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四十一章 太湖水贼,裘千丈现求收藏推荐
四人沿途游山玩水,一路来到了着名的陶都宜兴,见识过各式各样的紫砂陶坯后,继续向东前行,不久到了太湖边上。那太湖襟带三州,东南之水皆归于此,周行五百里,古称五湖。
  四人初来乍到便遇上了在太湖垂钓的老者,一番交谈之后,老者自称姓陆,家就在湖滨,见到四人想要游玩太湖,非常好客的邀请到他家做客,乐渊等人见他非常有诚意,便答应做客他家。
  四人带着小红马随老者的童子坐船,行了数里,到一个水洲之前,在青石砌的码头上停泊。上到岸上,只见到楼阁纡连,是一座巨大的庄园。四人来到庄园门口只见到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相迎,说道,“家父命小侄在此恭候多时。”
  自认进入庄中又是一番招待,晚间还准备了极为丰盛的酒筵,筵席结束后陆庄主让人领着四人休息,只见领路人说道,“四位爷如果需要什么摇铃即可,我们就会过来,但千万不要出去。”说罢退了出去,轻轻掩上了门。黄蓉问道,“你说这怎么这么奇怪,大晚上让我们不要出去。”郭靖道,“兴许是这庄园太大,怕我们迷路吧。”黄蓉转头问道,“乐渊哥哥,你怎么不出声,难道你不好奇这个庄主是干什么的吗?”
  乐渊摇摇头说道,“这我倒是不担心,这庄子的主人姓陆,双腿残疾,庄园是按着奇门八卦布置得,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黄岛主的弟子之一。”
  “我爹的徒弟?难道是四师兄陆乘风?书房中的铁八卦就是他练劈空掌用的吧!看样子还真是。那我去和他相认怎么样?”
  “不妥,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到底如何,先瞧瞧再说吧!况且我们和梅超风约定在太湖相会,她也应该朝着这边赶来了,真是你陆师兄的话应该和梅超风恩怨不小。”
  睡到半夜突然传来呜呜之声,众人被这声音惊醒,侧耳听去,似是有人在吹海螺,过了一阵,呜呜之声又响了起来,此起彼和,并非一人,吹螺之人相距甚远,显是在招呼应答。知道有事情发生,四人再也无法安然入睡。四人中黄蓉对阵法之道深有研究,有她领着众人除了庄子。
  出庄后只见到,一行人举着火把向东望去,几人尾随其后发现归云庄少庄主正是太湖水匪的首领,一群人操着船在围攻官船,只见到火光冲天,会儿叫骂声、呼叱声、兵刃相交声、人身落水声,从远处隐隐传来,最后官船着了火,映红了湖面。
  见到战斗已经结束,四人悄悄返回了房间。
  第二日,四人吃过早点随着家丁来到了书房,只见那陆庄主笑道:“湖边风大,夜里波涛拍岸,扰人清梦,两位可睡得好吗?”乐渊笑着推搪道昨日游玩辛苦,虽然也感觉有什么嘈杂之声,但终究没在意。
  陆庄主呵呵一笑,邀请四人欣赏着书画。突然书房的门被一个人推开了,浑身湿漉漉的,只见他抬起头来,正是完颜康。就在完颜康闯进书房时,陆冠英也领着一群人追了进来,两人见面是没三句话就动起了手,颜康左掌虚探,右手就往陆冠英胸口抓去,开门见山,一出手就以九阴白骨爪攻敌要害。而陆冠英则用仙霞派外家拳法迎敌,杨康不时变爪为拳使出全真派拳法,一时半会两人势均力敌。
  但是完颜康在湖里喝了一肚子水,渐渐感到吃不消,在自己还有力气的时候卖了一个破绽,当陆冠英一脚踢中杨康时,杨康硬撑着使出九阴白骨爪插在他的腿上。
  顿时陆冠英的腿鲜血淋漓,陆乘风见到这伤势立马大喝道,“黑风双煞是你什么人?”
  不等完颜康回答陆冠英一出手,完颜康没有反应就被打倒在地,其他人趁势将完颜康捆了起来。
  正当杨康不知如何回答时,庄上的家丁突然回禀门外有奇人出现。众人急忙来到门外,忽见湖滨远处一人快步走来,头上竟顶着一口大缸,模样极为诡异。这人足不停步地过来,待他走近,见是个留着花白胡子的老者,身穿黄葛短衫,右手挥着一把大蒲扇,轻飘飘地快步而行,那缸赫然是生铁铸成,看模样总有数百斤重。
  更令人惊奇的是,在他走到一条小河的时候,众人都以为他会绕着河走,谁知那老者足不停步地从河面上走了过去,身形凝稳,河水只浸及小腿。他过了对岸,将大铁缸放在山边长草之中,飞身跃在水面,又一步步地走回。
  待得他走进时,只见他一捋白须,哈哈大笑,开口便对陆乘风说道,“阁下便是太湖群雄之首的陆庄主了。”
  “不知是何方高人驾到,有失迎迓,罪过罪过。”说着向那老者作揖行礼。
  那老者微一欠身,也不回礼,淡淡地道:“陆庄主不必多礼。”陆庄主道:“敢问老伯高姓大名。”老者道:“老夫姓裘,名叫千仞。”陆庄主惊道:“敢是江湖上人称铁掌水上飘的裘老前辈?”裘千仞微微一笑,道:“你倒好记性,还记得这个外号。老夫已有好多年没在江湖上走动,只怕别人早忘记啦!”
  虽然那人自称是裘千仞,但是乐渊还是记得裘千仞有一个同胞哥哥,虽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却是个草包,虽然这老者刚刚展露的功夫非常惊人,但是却也是一个极大的破绽,裘千仞的武功最多也就五绝的层次,真比起来还有所不如,但他展现的功夫却远远超越的已经见过面的一灯和洪七公,所以他是裘千丈,而不是裘千仞。
  乐渊从众人中走出向陆乘风行礼说道,“陆庄主,如果真是裘千仞裘帮主驾临自然应该宽带,但若只是个欺世盗名,假冒他人的骗子,那敬重他做什么?”
  “乐公子,此话怎讲,裘老前辈可是刚刚显露其武学,怎么会是假冒的呢?”陆乘风说道。
  “哼,无知小二,恐怕是还没有听说过我铁掌水上漂的名字吧,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铁掌。”说着走到一边蹲下身似乎拿起什么,回归时已经手中抓着一块砖头,只见他双手也不怎么用劲,却听得格格之声不绝,两块砖头已碎成小块,再捏一阵,碎块都成了粉末,然后极为得意地说道,“怎样,无知小儿,可曾见识过这等功夫。”
  黄蓉也走到乐渊身边,低声说道,“乐渊哥哥,这个人的功夫深不可测,我们还是别惹他了。”乐渊听了只是拍着她的手说道,“放心,我可是非常惜命的人。”
  说完便对着陆乘风说道,“陆庄主,你也是东邪黄岛主曾经的弟子,难道连这点经验也没有吗?过犹不及啊!我曾见过南帝一灯大师和北丐洪七公洪前辈,但是都没有见过这种本事,而我是全真门人,在教中亦读过重阳真人的手札,但也没有看过重阳真人有这样的本事,我想陆庄主也没见过黄岛主有这样的本事吧,虽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这个人绝不是你!”
  “哼,无知小二又怎会知道我的神功岂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等人可以比的,陆庄主你还要让这小辈在这胡言乱语吗?”
  随着乐渊和假裘千仞两人的话,陆乘风也有些迟疑了,对于自己师傅的武功他是非常敬佩的,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超过自己师傅的人,先是被吓住了,但经过乐渊这么一说也有些怀疑。
  乐渊见陆乘风还是有所疑问,自己运起凌波微步在裘千丈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反手擒住了他的右臂,用力一按说道,“怎么样,陆庄主?裘千仞会被我这样简简单单地抓住吗?”
  陆乘风还没有说话,裘千丈却打肿脸充胖子说道,“小辈,识相的话就放手,不然老夫一运功,你的手可就保不住了。”
  黄蓉听了担心地看着乐渊,乐渊朝她一笑说道,“放心吧,蓉儿。这家伙根本不是裘千仞,我听说裘千仞有个同胞哥哥长得一模一样,可惜武艺平平,只有一手障眼法,想必站在这的就是他哥哥裘千丈了。”
  见到裘千丈一听乐渊报出裘千丈三个字时整个人都没了精神,陆乘风哪能不知道这是个西贝货,但是他也不能为此得罪真的裘千仞,对着手下人说道,“将这个片子给我赶出太湖!”
  就在水盗之一想要押着裘千丈离开的时候,裘千丈忽然对陆乘风说道,“你这做弟子的连为自己师傅报仇都做不到,还对仇人之徒笑脸相向,还逞哪一门子的英雄好汉?”
  陆乘风连忙问道,“你说什么?”水盗之一立刻一用力,裘千丈的手臂一阵响,裘千丈吃痛着说道,“花岛主黄药师给人害死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陆乘风惊道。
  “自然是真的,我亲眼看到黄药师是给王重阳门下全真七子围攻而死的”伴随着他这句话,陆乘风太突然伏地而哭,而黄蓉也是脸色一白,咕咚一声,就要倒下,乐渊连忙扶起,运力在她掌心“劳宫穴”揉了几下。
  黄蓉这才幽幽醒来,口中直喊,“爹爹,我要爹爹……”
  乐渊安慰道,“蓉儿,黄岛主没事的。”然后对着裘千丈破口大骂道,“你这大骗子,说起谎来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我怎么说谎了,难道你师傅师叔就和黄药师没仇吗?你师叔祖周伯通就是因为黄药师而失踪的。”裘千丈忽悠住了众人,底气上来了。
  “哼,你这家伙还真大言不惭,我师傅师叔布下天罡北斗阵的确可以和五绝一斗,但是五绝哪一个不是有压箱底的本事,无论是西毒的毒,还是东邪对阵法的研究,想要从天罡北斗阵中离开,我师傅他们还真不一定留得下,但是黄岛主会傻傻地留下来死磕吗?”
  只见此时江南七怪也来了,对着裘千丈说道,“你说你见过去全真七子围攻东邪,那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那是在一个月前,泰山顶上。”裘千丈笃定道。
  “放屁,一个月前我才和马钰道长见过,怎么去泰山。”柯镇恶怒骂道。
  只听到一声女声从门口传来,“陆师弟,没想到你对师傅的了解连一个外人都不如。”
  ;