐渊看着教官说道。
  “嗯,拥有这样的近战搏杀技术,你这一项可以过关了。接下来还爆破,投弹,土工作业,这些在二战中用处还是很大的,但这些都只是辅助而已,要决定一场战争,你必须要拥有足够的战术素养才行,这可不仅仅是靠教就能行的,接下来的任务可是非常繁重的哦。”教官一边说一边用看死鱼的眼光看着乐渊。
  “教官,你觉得我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吗?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尽心尽力地学得,上次的话你没有忘记吧?我可是要将你压箱底的本事都学完的。”乐渊挑衅着看着教官说道。
  “嚯,我就喜欢你这种有冲劲的小子在我面前燃烧殆尽的样子,那么就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掏空我的本事吧。”
  随着两人挑起的“战争”,教官正以一种疯狂的教学方式教导这乐渊,只见教官直接模拟古往今来各个国家各个时代的战争,让乐渊以一个坐高决策人的身份,投入到模拟之中,失败后必须承受死亡的痛苦,以此磨练乐渊的战术素养。
  胜利?败亡?原本乐渊在模拟中还非常注重胜负,但是随着模拟的加深,乐渊却将心思花在了揣摩对方指挥着的意图上,从一开始的完全无法察觉,到后来偶尔那么灵光一闪,乐渊的指挥经验正在飞速成长着。
  一个月时间再一次结束了,乐渊和教官再一次到了分别的时候。
  “教官,我还会回来的?你可要多准备一些本事等着我来掏干净吧?”乐渊向着教官挥挥手道。
  “那你小子可千万要活着回来,下次我就让你做我的预备弟子,怎么样?”教官说道。
  “预备?那我可是会很失望的?下次我的进步可会让你哭着求我当你弟子的。”乐渊说完后离开了训练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