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四十八章 离开留下,各奔前程二更求推荐
桃花岛的招亲结束了,乐渊如愿以偿的抱得美人归,即使欧阳锋叔侄俩再怎么不服气,面对黄药师三人的联手却是无法抵抗的。
  看到黄蓉一脸笑容地跑到乐渊身边拉着他的手说个不停,即使黄药师再怎么对他有意见也消失了。只见黄药师抱拳对欧阳锋和洪七公等人说道,“此时天色不早了,不如各位就留下来盘桓数日,也好由我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洪七公摇了摇头说道,“老叫花听说天底下的大叫花、中叫花、小叫花不日要在湖南岳阳聚会,听老叫花指派新的丐帮头脑的继承人,不然哪一天老叫花突然升天了,那丐帮还不出现大乱子。不如等到老叫花处理好帮务之后,才来这叨扰你。”
  这时候周伯通也跳出来叫到,“黄老邪关了我十五年,我可是被闷坏了,这破桃花岛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那乐小子还有黄丫头你们和我一起出岛怎么样?”
  乐渊见洪七公他们去意已决说道,“那七公,师叔祖还有郭兄你们和我过来一下,我有些话对你们说。”
  说完,四人便远离欧阳锋叔侄俩走到一边,直到不会在被听到才停下来,黄蓉见到乐渊神秘兮兮的,也拉着穆念慈跟着跑了过了,问道,“乐渊哥哥,你要做什么呀?这么防着欧阳锋那个老毒物。”
  乐渊抓着黄蓉的手说道,“你呀,就是喜欢凑热闹,你不想想,这欧阳锋叔侄俩为什么会这么殷勤地来桃花岛求亲?”
  “哼!还不是欧阳克那个淫贼吗?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吗?”黄蓉问道。
  乐渊刮了下黄蓉的鼻尖说道,“欧阳锋的野心可大着呢!他可是一直盯着九阴真经,看到梅超风的经书回到岳父手中,自然跟了过来,现在他又见到师叔祖将九阴真经正本交给了黄岛主,自然更加上心了。”
  “那这和七公他们有什么关系吗?”一边的穆念慈听到这问道。
  “恐怕是老顽童惹的祸吧。”听到乐渊的话洪七公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哦,我明白了。”黄蓉拍着小手说道,“九阴真经在我爹手上,而我爹常年在桃花岛,老毒物根本找不到机会,而现在老顽童出现了,保管了这么多年的九阴真经,老顽童一定也看过,那么逼问老顽童也是一样的。”
  “没错,这就是我找七公来这的原因。”然后转头对着周伯通说道,“师叔祖,我说的和瑛姑前辈有关的事情,你不会忘了吧,难道你还要再这么躲下去。”
  “瑛姑?瑛姑是谁啊?难道老顽童也女人喜欢吗?”似乎听到有趣的话题了,黄蓉连忙抓着乐渊的手臂晃着道。
  “没有?哪有什么瑛姑?老顽童全部不认识!”周伯通否认道。
  看着矢口否认的周伯通,乐渊只好使出杀手锏说道,“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乐渊还没说两句,周伯通就吓得捂着耳朵说道,“好你个不孝徒孙,居然威胁你师叔祖!什么都没听到,没听到……”
  乐渊一把将周伯通的手抓下,严肃地说道,“听好了,接下来我说的是与你还有七公都有关系的。”
  听到乐渊这么严肃,周伯通也不耍无赖了,安静地听着。
  “相传岳武穆在死之前曾经流传过一本武穆遗书,里面记载了他的练兵之法和行军之法,可以说是岳武穆一生兵法的精华。”看着众人这么聚精会神地听着,乐渊也讲得更认真了。
  “原本这武穆遗书收藏在临安皇宫,但是在多年前被铁掌帮帮主上官剑南盗回了铁掌帮,藏到了帮中圣地。我想这对与抗金颇有好处,师叔祖你既然要找裘千仞的麻烦,那么就和七公一道将武穆遗书一并带走。”乐渊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好啊,你这臭小子使唤起你师叔祖倒数痛快,这些都交给我了,那你小子做什么?和黄丫头拜堂成亲吗?”周伯通听到自己要去忙而乐渊却没提自己,嚷嚷道。
  “好你个老顽童,口没遮拦的,找打。”看周伯通打趣自己,黄蓉不依不饶地揪着周伯通的胡须。
  乐渊拦下黄蓉说道,“好了,蓉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叔祖他就是喜欢这么说话,不过我也确实不打算出岛了。”
  听到乐渊不打算出岛的消息,黄蓉的一张俏脸上顿时红了起来,“乐渊哥哥,难道你真的要和蓉儿……”
  知道黄蓉想歪了,乐渊点了下她的小脑门说道,“傻丫头,你还小脑袋都想些什么呢?你不是都离岛这么长时间了吗?这刚好多陪陪岳父,我也正好看看岳父的藏书,我对于岳父大人的杂学可是非常有兴趣的。”
  看着洪七公和周伯通感觉似乎也没什么可交代了,乐渊转身对着郭靖说道,“郭兄,希望你嘉兴的比武后能考虑将郭伯母带回中原,铁木真他已经要联合大宋对抗金国,蒙古实在不适合伯母生活,毕竟伯母也大了,落叶归根,和杨大叔他们一起在终南山生活也不错。”
  穆念慈听了也是一喜,对着郭靖说道,“是啊,郭大哥,郭伯母一个人在大漠生活也不方便,不如和义父义母一起,多少也有个照顾,而且以后也方便见郭伯母。”
  “嗯,等处理好中原的事情后,我就将娘接回中原生活。可是蒙古和金国的战争真的能打赢吗?”虽然想将自己的娘接回中原,但是不免担心起蒙古的战事。
  乐渊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有什么可担心的,成吉思汗他可以说是一代人杰,而且现在的蒙古在他的带领下有如初升的太阳,可以说未来是不可限量,相反无论是金国还是大宋都已经日薄西山,内部已经枯败,已经没有了和蒙古对抗的雄心。你有这功夫不如多想想怎么从蒙古悄悄地将伯母带回大宋,我想成吉思汗也不会轻易放人。”
  洪七公也对着郭靖说道,“傻小子,这大宋和蒙古结盟可以说是驱虎吞狼之策,蒙古这头虎可不比金国那病狼安全,虽然还没有吞并大宋的野心,但是一旦灭了金国,没有对手的蒙古怎么会放了大宋这头肥羊?”
  “那我去劝劝大汗,让他放弃攻打大宋。”郭靖不知是天真还是对成吉思汗有信心。
  洪七公是哭笑不得,被郭靖这话是气得够呛,“傻小子,你是真傻啊?这国与国之间哪是你一句话就能解决的呢?”
  乐渊拍着洪七公的背安抚说道,“七公也别这么气着,蒙古入侵大宋也算是他们倒霉,他们在大漠是铁铮铮的汉子,受到大宋的的侵蚀,他们还会是那战无不胜的蒙古吗?况且我们这些江湖人又有什么办法呢?大宋从来都是打压武人的,只要大宋在,这武人就没有崛起的一天,除非是能改朝换代,换一个皇帝,重立国本,不然这朝堂的风气是改不了了。”
  “你,你这话说得可是大逆不道啊!”洪七公是被乐渊的话给惊到了,其他人也是,纵然是一直受黄药师熏陶的黄蓉也没想过改朝换代。
  不过洪七公毕竟是洪七公,丐帮也曾是大宋抵御外敌的一支力量,虽然现在有所不如,但是也比寻常武林人士更懂得大宋朝堂的确糜烂到不破不立的地步。
  乐渊又说道,“郭兄身为郭家之后当然不能帮着蒙古入侵大宋,但是光靠你一个人想要在大宋抵御外敌也是不可能事,大宋的官场可不是你能够待的地方,与其想着改变大宋,不如多花一些时间改变蒙古高层他们看不起汉人的思想,使得汉人能够在蒙古获得更高的话语权。”
  乐渊的话对七公一行人冲击不小,就这导致七公他们在桃花岛又呆了一宿,而那欧阳锋叔侄俩也编着理由留了下来,黄药师自然也希望能够和老朋友一聚。
  趁着这一晚,乐渊当着岳父黄药师、洪七公还有周伯通的面挑战了欧阳锋。
  有着三人压阵,这一场也只能是比试而非搏杀,面对乐渊那破招的独孤九剑,欧阳锋像是吃了苍蝇似的,越打越难受,打了百招两人分开后,欧阳锋挥手作罢,认为这样比下去也就会演变成拼内力,这比试也就是平手。
  休息一晚,周伯通就再也忍不住了,一大早就吵闹着要船离开,在欧阳锋邀请同行被拒绝后,周伯通不愿乘小船而是指着一艘外形金碧辉煌的大船说道,“我不坐小船,我要坐那边的大船。”
  黄药师听了脸色微变,道,“这艘船坏了,做不得。”
  乐渊也想起了这是黄药师为了能够和妻子共赴黄泉而造的船,根本到不了岸就沉了。于是说道,“这船可不是让人坐的,谁坐谁就会变成鬼了。”
  周伯通听了反而哈哈大笑道,“嘿,乐小子!你可别吓唬你师叔祖,你和黄老邪成翁婿就帮他说话了,我才不信呢!”
  没有办法,乐渊只好实话实说道,“这是船棺,原本是岳父用来陪岳母的,但是放不下蓉儿才放弃此船在桃花岛建了岳母的墓室。”
  黄蓉听了一把扑在黄药师怀里哭着道,“爹,这是不是真的,你真的想要去陪娘吗?你不要蓉儿了吗?……”
  黄药师拍着黄蓉的背说道,“嗨,自从看着你长大,我这心思也就淡了,这船也就放置在这,只是每年还给它上一次漆罢了。”
  周伯通一听这是给死人准备的,也不吵闹了,和洪七公等人坐着小船离开了桃花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