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四十五章 西毒北丐,上门提亲二更
一番比武,三个男人之间熟络了起来。周伯通问道,“嘿,乐小子,你怎么会来这桃花岛,这里可不是什么名山大川,除了桃花什么也没有,难道你是来找老顽童的。”
  “这也是原因之一,除了将师叔祖救出岛之外,最主要的是黄岛主要招亲了,而那西毒要带着他的侄子来,我可不想蓉儿嫁给欧阳克那中采花贼。”说着乐渊将他和黄蓉的经历说了一遍。
  周伯通恍然大悟,说道:“原来那个好心的小姑娘就是黄药师的女儿,这种好心的姑娘的确不能给那老毒物做侄媳妇,不过你是马钰的弟子,你要还俗吗?”周伯通劝说道,“你可是继我师兄之后最有天赋的全真弟子,许多功夫非童子身不可练,你那先天功可不能就这么废了。”
  瞧见周伯通这么着急全真教道统,乐渊不得不把自己关于先天功的研究说了出来,然后又把自己的研究进度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周师叔祖,你不是也不是童男之身吗?而且你还有过儿子。”
  “什么不是童男之身?我老顽童哪来的什么儿子?”周伯通不解的问道。
  “瑛姑前辈曾经为你产下一子,难道你一直没有听说过吗?”乐渊问道。
  一听到有关周伯通的旧事,郭靖两人也竖起来耳朵。而周伯通听到自己有了儿子,忙问道,“瑛姑?我真的有儿子了?那他长得什么样子?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知道周伯通被这消息吸引住了,乐渊将裘千仞如何击伤瑛姑之子,南帝由于妒恨不肯出手,瑛姑在痛苦中垂死挣扎,头发为之变白,而为了就周伯通瑛姑一直在学习五行奇门,九宫八卦之术。
  周伯通听了揪着自己的头发大声骂道,“我周伯通不是人,不是人……”颇有走火入魔的趋势,在三个人的安抚下才平静下来,说道,“我老顽童出岛后一定为我那孩子讨回公道,可惜我立下誓言,不打败黄药师绝不出岛。”
  就这样,几人一边聊着旧事,一边演练武艺,直到一天周伯通教起左手和右手打架的功夫,穆念慈怎么学也学不会,而郭靖却是迷迷糊糊就学会了,至于乐渊却是在周伯通一脸惊讶的眼神中学会了,只见周伯通跳着脚道,“奇怪,奇怪,这门功夫我也教过小黄蓉,但是她那聪明脑袋却怎么也学不会,郭靖这傻小子脑袋空空能学会我不奇怪,但是你小子资质也不错,怎么也能学会呢?”
  乐渊不答话,只是用着左右互搏操练着两只手,熟悉后说道,“师叔祖,这左右互搏倒是一门奇功,如不是心思专一,能够将心思集中到两只手上,反而不能学车,一人两手分使不同功夫,虽然不能以一作二,当成两个人算,但是左右互补,弥补使出一门功夫的招式不足,周师叔祖,你使出来可以算是一个半人,应该能够胜过黄岛主了。”
  周伯通受到乐渊提醒,先是一愣,然后将这套功夫从头至尾在心中想了一遍,忽地跃起,蹿出洞来,在洞口走来走去,笑声不绝。
  “哈哈哈,我现下武功已是天下第一,还怕黄药师怎地?现下只等他来,我打他个落花流水。”说着便回身对乐渊说道,“你小子不是想要娶黄蓉那小丫头,我替你求亲,嘿嘿,我是你师叔祖,黄药师又是你岳父,我就比黄药师大一辈,让他叫我师傅。”然后他将一本经书丢给乐渊说道,“既然你已经练成九阳真经,那这九阴真经对你也无甚大用,不如让你拿这个做聘礼,想来那老毒物也没有比这更贵重的聘礼。”
  乐渊拿到经书没只是熟读看一遍就将九阴真经给了郭靖说道,“这本九阴真经的上卷你就练了吧,上面记载的是正宗的玄门内功,你的全真内力已经颇具火候,现在练这九阴真经上的功夫正好。”
  乐渊将九阴真经给了郭靖后将自己九阳真经中有关阴阳调和的部分给郭靖三人讲解,三人均觉得这深奥的阴阳调和之道不容小觑,仔细听着。
  几日之后,就在乐渊收到黄蓉的隐秘书信后,正在修炼的乐渊突然闻到蛇身上的腥臭味,而且不是一条两条,知道欧阳锋来了,连忙叫上周伯通几人出洞一看,只见不知从哪里钻出不少毒蛇,但是一见乐渊,郭靖三人却再也不敢前进了,周伯通说道,“怎……怎么会有这许多蛇?我在桃花岛上一十五年,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一条蛇,定是什么事情弄错了!”
  乐渊看着不敢前进的毒蛇说道,“这是西毒欧阳锋的蛇,我们三个吃了宝蛇的蛇羹,自身就有了宝蛇的气息,这些毒蛇不敢向前,师叔祖你在我们三个中间,我们三个护着你离开这,去会一会西毒。”
  说完四人循着蛇声走去,走出数十步,月光下果见数千条青蛇排成长队蜿蜒而前。蛇队之前有黄药师手下的哑仆领路,在树林中曲曲折折地走了数里,转过一座山冈,再向前出现一片竹林竹林内有座竹枝搭成的凉亭,亭上横额在月光下看得分明,是“试剑亭”三字,两旁悬着副对联,正是“桃华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那两句。
  而那亭中,黄药师正带着黄蓉见那欧阳锋叔侄二人。乐渊大声说道,“小子乐渊拜见黄岛主,希望能够迎娶令千金。”说着便和周伯通等人走向亭子,只见一个蛇奴吹着蛇哨,一条条毒蛇冒着宝蛇气息直窜向乐渊,乐渊紫薇软剑出鞘,将窜起的蛇当作一个个暗器,使出破箭式,将蛇头一一砍断。蛇虽多但是在不断击杀后,群蛇却是怎么也不敢前进了,乐渊杀气腾腾地来到亭中,收敛起杀气,向着黄药师行了一礼,说道,“将黄岛主的地方污了,希望赎罪,但是我想蓉儿也不会喜欢嫁给耍蛇的人吧。”
  黄蓉一见到乐渊大发神威,不顾黄药师的目光飞身扑到乐渊的怀中,说道,“我可想死你了,还以为你不会来救蓉儿呢。”
  就在这时,欧阳锋瞧见周伯通的样子,一番辨认说道,“原来你周伯通真在桃花岛上,不知这些年可有进步。”
  就在周伯通想要说话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豪爽的大校,“哈哈哈,今天可真是痛快,见到这么多故人,老毒物,我们就在这比一场如何?”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洪七公背负大红葫芦,右手拿着竹杖,走了过来。黄药师对洪七公行了一礼说道,“七兄,大驾光临桃花岛,不知有何贵干。”
  洪七公说道,“我来向你求一件事。”
  知道洪七公的性情,黄药师知道他不会轻易求人,这时听他说有求于己,不禁十分高兴,忙道:“咱们数十年的交情,七兄有命,小弟敢不遵从?”
  洪七公说道;“这事你也别这么快答应,我瞧乐渊和蓉儿这俩孩子非常有缘,我已答允他们,要向药兄恳求,让他们成亲。”
  周伯通听了也是一声怪叫道,“我也是来提亲的,黄蓉这小丫头怎么能做老毒物的侄媳妇,只有乐渊这小子配得上。”
  欧阳锋叔侄与黄药师却都吃了一惊。黄药师说道,“小女何德何能能让两家前来提亲,但是一女不嫁二夫,小女蒲柳弱质,性又顽劣,原难侍奉君子,不意七兄与锋兄瞧得起兄弟,各来求亲,兄弟至感荣宠。小女原已先许配了欧阳氏,但七兄之命,实也难却,兄弟有个计较在此,请两兄瞧着是否可行。”
  洪七公与欧阳锋自然没有什么疑问,便听到黄药师说道,“兄弟这个女儿,什么德容言工,那是一点儿也说不上的,但兄弟总是盼她嫁个好郎君。欧阳世兄是锋兄的贤阮,乐世兄是七兄的高徒,身世人品都是没得说的。取舍之间,倒叫兄弟好生为难,只得出三个题目,考两位世兄一考。哪一位高才捷学,小女就许配于他,兄弟决不偏袒。两个老友瞧着好也不好?”
  欧阳锋听了说道,“既然两家都上门求亲,那么自然有着聘礼,我们就先比比诚意,若是药师兄不满意,那接下来自然就不用比了,如何?”
  黄药师点头称是道,“我这女儿虽是蒲柳之姿,但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娶的,若无诚意,自行离去。”
  接着欧阳锋伸手入怀,掏出一个锦盒,打开盒盖,盒内锦缎上放着一颗鸽蛋大小的黄色圆球,颜色沉暗,并不起眼,对黄蓉笑道:“这颗‘通犀地龙丸’得自西域异兽之体,并经我配以药材制炼过,佩在身上,百毒不侵,普天下就只这一颗而已。以后你做了我侄媳妇,不用害怕你叔公的诸般毒蛇毒虫。这颗地龙丸用处是不小的,不过也算不得是什么奇珍异宝。你爹爹纵横天下,什么珍宝没见过?我这点乡下佬的见面礼,真让他见笑了。”
  黄药师瞧见了连连点头,这等宝物的确是有诚意。
  乐渊瞧欧阳锋拿出的通犀地龙丸说道,“百毒不侵,这算什么,蓉儿和我都吃了那梁子翁花了十多年时间培育的宝蛇,虽说比不上你这百毒不侵,但是寻常之毒对于蓉儿也没有什么影响。”
  周伯通哈哈大笑道,“嘿,老毒物,你没想到吧,还是看我这边的吧,给你黄药师,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九阴真经,这可没有这如花似玉的小黄蓉珍贵。”说着便将九阴真经塞到黄蓉手上,欧阳锋见到眼都直了。
  乐渊笑着说道,“这九阴真经需要常年修炼,蓉儿性子活泼,怎么能受得了静修,我这有一本逍遥派传世绝学凌波微步,虽是门步法,但是却又增长功力之效,希望黄岛主收下。”
  看着两边出示的聘礼,黄药师说道,“双方是聘礼都显示了诚意,若想娶小女,还是看接下来的三个题目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