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四十六章 三道试题,比武音律三更求收藏
洪七公听到黄药师提出三道试题深怕乐渊吃亏,说道:“咱们都是武林中人,药师兄你出的题目,可必须是有关武功上的事,倘若靠什么诗词歌赋,作画对弈的劳什子,那可是大大的不公平,我们也就不用比了。”
  黄药师道,“那是自然,这第一道题我们就比试武艺,如何?”欧阳锋却道,“那不成,我侄儿前些日子受了内伤,至今没有痊愈,这比试对他不公平。”其实欧阳克哪有什么内伤,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欧阳克的功夫绝对胜不了乐渊,前段日子乐渊的突破可是在他眼皮底下完成的。
  乐渊就在听到比试武艺的时候接到了系统任务。
  D+级隐藏主线任务--东邪快婿(强制接受)
  任务描述:与东邪爱女黄蓉相恋的你遇到了未来岳父设下的三道考题,突破岳父的阻拦,获得佳人吧
  任务要求:完成三道考题,成为东邪黄药师的女婿
  任务奖励:技能栏扩充书*1,同心坠*1,积分2000点,经验值200点,属性点*1,任务失败获得终身负面BUFF负心人。
  BUFF:负心人
  效果:任务世界女性初始好感度小幅度下降,男性微量好感度初始下降,特殊人物初始好感度上升,精神-3
  黄药师笑道:“这个我知道。我也不会让两位世兄在桃花岛上比武,伤了两家和气。”
  听到黄药师这么说,欧阳锋问道,“难道是药师兄这主考官来出手试招?”
  却见黄药师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是这样,这样比试难免会被认为我黄某人偏袒某一方,锋兄,你与七兄的功夫同是练到了登峰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如今就由峰兄试乐世兄,七兄试欧阳世兄。”
  洪七公听了觉得这很公平,当下就想出手试招欧阳克,向他招了招手。黄药师却阻止道,“且慢出手,咱们可得约法三章。第一,由于欧阳世兄受了内伤,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这次比试只比招式,不比内力;第二,你们四位在这两棵松树上试招,哪一个小辈先落地,就是输了。”说着便用手向前方的两颗松树指了指,说道:“第三,这次比试只是比武,七兄和峰兄切记不可伤了两位小辈,不然的话也算输。”
  洪七公听了奇道,“怎么伤了小辈也算输。”他正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欧阳锋的侄儿。
  却听黄药师解释道,“无论是七兄还是峰兄都是当世高手,你们两位这么高的功夫,假如不定下这一条,你们一出全力,这两位世兄还会有命吗?所以无论两位中伤了其中哪一个,就算是一小块皮,都算是输了。他们两个中总有一个是我未来的女婿,怎么能轻易一招之间,就伤在你两位手下。”
  听到黄药师的题目条件一边沉寂好久的周伯通拍手说道,“有趣,有趣,不如再加一个人如何,我这兄弟郭靖也是非常不错的,不如也来比试一番如何?”
  只见郭靖一脸尴尬地看着周伯通,而穆念慈却揪着周伯通说道,“周前辈,你怎么这样,郭大哥他怎么能参加招亲,他,他可是……”瞧她急红了的俏脸就知道她的情谊,周伯通也想起了郭靖的情况,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黄药师一摆手,说道,“现在,都上树吧。”随着他的这一句话,四人都跃上了松树,分成两队开始比试。洪七公和欧阳克在左,而乐渊和欧阳锋在右。
  然后听到黄药师的声音道,“我数一,二,三,大家即可动手,大家没有问题吧。”
  不一会,准备好的四人便听到黄药师数起数来,“一,二,三!”松树上的四人立刻动了起来。
  早在上树的时候,乐渊就已经想好了战术,自己的内力原本是一大有力竞争优势,但是被禁止使用后,自己的招式、经验就和欧阳克这种三十好几的人没有太大差距了,虽然乐渊非常自信不会输给欧阳克,但是以防万一乐渊选择了游斗。
  只见欧阳锋每每欺身靠近想要出拳攻击乐渊时,总是被乐渊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方式多开,一次,两次欧阳锋还觉得这是巧合,当乐渊不断躲闪后欧阳锋才发现乐渊的轻功对于躲闪挪移是非常在行,比起白驼山庄家传的上乘轻功瞬息千里丝毫不差,尤其是在躲避攻击时更是瞬息千里难以企及的。
  黄药师看着乐渊的躲避动作不由感叹,“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这凌波微步不愧是顶尖的步法,深得曹植洛神赋中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和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的特点,看来他还真是可能赢得这第一场比试啊。”
  黄蓉看着乐渊那飘逸的步伐不由欣喜,然后看向洪七公叫道,“七公,加油!将那欧阳克打下来,我给你做好吃的。”
  原本那欧阳克和乐渊打着同样的主意,以躲闪为主,在松枝上东奔西逃,始终不与洪七公交拆一招半式。但是在洪七公听到黄蓉的话后却没有这么轻松了,只见洪七公虚晃一招忽地跃在空中,十指犹如钢爪,往欧阳克头顶扑击下来。虽然看似直击欧阳克的脑袋,想要取他性命,但是实际上却留了里,为的就是让欧阳克躲闪,只见欧阳克见到洪七公抓向自己,连忙向右蹿去,可惜洪七公就是等的这时候当即在半空中扭动腰身,已先落上了右边树梢,双手往前疾探让欧阳克闪躲不及,同时口中大喝,“看你这小毒物死了还怎么娶妻。”
  配合着洪七公那张愤怒的脸,欧阳克还真以为洪七公要取他性命,哪敢接他招数,脚下踏空,身子便即下落。欧阳锋见到侄子即将落下,也发了狠拼命攻击这乐渊,但是乐渊的野球拳可不只是闲着的,要见招拆招谁比料敌先机的野球拳好使。
  欧阳锋越是着急,他的攻击越是容易被看破,当黄药师一喊,“够了,欧阳世兄已经落地,这场比试是乐世兄赢了,峰兄可以下来了。”
  听到黄药师说停,乐渊也不和欧阳锋纠缠了,借着和欧阳锋对掌的掌力落了下来。
  看着乐渊轻松赢得第一场,黄药师说道,“峰兄不用烦恼,令侄胸有真才实学,安知第二三场不能取胜。”欧阳锋道,“请黄药师兄出第二道题目吧。”
  黄药师道,“这武已经比过了,我们第二场比点文的,是要请两位贤侄品评品评老朽吹奏的一首乐曲,这首曲子我不会用内力。请两位贤侄各拿一根树枝,随着我我箫声的节拍敲打,瞧谁打得好,谁就胜这第二场。”
  黄蓉连忙文乐渊,“乐渊哥哥,你会管弦丝竹吗?”
  “这个我倒是没有研究过,但是试着比一比吧。”乐渊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现代五线谱和这宫商角徵羽之间有什么差别吗?我这个乐坛新人就来会一会这箫道大师。
  洪七公听到乐渊不懂这什么曲子,立马反驳道,“我们不是说了不比文,现在又比起文来,这可不像话啊?”
  黄药师笑着说道,“我们功练到了上乘境界,难道还是一味蛮打么?凭咱们这些人,岂能如世俗武人一般,还玩什么打擂台招亲这等大煞风景之事……”
  见众人都没有疑问了,黄药师笑道:“七兄、锋兄在此,小弟贻笑方家了。”玉箫就唇,幽幽咽咽地吹了起来。这次吹奏不含丝毫内力,便与常人吹箫无异。
  欧阳克辨音审律,按宫引商,一拍一击,打得丝毫无误。
  至于乐渊则对这箫声毫无办法,但是他却想到了另一个办法,五感全开,开始模仿起欧阳克,每当欧阳克有着敲打的动作,乐渊也随之敲打,欧阳克还感觉奇怪这乐渊怎么找的对拍子,而旁观的几人却瞧出了门道,欧阳锋急忙说道,“这小子作弊,他是照着克儿的动作打拍子,他根本就不懂音律。”
  却听到周伯通反驳道,“这比试可没有规定不能学别人打拍子,这是他聪明,你怎么能说他作弊呢?”
  随着俩人的节拍,欧阳克也不是不想引导乐渊拍错,但是乐渊的模仿怎么会那么容易被误导,一音袅袅,散入林间,忽地曲终音歇。
  黄药师看着两人,尤其是将目光投向乐渊,最后说道,“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种办法,两位贤侄做的都很好,这一曲的拍子那么都拍对了,所以这一题你们两人打平了。”
  “打平?”黄蓉等人虽然早已猜到会是平手但是真的听到黄药师说时仍然感到惊讶。
  洪七公突然问道,“这一局是平手,那么万一下一局欧阳克那小子赢了,难道你还会加赛一场吗?”
  听到这个关键的问题乐渊也看向了黄药师,任务上提示是三道考题,而如果出现了第四道题,这个任务会不会被判失败。
  只听到黄药师说道,“如果真的出现平局,那么小女的未来夫婿就让他们比武来定,手段不限,如何?。”
  虽然这个条件对欧阳克不利,但是这已经是对欧阳克有所偏袒了,手段不限,到时候欧阳锋打算将蛇阵交给欧阳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