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五十二章 顽童瑛姑,铁掌被擒三更求收藏
上到山顶,只见老顽童被裘千仞用毒蛇吓得躲在了树上,而那裘千仞猖狂地笑道,“哈哈哈,你也有今天,你回我铁掌帮,今日就要你好看。”
  一行人中的瑛姑见到老顽童不敌,便奔向裘千仞,嘶哑着嗓子叫道,“还我儿子命来。”裘千仞道:“什么儿子不儿子?你儿子丧命,跟我有甚相干?”瑛姑道:“哼,那晚上我没瞧见你面貌,可记得你的笑声。你再笑一下!笑啊,笑啊!”
  裘千仞见到她这不要命的打法也是一时被压制住了,乐渊紧随其后对着瑛姑说道,“瑛姑前辈,您还是去照顾周师叔祖吧?这里我先对付着。”
  说着便从瑛姑手上接过手,对上了裘千仞。裘千仞不愧是号称“铁掌水上漂”,无论是掌法还是轻功都是当世一流,可惜的是他遇到了乐渊,仿佛遇到了天生的对头。
  比掌法,乐渊野球拳加上七层的龙象般若功分分钟教他做人,铁掌虽强,在武学诸派掌法之中号称「刚猛第一」,但也拼不过现今内功圆满的九阳真气推动下的龙象般若功。
  大成的九阳真经本就极大的加强拳脚功夫,加上无与伦比的力量,技巧拼不过乐渊的裘千仞是被打的节节败退。
  裘千仞一瞧一边周伯通,一灯,瑛姑已经准备围上来了,准备运起轻功逃跑。可惜乐渊的轻功不比他差,凌波微步缠斗起来可以说无人能及,无论裘千仞怎样使劲都摆脱不了。
  此时裘千仞已经被乐渊逼得到了悬崖边上,只见身前都是劲敌,已经不可能逃脱,形势之险,生平从所未遇,双掌一拍,昂然道:“我上华山,是来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头的,哼哼,你们竟想合力伤我,好先去了一个劲敌,这等奸恶行径,亏你们干得出来。”
  周伯通听了身子一顿,似乎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就打算让开了,却听到一边的瑛姑说道,“死冤家,这狗贼可是我们的杀子仇人,我们本来就是来寻仇的,和这恶贼讲什么道理。”
  黄蓉也接话道,“没错,和这恶贼没什么道理可讲的,跟信义之人讲信义,跟奸诈之人就讲奸诈。我们围攻他,他又能奈我们何?”
  裘千仞一听两个女人的话,脸色顿时就白了,叫道,“你们凭什么杀我?”只听到渔樵耕读中的书生说道,“你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
  裘千仞听了哈哈大笑,说道:“比武,我的确不是那么这些人的对手,但是是非善恶,嘿嘿,我裘千仞的确杀过不少人,但是在座各位,那位哪位手上没有沾染过鲜血,没有做过恶行错事?如果真有,在下引颈就死,皱一皱眉头的也不算好汉。”
  听到裘千仞的话,众人顿时哑口无言,但是乐渊知道这时候不能就这么放他离开,说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铁掌水上漂,看来你这嘴上功夫和你那骗子大哥是一脉相承啊!没错我的手上是染过血,但却是做恶之人的血,我也曾做错过事,但也没在大是大非上做错过一次,不像你卖国求荣,为了自己荣华富贵而投向金国。”
  乐渊拦在裘千仞身前说道,“刚刚的比试还没有结束,我们俩一对一的比试,你赢了,你可以随意离开;若是你输了,那你就跟着一灯大师查斋念佛一辈子,用来赎罪吧。”然后问周伯通等人道,“怎么样?师叔祖,瑛姑前辈,一灯大师。”
  周伯通和瑛姑都看着一灯,一灯双手合十道,“乐小友慈悲,就按你说的做吧。”
  裘千仞一看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攻向乐渊,寻找那一线生机。可惜裘千仞始终被克,力量没有乐渊高,技法没有乐渊巧妙,身法速度又摆脱不了,战了一百多个回合,裘千仞被乐渊一掌打趴在地上,乐渊立刻擒住他的双手说道,“怎么样?服了吗?”
  裘千仞道,“嘶,服了,服了。”看到裘千仞服软,乐渊将他的双手放下,就在众人都放松的那一刻,裘千仞就想足上使劲,正想窜逃,突然山石后面一根竹棒,迎面劈到,裘千仞做掌抬起,正要接住竹棒,这棒连戳三下,竟在霎时之间分点他胸口三处大穴。
  为了挡住竹棒,裘千仞又被推回了众人的包围圈。山石后一条黑影身随棒至,站在当地。众人一瞧,来的正是洪七公。
  生路被夺,裘千仞骂道:“臭叫化,你也来多事。大英雄大侠士,我是奸徒,你是从来没作过坏事的大大好人。”
  洪七公道,“没错我是杀过人,但是杀过的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每一个都被丐帮查的清清楚楚,没有一个是错杀的,老叫化贪饮贪食,小事糊涂,可是生平从来没错杀过一个好人。”
  黄蓉看到洪七公到来,说道,“七公,怎么就你来了,郭大哥不来参加华山论剑吗?”
  洪七公笑道,“傻小子好不容易从军务中脱离,听说了穆丫头怀孕了,哪还有空来参加这华山论剑,回去陪着他老婆了,只好老叫花一人来这。”
  洪七公又道:“裘千仞,你师父铁掌帮上代帮主上官剑南何等英雄,一生尽忠报国,是一条铁铮铮的好汉子。你接你师父当了帮主,却去与金人勾结,通敌卖国,死了有何面目去见你师父?你上华山来,妄想争那武功天下第一的荣号,莫说你武功未必能独魁群雄,纵然当世无敌,天下英雄能服你这卖国奸徒么?”
  这些话从一生没错杀人的洪七公嘴里说出来是振聋发聩,裘千仞听得如痴如呆,数十年的经历从他眼前闪过,师傅的教导又回响在耳边,想着镇江年轻时斩奸除恶,年纪大了反倒是越来越与本帮当日忠义报国、杀敌御侮的宗旨相违。一时间是羞愧难当,抬起头看着洪七公那对眸子凛然生威地盯住自己,突然发觉自己一生做过不少事皆是伤天害理,不禁汗如雨下,说道,“洪前辈,教训的是。”突然转过身就想跳崖,想死了一了百了。
  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一道灰影闪过,一灯大师已经来到悬崖边,只见他盘膝而坐,右手伸出,揽住了裘千仞的脚,将他重新拉回到了崖上说道,“善哉,善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既然你已经痛改前非,那么为时不晚。”
  裘千仞放声大哭,向一灯跪倒,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处理完了裘千仞的事,瑛姑正想和周伯通好好亲热亲热,却见周伯通被吓得窜出了好几丈,两人一逃一追,就这样消失在众人眼前,而一灯大师在手下裘千仞后也觉得功成身退,不再理会华山论剑,带着徒儿离开了华山。
  这华山之巅又只剩下洪七公与乐渊、黄蓉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