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五十六章 副本旧事,队友常辉一更
萧炎?乐渊听到这个名字先是一愣,然后回过神来,这个名字不就是他在副本准备室里随便报出来唬人的名字吗?那这个出声的不就是他上个世界的队友?
  回过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只见到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大汉,正是上个副本中有着一点底线的那个男人,名字叫什么来着?
  看着乐渊一脸想起自己却叫不出名字的样子,留着络腮胡的大汉笑着说道,“兄弟,我叫常辉,你叫我大辉或者辉哥就行。”
  “辉哥?不用叫辉叔吗?”看着常辉的面容,嗯,非常的成熟,三十好几的样子,坚毅果敢,非常男人。
  “大叔?我三十还不到啊!”常辉摸着自己的脸说道,“嗯,一定是我这张脸太有欺骗性,你辉哥这脸是成熟,可不是老成。”
  看着常辉一脸纠结自己成熟的脸,乐渊笑着说道,“辉哥,你坐,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常辉一听也没客气,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了乐渊对面,指着乐渊一边的黄蓉说道,“哟,这是兄弟的女朋友吗?还真是国色天香,和兄弟你真是郎才女貌,不过兄弟你能从那个副本出来,还真是了不起。”
  听到常辉提到上个副本的事情,乐渊问道,“辉哥,上个副本出了什么事?怎么连续死了两个人,谁死了?”
  “上个副本?难道兄弟你这一个月都没有再进第二个副本?这也太浪费时间了吧!这在里世界每次进入都是一次宝贵的机会啊,像兄弟我休息了两周后就进入了下一个世界,这不,前几天才刚出来。”
  似乎是认为乐渊在现实世界时间过去一个月内只进行了一次短短的冒险,大半个月都没有再次进入,常辉显得非常惋惜,“这个游戏可不简单,没准还真能当作一番事业来做。”
  “辉哥,你说得我都知道,我会努力的。”看着喋喋不休唠叨地没完的常辉,乐渊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鸡婆,打断了他的说教,乐渊问道,“辉哥你还没说上个副本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除你以外到底还有一个活下来的是谁?”
  听到乐渊追问着上个副本的信息,原本还兴高采烈说教着的常辉顿时精神萎靡,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遭遇,打了个冷颤说道,“兄弟,还真是后悔没听和你一样,放弃从军算了。”
  似乎仍旧有些心悸,常辉点了热饮,先是猛灌了一口,让自己的身体一暖,然后继续说道,“真是一次糟糕的任务经历,在说之前你不妨猜猜另一个活下来的是谁?”
  看着常辉一脸打趣地看着自己,乐渊一手撑着脑袋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回忆道,“其他三个人,石雄能够当队长,他的实力应该不差,这其中最优希望的应该就是他,不过你让我猜,那这个人应该就出人意料了,难道是那个流里流气一直拍着石雄马屁的蔡良?”
  “石雄?蔡良?他们两个的确有活下来的本钱。那师兄的身体素质比我还强,手上还有一把E级大刀,舞得是虎虎生威,对他的实力我是比不上的,至于那蔡良,一直抱着石雄的大腿,虽然我也看不上那人的性格,但是他的确是很会做人,在世界内混得也不差。”
  对于乐渊评价的两个人,常辉也认为的确不错,喝了一口热饮,常辉继续说道,“照常理的确是他们更可能活下来,但是……”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乐渊,直到他说“但是”二字时,他从乐渊的眼中看到了惊讶,不信还有恍然。
  “难道竟会是骆柔?难道她还是个隐藏的高手不成?”听到常辉说的,乐渊哪还能不知道上个世界最终活下来的就是他最没放在心上的那个妖媚的“花瓶”——骆柔。
  “高手不高手我不知道,不过她的确隐藏了不少东西。”只见到常辉那粗犷的脸上透露出一丝的沧桑还有恨意。
  常辉缓缓讲述,他们四人进入射雕世界后的一切——
  自从乐渊溜走以后,作为队长的石雄感到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所以在常辉和蔡良这两个男的面前愈加展现起队长威严,在骆柔面前展现着威风。
  虽然乐渊的提醒令石雄非常不忿,但是他也参考了一部分的建议没有领着其余三人投奔蒙古,而是进入大宋边界投了军,三个男人不俗的本领加上金银的攻势,让石雄当时了一个押正的角色,手下也有了不多不少的二十五人。
  不是石雄不想做更大的武官,而是那将官也不是傻子,因为银两就将军队全交出去。至于那骆柔,军队不留女人,她也不知从哪个门路成了石雄顶头上司座上之宾。
  起初的一个月并没有什么问题。石雄训练着自己的兵马,可就是在第二个月,石雄的上司副指挥使突然发布了一个剿匪任务,这对于一直苦无收获的石雄等人自然是一个好消息。
  石雄点齐人马,带着常辉两人就向着山贼的匪窝前去。
  这也就是石雄和蔡良两人死亡的开始,剿匪也没什么,那匪徒虽然凶悍,石雄这宋军人数不多也不是什么精锐,但也架不住和那伙山贼比这可是强得太多了。
  山贼手里也就几把猎人用的猎弓,还有一些劣质的砍刀,石雄只是冲上前去一个交锋,山贼手上的砍刀就被砍裂了不少,虽然土匪人比军队多,但是强盗毕竟怕官兵,有石雄带头冲杀,很快就溃不成军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贼首了,只见他的刀法全是攻势,狠准威猛。一般的士兵根本进不了他的身,常辉拿着大枪牵制着他,而那蔡良则是端着一把弩弓,不时射向贼首,至于队长石雄则挥舞着他的大刀与贼首对拼。
  贼首武功的确精妙,但是奈何身体素质比不上石雄,一直这样僵持着,就在两人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突然贼首眼睛一阵迷离,整个人都停顿了下来,石雄趁机一道砍了他的脑袋。
  石雄宰了匪首,俘获了不少山贼及亲眷,完成任务的几人还从贼窝里缴获了三本秘籍,分别是少林心法,漫天花雨,破戒刀法,这还是可修炼的技能书。
  这武功秘籍当然不会被石雄上交,他自己留下了破戒刀法,蔡良收下了漫天花雨,而常辉则拿了少林心法。
  几人得胜归来自然是被副指挥使一阵赏赐,三人的职务都被提高一级,正当几人志得意满的时候,第二天那蔡良就不知发了什么疯拿着弩对着副指挥使意图袭击长官,遭到副指挥使的近卫乱刀砍死,而石雄和常辉就在被副指挥使责问的胆战心惊中度过了一天。
  几天后,当骆柔约见石雄两人时,却见到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大汉,只听到骆柔说道,“石队将,这位是刑大哥,是副指挥使让他找你,似乎和你有事要说呢!”
  只见那大汉抱拳说道,“在下刑柯,这位兄弟是否在前几日剿匪时获得了一本破戒刀法的秘籍,不知可否将它还给我。这是少林绝技,不可轻易外传。”
  “嚯,你说还就还,那少林心法和漫天花雨的秘籍你要不要?”那石雄都快被气炸了,那秘籍就在他那,那姓刑的这不是找他麻烦吗?
  那刑柯说道,“少林心法本就不是秘传,或可强身健体之用,那漫天花雨也是我偶然获得,一并作为救命之恩的谢礼传给那山贼头子以报救命之恩,但是他既然死了,那秘籍,你拿了就拿了,但只有那破戒刀法是师门重物,少林弟子不得外传。”
  那石雄脑子一懵拔刀就砍,出手之间就是破戒刀法的招数,但那秘籍不就是从刑柯手里传出去的,他怎会不知道如何破解,况且石雄修炼时间尚短,招数之见晦涩不通,没过几下就被打趴在地上,看到自己人被打,常辉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也跟着和刑柯打了起来。
  常辉擅长擒拿,拳掌,虽然并不高明但和打得有声有色,就在他擒住刑柯的时候,那石雄就双眼发红地,拿刀砍向他们两人,似乎想连常辉一起砍死。
  常辉一见情况不妙,立马松了手,那刑柯也放下和常辉的战斗,一脸怒容对石雄说道,“好一个不知进退的莽汉,为了杀我连同僚都想杀害,留你不得。”
  然后就在刀快要看到自己的时候一个错身空手入白刃夺过了石雄手中的刀,然后收起刀落,划破了石雄的脖子,石雄捂着脖子眼中一片迷惘,似乎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死去。
  刑柯转身对常辉说道,“怎么,你要为他报仇吗?”
  “他既然不把我的命放在心上,我自然不会为他搏命,你要秘籍,就自己去拿吧,我不管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石雄跟变了个人似的,但对方不想打下去,常辉也乐得罢手。
  常辉随意一瞥,只见到骆柔看着石雄的尸体,嘴角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常辉顿时觉得全身一阵发寒。
  自从两人死了,常辉也就一直呆在军营中,每日规规矩矩地操练着,也不再热衷于剿匪的事情了,深怕又惹出一个刑柯。
  看到主线任务完成后,常辉就再也待不了了,立刻退出了副本。
  说完他的经历,常辉问道,“怎么之后是你先离开,还是那个诡异的女人先离开?”
  乐渊道:“半个月后,她先离开,之后又过了段日子,我也离开了。”
  “不过这也奇怪,除了我们这一批,我就再也没有听过那个副本的信息了。”听到是骆柔先离开的,常辉松了一口气。
  “这种事谁知道呢?毕竟我们只是冒险者罢了。”乐渊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