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四十九章 春去秋来,各人精进三更求收藏
桃花岛绿竹林试剑亭内,忽听得传来铮铮几声,琴声不断传来,甚是优雅,和平中正,只听琴音渐渐高亢,忽听得琴声中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只见到试剑亭外气劲涌动,竹子发出唰唰的响动,随之便是一段段竹子被切断的声音。
  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琴声虽然变得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似乎是琴弦断裂发出的声音,试剑亭内传来一个男子的叹息声。
  就在此时一阵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越来越近,随着一黄色的薰风,试剑亭内黄蓉那靓丽的身影出现了,只见他边打开饭盒边说道,“乐渊哥哥,你怎么又叹气啊?愁眉苦脸的可是会让蓉儿也不高兴的哦!来,尝尝蓉儿为你做的饭菜,蓉儿可是很认真地在做哦!”
  “唔,很好吃啊!蓉儿还真是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啊!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乐渊尝了吃了一口黄蓉做的菜,不由发出感叹。
  看着乐渊那被自己所做饭菜吸引的样子,黄蓉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不过看到断裂弦的琴又闪过一丝愁色,说道,“乐渊哥哥,你的功夫还没有完成吗?”
  “唔,这个嘛,还是有所不足,和我预期的有那么一点不一样,我还在改进中,毕竟我记忆中的天龙八音可不简单。”乐渊一边吃着菜,一边回答道。
  天龙八音,这正是乐渊在桃花岛阅遍群书,之后结合岳父黄药师对于他的绝学碧海潮生曲的心得,才萌生出创出一门音系绝学的念头。
  天龙八音的灵感来源于曾经看过的电影《六指琴魔》中林青霞所扮演的黄雪梅,她使出的天龙八音可是群战利器,除了金系武侠中音波功所有的以琴音影响敌方体内气息为攻击手段外,还有着直接的化琴音为气剑的功效,甚至将琴音打入对方体内还能控制对方行动,诡异强大。
  既然有了目标,乐渊自然就有了前进的动力,岳父的碧海潮生曲,可以说是金庸武侠世界中音功的翘楚,能和它相提并论的就只有佛门狮子吼还有《笑傲江湖》中黄钟公的独门武学绝技七玄无形剑。
  三门武功,三个侧重点。
  碧海潮生曲,注重的影响敌方心神,此曲实为以音律较艺,互拼内功时所用,它模拟大海浩淼,万里无波,远处潮水缓缓推近,渐近渐快,其后洪涛汹涌,白浪连山,而潮水中鱼跃鲸浮,海面上风啸鸥飞,再加上水妖海怪,群魔弄潮,忽而冰山飘至,忽而海如沸,极尽变幻之能事,而潮退后水平如镜,海底却又是暗流湍急,于无声处隐伏凶险。功定力稍弱者,听得此曲,不免心旌摇动,为其所牵。轻者受伤,重则丧命。
  至于佛门狮子吼,作为少林七十二倔强,没有过人的气魄和高深的内力是绝练不成的,它的清啸之下,犹如讯雷疾泻声闻数里,令敌肝胆剧烈,心惊胆战,震慑人心的不可思议之威力。最佳战绩就是谢逊以“狮子吼”震败王盘山群雄,将武林群雄吼成痴傻,这还是张翠山说情的结果。
  至于那七弦无形剑,虽然带有一个剑字,但却是正宗的琴音,“七弦无形剑”只是琴音,声音本身自不能伤敌,效用全在激发敌人内力,扰乱敌招,对手内力越强,对琴音所起感应也越加厉害。其中最厉害的招数是“六丁开山”神技,施展时通过六次拨弦,不断催加内力,最后七弦同响,内力催到顶峰,是黄钟公武功中的登峰造极之作。
  乐渊经过多次尝试,也只是将自己创出的功夫开发出摄敌,惑心,乱气还有琴音化剑的能力,直接杀伤力不足,也就能对付功力不深的人,没有大规模杀敌的能力。
  黄蓉为乐渊倒了一杯茶说道,“乐渊哥哥,我听你琴声中有着肃杀之音,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乐渊喝了一口茶说道,“还不是上次收到的那封书信吗?郭兄原本已经解决完中原的事情,一心帮着蒙古先击败金国,可那欧阳锋不是一直缠着他吗?”
  “上次的信中不是说郭大哥将假的的九阴真经给他了吗?而且似乎也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听到乐渊是为了欧阳锋的消息而烦恼,黄蓉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哪有那么简单,欧阳锋终究是一代大师,武学研究非常透彻,郭兄要想用假九阴真经瞒过他,必定需要九真一假,但九阴真经博大精深,虽然有郭兄的误导存在,但是欧阳锋也能凭着他的见识有所启迪。”知道欧阳锋能从九阴假经中悟出逆九阴,乐渊就是一阵头疼,欧阳锋本来的功夫就是与中原有所不同,这逆九阴更是疯子绝学。
  “乐渊哥哥,你就不要再想欧阳锋的事情了,来和蓉儿对弈一局。”黄蓉拉着乐渊的胳膊撒娇道,“你可不能一直研究功夫,也要多陪陪蓉儿。”
  “也好,刚吃完蓉儿你做的菜,就陪你好好来上一局。”说着两人开始对弈。
  “啊啊!又是蓉儿输了,自从半年前的那次对弈,蓉儿就没有赢过,乐渊哥哥你真是不怜惜蓉儿了吗?”只见黄蓉输棋后可怜兮兮的样子,似乎是被乐渊抛弃的怨妇。
  乐渊见了一阵好笑,揉着黄蓉的脑袋说道,“好,我们就再来一局,我呢会努力输给蓉儿的,不过围棋本就是考验的计算,你啊就是心太活了,真要算起来,你的棋力绝对不差。”
  棋局再一次开始了,两人不急不缓地开始布局,黄蓉一手执棋一边说道,“乐渊哥哥,我们带着雕兄一起出岛吧,我想留下更多和乐渊哥哥的回忆。”神雕是在一年间偶然向黄蓉提到后,被她拉着去见的,再次见到神雕却是久别重逢,一人一雕说了好久,而神雕也最终答应离开了独孤剑冢。
  看着黄蓉将棋子落下,乐渊没有间断紧接其后将下了一子说道,“蓉儿真的这么舍不得离开我吗?那么又为什么答应做我的妻子,这不是徒增伤悲吗?”虽然说得很平淡,但是难免流露出一丝不舍。
  “我们俩既然遇上了,那就是上天的安排,放弃乐渊哥哥就是放弃自己的姻缘,蓉儿做不到。”黄蓉紧紧握住一枚棋子说道。
  乐渊的目光离开了棋盘,看着黄蓉的脸,只见不知何时眼泪已经溢出眼角,泪滴滑落滴在了棋盘之上。乐渊用手轻轻地为黄蓉拭去眼泪,柔声说道,“傻蓉儿,我也不愿意离开你。”对于别人来说这就是一场游戏,几天,几个月时间根本不会产生多少归属感,但是乐渊却在这呆了五年多,而且是以一个原住民的视角生活着,可以说这个世界已经深深地在乐渊身上留下了刻痕。
  黄蓉再也止不住心中潜藏着的不舍,扑进了乐渊的怀中放声哭泣着,乐渊一边安抚着黄蓉一边思考着如何才能解决两人分离的痛苦。
  再一次查看了一遍全身状态还有系统任务,终于在C级支线任务:剑挑天下上看到了一丝希望,其中的任务奖励很模糊,获得一次特殊奖励,就难度而言这个任务超出了任务世界等级D级,要在武林中找到飘忽不定的武林高手还要能和他打平甚至是打赢,这的确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乐渊就赌这特殊奖励的可能性,它能够将黄蓉带出这个世界。
  乐渊拍着黄蓉的背说道,“蓉儿,你还愿意相信我一次吗?”
  “当然,乐渊哥哥是除我爹以外我最重要的人,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黄蓉顶着哭红的眼睛说道。
  “那么或许我正能够带你一起离开也说不定,那蓉儿你愿意陪我一起赌这个可能性吗?”乐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