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五十九章 特别学院报道二更求推荐
天朝虚行特别学院东院,这是个准军事化管理自由度颇高的大学,全称是天朝虚拟潜行特别研究与开发学院,这个学院在全国开设了四个分院,而寄到乐渊家门口的就是其中的东院。
  乐渊打开信封,只见到上面写着——
  天朝虚行特别学院东院
  录取通知书
  乐渊同学:
  经过教育厅主管部门批准,我院特招系学院审核,你已被录取为我院虚拟潜行科新界专业第一届学生。请凭本通知书知个人证件来本校报道,详细地点及报名时间请参见报名需知。
  天朝虚行特别学院东院
  签发时间:20XX年11月27日
  看着这不合时宜还有名字这么特行独立大学录取通知书,乐渊第一念头是天朝从哪冒出来这么一个学院了,况且现在自己的年龄怎么看也不像是能进大学的样子。
  放弃了外出散步的念头,再次打开了电脑,开始将学院名称输入搜索引擎,这还真出现了学院介绍。
  天朝虚拟潜行特别研究与开发学院这个大学在两年前就已经完成了建设,其规模之大、设施之先进可是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当年就有不少人打听这个学校怎么招生,可惜的是自从学校建起来后除了学校的工作人员,这个学校就没有一个学生被招收进去,也有不少人冒险进入想要一探究竟,可是这些人无不是进去没几步被被警备人员抓住,拘留审问得连自己几岁尿床都招了,精神有些崩溃外,没有从中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随着这个学院的沉寂,慢慢的也就没有多少人再关注这个学院。没想到在游戏《新界》出现后它反倒开始招生了。
  乐渊从学校官网上找到了24小时电话联系方式,开始和学院的人联系。
  “你好,请问这个学院是不是开始寄送录取通知书了?我收到了一封通知书,不过我现在好像不是上大学的年龄。”乐渊现实诉说了自己的情况。
  对方是一个女声,听到乐渊的问题后,公式化地回答到:“你好,请问你的录取通知书上是不是有一个编号,我验证一下编号,就知道你是否被录取了。”
  乐渊将自己的编号说了一遍,几分钟以后只听到对面说道,“你好,恭喜你,你的录取通知书没有发错,你可以现在就前往我们学院报道,我们学院有着完备的设施,除了换洗的衣物之外,我们这里的基本生活用品都有准备,我们学院是特殊招生,不会收您一分钱。”
  “那个,你们学院的学生是按什么来来招的,我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我会被选上,这个学校不是没招过生吗?”听到居然是免费就能上学,乐渊心中的疑惑更大了。
  “请问先生您是《新界》的玩家吧?”对方虽然是提问但是却似乎是肯定句。
  “额,是的,难道你们居然是根据这个来招生的吗?”似乎是被对方招生的原因给惊住了,乐渊回答有些生硬。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我们学院是为虚拟潜行而特别建立的,当让也只会招收虚拟潜行巅峰之作《新界》中最优秀的一群玩家,所以只有级别到了一级的人才能被选上。”对方的语气还是那么公式化。
  “那这个大学岂不是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那万一游戏中死了怎么办?不会被赶出去吧?”既然是游戏就自然会有人死,死了一切自然归零,这样又怎么符合入学要求呢?
  “我们的学院是由国家全力支持的,一切学院支出都是国家出资,所以也不会让学院浪费国家资源,所以我们学院只要精英。死亡后重新进入者若是不能重新赶上,或是混吃等死消磨时间的话,会被请出学院,我院的学生人数会保持在一定数量上。”对方虽然是柔和的女声,但是讲出的话却犹如寒风般刺骨。
  “难道每一个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人都必须要进学校吗?这是强制入学?”乐渊问道。
  “这入学自然是自愿,但是进入学院才能在游戏中获得更好的发展,同时会获得国家的补助,完成学校的教学任务会得到国家给予的奖励。所以这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机遇。”
  “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游戏等级的?难道你们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游戏资料?”对于招生乐渊倒是不太在意,但是对于自己游戏资料的泄漏,可是有些急了。
  “请放心,这个游戏是独立运行的,没有人能从外部获取它的运行资料,至于获得你们的等级资料也是事先的程序设定,只能现实你们的编号和等级,你们的编号和游戏设备是绑定的,而我们也绝不会泄漏那么的信息,请放心。”
  “好,我会去你们学院报道的,不过我的游戏仓怎么办,一起运过去吗?”用了这么久,乐渊也是很珍惜的。
  “游戏仓?这无需担心,学院有专门的游戏仓,可以从这里登录,无需担心帐号问题。”
  乐渊结束了对话,看着眼前的录取通知书终于下定了决心,天灾、异变还有各国对于灾变的态度,这一层层的不解之谜都萦绕在乐渊心头,现在终于有了一个线索——虚行学院,这个国家支持专门研究《新界》的学校一定会给自己带来一些线索。
  虚行学院的开学是在明年的一月,距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对于新生学院却是可以任何时间入住,学院已经准备了两年了,乐渊对于家中也没有什么好留念的,收拾行李、网上订票,将家里全部收拾之后就锁好了门,坐上来前往天朝虚行特别学院东院所在城市——南都的火车。
  火车到站后,乐渊行李刚出站口就看到一个竖着的牌子上写着——天朝虚行特别学院东院。
  走到指示牌下就看到两名男子在那坐着,一看到乐渊推着行李过来就说道,“你好,请问有事吗?”
  “这里不是天朝虚行特别学院东院接人的地方吗?我就是去报道的。”说着乐渊还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拿了出来。
  其中一名男子拿过录取通知书然后对着乐渊的身份证比较着看了看,这才将录取通知书还给乐渊,说道:“对不起,这不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年轻吗?这报道的人也接了不少,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年轻的,那个你应该没有二十岁吧?”说完还盯着乐渊那稚嫩的脸。
  “我十六岁而已,怎么?有问题吗?”乐渊说道。
  “这当然不是,一天我们就送两趟而已,上下午各一趟,你再稍等一会儿,我们十点钟就离开。”
  就这样无所事事地在大巴车等待着,可惜只有乐渊一个人,虽然有着暖气,但还是有些冷清。
  招待处的两个人上车,其中一人说道:“今天还真是老样子啊,只有一个人来报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人才到齐呢。开车吧!”
  另一个人走到乐渊面前说道:“怎么样,不会觉得这大巴太冷清吧?你到了学校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冷清呢。那学校老师工作人员加起来比学生还多,可以说是多对一服务,你是一,老师是多。”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乐渊也终于将学校里的情况都搞清楚了。学校很大,半军事封闭导致了除了学员和教职工之类的其他人想进去都是奢望,而就算学生之类的出去周边是半块无人区,娱乐场所,学校里就开辟了一块。
  所有的衣食住行都可以在学校得到满足,而学生也是可以拿到工资的,而且还比一般白领还高。专业课这些基本没有,唯一的任务就是玩游戏,然后成为其中的精英。
  来到学校,接待处的一人就领着乐渊四处奔走,然后完成入学登记后,将乐渊带到移动公寓,然后将一串钥匙,一张卡还有一个腕表交给乐渊,说道:“给,这是两人一间的宿舍的钥匙,不过你是第一个进去的,里面的东西基本都有,还有厨房,想买什么就用这张卡,在这里的一切花销都只能用这个结算,不会做饭食堂在宿舍对面,至于其他地方你宿舍有地图。给,把这个腕表戴上吧。”
  一听到他说完,乐渊就就戴上了腕表。随着“叮”的一声,腕表亮了起来。只听到接待男说:“这个腕表也可以说是你的身份证明,任何紧急情况用这个腕表呼叫就成,这里随时有人会帮忙的。以后用重要通知也从可以腕表看。这还会时时检测你的身体状况,不必担心会遇到突发情况。”
  打开宿舍门,只看见宽敞的客厅上非常整洁,看来有人经常来打扫,选了一间卧室进入,只看到卧室中除了一张床最醒目的就是一台豪华版的游戏仓,乐渊开始按着自己的意愿整理起行李,完成卧室的整理后,乐渊开始熟悉厨房,可惜厨房干净地一只蚂蚁也没有,冰箱里是空荡荡的。
  为了适应这里的新生活,乐渊研究起了学校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