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四十四章 桃花迷阵,顽童伯通一更求收藏
三人自从与洪七公分开,累了半天正准备会客栈休息,突然听到一队骑马声自南向北奔来,当离近点是,马蹄发出的声音非常清晰,郭靖见到来马倒是一奇,说道,“奇怪,前面的吗与后面的不一样,前面是蒙古马,后面的不是。”
  当三名骑蒙古马中的一人出声时,郭靖认出了来人,是他的义弟托雷,见到是认识的被追杀,再仔细一瞧追他们的不正是金兵打扮,而且黄河四鬼也在其中。
  为了救人,郭靖立马冲上前去,穆念慈和乐渊见了自然不能不帮,乐渊让穆念慈去照看着托雷,而乐渊自己直接迎上了黄河四鬼中的断魂刀沈青刚、追命枪吴青。
  追命枪吴青一枪往乐渊的肋下刺去,乐渊的伸手就抓住他的枪往回扯,然后紫薇软剑当即一剑将失去平衡的吴青穿心而过,断魂刀沈青刚金刀见到师弟惨死,怒吼一声当头劈下想要将乐渊一劈两半,可惜乐渊哪能这么容易被砍到,一抖紫薇软剑,沈青刚的手腕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剑痕,手腕受创的沈青刚手一松刀掉落到了地上,乐渊横剑一扫,沈青刚已经失去了性命,喉咙已经被剑划破。
  见郭靖和乐渊两人大杀四方,余下的金兵慌不择路地逃跑了。已经安全了托雷和郭靖交谈了一番,郭靖就兴冲冲地向前追去,原来追杀托雷的正是完颜洪烈,仇人正在不远处,郭靖哪还能等,无奈的穆念慈、乐渊也只好追了上去,抓住了几名金兵只得知完颜洪烈为了追击托雷,离开了大队,应该就躲在附近。郭靖三人一番搜索终于在刘氏宗祠后院发现了完颜洪烈,报仇心切的郭靖一把就抓住了躲藏着的完颜洪烈。
  那完颜洪烈倒也硬气,被擒后没有任何求饶的话语,只道是成王败寇,郭靖也不愿折磨完颜洪烈,一刀将他杀了以祭奠亡父。
  完成了一切的郭靖终于能够安心地随着乐渊前往桃花岛了。
  时间已经到了六月上旬,途经嘉兴的郭靖在醉仙楼给自己的六位师傅留了封信,以示自己一路平安,正和乐渊一起前往桃花岛,不比担心。
  离开嘉兴的三人转到舟山,正想寻个熟练的船夫前往桃花岛,谁知那些船夫一听是要去桃花岛的,不管乐渊出多少钱都无人敢去,乐渊不由感叹,这未来岳父还真是“威名远播”,没有人愿意载三人前往,乐渊无法拔出剑以武力威逼这一名船夫前往,船夫不得不从。
  等到穿靠近桃花岛的时候,乐渊已经闻到了海风中的花香,远远望去,岛上郁郁葱葱的,夹杂着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白,花团锦簇的。穆念慈问道,“现在的时节还会有桃花吗?”郭靖挠了挠头说道,“这,应该有吧,或许是桃花岛很特殊。”
  看着困惑着的两人,乐渊解释道,“这桃花岛是黄岛主精心设计的,其中的桃花就不止一个品种,所以岛上一年四季都会有桃花,这时候已经是夏天,好多花已经谢了,若是在阳春三月,岛上桃花盛开,那才叫好看,这也多亏黄岛主钻研各种技艺,琴棋书画,林园花艺无一不精,这才有了现在桃花岛的样子。”
  三人上了岸,船夫就想立刻离开这个一直传说中的禁地,乐渊将一锭银子抛给船夫说道,“我们还要回去,在这等着,还有重谢。”船夫瞧见这报酬这么丰盛,虽然恐惧桃花岛杀人魔的传说仍然表示会离桃花岛一段距离等着。
  看到一条小径通往桃花岛深处,郭靖问道,“乐兄,我们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吗?”
  乐渊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黄岛主是阵法大师,这桃花岛的桃树也不是随意中的,这是以桃树布阵,若是我们随意进入,必会被困阵中,除非我们花力气将这个阵拆了,不过那样的话就会得罪黄岛主,我对玄学有一点研究,况且这阵注重困而非杀人,所以我们小心一点还是不会有事的。”
  乐渊笑着解释道,然后运足功力朝着岛内大声传音道,“黄岛主,在下乐渊前来赴约参加招亲,请求一见。”
  过了一会没有丝毫动静,只好对郭靖两人说道,“看来这黄岛主要对我进行考验了,恐怕蓉儿也被他禁足了,你们俩紧跟着我,注意我的步伐可不要掉队了。”
  三人入岛走了半个时辰,桃花岛阴阳开阖、乾坤倒置之妙,只觉得四周只见桃花不见屋舍,那还不知道已经被困住了,乐渊停下脚步,拿起一根断枝在地上写写画画,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这阵法注重迷困,我从来时的轨迹推算出数条道路,咱们初来乍到不知具体生路,但不妨多走几遍,想来总会碰到什么提示的。”
  说着三人又向前走了好一会,曲曲折折有时还跳过树障而去,辗转来到一片白色花丛,重重叠叠宛似一座白花堆成的小湖,白花之中有一块东西高高隆起。
  乐渊走进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座坟墓,坟前墓碑上刻着“桃花岛女主冯氏埋香之冢”十一个大字。知道这是黄蓉母亲的坟,乐渊三人便在坟前跪倒,恭恭敬敬地拜了四拜,磕了几个头。
  站在陵墓前,乐渊眺望四周,然后一番计较,终于找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适逢一阵箫声响起,箫声调子陡然变,似浅笑,似低诉,软语温存,柔靡万端。只听得箫声渐渐急促,似是催人起舞。乐渊只觉得面红耳赤,百脉喷张,看着郭靖和穆念慈两人比自己跟家不堪,似乎已经忍受不住,乐渊上前运功护住两人,让他们他们俩不思不念,运转内息。
  用功片刻,心神渐渐宁定,到后来意与神会,心中一片空明,全无思虑,任他箫声再荡,三人不再受到影响。乐渊知道这是黄药师的碧海朝春取,就是不知道这是对付自己还是对付周伯通的。
  三人继续往前,只见到一人盘膝而坐,满头长发,直垂至地,长眉长须,鼻子嘴巴都给遮掩住了。他左手抚胸,右手放在背后。一看就是练功姿势,箫声依旧,期间他数次欲站起起舞,但是深深用内力压制住了,就在他坚持不住的时候,乐渊运起九阳真气,使出全身功力怒吼,想要达到佛门狮子吼的效果,虽然没学过音功,但是他磅礴的九阳真气还是达到了部分效果,箫声中断了,坐着的老者神情一松,而乐渊身后有人骂了一声:“小畜生,坏我大事!”
  乐渊只好抱拳谢罪道,“黄岛主,此为师门长辈,多有得罪,还望海涵。”过了一会不见黄药师回答,只好问着眼前的老者,“请问可是周师叔祖?”突然间那长须人眼光闪烁,微微笑了笑,说道:“你是全真七子中哪一入门下?”
  乐渊躬身答道,“晚辈乃是丹阳子马钰师傅的弟子乐渊。”那长须人哈哈一笑,装个鬼脸,神色甚是滑稽,犹如孩童与人闹着玩一般,说道:“哈哈,这可就奇了,马钰那小子教徒弟居然能交出你这等弟子,难道老顽童这一走他就开窍了不成?没错,我就是周伯通,不过你怎么回到这来的,还有你身后那一对小夫妻是谁?”
  听到周伯通说两人是小夫妻,郭靖脸色一红介绍自己俩,周伯通听到他师傅是江南七怪还没有什么,听到学过全真内力就有些打量着郭靖,在听到两人是洪七公的弟子时,更是两眼放光,缠着郭靖教他降龙十八掌。
  见郭靖不吱声,就重新缠着乐渊说道,“嘿,乐渊小子,你的功夫不像是全真教的,说说是什么,你不会不教你师叔祖吧?”
  乐渊苦笑道,“师叔祖,我这功夫由全真功夫筑基,取奇遇而来的九阴真经为枝干,欲以先天功成就道果,可惜小子这条路才走了一半而已。”
  只见周伯通抓耳挠腮地说道,“九阳真经?没听说过,不过你这娃娃获得了先天功,我可不知道全真教居然有师兄传下的先天功。”
  “这先天功是一灯大师传下的。”乐渊解释道。
  “一灯?那又是谁,和我师兄有什么关系。”在桃花岛带得久了,周伯通不解地说道。
  乐渊道,“这一灯正是南帝段皇爷出家后的法号。”
  “段,段皇爷……不要,老顽童不要听到他的名字。”周伯通对南帝可是心有愧疚。
  正说到这里,忽听脚步声响,一名老仆提了两只食盒,走了过来。周伯通笑道:“有东西吃啦!”那老仆揭开食盒,取出四碟小菜,两壶酒,一木桶饭,放在周伯通面前的大石之上,给几人斟了酒,垂手在旁侍候。
  郭靖正想询问这出去的路,乐渊拦住道,“别问了,他们是聋哑人,是黄岛主收下犯有大错的恶徒,刺聋耳朵,割掉舌头用来做下人的,他们也没这胆量给我们指路。”
  几人吃过饭,周伯通就缠着乐渊郭靖比试功夫,在看到郭靖使出降龙十八掌的时候不由拍手叫好道,“好!在你这年纪能有这种功夫难能可贵了,让我再瞧瞧乐渊小子的功夫。”
  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加上任务中四绝层次周伯通也算是,当然全力以赴,先是一套独孤九剑将周伯通的全真剑法破的一干二净让周伯通奇道,“天下居然有这种剑法,毫无套路专盯敌人破绽。”然后又是一套独创的七十二路空明拳使出,乐渊只觉得周伯通拳力若有若无不好把握,虽有独孤九剑的剑术理论,但是面对周伯通新创空明拳,一时半会瞧不出破绽,使起剑来不免有些放不开手,丢下剑使出了野球拳,野球拳虽然略显粗陋但是有了探测敌意,先发制人的效果,还是和周伯通打得有声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